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20分钟就到家了,我的健康码突然变红

2022-02-15 18:22:54 丑故事
0人跟贴

芃芃,27岁,互联网运营,老家台州黄岩,现居杭州

讲述 芃芃

主笔 团团

01

1月26日,我正在位于杭州滨江的办公大楼里上班。一大早,网络上突然开始有“杭州疫情”的消息传出。

新闻里说:1月25日22时,杭州发现1例新冠初筛阳性人员,1月26号凌晨,复核结果阳性。确诊病例是慧而特餐饮设备有限公司的一名男员工,家住萧山区义桥镇御景蓝湾小区。

这家公司就在滨江区,距离我每天上班和出行的活动区域并不远。

傍晚时分,关于“杭州滨江疫情”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

“截至15时30分,杭州市公布病例相关密接者553人,次密接者808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管控并核酸采样。其中环境样本197份,检出阳性17份。”

当天晚上8点,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建业路151号(慧而特餐饮设备有限公司)被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我有点担忧,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因为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

02

1月27日清晨,我一打开手机就看到新闻头条上醒目的标题:“杭州市新增7例新冠肺炎轻型确诊病例”。

没过多久,我接到公司通知:今天起全员居家办公。

我的春节计划是:年前请假3天,1月27日先和男朋友一起去山东看望外公外婆,1月31日再回台州黄岩和爸妈会合,一起去温岭爷爷奶奶家过年。2月6日回杭州,正常复工上班。

我早就买好了今天回山东的高铁票,但此时,眼看着杭州疫情已经开始严重起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数?

我马上打电话给山东那边,咨询防疫政策。山东当地的社区工作人员跟我说,因为我在杭州滨江上班,目前疫情风险比较大,所以此时回去需要7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

14天隔离时间,都超过了法定的春节假期,我只能退票。

这几年因为疫情,我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和父母回山东过年了,男朋友也一直没能跟我回去看望老人。

外公知道我们要回去的消息,每天都很高兴,总和外婆念叨:“丹丹(我的小名)长大了,懂事儿了,都要带男朋友回来看咱们了”。

外婆最近几天精神也特别好,我想他们都在满怀期待地等着我回去吧。

但现在,因为疫情,又要让他们失望了……真的好想念外公外婆啊。

03

退完票,我带着低落的心情,拨通了爸妈的电话。他们安慰我说,山东去不了,就先回台州吧。

我马上联系了台州当地的社区人员,他们说我只要带着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回来,再加上1次核酸+12天日常居家监测就行。

于是我立即买了1月28日的高铁票,计划早点回家。

我一个人离家来杭州读大学,毕业后就一直留在杭州工作,平时要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太少了。

所以,在疫情没有严重到封城之前,我都没有一丝“留杭过年”的打算,只想着赶紧回去,赶紧回去……

还记得2020年春节是疫情暴发的第一年,春节前浙江还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我们一家人都顺利回了山东。

直到大年初一官方发文,初二山东就开始封村。等到初四,全国新冠疫情越来越严重,我就和爸爸先行回台州黄岩了。妈妈留在山东陪外公外婆。

当时台州也是疫情很严重的地方,所以从山东回去后,我被居家隔离了14天,回到杭州又被居家监测了14天。

等全部隔离结束回去上班的时候,已是3月9日,春天都来了……

2021年春节是受疫情影响的第二年,为了防止再次被隔离,我们全家决定留在台州过年。

这一年爷爷奶奶也没能过来,整个春节过得没有特别的年味。

大年三十,只有我们一家三口自己过,包饺子、吃年夜饭、看春晚。从初一到初六,我都老老实实宅在家里。

所以今年春节,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一听到杭州疫情的消息,心里更着急了……

04

1月28日上午,我早早收拾好行李,一个人来到杭州东站。

东站的售票大厅里人头攒动,每个检票口前都排着长队,候车厅里面也几乎走不动路。相比前两年冷冷清清的春运,今年这景象倒还是挺热闹的。

全国的疫情防控逐渐成熟,虽然杭州有大量的人口流动,但从不让人觉得慌乱,处处都是井然有序的。

高铁中午顺利出发,我下午2点左右就到达台州了。

我带着48小时的核酸阴性证明,在防疫窗口做了一个简单的登记,便顺利出站。

一回到家看到爸妈,我紧绷着的神经就放松了,心里也长舒一口气。

无论外面如何风吹雨打,在家里陪着爸妈,有海鲜吃,有猫咪撸的日子,真是非常幸福。

因为手头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完成,所以刚回家的几天我都没有出门,一直抱着电脑“居家办公”,和朋友们聚餐的计划,也被加班耽搁了。

我心里一直盼着,忙完这一阵,就能一家人去爷爷奶奶那儿好好过个团圆年了。

05

1月30日下午4点,我们一家人在后备箱、车后座塞满了年货,准备开车回奶奶家过年。

从黄岩到温岭,只有四五十公里路,不堵车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我们想着,现在出发,到了奶奶家正好赶上吃晚饭。

儿时的记忆中,在温岭过年是很热闹的,也特别有年味。

温岭的习俗是初一到初三不拜年,从初四开始走亲戚。舅公家、表叔家……同一群人一天去一户人家,从中午吃到晚上,光我们小孩子就能围满一桌。

开席前,亲戚们会一起帮忙,摆桌子的、搬盘子的、洗菜做菜的,忙碌而热闹。

餐桌上吃的海鲜都是大人们凌晨开车去码头,只挑最新鲜的。买回来后,一盆盆鱼虾螃蟹满当当地放在地上,看着就很丰盛。

吃饱了饭,小孩子们便聚集在村子里的空地上玩烟花、小火炮……

我和妹妹一起拿着点燃的烟花棒挥舞,一边高兴地跳着一边大喊:“我们又长大啦!”

烟花火红的光晕点亮了黑夜,照得每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笑盈盈的

从黄岩开往温岭的一路上都很通顺,我望着窗外一盏盏亮起的路灯,期盼着今夜的团圆。

晚上5点,我们距离奶奶家只有20分钟路程了,前面却突然开始堵车。

车一辆接着一辆,缓缓挪动,我把头伸出窗外,只看见无数闪烁着的红色尾灯,队伍长得看不到头……

06

6点,车还在排队中缓缓前行,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

打开一看,一条短信,是杭州市疫情防控办发的,上面说我的健康码变红了……

我吓了一跳,急忙打开支付宝一看,健康码真的红了!

我第一时间在健康码下面的“申诉入口”提交了查询信息。然后我拨通了杭州滨江区的12345市民热线,但一直打不通……

想了想,我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杭州住处的小区物业电话,打过去询问他们社区的联系电话。

终于联系上社区工作人员后,我说明了自己现在的情况。没过多久,社区帮我查询出了红码的原因:时空伴随。

等我回过神来,才得知前方堵车的地方,是因为正在查“双码”。

每一辆过往车上的所有人,都需要登记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然后出示健康码和行程码。

轮到我们的时候,我和防疫人员说我是杭州滨江来的,现在红码了。

透过厚厚的防护装备,我看见防疫人员的神色有几分紧张,他们让我马上去旁边做核酸检测。我们的车也要立即掉头回黄岩,联系社区确认后续的隔离安排。

其实不用他们说,看到自己变成“红码”,我已经做好了返程的心理准备。爸妈也都在旁边安慰我不要担心,肯定会没事的。

回家路上,我一直在不停地接电话、打电话,联系杭州和台州两边的社区,详细说明情况,等他们安排。

此时,我的心里一团乱麻,失落、担忧、焦急、悲伤,太多情绪缠绕在一起,压得我喘不过气。

今天是年二十八,除夕前一天,路上车很多,都是赶着回去过年的人。

而我呢,一想到先是不能去山东看外公外婆,现在又不能去温岭看爷爷奶奶,甚至可能不能在家过年了,就很难过。

我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只能在内心一遍遍祈祷,自己只是居家隔离。

08

8点,电话来了。

杭州的社区在了解完我的家庭住址、现在所在地,给我核实了编码的情况后,又转交给了台州的社区。

台州这边的社区最终确认了我需要进行14天的集中隔离。

他们查出,我1月26日去过滨江区的“吉利大厦”,有一例确诊病例的流调中也有这个地点,因此我有“时空伴随”的可能。

社区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让我马上整理好东西,等车来接,当晚就去酒店隔离。

这一刻,我感到非常失落,心里也很忐忑不安。

年还没有过就结束了,也不知道自己接下去将要面对什么。这次回家没有见到朋友,甚至没跟父母说上几句话……很多念头朝我涌来,一时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

得知要隔离后,妈妈马上利索地开始给我盘点物资,一边关心我一边给我准备隔离用的东西。

妈妈给我拿了一条新的浴巾和毛巾,又装了一盒车厘子在我包里。

我看着她低头忙碌的身影,心里很不好受,但也告诉自己,要坚强一点,打起精神来,不要让爸妈担心。

起身往行李箱里塞了两套睡衣,我笑着跟妈妈说:“我要把一套新的睡衣留到大年初一穿,就当是新年衣服了”。

08

8点半,接我去隔离酒店的车到家楼下了。

爸爸提着箱子送我下楼,一边走一边嘱咐我要照顾好自己。

停在路边的是一辆崭新的GL8黑色轿车,我犹豫了一下,不确定是不是防疫车。走到车头处一看,驾驶位上坐着一名身着全套防护服,头戴护目镜和口罩的大哥。

自报姓名后,我就一个人上车了,坐在后排。我看见车里前后排中间装有塑料屏蔽网,应该是保护防疫人员安全用的。

我上车后,防疫大哥跟爸爸说了隔离酒店的名字“迪尔酒店”,离家大概3、4公里。

接着,他转头跟我说,要先去火车站做个核酸,再送我去酒店隔离。

一路上,除了开车的大哥,车里只有我一个人。大哥说这是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每个人都要单独接送,如果是同一环境的密接是可以一起接的。

他还说,有时候去旁边远的村子里接人,开一趟得两三个小时。

我一路上跟防疫大哥谈天说地,再次感叹他们真的非常辛苦,都年二八了还要一直为防疫工作日夜不停地奔波。

做核酸的地方在火车站广场,是临时搭建的棚子,时间太晚了,人不多,只有一个窗口开着。

这是我第二次做核酸,也是第一次捅鼻子,特别不习惯,吓得我净往后躲,庆幸的是护士姐姐全程很温柔。

做完核酸,到酒店是晚上9点半左右,街上黑黢黢的,酒店外面的院子都被围住了,放了一块“非工作人员请勿入内”的红色立牌。

车一直开到酒店大楼的后面,我刚下来,就远远看到有一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站在楼梯口朝我挥手,我拖着行李箱小步跑了上去。

在酒店后门做了简单的登记,防疫人员跟我详细说了日常注意事项和隔离期间的防疫工作安排。

我拿到房卡后,就一个人提着箱子上楼了。我的房间在六楼,酒店电梯已经全部停用了,只能走消防通道一层层爬上去。

楼道里很暗,也很安静,静得能听见我发出的每一个声响。我一个人倒是不害怕,反而觉得有点新奇,一路爬楼梯还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打开酒店房间门,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隔离生活”正式开启了。

09

我的14+7隔离时间是从1月26日的“时空伴随”开始计算的,正常来说,我将要在酒店集中隔离到2月8日,然后回家再居家监测7天。

集中隔离不需要付费,基本要求就是——待在房间里。

酒店房间大概有30平米左右,左边是马桶、右边是浴室,外面是洗手台,干湿分离很优秀。

房间是标间,每张床1.5,有基本的洗漱用品,沐浴露和洗发露都是全新未拆封的。

为了防止交叉感染,酒店是不允许开中央空调的,在房间里取暖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每天早上10点,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来进行核酸检测和量体温,一日三餐也会有专人送,餐食就放在门口的小桌子上。

隔离点是可以探望的,家人可以站在酒店楼下,朝上面招招手。集中隔离期间也可以收快递、订外卖,只是要麻烦工作人员帮忙送上来。

进酒店房间后,我先熟悉了下环境,理了理生活用品。今年冬天很冷,白天刚下过雪,夜里的气温还不到0度,我准备晚上多盖一床被子。

换了睡衣,我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和男朋友打个电话,得知我要被隔离,他很担心。

男朋友一直在手机那头很乐观地鼓励我,开导我。

他跟我说,其实隔离就像是老天突然扔给我完整的几百个小时,可以不受到任何人的干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看,这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情,而且,只要做好规划,每天都会过得充实丰富。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阵暖意,忍不住频频点头。就觉得,嗯,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睡前,我收到爸爸发来的一条微信,他让我把这十几天的时光当作是一场“修行”,好好静下心来做事情,好好休息。

对待“春节集中隔离“这件事,家人们都表现得很淡定,他们也都在引导我往更积极的方向去看待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

很感激他们给了我十足的安定与信心,我真是非常幸运,有这么爱我的他们。

这一夜,怀着波澜起伏后渐渐平和的心情,我很快便沉沉入睡了。

10

1月31日,除夕。

早上10点,我就被防疫人员的敲门声叫醒了,又是戳鼻子的核酸检测,又是一次涕泪横流……这一戳,我立马清醒了。

打起精神,我先梳理了自己隔离期间的目标和计划:每天发一条vlog、写一篇小红书、学会尤克里里、坚持锻炼1小时、看一部电影、学扎一个新头发……

梳理完之后,就马上着手开始做这些事情了,一刻也没闲着。

上午,爸妈从家里开车来看我,给我送了很多生活用品和好吃的东西。

我隔着玻璃朝他们使劲挥手,然后用手机跟他们通话。看到我元气满满的样子,他们也都很放心。

因为是除夕,下午防疫人员还送来了一整袋零食,晚上的盒饭尤其好,有流膏的大闸蟹、小黄鱼、鱿鱼芹菜、大块炖牛腩。

这些都是台州的家乡风味,在杭州待久了的我吃着尤其对胃口、尤其美味!

但一个人在酒店吃年夜饭,还是有点孤独的,我就一边吃饭一边打视频连线家人们。

我先打给了爸爸妈妈,跟他们隔着屏幕远程干杯;又打给了爷爷奶奶唠了会儿家常,奶奶很关心我,一直问我一个人冷清不冷清啊;最后我打给了舅舅们,还给弟弟妹妹发了微信红包。

晚上8点左右,我正吃着饺子看春晚,突然听到窗外有放烟花的声音。

凑到窗前,我看见远处有几处闪亮的小火星,一开始只是小小的窜天猴,到后面各种烟花越来越多,照得窗外整片天空都是五彩斑斓的。

对面是个办公楼,我有点惊讶怎么会有人在这边放烟花,于是就拿相机放大看了看,结果发现了放烟花的竟然是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

这一刻我真的特别特别感动,泪水止不住地淌下,我冲着窗外大声喊了“谢谢”。

为了让隔离中的我们多一分过年的气氛,辛苦的防疫人员在忙碌的工作中还特意抽出时间来为大家放烟火,想到他们的付出和牺牲,我觉得很愧疚也很感动。

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是很感谢呀!

可能是我的声音太大了,隔壁的朋友经我这么一喊,也注意到了烟花,我听到了他们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午夜12点,跨年钟声响起的时候,窗外远处的烟花又一次绽放开来。

此时此地,夜空中充满了欢庆新年的烟火气,年味十足。我感到很幸福,我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在这里,而是和大家在一起。

11

隔离生活逐渐步入“正轨”,我的小计划和小目标们都在稳步推进中……我想把这些“突如其来”的独处时间好好利用起来,看看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同。

隔离期间,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视频vlog。

之前很多时候,我大多是“只拍不剪”,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拍摄技巧也不是很熟练。

我想趁着隔离,有大把充足的时间,便尝试着围绕每天一个小主题去做拍摄和剪辑。

刚开始做这些,很生疏,我对着镜头也有点紧张。但随着一天天的积累,我明显觉得自己更加熟练了,有时还会设计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以完成更好的呈现。

看到自己完成的作品,有种学会新技能的“收获感”,很开心。

我把“隔离vlog”发到视频号和b站之后,亲人朋友们看到也知道我在里面过得不错。

尤其是我妈妈,她是我的“头号粉丝”,会第一时间把每条视频都转发到家庭群里给大家看。

我在B站也收获到一点播放量,尤其是一篇讲台州隔离盒饭的,有不少本地朋友看了在下面给我评论。

自己的作品能够被这么多人看见,我觉得超级幸福,有小小的“成就感”。

不过对我来说,拍vlog更多是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

我希望自己可以在隔离结束后,也继续保持这样的好习惯,把生活中的闪光瞬间都认真地记录下来。

隔离期间,我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改造酒店。

平日里,我也是个比较爱收拾的人,所以随着在这里每天24小时的生活,我也逐步给自己规划出了一条“生活动线”。

具体到哪里剪视频写东西、哪里睡眠、哪里休闲吃水果,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功能,也有符合我的生活喜好。

给酒店的白床换上家里的四件套,一只卡通图案的紫色热水袋,能保温2小时的养生壶,多功能折叠床上桌,自带加热垫的陶瓷马克杯,自己的专属餐具,一双能跑能跳的运动鞋……

经过一番布置,这个小房间里越来越有“在外租房”的温馨感觉了。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用到复杂的工具,只是一个简单的功能区划分,就能让自己过得更舒服、更快乐一点。

我非常享受这样的简单“改造”,通过自己的小小努力,生活就会多幸福一点,隔离生活也是一样的。

12

因为杭州的疫情防控比较到位,我原本的14+7隔离政策也有了一些改变。

2月6日早上10:00,我做了集中隔离的最后一次核酸,是“双采”的,一共由两名医生给我进行采样送检。

当晚18点左右,核酸检测结果全部阴性,我把结果发给了工作人员,他们便给了我一张《集中隔离结束告知单》。

突然要结束隔离了,我还有点不适应,但心里抑制不住地高兴:终于要回家了!

走之前,我把酒店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就像我来得时候一样,也当是跟我的隔离生活做一个告别。

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吃的零食大礼包,我留给了工作人员,希望他们值班时可以吃一些,防疫工作真的非常辛苦。

关上酒店房间的门,我的“集中隔离”生活就正式结束了。工作人员帮我把行李拿到楼下,爸妈早早便在出口等我了。

我欢天喜地地跑上前去,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之后的日子,我都是“日常居家监测”,社区发微信告知我让我尽量不要出门,不要去人多的聚集处。很快,我便开始了忙碌的“居家办公”,一直没有再出门。

回想这8天的集中隔离,我发现日子没有想象的那么枯燥无聊,只要自己的内心丰富,小小的房间并不会阻隔自由。

换个角度,在隔离的时间,外界的干扰降到最低,我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跟自己对话。

静下心来,把想“做但没有做成的事情”一点点付诸实践。这种自律感和充实感,是隔离带给我的最宝贵的礼物。

隔离的这段时间,带给我最大的变化是“自律”。

我每天早上10点起床,洗漱、吃早饭,下午剪视频、拍VLOG、练习尤克里里。晚上跟着电视运动,再坐下来看一部电影或者一会儿书。

每天不仅不觉得无聊,甚至还会觉得不够用。

我发现,自律地去规划自己的时间,全神贯注地做想做的事情,特别充实和幸福。

每天学习到一点新东西、尝试到一点新事物,视频发到B站的时候会得到一些陌生人的点赞和关注,这种满足感真的太棒了!

隔离的日子,我过得挺充实开心的,没时间犯愁烦恼。家人和朋友也给了我很多支持与鼓励,引用一段我姑姥姥发给我的话吧:

“凡事都有两面性,被隔离虽然是一种不幸,但对于忙碌的人来说又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休息。尽管只有十几平米的空间,但也是对人的一种意志的磨练。有了这段经历,以后再遇到小小的坎坷,就会从容应对了。克服了这次独自面对的困难,我们的丹丹就长大了!”

虽然在酒店过年的确有点孤独,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没有跟父母在一起过春节。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思乡感。

每天都想着,想着等隔离结束,一定要更加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现在,已经回家的我,终于能和爸妈一起过个团团圆圆的元宵节。

也祝愿看到这篇“隔离日记”的每一位朋友:元宵节快乐!新的一年,多喜乐,长安宁,万事顺遂,幸福团圆。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