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是个小县城,工资普遍不高,我在厂里打工,一个月拿到手不到三千,平时的话也还是要加班,但是不管是在自己怎么加班,自己的工资都不是很高,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给自己的妻子更好的生活。对此,我觉得挺对不起妻子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妻子有个大哥,两个姐姐,父母早逝,家里是大哥做主。她大哥给二妹三妹选了吃公家饭的丈夫,到我这里时,却坚决反对,理由是我没个固定工作,他们觉得我给不了他们的妹妹更好的生活,也不相信我以后会有更多的出息,所以还是一直都觉得我们的生活不会过的更好。所以当时我能够娶到我的妻子,全部都是凭着她自己在坚持,要不然的话我跟她都不能够如愿的 结婚 ,妻子不顾一切嫁给我时,我曾许诺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以后也想要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以后也不要让她受生活的苦和生活的累,但几年过去了,却一直没能实现。

妻子在一家服装店帮人看店,固定工资加上提成,一月也就两千左右。去年,我们省吃俭用买了套小户型,我们每个月都还是要供着自己的房贷,生活也一直很紧凑,不久,妻子怀孕了,当时我们还是非常的高兴的,毕竟我们两个人终于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了,所以我还是很想要让她过得更幸福的,让我们惊喜之余,也平添了很多压力,毕竟我们的孩子也还是想要更好的生活,我不可能因为自己做父亲了之后就不去管这些。我想去外面打工,赚更多的钱,但她不让,说现在也不是不能过了,赚再多的钱,夫妻分居两地又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后来也还是没有出去外地上班,陪在自己的老婆身边,那样我也还是能够照顾一下我自己妻子的身体的,我也还是比较放心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多赚点钱,我去了一家经常上夜班的厂,这样一个月连工资带加班费,大概能拿到四千,当时我也还是比较满足的,因为我的妻子和孩子就是我努力地动力,如果是没有他们,那我们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我还是在这个厂里面尽职尽责的上着班,就是盼望着发工资的那一天,所以我平时的也还是很希望自己的一点微薄的工资让他们踏实一点,这天夜里,我加了夜班回家,看到妻子的大哥来了。我对这个大舅哥的印象很不好,他脾气很暴躁,当年为了反对我和妻子,还对我对了手。所以我们也一直都联系的不是很多,结婚后这几年,我们一直没来往。他看到我,难堪地叫了我一声。我猜想他是有什么事要来找我们帮助,很冷淡地点点头,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等洗好了出来,大舅哥已经走了。妻子说,嫂子得了重病,现在在省城医院,钱就像流水一样花了出去,家里已经空了。“他是来 借钱 的,你看呢?”她问。我想也没想就说:“不借,当年那么祸害我们,现在出了事就想起我们来了,哪有这种好事。”妻子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可能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吧,毕竟谁不想自己的家里家庭和睦呢,俗话说和气生财也是这么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睡下之后,我感觉妻子一直在辗转反侧,知道她在担心哥哥的事。我仔细想了想,她这个哥哥一向爱脸面,如今他肯落下这个面子来我这里求助,只怕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我说:“你想借给他多少?”

老婆说:“他是想借五万,但我们身边也就五万了,我想借两万可以吧。”我想了想,说:“就借五万吧,他那脾气让他多求几个人,比打他脸还难受,倒不如我们借够给他。”

大舅哥借走这笔钱后的第二个月,他来我们家,说老婆的出院了。我留他吃饭,他一口一口地喝着酒,突然间,眼泪喷涌而出,我们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他说:“父母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要我给三个妹妹找个好人家。我给二妹和三妹找了吃公家饭的丈夫,到你这时,我反对了。可是没想到,我遇到困难时,肯出手帮我的却只有你。”

大舅哥一再说不会忘记我们的恩,我们也没当真,他这个情况,只怕好几年都缓不过来了。

谁知几年后,那个村子成了风景区,一个老板买了一大片地,其中就包括大舅哥的老屋和田。他不仅还了我们的钱,还另外给了二十万,说老屋是父母的,她也有份。但妻子的两个姐姐上门去闹分钱,他却一分钱也不给。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