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上午9时16分,第十二架接返自乌克兰撤离中国公民临时航班安全抵达济南。

此前,已有11架接返自乌克兰撤离中国公民的临时航班安全回国。

被战火困在苏梅地区的最后一批中国留学生3月8日乘大巴撤离。留学于苏梅国立农业大学的黄同学,就是其中一员。俄乌战争开始后,他伴着炮火声,多次向潇湘晨报供稿。这一次,他记下了他所经历的撤离全程。

(当地时间3月9日,乌克兰,中国留学生在撤离途中。图/人民视觉)

撰文/潇湘晨报通讯员黄同学

3月6日,我们已经在防空洞里睡了十个夜晚。

这天上午10点,正在厨房做早饭的我,收到一条微信群里的消息:“各位同学,一小时左右会有车来接我们,现在立刻马上收拾好自己的必需品,随时准备出发。”

我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的锅,同学Cissy激动地跑进来:“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我们终于要回国了!”

看到这条消息,大家像过年了一样,停下所有手上的活相互串门转告:“我们终于要撤离了!”

“要撤就一定要撤得安安全全”

情况紧急,我们必须快速秘密撤离。我们和家人报了平安,就开始快速整理行李。

与宿管阿姨道别后,我们来到宿舍前面的停车场等待。

此时,停车场已经挤满了人,大家迫不及待地想要坐上车,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有人兴致勃勃地谈论回国后有什么计划,一定要去哪里吃什么美食,仿佛回国只是一步之遥。

然而,等了四个小时之后,学长和我们说先回去吧,车暂时来不了了。

走到宿舍楼下,宿管阿姨开玩笑说:“欢迎来到苏梅!”我们虽然非常难过,但仍顶着笑脸说“苏梅挺好”。

回到宿舍,我又继续做起了菜。虽然当天撤离不了,但我依然相信总有一天会撤离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果然,没过多久,手机上又传来了一条消息:“明天上午9点,停车场集合!”

苏梅地形复杂,没有人知道路上会遇到什么,我们又是在乌中国留学生中最后一批还在危险地区的留学生,所以整个世界都在盯着我们撤离的进展。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提醒我们:“我们此次的撤侨计划必须要严谨,要撤就一定要撤得安安全全!”

当晚,大家又回到了防空洞睡觉。

“只要汽车能够挤得下,能装多少是多少”

第二天很快来临,早上6点天亮后,我们迫不及待地回到宿舍,匆匆吃完早饭,又赶忙拿着行李下楼来到停车场,停车场上也早已挤满了人,意想不到的是,除了中国留学生外,还来了很多外国留学生。原来,他们得知我们要撤离的消息,也想和我们一起离开苏梅。

学长和撤离负责人反馈了这个消息,负责人回答说:“只要汽车能够挤得下,能装多少是多少!”

我想,这就是中国人的格局,只要能够帮得到,就一定会帮。

但遗憾的是,等了整整六个小时,还是没能等到汽车,因为有关方面没有确认绿色通道,所以大使馆担心我们在路上会不安全,决定延缓撤离行动。

大家只能心有不甘地回到宿舍,这时,同学群里有人沉不住气,认为错过这一天,往后再想撤离就难了。

对此,负责人坚定地告诉我们:“要撤就一定要撤得安全。”

有人不理解,甚至有人抱着反正不会炸学校的想法,放松警惕,不愿意再下到防空洞睡觉。

然而,一声巨响的炮弹声让所有人回到现实:我们还是生活在战争之中。

这次和以往不同,就算在防空洞里也能听到战斗机从远到近的轰鸣声,导弹爆炸时,正上厕所的同学都能看到窗外亮起的白光。

所有人又下到了防空洞里,开始害怕不安:这次的爆炸声如此响亮,感觉就在我们身边,待在学校里真的还安全吗?

人们焦急地询问:“我们到底能不能撤?什么时候撤?”

负责人安慰道:“大家安心等待,说不定明天就有好消息了。”

于是,大家选择抱着希望,度过不平静的夜晚。

13个小时大巴行程,大家主动轮流让座

3月8日,天还没有亮,群里传来了大家期待已久的消息:“大家赶紧起床收拾东西,准备撤离!”

一晚上的疲劳,马上被这个消息冲散。

大家纷纷上楼回到宿舍里整理行李,一个小时不到,大家再次集结在了停车场,清点人数后没多久,两辆大巴车停在了我们面前。

所有人都热泪盈眶,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

8点多,我们出发了。

由于时间有限,此次撤离任务紧急且艰难,只能寻来两辆大巴车作为撤离工具。所以,车上有一半同学是需要站着的。

谁坐谁站?紧要关头,男同学们主动站出来,让女生和年长者先坐。

车驶离学校后,我们才发现,这一次的撤离行动是大规模的,不仅仅只有中国留学生,还有其他各国滞留在苏梅的人员,有日本人、印度人、尼日利亚人以及新加坡人等,足足十几辆大巴和若干辆小汽车,前后方各有一辆红十字会车和一辆警车开路。

一路上,为了绕过战区和危险地带,我们并没有直线行驶,而是绕了一个大大的C字形路线前往中转城市。因此,平常3个小时的路程需要开13个小时,途中还得经过五个关卡。

出发约3个小时后,有些人打开地图,发现我们离波尔塔瓦还是很远。这时,大家都开始互相让座,已经坐了一段路的同学主动起来,把座位让给旁边没有坐的同学。就这样,大家轮流坐着、站着,坚持了13个小时。

其实,战争开始后,我们出于安全考虑,没有出过学校,所以即使真正听过炮声枪声,也只是在网上看到被炸毁的房子和开行在公路上的坦克,而大巴刚刚启动没多久,在出苏梅市不远的路上,我们真正看到了那些被炸毁的房屋,还与俄军几十辆坦克装甲车和一些运兵车在同一条路上擦肩而过。

大家都由衷地感慨,还好我们终于撤离了。

事实上,撤离之后,我才知道,当天包括中国公民在内的一万多名外国公民分三批从苏梅撤离。我们所在的第一批车队驶入安全区不久,苏梅就遭到炮击,第二批车队一度被迫暂停撤离。

“终于接到你们了”

到了中转城市,工作人员指引我们坐上火车。这一趟列车是专门为我们撤离的人而准备的,没有列车员,但已提前准备好了食物和水。

搭乘十几个小时火车后,我们到达了靠近边境的第二个中转城市,刚下火车,便有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等候着我们,对我们进行友好的慰问。

工作人员带领我们有序地离开火车站,而火车站外,范先荣大使早已等候多时。看到我们从火车站出来,他激动地和每一个学生握手,疲惫的双眼含着泪水。

他说:“终于接到你们了,终于等到你们安全了。”

听到大使的话语,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战争以来的所有疲惫和恐惧全部烟消云散。我们知道,我们安全了,祖国一直都在惦记着我们,也深深感受到了祖国母亲的伟大!

告别大使后,我们继续乘坐大巴前往边境,途中,我路过了一直想来却没来的科尔巴迁山脉,这里的村庄被白雪覆盖,十分安静祥和,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战争都和这里无关。

几个小时又过去了,来到边境时,已接近乌克兰当地时间3月9日晚12点,大家冒着严寒排队出境。一路上,工作人员都热情地给我们提供热茶热饭。穿越边境后,当地大使馆和商会的工作人员也已早早等候在这里,看着我们劳累的模样,他们十分心痛,一直陪伴我们抵达酒店(3月10日4点许)才安心离开,而酒店的房间里,满是食物和饮料。

我迫不及待地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脑子里满是这个声音:“下辈子我还要做中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撤离的时候中国留学生[右]的乌克兰朋友前来送行,大家依依不舍。图/通讯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