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黄昏将至,我没有任何心思做饭吃饭,天色暗下来时,看到供桌上丈夫的遗照正在像我微笑,我鼻子一酸,眼眶湿润了。

我煮了一碗面,分给老公一碗后,自己吃剩下一碗,吃到一半,还是忍不住痛哭出声。

我答应过丈夫,他走后我要继续好好生活。可是,他走了还没有半年,我根本没法履行承诺,老公只怕也想不到,即使是最亲的人,也没法信任吧。

想着刚才愤怒地哭喊着把婆婆赶走的一幕,我放下筷子,陷入回忆。

02

我叫刘一梅,45岁,是一个特产经销的总经理。28岁时,我与老公李恒相识。他给单位采购福利礼品,仔细考虑着性价比、单位同事爱好、商品质量等等,他的细心和周到让我顿生好感。而我也正值青春最好年华,两人自然很快走到了一起。

李恒出身农村,家境一般,家里还有一个大姐。他从小立志靠读书改变命运,顺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两年后,他又考了研究生。这下,在28岁时,工作确实稳定体面,但终身大事耽误了下来。

公婆在老家急的要死,却鞭长莫及。还好,李恒性格沉稳,从不着急。我们相爱时,他马上就30了,他温情地说:“有些事急不得,因为老天自有安排。你看,我这不是就遇到了你。”

我们很快结婚了,婚后并没有刻意避孕,却迟迟生不出孩子。去医院检查后,发现是我的卵泡异常,很难受孕。

婆婆肯定是不高兴的,农村人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女人必须生孩子,能生两个最好,有儿子好上加好。大姑姐嫁到他们镇上,老大生了女孩,自然也要了二胎,皆大欢喜老二是个儿子。大姑姐和公婆对女儿不坏,但每次我们见面,我依然能看出来,他们对儿子的溺爱。

我生不了自然瞒不住。公婆直言不讳,让李恒考虑离婚,而大姑姐每次见我,一脸同情。

李恒给我吃了定心丸:“医生也没给你‘判死刑‘对不,我们年龄还不大,先努力治疗,或者试管婴儿。”

后来,治疗和试管都没有成功,拖到了36岁,受了无数罪的我,终于放弃了生孩子。

这期间,公婆几乎不跟我来往,我不知道李恒是怎么跟公婆交涉的,总之,在这件事上,我倒没有跟公婆撕个不可开交。我多少也有些传统思想,也曾提议让他另找。

李恒毕竟读书多,眼界开阔,他乐了。告诉我,没有孩子一样可以活,如果担心老了死了没人管,提前把遗体捐献了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

决定不为孩子折腾后,这10年,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10年。

没有生不出来孩子就婆媳大战,没有私生子,一切都很完美。公婆得知李恒心意已决,也接受了现实,跟我们恢复了正常交往。

我很感激公婆,他们顶着乡亲们的压力,接受这事,也不容易。于是我对公婆非常好。这10年,我们竟然相处融洽。

自己没有孩子,我对大姑姐家两个孩子特别亲,大姑姐一家在镇上开了包子铺,生活条件不算差,但生意忙。于是孩子们一放假,我就叫他们来市里玩儿,不断给他们买这买那,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去爱。

你们看,多么和谐啊!10年下来,孩子们都相继大学毕业,外甥女都已经结婚了,就定居在本市,跟我来往的比亲妈都多。外甥也工作了两年了,有点不踏实总是跳槽,但孩子嘛,总有长大的一天。

04

我跟老公没有孩子,都一心扑在工作上,经济情况越来越好,房子都买了两套。但老天爷可能觉得我太顺利了,前年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

老公得了胰腺癌!

我卖了一套房子配合医生全力救治老公,也只留了他一年多,去年11月,老公走了。我和婆婆几度哭到晕厥,痛不欲生。

但活着的人,还得痛苦地活着,我慢慢振作了起来,一点点收拾老公的遗物。

老公病了后,大姑姐和孩子们也给了我很多支持,帮了很多忙。这些人情都得一一还。

三个月过去了,今年春节前,我还没有想好没有老公的日子该怎么办,婆婆带来了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

老人看着李恒照片,免不了又伤心一场。婆婆哭了一阵子李恒,说:“你跟李恒没有孩子,把这套房子过给俊俊吧。”(俊俊就是大姑姐的儿子)

此话从何而来呢?我问婆婆来龙去脉,婆婆替我安排好了一切。

她说李恒死后,我膝下无子,跟李家其实已经没有关系。我迟早要改嫁,所以要把属于李恒的房子还给李家。

我反驳,李恒死了我也是他的老婆,房子本来就是我二人所有,现在凭什么给外甥?我住哪里?

婆婆有备而来,告知如果我不改嫁,自然要为他们考虑,只怕李恒在世,也不会亏待外甥,因为我们将来靠着外甥养老呢!

我从未亏待过外甥,可凭什么直接把房子送给他。也许我老了死了,会把房子留给外甥,但我才45,未来日子还长啊!

况且,婆婆这一说,哪里还念及亲情,根本就是勒索!

我怒了,开始语气不善。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灯,对我破口大骂,说我占着老李家的财产,说我不会下蛋。

我们美美吵了一架,直到我吼着把两个老人赶出家门,枯坐到黄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5

我流着泪跟李恒念叨:“我到底该怎么办?”

突然想起来,李恒住院时,外甥俊俊也殷勤来照顾舅舅,碰到外甥女她俩的对话我隐隐听见几句。

俊俊说:“姐,你说舅舅这凶多吉少,舅妈何苦卖房。两套房子,你一套我一套,刚好!”

外甥女骂他:“瞎说什么!舅舅舅妈肯定不会亏待咱们,可是也没有主动惦记别人东西的!”

我当时听见了,心里膈应俊俊没有姐姐懂事,但别人只是聊天,我也不能抓住不放,加上李恒正在病床上痛苦,我也没心思理他们。

现在想来,他们早就惦记上我们的财产了。

我未必不给他们,但是现在就要,未免过分。外甥俊俊被大姑姐溺爱,有点那混不吝的劲儿,我指望他给我养老?我没那么天真。

我虽然还没有规划未来,但代替李恒给公婆养老,肯定是在计划内的。如果公婆和大姑姐非要逼得我走投无路,我也有信心和能力保住我的房子。只是,那意味着从此陌路,那是李恒的父母和亲人,我这么做,能受得了心里对李恒的愧吗?

谁能教教我,有没有两全法?

——End——

(文字原创,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