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万年分析上海本轮疫情特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梁万年分析上海本轮疫情特点

10日上午,国家卫健委新冠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就上海本轮疫情的防控难点、上海实现“动态清零”的难度、无症状感染者给“动态清零”带来的新挑战等问题在采访中作出回应。

上海本轮疫情特点是什么,防疫难点在哪里?

梁万年:上海这次的疫情特点有以下方面:

第一,本轮疫情主要的流行株是奥密克戎BA.2,它传播速度非常快,比Delta及过去的变异株都要快。此外,这一毒株隐匿性较强,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病人占比非常高,所以防控起来有一定难度。

第二,早期引入时传播链还是比较清楚的,但是逐渐出现了一些社区的传播。截至今天,上海绝大部分社区都有病例,目前已经是广泛的社区传播。这意味着,单独依靠针对Delta变异株的方式来抗击奥密克戎变异株有很大的难度,它波及范围很广,所以必须采取更为果断和坚定的措施。

第三,在进行防控采取相应措施时,比如:核酸检测等,对上海这座城市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包括相应防控能力都有非常高的要求。2500万人的城市,要在一定的时间内共同完成某一动作,对各方都是非常大的挑战。

第四,上海的交通。除了国际交往,上海与国内其他地区的交往也较为频繁。上海本轮疫情的防控,在防止市内扩散以外,还要同时防止溢出和国外输入,所以是三条防线的压力。

上海本轮疫情为何无症状感染者较多?

梁万年:奥密克戎变异株有一个很重要的相关特点: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比较高,上海本轮疫情也充分显示了这一个特征。造成比例高的原因有很多方面的,比如广泛接种疫苗,即使感染以后,形成有效的抵抗力。感染病毒以后,可以使病人病情变轻,甚至是无症状,这是防疫的一个成效。

我们和奥密克戎变异株已经斗争了一段时间,它来得太快了。有一个深刻感受,我们用过去对Delta、Alpha、Beta这些变异株的打法,跑不过它。必须要用更快的速度跑,这种更快的速度就是实施措施下手要快,以快制快。

第二,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传播力很强。一旦出现,如果没有任何的干预措施,一个(感染者)要传9.5个人,这个数字在国际上也是公认的。如果措施不坚决不彻底的话,它(传播力)就不会小于1。

所以现在我们采取的这些措施,核酸检测也好,全域静态管理也好,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把传播值给压到1以下。一旦压到1以下,就意味着一个人传不到1个人了,拐点就出现了,就不会持续地传播了

而且,它传播的代际间隔很短。如果代际间隔长,发现的时候还来得及进行管理和控制;一旦稍微慢一些,很可能不是一代两代的问题,所以这一点是我们防控最难的。

一遍又一遍做核酸,同时又做抗原就是想要把它(病毒)捞干净,尽量把范围扩大,把可能的传染源全部查出来,然后进行管理,才能切断它。只要稍微漏了一些,它又会很快指数式地增长。所以,这是当前防控最重要的难度。上海是一个特大城市,人口密度很大,稍微一不注意,它就在某一个点重新出来了。

上海作为全国第一大城市,对疫情实行“动态清零”的难度有多大?

梁万年:“动态清零”是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总方针。多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证明,“动态清零”是符合中国实际的,也是中国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佳选择。

“动态清零”的核心内涵是:当出现病例或者疫情以后,能够快速发现它,并快速将其围堵,切断传播过程,最终达到发现一起、扑灭一起,使疫情不造成持续性的社区传播

但是,“动态清零”并不是追求完全的“零感染”。因为新冠病毒有自己的独特性,其隐匿性很强,可能现在没有办法做到不发现病例,但是一定要做到快速发现,快速处置,发现一起,处置一起。所以不是零感染、零容忍。“动态清零”的精髓是快速、精准。快速的核心,是对不同的变异株要跑得比它更快。

现在上海也是这种情况,我们和奥密克戎BA.2变异株正在做时间上的赛跑,要以快制快,以更快的速度来控制它。真正做到快,就是发现快、处置快

梁万年。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奥密克戎是不是“大号流感”?

梁万年介绍,还是要特别强调奥密克戎变异株不是流感。更不能把现在的疫情认为是一个流感化的疫情,因为它和流感还是有明显不同的。比如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奥密克戎传播速度比流感病毒的传播速度要快。

第二,奥密克戎传播的隐匿性比流感的隐匿性要强,所以说更容易造成大范围的传播。由于它传播速度快和隐匿性的特征,在衡量其危害的时候,一般有几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它的传播力是多大,也就是在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估计感染了多少人;二是疾病的严重程度,疾病的严重程度又分成两个层次,从个体来说,你感染以后发生重症甚至死亡的比例是多大。从群体来说,也就是在一个区域被感染的人群当中,到底有多少人发生了死亡和重症。上海现在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和流感比是没有流感高。但是从国际和国内一些地区的疫情来看,总体比流感还是要高的。特别是老年人群的病死率要比普通的流感要高出几倍,80岁以上的老年人甚至高出10倍以上。上海是有约2500万人的人群,我想随着时间的推进,老年人群的感染在所难免,我们稍有不慎,就会对这些人群包括一些其他的脆弱人群造成很大的健康损害,必须高度重视。

第三,奥密克戎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也就是新冠病毒的特征,它始终在变异,而且变异的方向我们是不明确的。所以这么大范围的流行和传播中如果要发生变异的话,或者是向坏的方向变异的话,对我们健康的危害就会更大。

这些方面结合起来,我们不能够认为,奥密克戎就是一个“大号流感”。

中国抗疫为何不能“躺平”?

梁万年:我国从一开始就坚决地执行“内防扩散、外防输入”重要的策略,采取了比较坚定的措施来围堵疫情的传播。到今天为止,奥密克戎有两种方向,一个是干脆“躺平”,另外一个是中国现在的“动态清零”,是理念所决定的。

“动态清零”是尽一切可能来减轻对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影响,同时要尽一切可能,来有效地精准平衡疫情防控和正常的生产生活关系,精准地平衡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用短时间的封控管控,是为了换取更长时间的正常生产生活。而对于上海做一些比较严格的管控措施,是为了换取整个全国更大范围、上海更长时间的一种正常的生产生活。

“动态清零”并没有追求“零感染”,“动态清零”也不是追求“零容忍”,“动态清零”是追求及时发现,快速扑灭,发生一起,扑灭一起,让它不造成持续性的社区传播和规模性的疫情反弹。

所以“躺平”肯定不是中国的选择。“动态清零”如果用好,就会以极小的成本来获取最大的效益。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