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既然说起奇女子,什么样的女子才是奇女子呢?也许和林徽因一样,才貌双全,也许和赵四小姐一样,经历传奇,又或许和萧红一样,才华惊世,号称文学洛神,打动人心。

我们现在很喜欢说“富养女”,所谓奇女子,通常都是富养的女子,不一定指物质富足,她们开阔了眼界,不局限在小圈子里,而是走出更广阔的天地。

而今天介绍的这位奇女子,其故事也许不那么为人熟知,但如果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国士钟南山老先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11年,廖月琴出生在厦门鼓浪屿的名门廖家。

厦门鼓浪屿漳州路44号和48号,都堪称当地最古老的别墅,44号,便是著名作家林语堂故居,熟悉林语堂的人,一定知道他和夫人廖翠凤恩爱一生的动人故事:

结婚后,林语堂把证书烧了,因为这东西“只有离婚才用得着”。他们结婚50多年,金玉良缘,世人艳羡,至今都传为佳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廖月琴和廖翠凤,出身同一个家族,同样嫁给了“穷小子”。

48号廖家主楼,见证了廖月琴的成长,连林语堂故居也常常被称为廖厝,这些当然都和廖氏家族有关。名门是经过几代沉淀的,一般的暴发户不足以称为名门,廖月琴的曾祖父,也就是廖翠凤的爷爷,名叫廖宗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个儿子分别名叫廖清霞、廖悦发(人称“廖财神”,廖翠凤的父亲)、廖天赐(廖月琴的爷爷)、廖天福。廖悦发很有生意头脑,在大哥先前往印尼开办土产公司和造船厂之后,他也远赴印尼,成了大哥的左膀右臂,这生意经验就是实践中攒下来的,回到家乡后的廖悦发继续兴办实业,投资钱庄、码头,廖家日渐兴旺。

如今我们去厦门鼓浪屿旅游可以看到的44号和48号廖厝,就是廖悦发在那个时期修起来的花园洋房,毫无疑问,作为廖月琴的伯父,他就是那时候鼓浪屿廖家当家人。而廖月琴出生时,正值廖家最辉煌的时候,廖月琴父亲廖超熙也去过印尼,回家乡后做药材生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廖月琴的想法没这么狭隘,堂姑姑廖翠凤嫁给林语堂时,她还是个小女孩,但姑姑不在意贫贱、凭才华选良婿的做法也影响了她;再加上廖家的家风浸润,贤淑宽厚的母亲教导,廖月琴长成了一个蕙质兰心的好姑娘,而后她也和姑姑一样选了个“穷小子”当丈夫,这个“穷小子”,叫钟世藩。

说起廖月琴和钟世藩的缘分,又是一段故事。廖月琴懂事时,清朝已经灭亡,民国初立,越来越多新思想涌入,廖月琴不愿意做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大家闺秀,她读完女中后选了一条让旁人无法理解的道路——考入协和医科大学学习护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钟世藩和廖月琴家境完全不同。他也生在厦门,却是个孤儿,从小要靠叔父照顾才能勉强度日,贫穷并没有击垮这个少年的心志,他凭着非凡的努力,进入协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6年10月,正在南京中央医院工作的夫妇俩迎来了爱情结晶,他们为这个孩子取名“钟南山”,钟山(即紫金山)之南。这个孩子,命运坎坷,抗战爆发后,厄运降临,还在襁褓中的他被埋在瓦砾堆险些丧命,如果不是廖月琴拼命扒出儿子,也许如今便少了一位国士。

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廖月琴给了他充分的尊重。她教会儿子要有同情心,要重诺,要敬业以救人为先......她会给孩子讲很多故事,让他感受到温暖的母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抗战胜利后,一家人被安排去了广州。作为当时少见的护理专家,廖月琴虽年近半百,依然不忘努力工作,她除了担任过现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还是广州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之一。那段时间,她常常捧着解剖和肿瘤的医书苦读。“干一行爱一行”,母亲的敬业刻苦让当时还年少的钟南山印象深刻。

如果不是生在这样一个医学世家,受到父母的言传身教,也许钟南山老先生就不会走上大爱济人的道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士无双,国士的父母亦值得尊重。

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奇女子,不以物为贵,不以相为美,她们心中有更值得追求的东西,其美在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