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革开放之后,社会上就出现了一个新的流行词叫做“仇富”,贫富差距的扩大是这个词汇产生的一个因素。“他们凭什么过得比我好?”“他那么多钱一定都是不法勾当得来的!”“他有那么多钱借我花点怎么了?”

在一些偏执狂的眼中,有钱即是罪过。这种对别人生活的眼红也造成了一部分人的扭曲心理,住在江苏的惠俊强就属于其中的一员,但他更加偏激,在自己没钱可花的情况之下,他直接选择招募同伙,将目标对准那些有钱人,美名其曰借一点钱过来花花。

一直混迹在江苏连云港的惠俊强其实是河北唐山人,很早就辍学外出打工的他也是听朋友说连云港这边招工,条件开得也好,所以他就直接跟着别人来到了江苏。

但是刚出社会又没有经验的他,根本就不是招工老板愿意聘请的人选,来到江苏这么久他也没有找到一份正经工作,只能在底层做些苦力活混口饭吃,勉强糊口的他经常在工作时遇到一些大老板,看着别人穿着光鲜亮丽,在一旁指点江山,在对比自己的卑微,惠俊强的心理渐渐开始不平衡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经常对着工友吐槽:同样是人,为什么那些大老板就这么有钱,我们就只能这样?他们不就是投了个好胎吗?换做是我,有个这样的父母,我现在只会比他更好,你看他那大腹便便的样子,走起路来我都怕他滚起来。

惠俊强的每句吐槽里其实都藏着对钱财的渴望,在一旁听着的工友,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你这么有本事,你去把那些老板的钱抢过来呀。

工友的话在惠俊强的心里荡起了涟漪,误入歧途往往就在一念之间,惠俊强开始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将那些有钱人的钱占为己有,本来就和上层社会没有任何交集的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偷和抢。

他又觉得自己一个人不太保险,于是本来就喜欢逛各种论坛的他,干脆在当地的论坛里发了一个招募帖,等了几天也没人联系,估计都当是玩笑话,正当他不抱有希望的时候,一个叫做张鹏的人回应了他,随后又有一个叫黄巍森的人也顺着帖子联系到了他,三人一拍即合开始在网上一同谋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之后,惠俊强在做工的闲暇时候开始在外闲逛,他的主要闲逛目标就是各大高档小区,他经常和小区里出来的清洁人员闲聊,看似无意,实则是在搜集相关讯息,很快他便锁定了一户高档小区的业主。

根据之前的情报,这户人家经常不在家,因为经常看见这户人家的主人携带大量现金离家,因此惠俊强判定,这户人家中肯定藏有大量现金,因此他将整体情况和张鹏、黄巍森二人一说,立刻得到了肯定。

三人约定好在线下见面,商量好具体事宜之后,在惠俊强的带领下,三人潜入了那处高档小区,但因为夜晚视线不太好,三人转了好久也没能找到惠俊强所说的那户有钱人家,还差点被小区保安发现。

没有找到目标地点的三人,干脆也不找了,但他们并不愿前功尽弃,在惠俊强的带领下,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撬门进入,正在阳台晾衣服的张某并未注意到门口的动静,这就让惠俊强几人恰好有机可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在撬开门之后,直接将张某和其儿子捆绑起来,张某因为丈夫没在身边,根本无法反抗,她只能用自己的身躯默默护着身后的孩子。在捆绑起张某之后,三人便在房间中开始翻来覆去的寻找财物,在翻找的过程中,惠俊强突然听到门口似乎有动静,于是三人慢慢靠近门口将下班回家的张某丈夫直接按倒在地,一个人对抗三个人,张某丈夫也无能为力。

三人在搜走财物之后,火速离开了张某家中。歹徒走后,张某的丈夫使尽全身解数挣脱绳索,打电话向公安局报了警。

警方迅速开始对三人展开调查,并在小区周围进行走访,因为为了住户的隐私考虑,小区内部并未装备摄像头,警方无法从这里下手,但根据张某的银行卡的账单记录,警方从银行的监控中捕捉到了三人的身影,并确定三人最终乘坐出租车逃离。

于是警方立刻出动,找到了当晚搭载嫌疑人的出租车,并顺着这条线成功抓获了张鹏,在张鹏的供述下,警方通过网络也迅速确定了其余二人所在的位置,并直接联系当地警方,将二人抓捕归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法律规定,如果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应当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类似于入室抢劫、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持枪抢劫等行为的,应当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人在实现计划无果的情况之下,直接转换目标,将无辜的张某一家三口捆绑,并将其钱财搜刮一空,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情节,按照法律应当重罚。庆幸的是他们为初次犯罪,并未丧心病狂到对屋主做出其他伤害行为。

三人在放任自己内心恶念之后,得到的只能是法律的制裁,之前抢劫到的财物最终也都物归原主。有句话说得好:是你的,你不争不抢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就算再怎么费尽心思,用尽计谋,它依旧不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