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有一篇细化研究东南沿海的北方基因流动的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图为了方便看而放大了,实际上广东 汉族 和北方汉族的基因差别是很小的。少数民族的研究也有,基因上的差异和汉族比也都不大。

可以看到从上古时期发掘出来的遗址中的骸骨提取的DNA,到现代汉族的DNA,稳定性极高。

复旦的金力教授还有篇研究,从基因角度的变化是能和历史上汉族三次大规模迁徙对的上的。

黄河地区5000年以来没有人种更替,必须强调这一点,中国中原地区血统大体上是稳定的,5000年以前就已经具有雏形,和老祖宗的历史记载大致吻合。

王传超 教授演讲里面就说过:我们用1万年时间抹平了99%的差异。

努尔哈赤的父系基因本身就不是当地女真的主流染色体基因,而是来自蒙古高原的一个罕见的基因类型。而到 乾隆 以降,满清皇帝一脉的父系染色体曾经发生过一次神秘的替换,所以现在的满清皇族后代有一多半是汉人的O3父系基因,搞得这些遗老遗少都不敢再做基因检测了。加之满清最后是以禅让方式,把汉地18省和边疆辽阔地区的大中国的道统和疆域,都和平交接给了民国,因此满清从民族到王朝都彻底融入到了中华。蒙古民族也是同样道理, 成吉思汗 的父系基因是O3,后来主体民族也融入到了中华民族。野史记载乾隆从海宁陈家抱养的

美洲生活在人口稀少地区的印第安人,多数死于人口密集地区传来的传染病,比如天花。与之类似而反向的是来自人口稀少地区的满州人,他们在入住人口稠密的北京后,其婴幼儿感染和病死于天花、水痘和其他传染疾病的比例远远高于当地人,而如果得不到有效补充,很多皇族和贵族会绝后或绝嗣,没有了男性继承人,这是多数家庭都无法承受的,那么就有很大利益驱使去保养别人家的孩子。无论是对于父祖一族,还是对于母亲和娘家一族,都有这种利益驱使。而这瞒不过里面的下人、奶妈和太监,于是有各自传闻出来也不能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