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一盗贼 入狱 后不吃米饭》,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自从来上海之后,很多时间都是在里面,而不是在外面。”一个叫卫求的盗窃犯说道。

他说的里面,指的是监狱。

只拿2012年这一年来说,卫求4月份才被释放,7月份又“进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频繁在监狱几进几出,他跟警察都混了个脸熟。

可能就是跟警察太熟悉了,当卫求再次入狱时,警察对他日常生活的一些小细节都非常了解:卫求自称是湖南岳阳人,却不怎么吃米饭。

正是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生活习惯,让卫求与一个叫牛抗斌的人扯上了关系。通过一系列查证后,卫求也由盗窃罪改成了死罪。

卫求与牛抗斌是不是同一个人?卫求又为何会被改判死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常光顾监狱的盗窃犯

卫求每一次入狱,表现都十分良好。他会主动坦白自己犯了什么事儿,到底错在哪儿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听案犯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警察也就不再追究那么多。

然而,这一次,警方明显察觉出了卫求的异样。

2012年7月4日,警方接到了刘先生的报案。刘先生自称福建福安人,自己是做僧服生意的。

7月3日来上海出差,晚上,他和客户签完合同,收了六万元现金的货款。随后一起去吃饭,饭桌上喝了点酒儿。

刘先生说,自己没想到这次出差能这么顺利,所以多喝了两杯。酒饱饭足,跟客户互相告别之后,刘先生想着早点儿回家,于是便往上海火车站赶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把装有六万元现金的棕色皮包斜挎在肩上,刻意地用一只手捂了捂包。里面除了现金,还有签订的合同和公司印章,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本就不胜酒力的刘先生走在路上,经过夜晚的风一吹,酒劲儿就上头了。等他走到上海火车站南广场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迷迷糊糊的了。经过广场西南出口斜对面的花坛时,已经意识不清的刘先生一头栽倒在那儿,竟然呼呼睡起了大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凌晨三四点钟了,他揉了揉太阳穴,下意识地摸了摸背在身上的棕色皮包。

皮包还在,刘先生长舒了一口气。可当他打开皮包,却看到里面的六万元现金不翼而飞了。

刘先生一个激灵,瞬间清醒,“哎哟,我的钱呢?我的钱呢?”

此时夜深人静,硕大的广场上几乎空无一人,那六万块钱是用一个黑色塑料袋包着的,如今皮包还在,钱却不见了。

刘先生笃定,一定是被小偷偷走了,于是便报了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接到报案的警察迅速出警,通过调取火车站广场的监控,很快便锁定了四名嫌疑犯。 主犯 叫李大军,剩下的三名从犯,分别是贺某、洪某、卫某。

这个卫某就是卫求。

看到卫求时,警方本来没想着深入调查,大家都以为卫求无非就是小偷小摸惯了,这才又被逮了进来。

然而,卫求这次的表现却跟以往大不相同,他的表情特别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擅长心理观察的刑警表示:这小子肯定还犯了别的事。

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即使心理再强大的人,一旦达到某个临界值,就会面临崩溃。

为了查出真相,警方迅速对卫求展开深入调查。

负责审讯工作的,是刑警队长 张建国 。虽然卫求之前入狱时就问过他一些简单的个人情况,这次为了谨慎起见,张建国连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哪里人?”

“我是湖南人,家住岳阳市文桥乡的。”

“湖南人为啥没有湖南口音?”张建国问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警察偶然从狱中看管人员口中得知:卫求从不吃米饭,除非没得选了,他才会胡乱扒拉两口,吃的时候还会嘟囔两句“米饭哪有面条好吃”。

“我8岁那年就出来流浪了,家里也没有别的亲人,只能到处飘。”

卫求显然没说实话,因为从他的眼神里,很明显能看出他在遮掩些什么。

见从卫求嘴里套不出东西,警方就从他的犯罪同伙下手。张建国对卫求同伙说:“只要说实话,破案立功,法官就会减轻刑罚。”

卫求同伙里,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表示,卫求虽然自称是湖南人,但却有一个外号叫“山东”,平时一急,说出来的话也是北方口音。

而且,这名同伙还说了一个关键的信息:这个卫求特别喜欢吃面食,除非是饿极了,他绝不吃米饭。

这个信息与警方的发现不谋而合,这种种迹象表明,卫求根本不是湖南人,很有可能是北方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过了几天,另外一名同伙为了立功,也开始向张建国表明自己有重要情报!

这名同伙说,卫求真是个狠人,为了区区200块钱,用刀子生生把别人的嘴划开……

“卫求说,他父母早亡,家里也没其他人了,你知道这事儿吗?”

面对张建国的询问,这名同伙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很多年前,卫求的妻子和孩子来过上海,我们还一起见了面吃了饭……”

“吃饭的时候,我还问那孩子‘你想不想让爸爸跟你们一起回家?’”

“结果那孩子说‘爸爸不能跟我们回家,一回家就会被抓走了……’”

“对!那孩子就是这么说的,我当时还纳闷,这孩子怎么什么都知道。”

警方根据种种线索,迅速联系岳阳警方协助调查,结果岳阳警方表示,他们那儿根本没有卫求这个人。

卫求说是湖南岳阳人,经查实,岳阳并无此人;

卫求还说自己孤苦无依,同伙却说他有老婆孩子;

卫求说自己是南方人,同伙却说他讨厌吃米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是很难改变的,特别是像卫求这种已经四五十岁的人,从小吃面食长大的,很难一下子喜欢吃米饭。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卫求这个人,不光身份是假的,资料也是假的。

那他究竟是谁?他为何要制造这样一个弥天大谎?他的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铁矿工人如何变身恶魔

为了查出卫求的真实身份,警方再次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他们从卫求的随身物品中,发现一张特殊的银行卡。

这张银行卡的户主是一个叫牛彭永的十八岁少年,牛彭永的银行卡为何会在卫求的口袋里?

警方顺着这张银行卡往下查,很快便查出了牛彭永的父亲——牛抗斌。

据全国公安系统显示,牛抗斌因身背人命,从1995年开始,就人间蒸发了,警察一直没找到此人的下落。

那么,牛抗斌和卫求,他们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牛抗斌是陕西韩城人,上海警方迅速联系了陕西韩城警方,请求联系调查。韩城警方很快便传来了详细信息:上海警方所抓的卫求,就是十七年前从韩城杀人潜逃的牛抗斌!

也就是说,卫求就是牛抗斌,牛抗斌就是卫求!

证据确凿,张建国队长再次提审卫求:“你不是湖南岳阳人,而是陕西韩城人,说说吧……你手上有几条人命?”

听到警察这么说,卫求捂住头,显得极其痛苦:“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1995年,牛抗斌(卫求真实姓名)失手打死了邻居冯老伯的长子。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牛抗斌父亲跟邻居冯老伯因为两家土地边界的问题,发生了争吵。

本来两家各让一步就能解决的事情,偏偏两家的儿子也参与了进来,年轻人血气方刚,很容易冲动,争吵也变成了肢体接触。

牛抗斌当时正在煤矿上班,一听说父亲被欺负了,丢下工作就跑回了家,扬言要为父亲出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牛抗斌作为哥哥,听弟弟牛抗民说了事情的经过,气急败坏地他抄起锄头就向冯家走去,弟弟牛抗民紧随其后。

冯家长子也才20多岁,看见人家都欺负到家里来了,也毫不示弱,双方瞬间扭打起来。

“那时候真是谁也不愿退后一步,如果有一方不那么冲,事情也不会到这一步……”冯老伯语气里有些后悔,也有些无奈。

年轻人下手没轻重,牛抗斌成天干力气活儿,下手自然重点儿,他一个锄头抡过去,冯家长子打了几个趔趄。心里并不解气的他又砸了一锄头,冯家长子倒在地上,随后被送进了医院。

牛家人想,也就是赔几个医药费的事儿,能怎么样!

但人算不如天算,几天之后,冯家长子经救治无效死亡!

牛家兄弟害怕被抓,连夜潜逃。弟弟牛抗民很快就被警方抓捕,经法院审判,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

那致命的一锄头,是牛抗斌挥出去的,弟弟只是从犯,所以判得并不重,牛抗斌才是主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那之后,牛抗斌就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东躲西藏,居无定所。他像一条钻进淤泥里的泥鳅,活在最阴暗的地下,不见天日。

冯老伯这边,整天的往警察局跑,希望能早一天为儿子报仇雪恨!

为了早日抓捕牛抗斌,陕西警方将他的照片挂在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每次只要获得一点线索,都要查个明白,可牛抗斌真的像一条泥鳅,每次都能滑溜溜地侥幸逃走。

逃亡的日子并不好过,为了躲避警方,牛抗斌不能抛头露面,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和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他靠捡破烂、住涵洞、睡公园苟延残喘。

过了一年这样的苦日子后,牛抗斌的心理彻底扭曲了。他想,既然已经背负了人命,也不怕再多背几条,虱子多了不怕痒,何苦为了已经死了的人这样委屈自己呢?

所以,他想到了通过 抢劫 ,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

1998年,牛抗斌逃到了郑州,饿了好几天的他,盯上了一对在铁路公司上班的夫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25日晚上,这对夫妻下班已经很晚了,他们回到家简单洗漱一番就上床休息了,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白天的工作。

两人毫无防备,就被牛抗斌残忍杀害。据牛抗斌自己说,杀了两人之后,翻遍两人的钱包,也才搜出200块钱。

为了200块钱,杀害两条人命。牛抗斌彻底丧失了人性,杀红了眼的他早已在心里为自己判了死刑,反正也活不了了,不如就尽情释放吧!

他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令人瑟瑟发抖,对社会也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第二天,死者姐姐杨桂荣来看望妹妹和妹夫。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吓得忍不住尖叫,妹妹和妹夫死得惨不忍睹。

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经过调查,凶手应该是先将妹夫杀害,后将妹妹先奸后杀。

经详细侦查后,警方确定这是一起同伙作案,除了牛抗斌,还有姚某、代某、李某另外三人。

这三人很快便被河南警方逮捕,而牛抗斌再次成了漏网之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化身“卫求”,并为自己编织了湖南岳阳人的“新”身份,他以为自己可以开始新生活,可身背三条人命的他,虽然逃过了警方,逃过了法律,却始终逃不过良心的谴责。

牛抗斌把自己看作夺人性命的恶鬼,但他始终是一个人。午夜梦回的时候,仍然会做噩梦,梦到三条亡魂来找他索命。

随着年岁渐长,这种精神压力越来越大,才30出头的他早早就白了头发。被抓的时候, 43岁的牛抗斌,看起来就像一个50多岁的老者。

2002年,牛抗斌来到上海,加入盗窃团伙,整天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为了锻炼自己的抗压能力,每次被捕前,他都会事先准备好一套说辞。面对快速交代的犯罪分子,警方从来没想过,这个当小偷抢劫的中年男子,竟然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

所以,从2004年开始,牛抗斌虽然多次被捕,但每次都以盗窃定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警方仅仅靠南北方生活习惯的差异,一点一点撕开了真相的口子。

牛抗斌的抗压能力再强,在铁一样的证据面前,再也无法轻松演戏。

罪恶就是罪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就抵消一分一毫,即使狡猾如牛抗斌,一样逃不过法网恢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