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主城区的道路现状存在一些问题,那就是北部,尤其和平路以北东西贯通的道路很少,西部,尤其是友谊大街以西南北贯通的道路很少,北部主要是因为两条铁路分割造成的,西部主要是曾经很多的军产造成的,这些都是客观原因,但是,道路建设中的凑合、拖延、等待心理更加加重了这一现象的存在,作为存在几十年上百年的主城区,路网弊端如此明显,常年如一日得不到改善确实是很成问题的。我们在道路建设中,应该遵循能改即改、能通尽通、逐步推进的原则,最大程度的实现主城区的道路畅通。

能改即改原则

很多道路,只要上心略加改造,效果就会大不一样,但是,我们经常是被逼到无奈才会去想办法改造,一些主观感觉不重要的就任其存在问题,很少主动去想办法提前布局,把被逼变成引导,提前做,即可以避免拥堵又可以引导车流,被迫做,就会造成短暂拥堵,并且改造后没多久就又会饱和。

比如水产西街和西里街的连通工程,两条道路略加改造是可以贯通的,水产西街南端临近民心河就没有什么建筑,西里街北端除了一家加油站,东北端也没什么障碍,民心河上架座桥两条道路就斜插互通了,如今两条道路在中山路形成间隔很短的丁字路口,西里街口基本就算废了,并且通行很不顺畅,不要说利用率不高,那是你没有修好,修好了自然就能引导车辆通行了,也不要说西里街不容易通行,车越少违建越多,车流多了才会倒逼街巷改造,周边老百姓也才会愿意配合。

再比如振岗路,穿过红旗大街后没有任何障碍,可以直通石风路(支农路),就是没人推动建设,建好后此处将形成关键的8字型路网,有人可能觉得等振岗路拆迁改造完再搞,这种拖延会造成后期改造的难度增大,如果提前建好了疏通好了,人们才能意识到振岗路两侧拆迁的重要性。

南长街和南小街的疏通,这个路口如今车辆不能南北通行,本来桥西就缺少南北通道,现有的路口却不能通行,关键是,这个路口即使不允许南北通行,东西车辆仍然要等红绿灯等待南北的行人和非机动车辆通行,并起不到封闭路口畅通东西车辆的效果,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放行南北车辆?当初这段是有过街天桥的,废弃后还有地下通道,如今是放着地下通道不用,装红绿灯任由行人非机动车穿行,东西车辆的畅通既然不能保证,南北车辆通行也不放开就没必要了。

能通尽通原则。

有些道路本来有条件往前修向前推进,总会找理由前面有工程、前面有阻碍等而放弃,即使最后一段通了利用不上,也应该把道路修到尽头,这样会给前面工程产生促进和压力,也会把公众的不满转移到某个具体点上,而不是千篇一律抱怨政府,也会使前面的问题更容易解决。

比如,南长街到了民心河就断头了,对岸是有工程,但是,为什么不把南长街架桥跨河修到工程面前,非要在不远处提前就断头呢?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南长街南端大家觉得不能过河,所以周边违建临建一大片,有人竟然在道路中间饲养起了家禽,为以后的打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今河对岸还修起了步道,和将来的跨河桥配套吗?不配套难道不是浪费?如果提前把河架好,做到能通尽通,各种节外生枝的事情就会避免,也会倒逼河对岸工程加紧施工,河对岸工程也会因为道路都修到眼皮子底下了促进楼盘的宣传和销售,一举多得事情就是没人去做。

还有光华路西延,到了工人街就断头了,原因无非是前面有铁路,你修到半截不修了,市里面自然会遗忘这块应该洞通或者架座桥,如果你就修到铁路尽头,穿过工人街修到铁路边,这就可以时时刻刻提醒上级部门,这块是要解决的。

再比如建国路,过了时光街就成了村内道路,但是,那确确实实有一条自然通道,确确实实也是市里面将来规划要打通的建国路,我们可以把村内段提前挂上建国路的牌子,提前把两边整修规范,这样一来,就可以时时刻刻提醒人们,将来这条通道是建国路,人们自然会配合维护,也为以后的施工带来便捷,提前打好基础。

逐步推进的原则。

有的道路施工为什么迟迟不能推进,那就是工程浩大复杂,但是,我们不能说有困难就放弃,一旦有困难就放弃一大片,要采取逐步推进的原则,能做的先做,不容易做的再等机会,这点和能通尽通有点类似,能通尽通一般是前面能够解决,就不要非等到解决了再做,要做到最后尽头,逐步推进是前面难以解决,但不能放弃整个片区的规划,要能解决多少算多少。

最典型的就是红旗大街和泰华街连通工程,喊了多少年,规划了多少次,出台了多少方案,这一工程确实又复杂又庞大,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真的不容易成行,但是,石药片区的改造相对是容易的,也可以双方获利,我们就不要因为整个工程难以成行而放弃一大片,改造石药片区,石药还可以借机建造一座漂亮的研究大楼或者总部大楼,就像烟厂一样,我们把道路先修到长青路怎么样、修到长丰路怎么样?我们在修路上不要扩大困难,要善于把困难从一个片变成一个点,尽量压缩难点,以求最后集中攻破,你逐步解决问题会越来越少,你拖延等待只能是越来越复杂,最后只能放弃。你不修,耗资两千万的裕园也建了,法院检察院耗资巨大的空中跨廊也修了,正在施工的长丰路两侧正是机会,到时候更难规划了,拖延的后果就是放弃。

所以说,我们在主城区的道路修建和改造中,一定要把工作做到极致,任何拖延等待凑合的心态都会为以后的施工带来麻烦,也都会使本来可以做得比较好的事情变成一团糟给社会带来极大的浪费,能改即改、能通尽通、逐步推进的原则,是需要我们道路规划建设部门和交通管理部门思考借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