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万历年间,平阳府太平县有一个农民叫作 张少杰 ,此人父亲早亡,从小到大与母亲相依为命。家中只有田地两亩,勉强能够维持母子二人度日,由于太贫穷,张少杰到了三十多岁,仍然 娶不上 老婆,成了远近闻名的一条穷光棍。

不过张少杰倒是看得开,他认为男女婚姻讲究一个缘分,越强求越是得不到。可是母亲杨氏可不这么想,儿子若不能娶妻生子,又怎能对得起死去的丈夫呢?因此,她整日烦闷苦恼、唉声叹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却说这一日午后,张少杰吃了午饭,来地里干农活,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大声争吵,一个大汉骂到:“你这个牛鼻子老道,为何如此不讲理,偷吃我家的黄瓜还想逃跑?你若不给钱,今日休想离开!”

道士 有些难为情,解释道:“贫道出观时走得急,身上忘了带盘缠。天气炎热,口渴难忍,便摘了你家两根黄瓜,怎么能是偷呢?待贫道回了道观,立刻让弟子给你送钱来。”

那大汉怒道:“你当我是傻子吗?废话少说!若是不给钱,我这便去县衙告你偷东西。”张少杰心想:“这道士忒也倒霉,这么多农田,怎么偏偏去摘刘老二家的黄瓜。刘老二是附近出了名的老赖皮,若是被他赖上,只能吞下个哑巴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少杰见那道士面善,心中不忍,便连忙上前劝解道:“我说二哥,这位道长不像坏人,或许是真的忘了带钱。两根黄瓜而已,我替他还了便是。”刘老二眼珠一转,道:“我这黄瓜宝贵的紧,乃是从平阳府买来得好品种,一根黄瓜至少顶十根!”

张少杰摇头苦笑,道:“也罢,你去我家田里摘吧!”刘老二大喜,一溜烟儿跑去摘黄瓜了。道士连忙施了一礼,道:“多谢施主解困,贫道这厢有礼了!”张少杰笑道:“道长不必客气,天气如此炎热,光吃黄瓜可解不了渴。我家不远,不如到家里吃些茶水。”

道士进了张少杰的家,不禁连连摇头,这家真真是破墙烂瓦、家徒四壁,没一样值钱的东西。母亲杨氏见来了客人,倒也不吝啬,连忙将家里唯一的一点茶叶泡了开水,又吩咐张少杰去鸡窝掏了两个鸡蛋,为道士下了一碗鸡蛋捞面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道士吃饱喝足,笑着对张少杰说:“今日你先帮贫道解困,又请贫道吃饭喝茶。贫道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别的本事没有,占卜算卦还算拿得出手,这便为你卜上一卦吧。”张少杰本要推辞,只听母亲杨氏道:“既如此,有劳道长了!”

张少杰将自己的生辰八字说给了道士,道士闭上双眼,摇头晃脑、口中振振有词,片刻之后倏然睁开眼睛,使劲的盯着张少杰看,说道:“从你的八字和面相来看,应是平安顺利、儿孙满堂之命。可如今你年过三十还未成家,倒是有些奇怪。”

道士在屋里踱了几步,又道:“也罢,你帮贫道解困,贫道便也为你解一次困局。”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黄豆交给张少杰,叮嘱道:“今夜子时三刻,你先在门前焚香烧纸,叩拜天地。而后在你床下正中间挖一个圆坑,将这一把九十九颗黄豆埋进去,日后必能 妻妾成群 ,儿孙满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少杰用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道士,问道:“这......这真的管用吗?”道士笑道:“半月之后,你到北山真阳观来找贫道,贫道法号丹阳子!”说罢大步离。张少杰依丹阳子所言,待到夜里子时三刻,烧香叩拜,将黄豆埋入床下,可是过了半个月,并未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

这一日正午,张少杰登上北山,来到了真阳观,却见丹阳子正站在大门之外迎候。丹阳子微微一笑,凑到张少杰耳边悄声低语,张少杰听罢瞠目结舌,吃惊地望着丹阳子。丹阳子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只管照贫道说的去做!”张少杰匆忙赶回家,挖开床下埋黄豆的圆坑,只见一个金黄色的 香炉 映入眼帘。

张少杰双眼圆睁,一脸的不可思议,叹道:“这也太神奇了吧?”待平复了惊喜的心情,张少杰立即拿着黄金香炉来到了县城。他先到一家当铺,老板看到香炉,连连称赞道:“好东西,好东西啊!我出五千两银子,当给我可好?”张少杰道:“货比三家,我得再去其他地方问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少杰又到了一家古董店,那老板看罢亦是爱不释手,喜道:“这可真是个宝贝啊,我出一万两!”张少杰摇了摇头,道:“太少,太少!”他跑遍太平县所有的当铺和古董店,给黄金香炉出的最高价钱为五万两,可是张少杰并没有将它卖掉。

回到家,张少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母亲,不解地问道:“莫说五万两,即便一千两也够我盖房子娶媳妇儿了!可是丹阳子道长不许我把香炉卖掉,而是将它当成传家宝收藏起来,也不知他是何意?”

杨氏安慰道:“道长既然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你听他吩咐就是了。”三天之后,张少杰拥有传世之宝的消息甚嚣尘上,竟有四五个媒婆登门提亲。短短半年,张少杰便娶了一妻二妾,说来也奇怪,他的妻妾非但必要彩礼,而且还带着丰厚的嫁妆帮张少杰盖了新房,置了田地,还在县城开了一家杂货铺,张少杰摇身一变成了掌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年之后,三个妻妾又为张少杰生了一子二女。其实儿媳们最初愿意嫁给张少杰,就是为了那个黄金香炉,过了这么久,她们实在忍不住,终于向杨氏提起黄金香炉的事情。杨氏为难的说:“香炉只有一个,你们却是三个人,这该怎么分呢?”三个儿媳你看我我看你,也没了主意。

只听杨氏又说道:“不过少杰私底下悄悄对我说过,他在心里立下了十年之期,你们在这十年当中,谁最贤惠,谁最孝顺,就把香炉传给谁!”三人听罢,心中大喜,自此以后,个个相夫教子,贤惠孝顺。一晃十年过去了,三个儿媳再次提起当年的事情,并且拉着张少杰一起见母亲。

杨氏思忖了许久,才悠悠地说道:“其实那个香炉根本就不是我们家的,而是真阳观中,皇帝的御赐之物,我早已将它还给了丹阳子道长。”张少杰疑道:“这么说,当年丹阳子道长是故意骗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氏道:“怎么能是骗呢?只不过是略施手段而已。我们家穷成这样,你娶不上媳妇儿,为娘我死不瞑目啊!无奈之下,我找到远方的表哥,也就是丹阳子道长,我们一起商量了这个计策。”三个儿媳听罢,不禁怅然若失。

原来自己是被这母子俩给忽悠过来的。正想发怒离开,却又想到这对母子的善良和真诚,十多年的朝夕相处,怎能割舍的下?那香炉就算再珍贵,也比不上亲人之间的感情和家庭的和睦。至此以后,安心过日子,再也不提香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