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学视角看那些所谓提高 生育 率的荒唐主意

当我们用数学的视角来看待社会中的问题的时候,就会有一个相对应的模型,帮助我们把现实中各种各样的变量放在一起进行思考。

例如我们讨论当下比较热的生育问题,很多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案来提高生育率。比如说取消养老保险提倡生儿防老,再比如说对第二胎第三胎的小孩免费上大学,再比如说给第二胎第三胎的小孩发养育金⋯⋯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方案当中涉及到了教育、经济、文化观念等内容。我们如果把他们都看成变量,我们很容易把他们提的这些方案看成是一个方程,这些方案就涉及到了教育、经济、文化等变量,联立这些方案就构成了一个线性空间(不一定是线性),这些方案可以看出这些不相关(现实中很难)的变量构成的一个向量。所谓的具体方案就可以看出对教育、经济、文化这些变量的 系数 的调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说,养儿防老的观念必然会带来流动性不够,社会经济的活力,就会下降,经济收入增长乏力。这意味着增加观念的变量系数,会引起经济、教育等变量系数的减小。

再比如说给二胎三胎发养育金,事实上是假定了养育经济压力带来了生育乏力。他们认为只要给钱就一定会有人生孩子,这种观念其实就非常理所当然了,而且效果也一定非常差。

因为当下人之所以生孩子少,并不是因为收入高或者是低的问题,而是现在的父母把孩子当成“人”而不是“养老工具”。我们发现越穷的国家生的孩子就越多,这是因为他们把孩子当成了摇钱树,如果孩子不能赚钱就会当成“赔钱货”。这种观念,我们刚刚摆脱并没有多少年,看看重男轻女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就知道观念对生育的影响有多大了。当我们把孩子当成“人”之后,养育成本上升是必然的。这种成本,除了经济上的支出,还有感情和精力的投入。如果不考虑文化观念,只考虑经济显然是无法提高生育率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教育对生育率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们的教育从小就认为早恋是有罪的,但大学一毕业就要生娃。这种婚恋观的成长是极度割裂的。这种割裂如果想办法弥补和改变,异性之间的吸引力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小。而经济的发展,让个人对伴侣在生活上的依赖越来越小,婚姻对人们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小。

如何调整观念、经济、感情,这三个变量需要教育的努力。单方面的调整观念、经济、感情对于生育率的提高是无济于事的。

甚至我们对人口与经济的关系的解读,也有很大的偏差,对生育率下降的焦虑更多的只是来自于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或者认为人口缺乏一定会带来经济下降。

我们都知道人口的多少与经济的活力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把人口问题当作核心的问题来解决是不恰当的。经济的发展,有它的规律,人口的增长也有它的规律,这些规律之间又有一定的相关性,如果无法抽象出来无关的变量,任何一个变量的调整,都可能会影响到其他变量。如果极端调整的话可能会对其他变量造成非常大的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说二胎免考试读211,三胎免考读985这种措施对生育的影响显然是非常大的,但是带来的后果是摧毁了教育的选拔环境,让人无法找到合适的位置发挥自己的能力,这会导致人口教育质量的下降,也会带来社会的不公,还会带来经济的下滑……这样的人口增长率不仅仅不会带来经济的发展,反而会给社会带来灾难。如果给社会带来灾难的话,显然这种调整是不合适的。

我们看到很多人提出来一些非常荒唐的方案,这种荒唐总是把某一种变量调整到极致,却忽略这些变量对其他变量的影响。

不仅生育是这样,其他各行各业都存在着变量极端化的问题,有空我们再聊其他的行业这方面的现象。

作者:虹野

编辑:虹野

图片:来自于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