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是太原市和平路一家网吧的网管,不管在老板还是在店员眼里,他一直都是个神秘的人,因为他始终独来独往,从未听他提及家人,也没见他有什么朋友。

李波上的是夜班,白天都在睡觉,即便偶尔有交流,也对自己家世和过往经历三缄其口,他越是这样,大家就越对他好奇,但他始终和大家保持着距离。

直到上个月,防疫人员核查身份时,才发现李波没有身份证,显然不太正常。李波自称12岁时在北京一个叫葛村的地方走失,其余想不起来了,信息无法提供。

工作人员根据李波提供的信息,联系北京昌平区马池口葛村,却没有发现有叫李波的人,难道他提供的是假信息吗?

时间回拨到2004年8月的一天,开网吧的田伟妹夫一大早开门,发现地上蹲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孩,男孩自称叫李波,父母去世,自己是一路流浪到这里的。

于是好心的田伟妹夫就把李波留在网吧,让他打打杂有个落脚点,可不管谁问到他家人时,他都不说话。

大家猜想,李波可能和家人闹别扭,等过几天就好了。

李波

李波在网吧一呆就是6年,虽然他沉默寡言,但人勤快老实,人缘不错,田伟妹夫不忍心撵他走,可天有不测风云,网吧面临拆迁,没法继续开下去了。

为了让李波有个落脚点,田伟妹夫拉着李波来到太原,找到同开网吧的田伟,田伟同样是好心人,于是李波有了新的落脚点儿。

逢年过节,田伟还会把李波叫到家吃饭,让他感受家的温暖,平时李波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田伟帮解决,久而久之,李波就把田伟当亲人看待,而田伟也把李波当弟弟看待。

田伟除了开网吧,还开了一家饭店,李波平时就在这两个地方打下手,他的生活圈子只有这两个地方。

由于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李波文化程度不高,一直没法上好户口,平时就是上网打打游戏看看小说,救助站曾给他买车票让他回家,然而他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网吧。

就这样,李波成了大家眼里的神秘人,然而没有正常身份不行,工作人员上门劝告李波回老家把身份恢复了,有个身份做什么都好说。

李波知道逃不过去了,终于开口诉说了过去。

网吧老板田伟

李波说,自己五六岁时父母就去世了,所以和大伯生活,但大伯需要每天放牛,没有时间经管他,他感受不到家的温暖,所以在12岁那年开启流浪历程。

在流浪的过程中,李波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直到被网吧老板收留,才又重新找到了家的温暖,所以他对太原这里有依恋。

工作人员联系北京葛村当地同行,得到了确切答案,葛村的确有叫李波的人,但早年就被大伯当成了失踪,所以注销了户口,导致之前查不到。

葛村当地工作人员找到李波的大伯和姑姑,两位已经上了年岁的亲人听闻李波在太原,兴奋的一晚上没睡觉,从李波离家出走到现在已经22年,得知侄子还活着就是最好的消息,毕竟李波是李家的独苗。

姑姑联系上李波,可连视频李波不接,微信通话,李波也寥寥数语显得冷淡,因为走时年纪太小,分别时间又太长,李波对亲情已经淡漠,对原来家庭已经不太渴望了。

李波在网吧生活的好好的,对网吧和田伟已经产生依赖情绪,可是没有正常身份不是办法,大家只能反复开导他。

李波同事

原来,李波有自己的顾虑,他害怕从网吧回老家后,以后就没机会再回来了,害怕网吧不要他了,所以才显得优柔寡断。

得知李波的顾虑后,田伟笑了,12年相处,他早就把李波当做亲弟弟看待,李波要走他还舍不得呢,怎么会不要李波?

李波的工作只能田伟来做,田伟告诉他,太原永远是你的家,网吧永远对你敞开,你先回去把身份问题解决,办完了再回来呗。

葛村那边,李波的姑姑为了让侄子回家,将他家老房子翻盖一新,就等李波回来住。

亲人的诚意,网吧老板的承诺,让李波终于放下了顾虑,他终于敞开心扉,开始主动和大伯与姑姑视频联系。

李波的姑姑特别感谢两地工作人员,只用了两天就找到了侄子,她更加感谢好心的田伟和田伟妹夫,正是因为有了两位好心老板,侄子这些年才没挨冻受饿,整个人都吃得胖胖的。

李波对未来有了明确的打算,先回老家把身份户口恢复了,之后再回太原网吧工作,逢年过节时再回老家看看大伯姑姑。

不管怎么说,李波从流浪儿又变成了有家的人。

李波联系上大姑

李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不幸的是需要亲人陪伴时失去了亲人,幸运的是失去亲人后又收获了亲人。

李波家里务农,五六岁时父母就去世,妥妥的的命苦,他只能变成一个寄人篱下的孩子,寄养在大伯家。

可大伯也是贫苦人,没什么文化,需要天天种地放牛养家糊口,哪有时间去经管李波的教育问题?

所以,感觉不到亲情陪伴的李波,也没有什么生活目标,在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在2000年开始了流浪的旅程。

李波又是幸运的,流浪4年尝尽人间冷暖后,流浪到了太原某地网吧,碰到了第一个网吧老板,也就是田伟的妹夫,田伟妹夫收留他6年,直到他成年。

随着第一个网吧拆迁,田伟妹夫又把李波送到了太原市内同开网吧的田伟身边,田伟同样好心,不但将李波收留,一收留又是12年,早就将李波当亲弟弟看待。

一个流浪的孩子,碰到一个好人的几率很小,碰到两个好人的几率更是小上加小,李波能够碰到两位好心的网吧老板,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缺失的亲情,所以说他是幸运的。

李波有自己的顾虑

李波的性格很内向,对人的防备心很重,与人不做过多交流,可见亲情与成长环境会对一个人的性格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童年时父母就早逝,这样的孩子哪怕寄养在一个非常有爱的人家,长大后也避免不了带有自卑情绪,何况寄生在一个并不重视教育的农家呢?

李波四年级主动辍学,主动流浪,肯定不是跟不上课或吃不上饭的问题,一定是对环境有了抵触,这种抵触情绪大概率来自于无法融入周围环境,还不如独自一人自在。

流浪对李波来说,并不是走投无路,而是主动逃避原来环境。

在流浪的四年里,李波肯定尝尽了人间的疾苦,世人的冷眼,所以他把自己包裹在一个壳子里,哪怕后来有了安身之地,也没有卸下身上的防备。

幸好,李波流浪到了一家网吧门口,他碰到了第一个好心的网吧老板,整整养了他6年。而在第一家网吧倒闭后,网吧老板并没有想过抛弃他,反而又把他送到大舅哥开的网吧,开启了一段时间更长的缘分。

正是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李波才化开内心坚冰,有了后续的改变。

田伟收留李波12年

再看看田伟和田伟妹夫,只能用好人两个字来形容了,好人一定有好报。

田伟妹夫在网吧门口偶遇流浪的李波时,李波只有16岁,衣衫褴褛,典型的少年流浪汉,如果他碰到一个心不好的老板,可能直接赶走了。

可田伟妹夫把李波收留了下来,让他从简单的打扫工作做起,再慢慢熟悉网管工作,田伟妹夫想法很简单,给这个流浪的小孩找个吃饭住宿的地,否则他又去流浪了。

这是非常朴素的情怀,没有掺杂太多杂质,可正是这种毫无私利之心的朴素情怀,才是一种人间大爱。

至于田伟,更加不容易,因为他接收李波时,李波已经是一个22岁的小伙子,用老话讲,都可能养不熟了。

可是田伟仍旧义无反顾的把李波留在身边,不但管他吃穿,逢年过节还把他叫到家里一起吃团圆饭,只为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难能可贵的是,两位老板都能感觉出来李波身上有故事,但是他们出于尊重李波的考虑,都没有仔细打听过。

可以这样说,没有两位好心的网吧老板,就没有李波的今天,是他们给了李波新生。

两人相处宛如亲兄弟

结语:

下一步,李波应该更加放开心态,让自己重回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毕竟过去的已经永远过去,而未来还没有到来。

李波哪怕只是一个网管,但以他和老板的关系,这也算是一个正式稳定的工作,而且他也找到了老家的亲人,没什么后顾之忧。

李波需要把心放下,踏实工作,好好生活,并且谋划一下未来,毕竟他已经34岁,没什么过多谋生技能,还是应该为长远打算一下。

李波应该学习一项赖以谋生的手艺,不能永远指望着当网管,因为网吧本身就是时代的产物,随时可能被时代淘汰。

而且对于终身大事,李波也应该考虑一下,只要自己身体健康也能养活自己,何必不多憧憬一下未来呢?

梦想还是应该有的,万一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