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7年4月9日中午时分,安徽省滁州市的农妇 吴兰英 赶着一群鹅来到白塔河河边放牧。

看着悉心饲养了多时的鹅,吴兰英心中很是欢喜。当她的视线开始在江面上游离时,看到河面上漂浮着一个白色的物体。

吴兰英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发现它了,只不过由于距离河岸较远,她也只是看着,并没有细致研究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天,风刚好吹向岸边,那个白花花的东西慢慢来到了吴兰英面前。

“难道是谁家病死的小猪仔?”这样想着,吴兰英走上前去。

这东西上面裹着一层塑料布,吴兰英手边没有任何工具,就去叫来了旁边几个正在修理排污口的工人,用他们手上的工具将塑料袋打开了。

袋子打开后,里面的东西闪现出来,那一瞬间,吴兰英和工人们都懵了。袋子里装的哪里是什么病死的小猪,竟是一具尸体!

惊慌失措的几人急忙跑到一边,颤颤巍巍地拿起手机报了警。

警方尸检发现,死者系女性,身高在一米五五左右,年龄二十五岁,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六天前。由于尸体损毁严重,上岸的仅是躯干部分,难以确定死因及身份等信息。

不过,根据死者手指上的美甲可以判断,死者生前是一个很爱美的年轻姑娘,经常出入的场所应该会有美容院、美甲店等地。

一般情况下,河道抛尸案件中凶手都会选择远距离抛尸,并且,在水流的影响下,发现尸体的地方很可能不是抛尸点,这无疑给案件侦查增添了很多困难。

专案组分析后,决定兵分三路,一是在附近进行摸排,二是在河道沿岸继续打捞,三是调取周边各地的监控摄像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员。

三管齐下,很快就有了线索出现。

先是陆续发现了其他一些尸块,之后又在一位魏姓女士的帮助下得知,4月2日晚上将近八点时,一位可疑人员站在白塔河新大桥上,将一个很大的包裹扔到了河中。

根据魏女士的描述,警方来到当时抛尸的大桥,经过仔细搜索,在桥上的一处栏杆上发现血迹。DNA检测确定,血迹属于被害人。

大桥被认定为抛尸点后,警方重点在附近进行调查。

为了确定被害人身份,警方也开始对周边KTV、美甲店等地进行走访,同时向社会发布相关信息,希望广大市民提供线索。

就在侦查员们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时,4月13日下午,一通来自江苏 扬州 的报警电话给案件带来了重大转机。

报案人称,有个在扬州某大学就读的女学生 陈永芳 已经失踪好多天了,给她打电话也显示关机,这让其家人朋友很是紧张。近日,他们在网上留意到滁州警方发布的信息,担心死者会不会是陈永芳,就打电话过来核实一下。

陈永芳,女,时年二十五岁,身高一米五六,山东省安丘市人,2004年考入扬州某大学。

警方初步询问后发现,陈永芳的身高、年龄都与受害者相符,滁州与扬州隔得也不远,更关键的是,通过对陈永芳的朋友进行调查,得知陈永芳手上有类似的美甲。

警方迅速通知陈永芳母亲前往,提取DNA进行比对,结果显示,被害人正是陈永芳。

陈永芳母亲说,十多天前,她接到了女儿的最后一通电话:“那会儿我过生日,孩子说要回家看看我,但是迟迟没来,我原以为是功课忙,后来才发现联系不上,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找到学校,学校也不知道陈永芳的行踪。奇怪的是,陈永芳的身份证件以及随身用品等都在宿舍,完全不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确定了死者身份,下一步方向就明了了。警方立即对陈永芳的社会关系进行梳理,经多方排查,最终将视线放到了陈永芳的聊天软件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很喜欢在网上聊天,经常一整夜一整夜的不睡觉,但是没听说跟哪个网友见过面。”陈永芳生前的舍友如是说。

警方在陈永芳最近的聊天记录中发现,她经常与一个网名为“瘦西湖”的男人聊天。

“瘦西湖”的基本信息一栏,写着自己身高一八五,是个海归,目前在一家五百强企业工作,以后打算创业。

然而,当警方对该账号进行身份核查后却发现,账号的主人是一个名叫 顾照 安的三十岁男人,大专毕业,目前就在滁州市定居。

两人在最后一次的聊天中相约见面,这之后,陈永芳的聊天软件就再也没有数据了。

如此看来,顾照安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第一时间对此人进行了抓捕。

当警察出现时,顾照安的第一反应是震惊,而后撒腿就跑。按他事后的话来说,没想到警方这么快就查到自己头上:“本来打算今天领了工资就出去躲一阵子的,刚好你们今天就来了,是天不让我活啊。”

也正因为有这种“宿命”思想,在审讯室里,顾照安没有过多对抗,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让警方震惊的是,顾照安在网上用假身份“钓鱼”已经五年了,目标基本上都是陈永芳这种不谙世事的 女大学生 。套路则是用虚假身份与对方聊天,博取对方好感,进而骗对方线下见面。

案发前,顾照安在网上骗陈永芳,称自己因为出差刚好路过扬州,提出了见面的请求。

在这之前,顾照安经常给陈永芳拍自己精心打扮的帅照,并刻意营造一种成功人士的假象,一步步让陈永芳陷入自己精心设计的情色陷阱之中。

所以,当顾照安以出差的名义“顺便”路过扬州并要求见面时,陈永芳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当天,顾照安先请陈永芳在一家餐馆吃了饭,期间劝说陈永芳喝了点酒,之后便带着陈永芳去了自己提前开好的酒店。

顾照安原本以为,陈永芳会很顺从自己,没想到,当他把陈永芳扶到床上开始脱她衣服时,遭到了剧烈反抗。顾照安为防止被人听见,先打晕了她,再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在发生关系的时候,陈永芳惊醒,拼命拍打顾照安,嘴里大呼“救命”,这吓坏了顾照安,他直接掐住了陈永芳脖子,直至其停止呼吸。

顾照安称,他以前骗的女生都很顺从,他一般交往几次后就逐渐疏离对方,又继续骗下一个,让自己永远都有新鲜感。陈永芳是第一个“不听话的”,所以当他碰到这种情况时,完全没有经验,第一反应不能让她把外面的人叫来,所以手上用了大力气,不料错手杀了人。

在房间待了一阵后,顾照安想好了解决办法,他去外面买了个行李箱回来,将尸体装进去,开着借来的车回到滁州,在自己的出租屋进行了分尸,并抛尸到白塔河上。

法院审理认定,顾照安的行为涉嫌强奸罪、故意杀人罪、侮辱尸体罪,根据《刑法》规定,判处死刑。

顾照安说,是天不让他活,其实不然。

从最开始就抱着不纯的目的去结交女大学生网友,再到骗取她们的感情和身体,到最后为满足兽欲而引发陈永芳的反抗,为防东窗事发而杀人灭口。

他在伤害女学生们的同时,也一步步深陷泥潭。

所以,不是天要亡他,而是他亲手将自己推向了悬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