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提出:“是否可以在最高道德教育的同时,也在全社会的范围内,进行普遍的最低道德教育。”我想这是有必要的,法律是最低的道德底线,只有明确底线,加以震慑,才能防患于未然,而社会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在开展全民普法教育。

但在人们法律意识还比较薄弱的八九十年代,强取民脂民膏,“占山为王”,无恶不作的恶霸毒瘤每个城市都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混迹在 广州 火车站一带的 周广龙 犯罪 集团就是最典型的黑恶势力。

周广龙原是黑龙江鸡西市人,他从北走到南,跨过千山万水,跟随着改革的东风,来到广州这座充满潜力的城市,那时的广州各类工厂如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族,广州火车站人山人海,旅客们大多是大包小包地提着,周广龙从中窥探出商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专门负责帮人拉送行李,依照行李大小定价,他可不是个老实的,因为长得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模样,他时常在送完后抬高价格,旅客们赶着上车,又不好不给,只能当倒了大霉,吃哑巴亏。

得逞多次后,他在火车站拉送行李这个市场也有了一些“名声”,做这个生意的不止他一个,市场竞争无处不在,为了独吞这块肥肉,他召集了一些混不吝的小弟,跟人抢地盘,故意捣乱,还强行给旅客拉行李,旅客成了他们手里待宰的肥羊,拉一次就要几元钱,不给就打人。

因为他嚣张跋扈,逞凶斗狠,火车站一带都成了他的地盘,执法人员屡次制止都没能彻底铲除这个毒瘤。九四年,广州市政府明确规定,在火车站内不允许非法搬运行李,以周广龙为首的犯罪集团却依旧我行我素,将火车站附近搅得乌烟瘴气。

且他不仅强行拉客,还组织手下的小弟向火车站周边的商铺收取保护费,不给店铺就会被他手下的混混打砸,其实这些行为已经触犯法律,属于寻衅滋事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寻衅滋事罪是指行为人实施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等行为,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损害结果,从而构成的犯罪。

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但当时社会秩序不像现在这么稳定,周广龙为非作歹,早已被警方盯上,但他手下的混混极多,被欺负的民众害怕被报复,不敢出面指认,警方证据不足,无可奈何,周广龙就愈发胆大妄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不满足于火车站这点地盘,开始向周边扩充,当地的百姓苦不堪言,若这股势力不铲除,不仅政府的公信力会下降,其他恶势力也会见风崛起,于是广州警方进行了专案调查。

越查越是让人心惊,仅是周广龙名下的资产就达160多万,还有豪车5辆,豪宅4套,这在21世纪初已是数额特别巨大,且这还只是周广龙个人名下的,他手下的一众混混,牟取的利益也不少,可以预想当地的老百姓有多艰难。

而在九五年到零一年期间,以周广龙为首的犯罪集团,为了垄断广州到兰州的货运市场,多次指使手下殴打、恐吓做服装生意的商人,还将一胡姓商贩的腿打断了。还曾到邮政中心持刀砍人,导致6人受伤。

之后为了霸占鲜花货运市场的利益,以泼硫酸、殴打、持刀恐吓等方式,强取保护费,还以皮包公司的名义要垄断岭南鲜花货运市场,榨取中间的利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的规定,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指组织、领导或者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

而在抢夺地盘、资源的过程中,周广龙犯罪集团已经逐渐发展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个无恶不作的组织,虽然没有致人死亡,但致伤致残无数,有被打成十级伤残的,有五级伤残的,这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就这样被他们毁了一辈子。

2001年以周广龙为首的恶势力被一网打尽,《刑法》规定: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并处罚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周广龙五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他成员也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等刑罚,随着这个“阴霾”的消散,广州人民的天空才明朗了,也向我们昭示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涉及隐私,本案中人名均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仅配合叙事。温馨提醒:尊重原创,请不要抄袭搬运和转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