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交大一附院纪委监察科工作人员回应表示,医院和学校已成立工作专班配合公安调查事件经过,如有违纪违规行为绝不姑息。

据媒体爆料称,西安交大的一名女学生在宿舍内割破颈动脉死亡,该女学生是内分泌专业的在读专硕,有知情者表示,死者在心内科规培轮转期间经常受到带教老师的批评,最后一次批评后,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发生这样的事情,女孩的家属难以接受,一名自称是死者堂弟的人曝光了和死者生前的聊天记录,堂弟称姐姐曾经多次和自己说过科室老师很凶,有时候就直接开骂,姐姐说自己每天都很害怕。

死者的堂弟还表示,“姐姐之前的科室都还好,就是到了心内科之后,抱怨就多了。姐姐没有交过男朋友,日常生活中也没有其他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年来,学生和师长爆发冲突产生自杀的事件屡有发生。

小楚来到学校教学楼的4楼,一跃而下。事后,小楚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不幸的是,他再也没能醒来。

从学校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事发当天,小楚一直在咳嗽、吐痰,似乎感到身体不适。

小楚的母亲崔女士表示,小楚生前请假没有得到批准,之后,班主任就当着全班人的面,站在讲台上说:“除非你死了,才能回家”。

她认为,导致儿子跳楼的原因是班主任不批假,而且在全班同学面前对其进行批评,用词失当,极其恶劣。

一个老师说出“除非你死了,才能回家!”这样的话确实过分,但这句话真的是出自老师之口吗?

崔女士讲述,在儿子跳楼后,她曾到多处走访,了解情况,这个消息也是她从儿子的同学口中得知,她再想了解情况,对方就不说了。

据悉,小楚在跳楼前还曾写下遗书,其中最后一句表示了自己很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目前,遗书被留在公安刑侦队,崔女士并未看到过。事发后,崔女士曾质问班主任是否责骂过儿子,但对方否认。

小楚的家属认为,作为老师不应该对学生进行不良刺激,不公平地对待学生,对于小楚的自杀,学校和班主任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岳华说,“我儿子自杀起因于班主任命令其回家检讨,但迟迟未通知他何时返校,他本就是高三学生,这一耽搁他很怕跟不上学习进度了,这才导致最后压力过大走向轻生。”

据岳华回忆,11月21日晚,她意外接到班主任梁老师的电话,通知她来学校。

等过来后,梁老师告诉她,冯小田因晚自习说话被老师罚站后,在他未经允许下仍多次私自坐下,这违反了班规纪律,所以才通知家长过来说明情况。

在办公室交谈时,看到冯小田的家长来了,冯小田的英语老师也有在旁向家长反映其他情况。

梁老师回应冯斌称,“他可能是觉得英语老师也插嘴了,让他在家长面前很难堪,于是便拿起自己手中的圆规扎破了英语老师的手,也正因如此,才让家长把他带回家先反思。”

但岳华并不认同这一说法,“孩子当时手上拿的并非圆规,而是普通的圆珠笔,并且在他要动手时我就把他拦下来了,并未碰到英语老师。”事发后,冯小田的家属们曾前往学校要求查看事发时监控视频、英语老师手上的伤口,均遭到校方领导拒绝。

岳华曾多次询问梁老师孩子何时能返校:“梁老师您好,处理的怎么样了?”“梁老师,明天能去了吗?都怪我没有教育好他,他自己反省了一天也知道错了,能给孩子一次学习机会吗?”“梁老师,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写了一次又一次的检讨书你看看可以吗?不行再让他重写。”……而连续几日梁老师曾回复过,“不能,这个听领导通知。”之后,对于岳华的消息梁老师便并无实质性回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冯小田在家时十分焦虑,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高考目标就是上海复旦大学医学系。他非常害怕自己因停课一周跟不上学校课程进度。

11月30日凌晨,冯小田趁母亲上晚班,独自一人喝下了百草枯。此时的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喝下的是“死亡之水”,住院期间还曾向母亲说过,等自己得救后,先休学一年,来年再重新备战高考。

住院一周后,冯小田的症状得到了一些缓解,他的肺部在CT片里看似“已经恢复”,但接下来的病情却急转直下。在最后的时间里,随着肺部逐渐纤维化、多脏器衰竭,他逐渐难以呼吸却无能为力。冯小田再也没有醒来过。

自冯小田离世后,岳华一直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以这种方式离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朱健的父母都是农民出身,没怎么上过学,在朱健升入高中之前,夫妻俩辛劳多年,曾攒下了一笔钱,在儿子高中所在的县城购置了楼房,方便朱健的高中就读。

高中生活并非一帆风顺,父母忙于工作,几乎没有时间和儿子促膝长谈。

在那段时间里,朱健的唯一倾诉对象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兼好哥们。

虽然分别两地,他俩仍在QQ、微信等社交软件上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朱健常常把自己的高中生活分享给对方,其中大部分内容都较为负面,充斥着自己的抱怨和不满。

在他们的聊天记录中,朱健最频繁提及的,就是他的高中班主任,焦某。

据朱健说,班主任焦某经常对自己进行辱骂和打击。一次朱健没能及时完成政治试卷的订正,焦某竟当着全班人的面高声羞辱朱健,甚至骂朱健为“蠢驴”。

回到家中,忙碌的父母也未能发现儿子的异样,偶尔听到朱健对班主任的抱怨,本着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迷信与尊崇,他们还会斥责儿子,称:“怎么老师不骂别人就骂你呢?你成绩也不好,不应该想想怎么努力提高成绩吗?”

下了晚自习的朱健拖着沉重的步子,孤身一人走出校门。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架设于水库之上的一座大桥旁,久久地徘徊着一个少年。

此时已近深秋,河边晚风凉甚,惹得朱健连连打了几个冷战,他忍不住拢了拢自己单薄的外套,头却一直低头盯着漆黑的水面,呆呆地出神。

在长久的沉默后,一道人影在桥边迅速地坠落,而后并着河面被拍起的浪花发出清脆的巨响,片刻后,世界重归沉默。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扰,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