十几年前一次外出拍摄,有个外地的朋友非要一起去,就带上了。

那时我使用的器材是佳能5D-2,除了挂机24-70头,还有几个莱卡定焦头,转接使用。

除此之外,还带了一台莱卡M6 相机 ,和50/2 镜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莱卡M6是 胶片 相机,那时对于数码拍摄一直信心不足,于是就随身带一台胶片相机,如果有特别好的场景和题材,用数码拍完,就再胶片拍一张,这样觉得把握。

而在胶片机的选择上,带着M6,既是一种放心,也是一种虚荣,那个时候条件好了,可以买莱卡了,很多人都想拥有一个,然后有意无意的带出去拍几张,让人羡慕和询问。

外地的朋友看见我挂着的M6,也很惊异,多看了几眼后,终于问能不能让他也拍一张,过过手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那时刚好觉得拿着有点重,就干脆给他去拍,并嘱咐“别都给我拍没了,留几张。”相机里装的是反转片,还是有些心疼,怕他乱拍。

后来他换我相机时说:“快门声真轻,我好几次都觉得没有拍上似的。”接着他给我讲了一个手套与M6的故事。

他说自己的城市里有一个喜欢玩相机的人,也买来一台莱卡M6相机,但是从来没有带出来过。一天他们几个玩摄影的朋友一起去他家里看相机,结果朋友没有拿出相机,而是先找出一副白手套,要大家先戴上再看,由于只有一副手套,只能一个个的轮着戴手套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相机可以看,却不能按快门,那朋友说相机快门是有寿命的,不要无效的浪费,这相机他买来还没有用过一次,而按下快门的次数也是没到十位......

听到这里,几位摄影人一下子觉得不好玩了,换着戴手套,象征地轮看一遍,就告辞,主人太爱惜了,相机拿在你手上,他的心似乎都在颤抖啊......

这是一个好像有些极端的故事,却有很鲜明的时代烙印。

过去人们爱惜相机同别的东西不同,还有一个原因是怕被人借,早年有相机的人家不多,有时出去玩,或者家里大事小情,就会去借台相机。而借相机不是怕不还,而是怕给弄坏了,而弄坏相机的过程,基本都在按快门上,尤其是国产相机,还是比较“娇贵”的,需要一套标准的上胶卷,过片,调整速度,再按下快门,流程不能错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不太富裕的时候,能拥有莱卡相机,梦里醒来都会想笑,但却不敢轻易表现给外人,万一有人来借,又不好拒绝,那滋味与过程......

还有莱卡相机被借出去了,等待归还的煎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