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个寡妇,不忍心看儿子挨饿,跑到田里偷地瓜,结果被主人抓了个正着,拉着她要见官,寡妇急得哭起来。一个书生恰好路过,写了个状纸塞给寡妇,凭着这状纸,寡妇赚来了100斤地瓜
豆儿是个6岁的娃娃。他一岁多时,父亲上山砍柴,一不小心摔下山崖身亡了。从此以后,他就只能跟母亲柳氏相依为命了。
母亲非常疼爱他,但在那个时候,一个寡妇养活孩子太艰难了,除了要忍耐闲言碎语,还要找门路赚钱才行。尽管母亲辛勤劳动,努力赚取口粮,豆儿还是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豆儿非常懂事,家里实在没有食物,他就上山去摘野果子吃。如果山上的野果子也摘完了,他就硬忍着,再饿也不哭不闹。
做母亲的哪里能看孩子受苦,于是柳氏见豆儿饿得可怜,不得已跑到外面的田地里去偷地瓜。
柳氏心地善良,尽管饥饿也没有贪婪,只偷了两个地瓜。但好巧不巧,正要离开时,田地的主人来除草,把柳氏抓了个正着。
主人名叫张三,心眼儿很好,但脾气却很倔强。
柳氏赶紧把地瓜还给张三。但张三的倔脾气却上来了,地瓜也不要了,非要柳氏赔偿10个铜元,若拿不出,就拉她去见官。
柳氏急得哭起来:“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我也是没办法呀。我要是有那10个铜元,何必到这里偷地瓜呀?”
张三却根本听不进去:“我只知道偷东西是犯法的。你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豆儿见母亲一直没回家,就跑出来找母亲。他走到田地,发现母亲正在大哭,旁边的张三在大声嚷嚷。
豆儿以为母亲受了欺负,就冲了上去:“不准你欺负我的妈妈!你再欺负,我就打你!”说着他的小拳头就挥了上去。
张三火了:“母亲做贼,难道儿子也要做贼吗?”他一把将豆儿推了出去。豆儿倒在了母亲的怀里。母亲一个踉跄,衣服被田地的荆棘给刮破了。
一个书生到田间散步,看到了吵成一团的三个人。他上前询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张三一看,终于有人可以评理了,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书生说:“我当什么大事呢。她一个寡妇,你何必难为她呢?这样吧,10个铜元我出了,你放他们走。”
张三却还是不转弯:“凭什么?谁犯错谁接受惩罚!”
怪不得这张三30多岁了还找不到媳妇儿,脑子确实是一根筋。
书生见状,就写了一个状纸塞到柳氏手里:“你跟他去衙门吧,不会有事的。”
张三拉着柳氏来到了衙门。可县太爷没有责怪柳氏,看了状纸反而大吼一声:“大胆张三,竟敢调戏良家妇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三委屈极了:“明明是柳氏偷我的地瓜,现在怎么变成我的错了?”
县太爷说:“你看一看,柳氏的衣服都被撕破了,你还想抵赖吗?”
其实,这衣服是刚才张三与豆儿拉扯时弄破的,但现在张三有100个嘴也说不清了。
县太爷本想把张三关进大牢,但转念一想,衣服破了,这个证据也不够充足,而且这柳氏也说只要赔10铜元就好,索性,就判张三赔付柳氏100斤地瓜。
张三就这样吃了哑巴亏,谁让他那时候推了豆儿一把呢。他不情愿地把100斤地瓜从自己家里搬到了柳氏家里。
柳氏对张三说:“这100斤地瓜我不能要。昨天在县衙,我也是实在没了办法,才交上状纸。你是被冤枉的,我知道。我想着要那10铜元,也不过是为了给你。”
柳氏这样善解人意,张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看柳氏家的房子,又进屋看了看她的粮仓和油瓮。房子破旧不堪,粮仓和油瓮也是空的。张三明白了,柳氏是真的生活贫穷,那天偷地瓜绝对是不得已。
虽然柳氏推辞,但张三还是硬把100斤地瓜留下了。
看柳氏撑起一个家很不容易,张三就隔三岔五地去柳氏家帮忙干苦活累活,有时还会买些小玩意儿送给豆儿。
豆儿渐渐接受了张三,开始像依赖父亲一样依赖张三。柳氏也感觉张三虽然脾气倔,但人实在。张三也对柳氏产生了好感,觉得她温柔贤惠。自己打光棍这么多年,也该有个媳妇了。
就这样,张三和柳氏结为了夫妻,共同抚养豆儿。有了张三这个顶梁柱,柳氏和豆儿的日子也越来越有盼头了。
这篇故事改编自《民间故事》。“寡妇门前是非多”,柳氏本来生活就不容易,又带着个孩子,让她的日子更加艰难。实在是没办法了,她出了下策,去别人田里偷地瓜,为了能给孩子充饥。但阴差阳错中,她却因着偷的两个地瓜,却和倔脾气的张三成了一家人,不得不说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而那路过的书生,他听闻事情经过后,知道柳氏的可怜与无奈,就顺便帮了她一把。其实,这就像人生中出现的陌生人一样,在自己遇到困难或无助时,陌生人的善良,会温暖人心。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再苦的日子总会有个尽头。如果身陷困境,不要忧虑,等一等,再等一等。说不定某一件平淡无奇的事,就是改变生活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