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

20世纪80年代,中国深受毒品荼毒, 缉毒 行动刻不容缓。成千上万的缉毒警察站出来,冒着生命危险,追缴毒品、缉拿 毒枭 ,其中一些人,却永远长眠于地下。

25岁的陈建军,是中国首位因为缉毒牺牲的警察,他从事缉毒工作5年,先后24次打入贩毒团伙内部卧底。他的故事,永远镌刻在中国的禁毒历史中。

少年立志

1962年,陈建军出生于云南省。他的父亲陈世富,是当地的一名警察,为人忠诚,一身正气。陈世富工作繁忙,为了照顾陈建军,只能将他带到警察局。

每当父亲和其他警察抓捕犯人时,小小年纪的陈建军便十分兴奋。就这样,少年时期的陈建军,耳濡目染,树立了成为警察的梦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陈建军开始自学刑侦,阅读了众多办案的书籍,他希望同父亲一样,穿上警服,守卫一方平安。见到儿子兴致高昂,陈世富也十分欣慰。

父子二人都没有想到,未来的陈建军,竟然走上了缉毒警察的道路。

1981年,金三角地区毒品交易泛滥成灾。毒枭垂涎中国内地的巨大市场,开始频繁向中国运输毒品。与此同时,他们计划以云南为主要联络点将其发展为另一个“金三角”。

云南附近相继出现贩毒者与毒品,倘若任其发展,后果不堪设想。是以,建立专业的缉毒行动队,已然刻不容缓。

1982年,在上级的指示下,云南省建立了中国第一支行动队,计划招募上千人。得知此事,陈建军十分兴奋。曾经的警察梦,似乎已经近在咫尺。

然而成为缉毒警察的道路,却比陈建军想象地更加艰难。在众人看来,缉毒警察前程远大,人们争相报名,竞争力极大。为了顺利通过选拔,陈建军开始了刻苦的训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清晨起床,夜晚回家,苦苦练习格斗术,充实刑侦知识。皇天不负有心人,陈建军最终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成功通过了缉毒队的选拔。

陈建军欣喜若狂,与父亲分享了这一好消息。一向全力支持儿子的陈世富,却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中。云南情况复杂,毒枭皆是亡命之徒,陈建军此去,一定凶险异常。

父亲疑虑重重,陈建军却毫不犹豫。于中国而言,毒品是噩梦,而缉毒警察,必须承担起帮助群众摆脱噩梦的责任。从成为警察的那一刻起,陈建军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就这样,陈建军正式穿上警服,走上了缉毒警察的道路。1983年,陈建军接受上级的安排,来到了平远街缉毒小组。

平远街是当地著名的犯罪分子聚集地,其中各种人员鱼龙混杂,情况极其复杂。云南省公安曾经估计,平远街私藏军火,甚至可以装备一个营的兵力。

这些军火,显然成为了毒枭发家致富的关键。是以,聚集在此处,手持武器的毒枭,更是数不胜数。陈建军到达后,便与同事们一起,整顿当地的军火走私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多次隐瞒身份,深入军火贩卖集团内部,摸清了他们的行动轨迹。在此过程中,陈建军也接触到了大量的毒枭。

陈建军乔装打扮,让毒枭放松警惕,随即从他们口中获得当地地形、集团具体交易地点等众多有效信息。为了伪装自己,陈建军学会了变音等众多技能。

此后的两年时间里,陈建军凭借着深入敌营得来的有效信息,对当地的 毒贩 实行精准打击,大量的贩毒窝点被连根拔起,贩毒集团也被清剿。

基层的磨练,让陈建军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缉毒警察。因为优异的表现,他获得了三等功的嘉奖。自此,在缉毒行动队中,陈建军也成为了王牌警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身入敌营,只身赴险

1985年11月,为了打击云南当地势力最大的贩毒集团,上级决定派遣一个人,伪装成毒贩,打入敌人内部。此消息一出,陈建军当仁不让。

为了伪装,陈建军必须“忘记”自己,过上了腐败、堕落、天翻地覆的生活。从前的陈建军正直、自律,不知从何时起,他沾染上了抽烟、喝酒的恶习,终日游手好闲。

那时陈建军的妻子刚刚生下了女儿,便经历了如此大的变故,终日以泪洗面。妻子曾经多次劝告,均被陈建军冷漠拒绝。与此同时,陈建军开始故意制造事端,与妻子吵架。

倍感委屈的妻子无可奈何,甚至搬出了女儿,他依旧无动于衷。在此之前,婚姻幸福的陈建军曾经幻想,未来的孩子必定以自己为骄傲。

然而事已至此,陈建军无能为力,只能克制住自己。渐渐地,陈建军自甘堕落,变成地痞流氓的消息传遍了方圆几里,来自四面大方的嘲讽也随之而来。

一些担心陈建军的乡亲找到陈世富,说道:“老警察,你家儿子都变成二流子了,你也不管?”了解儿子的陈世富知道,他突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自然有着众多不可说的秘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父亲

同样身为警察,他对陈建军的身不由己一清二楚。面对质疑,他只是叹气道:“孩子大啦,管不了啦”,陈建军的父亲,也以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儿子。

事实证明,陈建军多时的努力没有白费。8月22日,他伪装成一名毒枭,来到了广南县马街乡毒贩冯育焕的家中。最初,毒贩对这名主动找上门的老板心存怀疑,始终保持着警惕。

然而陈建军无意之间将书包拉链拉开,露出了里面的现金。毒贩瞬间将所有的疑虑抛诸脑后,与陈建军交谈起来。

陈建军趁其不注意,向潜伏在外围的同事发送了信号。第二天,陈建军来到指定地点与毒贩进行交易,缉毒警察突然出现,将毒贩团团围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缉毒队长假装不认识陈建军,问道:“毒品在哪里?” 陈建军回答道:“我就是到广东做草果生意的,不信你们看”。

说着,陈建军便将毒贩带来的麻袋拎起来,将藏在八角里面的毒品露了出来。就这样,陈建军在保证自己伪装的情况下,成功协助缉毒支队破获了这一贩毒案件。

壮烈牺牲,后世铭记

1987年9月,陈建军再次以老板的身份,与云南著名毒枭周荣云展开贸易。两个人初次见面,周荣云便对陈建军百般试探。

一次,周荣云邀请陈建军到饭店吃饭,宴席上,他主动示好,向陈建军的碗中夹猪肉。那时陈建军以回民的身份行动,周荣云此举,就是为了试探陈建军身份的真假。

几乎一瞬间,陈建军就知道了周荣云的真实意图。要求回民吃猪肉,便是极大的不敬。他佯装生气,直接夺门而出。

跟随陈建军一起潜伏的同事见此状况,故意对周荣云说:“我们老板脾气不好,你们这……要是真的想做生意,可以带着货到珠街找我们。”

见到陈建军的反应,周荣云内心的疑虑消除。为了获得钱财,周荣云主动派人前往珠街,找到了陈建军。双方商量一番后,将最终的交易地点定在了寨头外。

按照原定计划,陈建军将与警方里应外合,在毒品交易时将毒枭捉拿归案。然而毒贩十分警惕,临时改变了计划。那时通讯设备落后,缉毒行动只能靠警察们随机应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为了稳住毒贩,先跟随在他们身后,来到交易地点。随后,陈建军抓住机会给队友留下信息,让他们前往三面环山的地方撒下钱财。毒贩们得知此事,一拥而上,开始争抢。

陈建军迅速掏出手枪,抵在了毒枭的头上。此次缉毒行动,陈建军和队友擒获了五名毒贩,缴获鸦片14.3千克。而陈建军凭借着强大的随机应变能力,是行动胜利的关键所在。

从事缉毒行动的5年时间里,陈建军24次深入虎穴,抓捕了19名毒贩,缴获毒品50千克,成为云南缉毒大队的主心骨。

1986年底,妻子告知陈建军,女儿发了高烧。此时的陈建军在岗位上连轴转,身体出现反应,依旧强撑着工作。领导强制他回家休息,陈建军因此获得了为数不多的休假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妻子

陈建军与妻子、女儿度过了短暂的甜蜜时光,夫妻二人商量,为女儿即将到来的生日庆祝。

不久后,警方再次传来消息,他们追逃已久的冯德国,终于露面了。一面是盼着与自己团圆的家人,一面是追踪多年的罪犯,陈建军毫不犹豫地选择重新踏上工作岗位。

1987年,陈建军与毒枭们的周旋,迎来了最后的时刻。警方发来消息,云南毒贩冯德国,正在寻找毒品买家。

陈建军再次乔装打扮,以买主的身份,带着大量的金钱来到旅社,与冯德国见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冯德国生性狡猾,他害怕陈建军是警察,便想方设法试探。冯德国不愿意将毒品运出村子,便同陈建军商议,二人一起前往家中取货。

为了取得冯德国的信任,陈建军果断答应,说道:“如果货到,就来珠街找我。”陈建军回到警局后,立即将此事上报,众人一起制定了抓捕冯德国的周密计划。

12月15日早上,陈建军和战友一起,来到了广南县。按照陈建军与冯德国的交易,警察已经提前潜伏在珠街。待毒贩拿出毒品,警察便将其当场抓获。

众人等待片刻,冯德国便出现了。然而他两手空空,并没有携带毒品。陈建军询问缘由,得知他临时变卦,要前往曙光乡进行交易。

陈建军意识到了其中的阴谋,一边稳住冯德国,一边寻找与同事对话的机会,告知其行动有变。无奈冯德国步步紧逼,始终跟随在他的身边。

陈建军不愿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便孤身一人,跟随毒贩来到了曙光乡。冯德国命令手下放哨,自己带着陈建军上楼验货。两个人交谈一番,确定了鸦片的最终价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陈建军突然拔出手枪,朝着房顶射击,随后呵斥道:“我是公安局的,不许动!”陈建军一边用枪指着敌人,一边快速退到窗边,试图用对讲机与战友取得联系。

与冯德国一同上楼的毒贩陶顺明趁乱下楼,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火枪,计划逃出门。陈建军眼见形势不妙,迅速跑下楼。

见到陶顺明的那一刻,他端起了手中的枪。几乎同一时间,陶顺明枪口中的子弹也射了出来。

陈建军右腹部中枪,瞬时倒在了血泊之中,毒贩左腹部中枪,当场死亡。为了同战友们取得联系,陈建军强忍着痛楚,缓缓向院子里挪动。

楼上的冯德国也跑下来,拿着一根木棍,直接向已经脱力的陈建军身上砸去。一顿猛攻之后,陈建军彻底倒在了地上。

此时冯德国的弟弟、母亲以及妻子蜂拥而上,试图拿走陈建军手中的毒品与现金。冯德国则死死地卡住陈建军的脖子,限制他的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不愿将国家财产拱手让人,双手紧紧攥着箱子。千钧一发之际,陈建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向着毒贩开了两枪。

与此同时,冯德国再次抡起了手中的木棒,向着陈建军的头上砸去。霎时间,鲜血喷涌而出,陈建军失去了所有意识,再次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一次,奇迹没有发生,陈建军没有了气息,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5岁。不久后,探听到消息的战友迅速赶来,看到的便是离去的陈建军。

天空下起了大雪,战友们找到陈建军时,他的身体已经被白雪覆盖,浑身结满了白霜。陈建军的眼睛仍然睁着,双手仍然保持着握枪的姿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壮烈牺牲,战友们悲痛欲绝。他们迅速行动,找寻冯德国等人的踪迹,2个小时后,冯德国等5名毒枭被缉拿归案,毒品被收缴,国家财产也被追回。

然而陈建军鲜活的生命,却永远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一个普普通通的缉毒警察,只身潜入敌营,放弃原本的生活,忍受众人的误解,创造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乐章。

陈建军生来平凡,又从不平凡。得知陈建军仍然是那个缉毒英雄,却因为工作需要而不得不伪装,妻子哭得泣不成声。

回想起自己曾经的不理解,妻子感觉无比遗憾。陈建军的父亲,那个人人尊敬的老警察,尽管沉浸在丧子之痛中,却依旧为儿子而自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8年,陈建军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4月,云南政府批准了陈建军的革命烈士身份,同年,陈建军被追授为一级英雄模范。

斯人已逝,陈建军引以为豪的荣耀,也是生者唯一能帮助他完成的心愿。

崇高精神,代代相传

陈建军虽然离去,他的故事,却依旧在上演。

陈建军的女儿益琳,2岁丧父,此后便一直跟随在母亲身边。遗憾的是,陈建军离世后,妻子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益琳9岁那年,母亲重病,撒手人寰。

从那时开始,益琳便一直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益琳关于父亲的记忆并不多,然而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她开始从爷爷奶奶、其他警察的口中,听到父亲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益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大英雄,也一直以陈建军为榜样。

“父亲给了我一生的荣耀。虽然从小失去他的陪伴呵护,但他的样子一直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时时激励着我。 他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以有这样一位父亲而骄傲。我一定发奋努力,凭自己的真才实学立足社会,不给组织添麻烦,这也是对父亲最大的慰藉。”陈益琳说。

在父亲精神的激励下,益琳勤奋刻苦,善良乐观,自小成绩优异,在班级上名列前茅。在相关部门补贴的抚恤金以及生活补助的帮助下,在无数人的关怀下,益琳茁壮成长起来。

2005年,她进入南京农业大学读书,2009年保送研究生。从学校毕业后,益琳选择回到家乡工作,陪伴家人,也陪伴着离世的父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建军的两个弟弟陈维国与陈维江,也一直以哥哥为豪。90年代,他们相继来到麻栗坡县公安局,带着陈建军的嘱托与责任,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守护一方平安。

成为中国第一名牺牲的缉毒警察,未能完成天下无毒的目标,是陈建安的遗憾。如今,他的目标,将由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实现。

“我们新一代禁毒民警非常敬佩英雄陈建军的勇气和胆量,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砚山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史泽刚说。

2016年,砚山公安警史馆建立。缉毒英雄陈建安的故事,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云南禁毒支队,也在陈建军的激励下,迎来了新的发展。众人以陈建安为楷模,智斗毒枭,从未退缩。

2015年至2017年,砚山县公安局禁毒大队连续3年破获4起万克以上特大贩毒案。如今,云南缉毒大队,已经从原来的一百人扩展到上千人。

越来越多的警察投身于战斗中,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为了人民的团圆,奋战在一线。

时至今日,为了禁毒大业,仍有无数人受伤,甚至牺牲。2019年,400多名缉毒警察壮烈牺牲,平均年龄只有41岁,其中最小的警察,只有18岁。

纵使如此,仍然有诸如陈建安这样的警察前赴后继,义无反顾。他们心中的牵挂,是关乎国家与人民的大爱,永远值得尊敬与铭记。

参考资料

[1]《人民日报》,2020年6月26日,《记住他!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位牺牲的缉毒民警陈建军》

[2]《光明网》,2019年9月22日,《英雄烈士谱丨缉毒英雄陈建军:深入虎穴 25岁壮烈牺牲》

[2]《云南警方》,2018年6月15日,《英雄从未离开!生前战友追忆革命烈士陈建军及高文亮的英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