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普京 当选 总统 后,开始兑现他曾向选民许下的诺言——消除寡头阶层。很快,普京就利用法律的手段,把和他公然对抗的“鹅老板”古辛斯基和“克里姆林宫教父”别列佐夫斯基先后击败,迫使二人不得不流亡国外,无法回国。

杀鸡骇猴,看到古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的下场,俄罗斯富豪们不由得心头一紧,唯恐自己会成为下一只“鸡”。所以纷纷向国外移民,就算留下来的,也都低眉顺眼,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七大寡头之首 霍多尔科夫斯基 并不愿意流亡海外,而是想硬碰普京,那么他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石油沙皇”之称的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俄罗斯首富,同时他还是七大寡头之首。在古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凉凉”后,霍多尔科夫斯基身边的朋友,就曾劝他离开俄罗斯,以免惹火烧身。但霍多尔科夫斯基却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说:“智者善于走出困境,而贤圣根本就不会陷入困境。”

显然,在霍多尔科夫斯基看来,比起古辛斯基与别列佐夫斯基在民间的口碑,他简直是太不一样的烟火了。

本来和所有商人一样,霍多尔科夫斯基一直对金钱有着虔诚的信仰。改变他的是1998年,由于俄联邦政府拖欠债务,导致国内发生了严重的金融危机。

那时,许多受到影响的企业纷纷破产。霍多尔科夫斯基创办的银行也成为了该事件的牺牲品,而尤科斯石油公司亦在经济上麻烦不断,以至连工人的工资都付不出来。

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担心工人闹罢工的霍多尔科夫斯基,来到了石油钻井平台。他发现大家并没有抱怨,而是像以往一样有条不紊地工作着。尽管他们在上班的时候也许会饿晕,特别是有家庭的年轻人,他们还需要养孩子……甚至他们生病了,公司也没有钱送他们去医院。尽管如此,工人们却都表示非常理解,当霍多尔科夫斯基向他们表示道歉时,他们反而安慰霍多尔科夫斯基,说他们非常感激霍多尔科夫斯基能来和他们交谈,他们也没有期待过会有好事发生,他们会尽量耐心地等待下去。

工人们的善良感动了霍多尔科夫斯基,他开始意识到,资本虽然能给人带来快乐,也会把人推向绝望的深渊。因此,他不再把追逐财富当作自己唯一的人生乐趣。

在油价回暖,企业度过了寒冬后,霍多尔科夫斯基成立了一个叫“开放俄罗斯”的基金会,他曾给贫困儿童建寄宿学校,赞助全国的记者搞培训活动,还帮地方建网吧……甚至在2003年的时候,他还承诺,要在10年里向人文大学捐款1亿美元,许多非政治组织也都得到了他的资助。

在企业渡过难关后,他引进西方的企业管理制度,对企业的管理制度等进行了一系列改进,使之公开透明,不落人诟病。同时,他还引进了现代化钻井、炼油的技术,大大提高了石油出产量。在他的管理下,尤科斯石油公司,很快就成为了俄罗斯的典范企业。而他也因此获得了百亿财富,成为俄罗斯最富有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商而优则仕”,一度有人向他暗示过让他去竞选总统,霍多尔科夫斯基却总是提到自己的犹太裔身份,并表示自己没有政治上的野心。

霍多尔科夫斯基从小就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他出生在莫斯科一户中产家庭,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俄罗斯人,两人都是工厂里的工程师。

作为家中的独子,霍多尔科夫斯基并没有因为较好的出身而摆脱物资匮乏带给他的不好回忆。那时候,他看到厂长不仅能享受特权,还能获得人们的尊重,这让年幼的他羡慕不已,并下定决心,等他长大后也要成为一名厂长。

在梦想的驱使下,霍多尔科夫斯基通过学习,顺利考上了莫斯科门捷列夫学院。毕业的时候,成绩优异的霍多尔科夫斯基非常自信地认为,他一定能被分配到一家重点军工企业工作。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请求被拒绝了。

霍多尔科夫斯基认为,他之所以受拒,完全是因为他的犹太裔身份。因为在那个年代,犹太裔学生,不仅不能入读莫斯科大学等重点大学,同时还不允许他们进入保密性强的军工企业。

比如毕业于古布金石油天然气工业学院的古辛斯基,就曾因犹太裔的身份,在毕业后就面临失业的悲剧。

在通往梦想的道路被堵死后,霍多尔科夫斯基才发现,听从安排似乎并不能让他的命运变得好起来。当时,戈尔巴乔夫推行的经济改革中,有一项就是鼓励知识青年下海经商,希望他们作为俄罗斯后浪,能改变停滞不前的市场经济状况。

因此,在大学里担任过团委副书记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响应号召走上了创业致富的道路。起初他开了一家青年咖啡馆。但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生活艰难的人们,更愿意用伏特加酒把自己灌醉。因此他那不接地气的咖啡馆,很快就不得不关门大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接下来,霍多尔科夫斯基又创办了“青年科学技术创新中心”。由于国家政策好,再加上共青团对他非常支持,因此他的生意很快就走上了正轨。

起初,他还是通过青年科学家给工厂解决问题来赚钱,但随着经济改革导致通货膨胀,他就开始利用人脉关系,倒卖进口电脑、系统软件,甚至假酒和假品牌服装等,总之,那个时候,他为了追求更多的财富,已经无视法律。

很快,霍多尔科夫斯基就发现了新的致富门道。原来,在苏维埃领导下的苏联,同时存在着两种货币:一种是流通于市面上的现金卢布,还有一种是虚拟的非现金信用。虚拟的非现金信用是国家作为对企业的补贴,直接存在企业账户上的。这种非现金信用可以用来当作现金支付给别的工厂,但是它不能变现,因此发工资等情况下,还是必须使用现金。但现金是稀少的,而非现金信用尽管可以在企业之间流通,但不管在谁的手中,都无法变现。

时间一长,非现金信用就大量地积压在人们的手中,他们为了变现,在交易的时候,也就只能按1/10的价格成交。。

此时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已经在银行和政界建立了良好的人脉关系,同时他还找到了多家拥有进出口权的公司。这样一来,他低价收回的非现金信用,就能按原价值兑换成外汇,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套取大量财富,而他也因此成为了权贵阶层的贵宾,并被大家视为大有前途的青年才俊。

1987年,霍多尔科夫斯基又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原来,他在研读才颁布的《合作企业法》时,发现里面有一个“合作企业可以成立自己的银行”的小条文。于是,已经赚到了第一桶金的他,利用强大的关系网成功地创办了梅纳捷普银行。

为了快速盈利,他启动了疯狂的营销模式,通过电视、宣传海报及上街发传单等方式,宣传梅纳捷普银行。并不断为民众画致富大饼,以此蛊惑更多人来购买梅纳捷普银行的股票。显然,他再次成功了,而他靠着那些人的资金顺利地成为了一名银行投资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苏联解体后, 叶利钦 在推行“休克疗法”和国有资产私有化经济改革的时候,曾无偿地把国有资产分成了1.5亿份私有化凭证,分发给俄罗斯民众,而私有化凭证每份的价值是1万卢布。

不过,民众并不太理解私有化凭证的作用。但商人和特权阶级,对私有化凭证非常熟悉。因此他们巧取豪夺,以极低的价格,从民众手中收购大量的私有化凭证。再用收购的私有化凭证去购买国有资产,或者自持,或者倒卖,从中赚取巨额的回报,霍多尔科夫斯基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总之,当时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利用他庞大的权贵关系网,对国有资产各种巧取豪夺,偷税漏税,通过各种违法犯罪的手段进行洗钱。而他也仅仅只用了10年时间就成为了七大寡头之首。

这些寡头们在叶利钦时代,联合操控政府。叶利钦想换个总理,还得经过他们的同意,毕竟叶利钦本身能获得总统连任,也是他们支持的结果。所以他们十分嚣张,多次公开表示,他们如果愿意,选只猴子当总统也不是不行。

普京上台后,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对寡头们进行了种种敲打。比如打击古辛斯基和别列佐科夫。当然,普京不光有霹雳手段,他还有怀柔之术。他和寡头们做了“政治家不干涉企业,企业家不干预政治”的约定。

看着古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的下场,那些曾经飞扬跋扈的寡头们,面对强硬的普京不由得瑟瑟发抖,从此低眉顺眼,更不敢和普京对着干了。

相比那些寡头,身为七大寡头之首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其实比他们有着更好的条件。他虽然和普京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他和总理普里马科夫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而普里马科夫又正是负责打击寡头的重要成员之一,因此他获得消息比别人更多更早更全面。

消息知道得早,霍多尔科夫斯基才有充足的时间去做慈善和改革企业,为自己打造良好的人设和影响力。而他也因此把自己从过去那个强盗企业家洗白成了商业世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3年2月,普京召集寡头们齐聚克里姆要宫商讨国家经济问题。在轮到霍多尔科夫斯基发言时,他抱怨说,政府部门长期的腐败贪污,带坏了社会风气,让年轻人们一门心思就想进到体制内去搞灰色收入。

这话的意思无疑是指责普京手下的官员都是贪污腐败分子。正因如此,众人无不对他的发言震惊不已,并静观普京如何应对。只见普京冷笑两声回击道:“我们要不要聊一聊,你们公司的税收问题?”

会议结束不久,俄罗斯检察院就开始调查霍多尔科夫斯基的问题。

不久,检察院就以“挪用公款、偷税漏税”等罪名,对霍多尔科夫斯基实施逮捕,并将其关进了监狱。

2005年,因罪名成立,霍多尔科夫斯基被判处了9年监禁。2010年,又因“洗钱、侵吞公款”等罪名,将原本9年的监禁延长到了14年。

转眼到了2013年,霍多尔科夫斯基给普京写下了一封信,并在信中表示,他的母亲患病严重,身边需要有人照料,希望能得到总统特赦。并表示获得特赦后,他会离开俄罗斯,不重建尤科斯石油公司,更不介入俄罗斯政治。

同年12月,普京签署了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特赦令。恢复自由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于当天晚上就乘飞机去了德国。

不过,霍多尔科夫斯基重获自由后,并没有遵守他的誓言。他在柏林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他虽然不会参与俄罗斯政治,但他要为那些受迫害的政治犯的自由而斗争。为此,他还宣称他还有7亿美元,完全可以利用强大的关系网和手中的资本,把普京拉下马来。

面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公然叫板,普京依然冷冷一笑。不久后,俄罗斯就发出了逮捕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国际通缉令,而这一次的罪名是“涉嫌谋杀”罪。

这下,霍多尔科夫斯基才真正意识到,他落在普京手里的罪证大概还有不少,只要普京高兴,显然随时都能让他把牢底坐穿。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结局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