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宇一美,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凶手被撂在审讯室的时候,许多女辅警偷偷从门外偷窥,女人们花痴起来真的是毫无原则,无论对方是小偷、骗子还是一个杀人犯。

不过挺理解她们的,毕竟这个嫌疑人曾经有个外号——「XX 乡吴一帆」。

他坐在警察徐亮的对面,紧紧盯着徐亮的眼睛,这不像是个犯罪嫌疑人更像是一个迫切想要找到答案的猜谜人。

这个年轻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徐亮能猜出一二。

为了能把这个杀人凶手揪出来,徐亮也花了不少功夫。如果没有那百年难遇的好运气,这个杀手应该还能逍遥一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知道,对面这个小伙子肯定在琢磨,自己究竟是哪里百密一疏了。

徐亮现在还不能告诉他,是因为他长得太帅所以暴露了自己。凶手也没告诉徐亮,这场精心策划的「603 室谋杀案」背后还有一个隐情。

但徐亮和嫌疑人都不知道,他们了解到的真相也只是冰山一角。

这起命案发生在几年前的初秋,那年降温特别快,可比秋更寒的是贪婪驱使下冷酷的人心。

一旦有人动了杀机,无论他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还是看似人畜无害的萝莉,在结束对方生命的那一刻,他们只有一个名字——杀人凶手。

那年 2 月初,张娟死了丈夫,7 个多月后的 9 月 15 号,她被人谋杀躺在了湘河市城郊的出租屋里。

这间屋子标号 603,死者张娟 29 岁。

徐亮来到现场时,张娟的双手双脚被绑着,一动不动地趴在了卧室的地板上,头上还被一个印有「大润发」的塑料袋紧紧地罩住,人已经完全断了气。

「这间屋子以后租不出去了,真是太倒霉了。」见到警察后女房东不再惊恐,她心里的算盘在啪啪作响,算计着自己可能的损失。

这里住户鱼龙混杂,5 个月前在一个女房客的建议下,她给每层楼的过道都换了高清监控,为的就是应付眼下这种警察盘问的状况。

法医给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 5 天前的 9 月 10 号,张娟的脖子上有淤青的指印,她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熟人作案呐。」徐亮心里嘀咕着。

诸多杀人案件中,熟人凶手一般都不愿意面对死者,他们会故意把被害人的头部遮住,或是想尽一切办法不让死者「看到」他,即便是被害人已经闭上了眼。

这间一居室的大门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如果凶手是从门进入案发地的话,应该是张娟给他开的门。

她到死也不知道,曾经不经意的一句话,要了她的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死者的家里有大量被翻动的痕迹,她的银行卡、存折和手机等物品不翼而飞。这像极了一个熟人杀人后伪造盗窃、抢劫的作案现场。

她在生前曾激烈地抵抗过凶手的杀害,这场反抗也给徐亮他们争取到了一个破案的密码,和凶手冲撞过程中产生的墙灰给地板上留下了一枚鞋印,45 码,是一个男性皮鞋留下的,身高应该在一米八以上,这是一条极为关键的线索。

在徐亮他们眼中,这些线索像极了夫妻、情侣之间争吵之后,男方冲动下杀人的模式。

基于这种判断,警方把 603 谋杀定性为「情杀」。

「要不是他有些大意,这案子估计现在还可能悬着。」多年之后徐亮仍然感慨,当然还有那百年难遇的好运气他找到了突破案件的证据。

初步勘查完后,大家都觉得,这起案子太好办了,凶手的一切都在警方的掌握之中。

房东在每层楼梯口都安装着监控摄像头,张娟的屋子就在探头之下,不存在任何死角,如果是她开门迎进了凶手,高清探头会把这个人的一切拍得一清二楚。

徐亮让同事小赵去查看监控,自己来挖掘和张娟有过情感关系的对象。这栋楼里的人徐亮要逐家逐户排查一遍。

这里租户,每一个都像是心事重重,徐亮排查的是 6 层的这几户人家,601、602 和 604 室的主人。

601 室住得是一家三口,就在张娟的正对面。平日里深居简出,案发当天是教师节,三口人在馆子里给班主任塞红包,他们并不具备时间和空间条件。

602 室,紧挨着张娟的 603,也是最有可能在案发时察觉异样的一户人家。但在 9 月 10 号当天,这间屋子是一个空房间,它的主人是一个 17 岁的女孩儿,大约在半个月前,这个姑娘称要和男友出去旅游,直到现在还在外地。

女孩和张娟还是同乡,虽然原来并不认识,但她却是这栋楼里和张娟关系最为要好的人,听到自己口中朝夕相处的张姐遭遇不测,女孩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遗憾的是,案发时她并不在场,无法给警方提供线索,同样她的嫌疑也被排除。

604 室,住的是一名 37 多岁的男子,他叫 李欢 ,外表斯文,至今未婚。李欢曾经多次试图想要和这个丧偶的单身女人亲近,但屡屡遭到张娟拒绝。

李欢会是杀害张娟的凶手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案发当天,李欢的确就在 604 室内,但他一整天都在处理公务,李欢的聊天记录以及单位同事愿意为他证明。李欢具有空间上的作案条件,但在时间上他没有足够的作案时间。

6 层的三家邻居均不太具备作案的条件,而这栋楼其他楼层的用户的嫌疑也被各种各样的理由排除掉了。

但李欢称有几次他晚上从张娟家门前路过时,曾听到张娟的房门里传出过她和一个男人的欢声笑语。可张娟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曾有一个恋人。

这个男人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杀手事先几乎已经考虑到了一切,警方表面上是在侦破一起谋杀案,其实更像是在杀手设计的迷宫里苦苦找寻出口。

徐亮得先弄明白,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他调取了张娟这半年多来的通话记录,他窥到一些异常——一个神秘的电话号码,这个号码在 5 月份开始频繁和张娟通话,有时候一天十几个,有时候一个电话两三个小时。

更诡异的是,这个号码在 4 个月里只和张娟保持着联系,从未打进或者打出任何一个和张娟无关的号码。而在张娟遇害后,号码便很快被注销。

号码的主人叫才曾卓玛,女,74 岁,家住西藏塔康巴。显然,号码的真正主人和此案无关,是一个专门为张娟而开的号码。

张娟的手机已经找不到了,徐亮没办法知道这个号码的持有人和张娟在这半年里发生了什么。

徐亮推断,这个人从 4 个月前开始接触张娟,并且获取她的信任,甚至成为了她的男朋友。

「这个人男人不简单啊,这么早就开始做杀人的准备了..」徐亮意识到张娟的生死很可能早早就被这个男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刑警队里,小赵垂头丧气,看到徐亮抬不起头。他曾负责调取楼道里的监控画面,可却一无所获。

这栋楼里的图像素材每隔十天会自动覆盖,老板娘说,是安装监控的小师傅帮他设置的,省得她还得手动清理硬盘。

9 月 11 号凌晨,正是新的监控内容覆盖之前十天内容的日子,警察们从探头里什么都看不到,凶手恰巧躲过了监控的捕捉。

「那案发地外围呢?街道上的摄像头能不能用?」徐亮有些急了。

小赵摇了摇头:「这栋楼在一个盲区里,咱们的摄像要么坏掉了,要么被树叶挡住了。」

「那赶紧去调银行、小卖部、商场的摄像头啊。」徐亮冲着小赵吼了起来,这个 92 年的小伙子被他吓得不轻。

这起谋杀案已经办了 3 天,徐亮他们还是没有一点进展,原先警察都认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忙乎半天,连个怀疑对象都没有,更别说是抓住凶手了。

案件侦办多是一个一个解决心中的谜团,从这起案子一开始,有个事儿徐亮总也想不明白。

这个刚刚丧偶的乡下小寡妇,怎么就引起了这个杀手的兴趣呢?徐亮想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得更加了解张娟,他出去跑一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下了高速,徐亮又走了 50 公里山路,张娟乡下的老家在一个山沟里,看到有人来调查张娟之死。村民们无不感慨张娟悲惨的命运。

张娟的父母 50 多岁才有了这个孩子,这个山沟里的独生女并没有怎么享受到父母的独宠,相反等到张娟刚成年,她的父母却相继患上重病,3 年前,张娟的父母先后去世。

在这个世界上,张娟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好在一年前,已经 28 岁的张娟和丈夫结婚,可这个新家却被一场醉驾撞得支离破碎。

刚刚料理完丈夫的后事的张娟,在 29 岁的时候,被掐死在出租屋里。

每个人的命运似乎都有定数,有人是福星高照,有人是在劫难逃。张娟的劫数和丈夫之死息息相关。

张娟丈夫临死前曾给她留下了一句话:「不要太相信男人。」

为了获得当事人谅解,肇事司机一次性赔了张娟 50 万元。而这笔钱,在 9 月 11 号一大早就被转走了。

五分钟内,50 万在 10 个地市的 ATM 机上被分批取走,这是专业取款公司的手笔,这样以来,很难再有人查出这笔钱最终寄给了谁。

这是在凶手动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他又早先警察一步,把自己的痕迹抹的干净。

不过徐亮注意到,束缚张娟的麻绳和塑料袋并不属于 603 室,这是凶手进入案发前就已经准备好的。在 9 月 10 号这天动手,是他早就计划好的日子。

这不禁令人猜测,监控失灵的事儿会不会就在凶手的计划之内,然而,再周密的计划,多少也会留下破绽——首先是那个印有「大润发」超市的塑料袋。

这个遗留在现场的作案工具直接将凶手和大润发超市联系在了一起,巧的是,在距离案发地附近就有一家超市提供这种塑料袋的地方。

徐亮把这个线索放在案情会上讨论,支队长一看案情有了突破口,当场就要请徐亮晚上喝啤酒。

不过徐亮觉得,这个破绽应该是凶手计划之外,这似乎和张娟那场徒劳的抵抗有关。

「张娟遇害在 9 月 10 号,那当天和之前在这个大润发超市周边身高 1 米 8 以上的男人都给我找出来。」中队长发了话。

9 月 10 之前,1 米 8 以上的男人,这看起来轻松,但要真的进行侦查起来,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侦查民警们一个摄像头就要看几十个小时,况且在那片区域里,各种具备侦查条件摄像头多达几十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在茫茫人流里找到身高 1 米 8 以上的男人本来就不容易,还要在这些人里找出有疑点的人。

这种工作量,比喻成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夸父追日都不为过。

用徐亮的话说,那几天他一盯电脑屏幕整个脑仁感觉要爆炸,门口几家药店的眼药水几乎被刑警队包了圆。

即便这种阵仗,他们也是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嫌疑人,偶然间的一阵风,吹开了真凶身上的谜纱。

为了揪出凶手,视侦中队的弟兄们前后看了近千小时的视频素材,而他们实际的工作量和素材时长相比则是成倍的增长。

徐亮作为主办民警自然也得亲自上阵,但找了两天,徐亮他们连个鬼影子都没发现。领导亲自划定的范围,却不见效果,中队长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但他还是以大家辛苦为由,给民警们放了半天假,让大家好好休息,换换脑子。

徐亮刚想歇歇,却被媳妇拉去了青云观磕头,保佑她肚子里孩子健康平安。徐亮压根不信这玩意,但也不由自主地默默许了一愿:

让那个一米八的混蛋赶紧出现。

逛完道观,按照惯例,徐亮媳妇开始对他絮叨,无非是抱怨他的警察工作:不沾家,工资低,有风险。

媳妇嘴比看监控更让他崩溃,他假装领导要开会又回到了刑警队。闲来无事,他琢磨着把视频资料再捋一遍。

结案时,大家一致认为徐亮军功章嫂子得分一半。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多少年后,小赵依然这么被徐亮数落着。小赵确实无话可说,毕竟他如果当时把那些「废料」当回事儿,兴许凶手吴金来能早好几天到案。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小赵马虎,毕竟除了徐亮,谁会把那些树叶子挡得严严实实的监控画面来来回回地看。

视侦中队的民警把超市周围的监控看了个遍,怎么也找不出可疑对象,但所有人都忽略那几个看起来没有侦查价值的「废料」——那些很早之前就存在素材库里,被树叶遮挡严实的监控画面。

在 9 月 2 号一个距离案发地 100 米外的摄像头里,徐亮发现了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

在当日上午 11 点多的时候,一阵清风将挡在探头上的树叶吹起,在这不到三秒的时间里,一辆出租车和一把被撑起的雨伞相向而行,一起从画面中经过。

出于职业敏感,徐亮查了查 9 月 2 号的天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天既不下雨也没有太阳,这把晴天里撑起的雨伞有些和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这把伞仅仅出现了一瞬间,撑伞的人是谁?哪个人也回答不了。

况且如果这个撑伞人如果拿掉或扔掉雨伞,这条信息也无法继续跟踪下去,这条线看起来似乎又要没了下文了。

可徐亮多鬼呀,一个小画面,他能把想要的东西挖出来。

出租车闪过的瞬间,车顶上隐隐能看到俩字——银建。

他通过银建出租车队找到了在监控里出现的出租车,和他预料的一样,出租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拍下来了这个男人的相貌。

更重要的是,他的手里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一个印有「大润发」的塑料袋。

这个撑伞人看起来 20 多岁,身高在一米八五,虽然一直低着头,但依然能看出他面相挺帅。

冥冥之中有天意,谁也想不到,一阵清风后,竟是真相大白时。

在一般人看来,这段只有三秒的画面能给警方提供的信息已然足够,不过在老刑警的眼里,这里能挖掘出来的东西实在太多。

男子行进的方向自然是张娟的 603 室所在地,这个信息看起来索然无味,但他受伤鼓囊囊的超市塑料袋,给老民警徐亮打开了一扇推理秀的大门。

徐亮分析,嫌疑男子应该是刚从超市采购回来,而从塑料袋被采购物外撑的形状来看,这里装的应该是 5 包装的方便面、大桶饮用水以及饼干等快餐食品。

那么,假设这个人就是真凶。

他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呢?一般大量采购这些物品,八成是要在一个封闭的环境待很久,比如坐长途车,或者像徐亮他们闷在单位搞案子。

男子出现的时间 9 月 2 号,张娟还有八天才会遇害。他储备这么些快餐食品会是为了什么呢?

徐亮推测,此人具有超强的反侦察能力,他这么做是因为一般凶案发生后,警方大多会询问相关人员案发前三天左右的异常情况,往往会忽视对更早时间的调查,毕竟作为一个普通人一般很少有人会记得一周前曾照面过的人。他潜伏得越久,记得住他的人就会越少。

何况,这个人可能压根就是一个不属于这栋楼的陌生人。

那接下来又有问题了,凶手最有可能隐藏的潜伏点会在哪里呢?徐亮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回答,他一直藏在这栋楼的某个空房间里,一直等到 9 月 10 号,监控即将被覆盖的时候敲开了张娟的大门并谋杀了她。

那么,接下来,最关键的问题来了。

他究竟是谁呢?

这个男子叫吴金来,是李欢口中的神秘男,是诡秘号码的真正使用人,是晴天里的撑伞者,是掐死李娟的真凶。

但在杀死张娟的几个月前,他还是张娟的秘密情郎,这个苦命女人认定以后要毕生跟随的男人。

徐亮拿着行车记录仪拍下的画面截图在案发地找人辨认,有一个大龄单身女子对这个小年轻印象很深,虽然上次见他已经是在半年多前,不过单身女中年一直对这个帅气的男孩念念不忘。

这个女人就是房东,而这个警方截图里的帅小伙,正是半年前女房东口中给每层楼道安装监控的「小师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也就解释了凶手为何虽然不经常在这里活动,但却对案发地各种情况了若指掌的原因。

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徐亮终于把犯罪嫌疑人吴金来扔进了审讯室,他爽快地承认了谋杀张娟的作案经过。

吴金来是个孤儿。

初中毕业后就辍学,曾经当过写字楼里的电工,对各种监控设备的安装和设置了若指掌,他告诉徐亮,在 2 月份的时候,无意间知道了张娟身上装有巨款,于是开始筹谋他的谋杀计划。

在知道张娟的住处后,他想方设法更换了女房东之前的老旧监控,并以方便操作为由调整了摄像头的存储设置,然后主动接触、结识张娟。

在 7 月份的时候,已经成为男朋友的吴金来第一次踏进了 603 的房门,他的关怀无微不至,张娟任何的小嗜好、小心思吴金来都一清二楚,再加上他俊朗的外表,让张娟对这个男人死心塌地。

不过对吴金来说,他那时盘算的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张娟,拿着她手里的 50 万过逍遥的日子。

在 9 月 9 号的时候,吴金来说他自己拿着偷配的 603 室钥匙,蒙面潜伏在张娟的床下,打电话叫张娟回家,等张娟走进卧室后,吴金来用刀子胁迫张娟交出银行卡密码,并最终勒死了她,然后通过转账公司把钱转走。

吴金来的口供除了在进入案发地时间的问题上和徐亮的推测有所出入,其他的交待都合情合理。而 9 月 9 号进入案发地并藏匿在 603 室内,这种解释合乎逻辑。因为他是在住户们上班、上学的时间打开 603 的房门,没有目击者也属于正常现象。

吴金来撂的很快,顺利地超出了徐亮的想象。

问完笔录,吴金来问了一个杀人犯常问的问题:

「警官,你说我会不会被枪毙呢?」

「这个事儿我说的不算,得看法院怎么判,不过我估计你这辈子可能出不来了。」徐亮说。

「噢,出不来也行。」知道了自己不一定会被判死刑,吴金来点了点头,嘴角甚至还有些微笑。

徐亮十分厌恶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很讨厌专业的回答会让这些命案嫌疑人产生一线生机。

不过「不出来也行」这句话,徐亮是第一次从命案嫌犯的口中听到,他觉得吴金来的心里还有念想。

徐亮的心底还有疑团,603 室谋杀案,徐亮觉得还没办完。

在婚礼和葬礼上,总会遇到一些素未谋面的七大姑八大姨,远房妹弟,这里有祝福吊唁的亲戚,混吃蹭酒的邻居,多年未见的朋友,也有贪婪、冷酷、残忍和阴谋。

丈夫的死让张娟体会到了什么叫飞来横祸,她曾经在丈夫的葬礼上咨询过一个推销保险的远房表婶,希望购买各种保险来保障今后独自一人的生活。

这次极为平常的对话,却被一个别有用心之人听到,她隐藏在人群之中,估算着张娟手中存款的数额。

吴金来交代了他杀人的一切过程,但张娟那 50 万元,吴金来称他全部用来赌博了。这又是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不过徐亮认为吴金来在钱这件事上撒了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 9 月 10 号作案得手,到 9 天后嫌犯到案,在没有确保自己百分百安全的情况下,吴金来怎么敢去如此招摇地赌博?毕竟,他曾绞尽脑汁隐藏自己。而那张转入 50 万的银行卡,吴金来也交待不清楚。

何况在徐亮看来,吴金来的作案动机就十分可疑,张娟本身就已经对他言听计从,显然,日后他有足够的可能支配这笔巨款。而即便吴金来想要完全占有这 50 万元,他完全可以用诈骗、引诱等方式获取。

谋杀需要承担什么后果,每一个成年人的心里都应该非常清楚。对吴金来来讲,杀死张娟实在没有必要。更让徐亮怀疑的是,如果吴金真的完全动了杀意,那么,娇小的张娟根本就不可能有挣脱吴金来的可能。也许,吴金来一开始并没有百分之百确定要杀死张娟。

一定是有某些因素刺激了他。

这个因素,徐亮在打开 602 室大门后,得到了答案。房东曾说过,她是在一个女租户的建议下更新了高清摄像头。

而这个女租户正是 602 室的主人,那个叫张娟「娟姐」的 17 岁女孩儿——白若寒。

在取证设备的扫描下,技术中队在 602 室的地板上提取到了一个鞋印,45 码,和吴金来留在 603 室的一模一样。和徐亮推测的一样,其实吴金来就是在 9 月 2 号进入到的小楼,一直躲在 602 室内。吴金来根本就没有过 603 室的钥匙,他这么做就是为了「保护」白若寒。

白若寒案发时只有 17 岁,可她已经在各种酒吧、夜店混迹了四五年,在她的身上早已没有了青涩的印记,夜场里的纸醉金迷让她对金钱充满了强烈的憧憬。

她也学会了利用自己年轻的肉体、演出来的泪滴、男人的同情给自己换取最大的利益。

17 岁的白若寒心机似海。

在这场 603 室谋杀案里白若寒还有三个身份:吴金来的女友、谋杀案的策划者,以及张娟的远房侄女,一个之前素未谋面的亲戚,在那场葬礼上,这个 17 岁的女孩听到了张娟关于买保险的对话,她估算着张娟的财产,一场谋杀计划在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雏形。

在审白若寒的时候,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你们有证据吗?」显然,她依然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对徐亮的抓捕不屑一顾。

吴金来和她是打 LOL 认识的,白若寒天然的萝莉音叫这个生活索然乏味的小电工如获至宝。面对吴金来的追求,白若寒并没有因为对方卑微的身份而拒绝。

她对吴金来若即若离,既不答应也从没拒绝,白若寒心里明白,男人就是她摆弄的工具,无论这个工具是用来购物、疯玩还是擦鼻涕,她要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白若寒在半年前就开始布局,在得知张娟从乡下搬入了 603 后,就迅速租下了隔壁的 602 室,去亲近张娟,而张娟压根不知道她和自己的亲戚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电工吴金来在她眼里就是一张擦鼻涕的手纸,但她却要用这张手纸杀人,当年 3 月中,白若寒接受了吴金来的告白,两个人成为恋人。

这个 17 岁女孩的温柔乡让吴金来对她欲罢不能,可他微薄的收入没过多久便被白若寒败光,但她并没有停止无休止的欲望,逼得吴金来借了不少贷款。

白若寒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在吴金来为了还款焦头烂额的时候,白若寒提出了算计张娟的计划,她让吴金来和张娟恋爱,想办法搞来张娟的赔偿款来维系他们两个人的花销。

这个被恋爱冲昏头脑的男人,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女友的要求,在此期间,白若寒以熟人、熟工价格实惠为由,让斤斤计较的女房东更换了楼道里的摄像头。

她还专门给吴金来办了一个「黑号」抹掉他的真实信息,毕竟,一旦吴金来被发现,很可能会牵连出她。

但白若寒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按照原先的计划打响,张娟虽然对吴金来死心塌地,但她却始终记得亡夫曾经那句「不要太相信男人」的遗言,并不透露关于存款的任何事。

直到 7 月份,吴金来并没有从张娟这里得到任何甜头,但他却已经被催款堵了好几次。在吴金来进退两难的时候,白若寒提出了让吴金来杀死张娟的计划。

吴金来虽然被白若寒迷得神魂颠倒,可他毕竟不蠢,他当即拒绝了白若寒,并要退出她的疯狂计划。

这个孤儿吴金来,白若寒早就有了应付对策。既然温柔乡失效,她懂得怎么样打亲情牌。

白若寒拿出了一根验孕棒,告诉吴金来自己已经怀上他的孩子,她要把孩子生下来,并一再强调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还畅想了下秒变富有之后一家三口幸福的日子。

对家庭的渴望让吴金来「勇敢」了起来,他愿意为以后所谓的「幸福」生活铤而走险。而白若寒则早早联系好了取款公司,为处理这笔巨款做准备。

9 月 2 号,吴金来隐藏在 602 室内,而白若寒为了制造出案发当时 602 室空房间的假象,早早离开了湘河躲在外地遥控吴金来犯罪。

吴金来用从大润发购买的泡面等一直等到了 9 月 10 号,他用男友吴金来的身份敲开了 603 室的大门。吴金来在卧室以男友的身份和张娟聊了一会儿,他曾经想要放弃这次行动,可白若寒在此期间不断催促他赶紧动手。吴金来心一横,先把张娟绑了起来,然后用刀子逼问出了张娟银行卡的密码以及网银的账号秘密,但吴金来并没有再动杀心,他想要就此离开 603 室。

但白若寒哪能答应,张娟要是活着肯定会报案。他还告诉吴金来,如果他不做掉张娟,那她会立马跳河,一尸两命,让吴金来不但没了孩子,还得去蹲大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金来已经没有了退路,在他再次进入到卧室的时候,自己已经稍稍松开束缚的张娟展开了反击,在搏斗过程中,吴金来掐死了张娟。

为了避免别人注意,吴金来在 603 室内一直和张娟的尸体待到凌晨,期间他总感觉张娟在盯着他,便用大润发的塑料袋罩住了她的脸。

通过层层筛查,徐亮查到了白若寒近期异常的消费记录,短短一周时间里,白若寒已经将 50 万元花去了大半。而这些证据也击溃了白若寒自以为是的心理防线。

可看守所里的吴金来仍然不断哀求民警,他称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要杀要剐他都认了,让民警别再刁难白若寒,尤其是有孕在身的她。

「出不来也行。」吴金来也许曾经幻想着,即便他在大牢,白若寒也会带着孩子来探望她,虽然有铁杠隔着,但依然是一家三口,依然像是一个家庭的画面。

但现实对吴金来却很残忍。

徐亮在深度调查白若寒时发现,这个女孩从 14 岁就有过流产记录,而他每次流产前几乎都有一个和她相关的男人因为盗窃、诈骗、抢劫等罪行入狱。

吴金来和她的历任男友一样,只是一个她消耗掉的道具而已。不过,这次她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几天后,白若寒也被关进了看守所。她被关的原因有两条,一是警方掌握了她足够的证据,另一个原因则是,白若寒早就不能怀孕了。

显示怀孕的验孕棒,根本就是白若寒用来专门骗他的。

一年半后,吴金来被执行死刑。

白若寒则被判处了 5 年有期徒刑,现在应该已经出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