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时,有大食国遣使入贡,后面跟着一个随从,谓之昆仑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黑人。《旧唐书·林邑国传》中记载:“自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号为昆仑。”在古代黑人的命运一直挺惨的,大多出国的都是被各个强国当成奴隶买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西安地区曾在遗址里出土过不少唐代黑人俑文物,头上是标志性的卷发。古代所称的昆仑奴、僧祇奴不光是印度支那半岛南部上的黑人,还有从非洲被贩卖过来的黑人。而《后汉书·南蛮西南夷传》中也记载过有一批黑人曾千里迢迢前来进贡象牙、水牛等,也就是说黑人在汉代时期就已经在中国出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说我国古人对黑人这个种族并不陌生,历史上黑人也凭借出色的水性、精通音乐以及驯养动物等种族天赋,被贩卖到世界各地。很多黑人也就此在其他国家繁衍生息,形成新的民族。

但在中国古代,购买昆仑奴更多是出于猎奇心理,经济上的需求并不强烈,所以经过历朝历代的稀释,黑人逐渐消失在我们的历史里。而随着现代中国的高速发展,很多黑人再次来到中国寻找发展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中国的黑人越来越多,出现的争议也颇多,网上经常有黑人违法犯罪等报道。其实以肤色来给人种下定论是很不客观的,真正重要的是环境,上海就有这样一位“土生土长”的黑人,他的成长轨迹就和其他黑人完全不一样。

20年前,上海市民朱阿婆(真名朱水宝)去菜市场买菜时,意外看到草丛里躺着一个皮肤黝黑的 弃婴 ,当时已经气若游丝,再不救恐怕就没命了。朱阿婆实在不忍心,便把孩子抱回家,一番洗漱怎么也洗不掉“污垢”,抱到医院才知道这是个外国黑人小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时朱阿婆生活拮据,但实在不忍心丢掉这个可怜的孩子不管,便和老伴及子女商量后,经过家人的一致同意,留下了孩子,还给他取名为“ 朱军龙 ”。此后朱阿婆便含辛茹苦的抚养这个捡来的孙子,期间碰到了太多的困难。

由于特殊的身份,朱军龙从小学到初中就面临很多问题,朱阿婆不得不四处奔波,让孙子能像正常小孩一样去上学,至于邻居和同学异样的目光,那也是不可避免的。好在我们的文化就很包容,时间长了之后,人们也习惯了朱军龙的存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朱军龙小时候比较顽皮,饭量也是同龄小孩的三倍,老两口毫无怨言,一直把最好的留给这个孙儿。初三的时候,朱军龙语文考了144分,数学和英语却不及格,有位美国外教布莱迪听说后,还过来主动免费帮他补课,让他的成绩有了显著提高。

在中国文化环境中长大,朱军龙并不像某些外来黑人那样莽撞,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谦逊、内敛,和爷爷奶奶的关系也很好,他经常说:“要好好念书,以后给二位老人买大别墅。”老两口也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孙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过十几年的坚持不懈,60多岁的朱阿婆终于在2014年成功为孙子办下了收养证和上海户口,民族一栏写得是汉族,朱军龙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中国人”。虽然因为肤色问题,还是难免被议论,但在他的眼里,自己和其他中国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朱军龙也很争气,在2018年考上了上海建桥学院,上大学期间,他特意留了胡子,身高1米85,体重200多斤,看起来要比其他人成熟。他最大的爱好是打游戏和看小说,自称佛系“肥宅”,还自认“模范青年”,一有空就买些爷爷奶奶爱吃的回去和二老相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去年,朱阿婆却陷入了困境,起因是2007年的时候她家的老房子拆迁,分了6套房,两个儿子各分了2套,自己1套,还给孙子留了一室小户。两年前朱阿婆以250万元卖掉自己漏水的房子,准备置换一套新房,结果被自己的儿女给“坑”了。

原来她唯一的女儿和大儿子因为在外欠了一大笔钱,便把母钱寄存的250万元偷偷花掉了200万,导致阿婆买不了新房没地方住,又不得不与老伴再次和朱军龙蜗居在一室房子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爷爷奶奶的入住,朱军龙表示这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他觉得房子并不独属于自己,如今他一边完成学业,一边照顾老两口起居,一起挤在小房间里倒也其乐融融,他的邻居也感叹,朱军龙除了肤色不同,其他方面就是一位孝顺懂事的中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