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中科院计算所是如今联想的唯一股东,但是从1984年到1993年,联想实际上只算是计算所的企业,虽然是中科院的儿子,实际上是分了家的一家人,平时各自生火做饭各自过日子,经济上并没有太多交集。那时候称联想是中科院或者计算所企业均对,在计算所的人意思中,联想是计算所的企业,而且联想员工也是这样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主要是自从成立联想,计算所一千多名员工的福利显著提高,待遇比其他所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好处当然不是计算所独享,作为主管部门的中科院自然也是收益方。由于像联想这样能创收,并且还能给中科院带来实实在在好处的三产企业太少,对这样的企业取得利润该上缴多少给中科院也没有任何文件规定,实际上三产企业还能为中科院带来收益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联想发展趋势越来越好,中科院开始淡定不起来了。虽然计算所是中科院的儿子,看到联想赚钱也不能生硬抢过到自己手里,道理上没问题,但道德还是要讲呀,人心散了队伍就难带了。这事一直拖到1993年,中科院终于将怎么分好处这件事确定下来。促成这件事,完全是得益于联想总裁柳传志的支持和帮助。
其实柳传志的想法和中科院一样,只是柳传志是为联想的员工争取回到股份的权利。柳传志先是找计算所所长曾茂朝谈,而且成立公司时候就说过,联想员工在取得利润时有一定比例的支配权。这话曾茂朝当然记得,但是按照当初说的做,这是一笔数字骇人的钱,真这样做很容易出问题,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曾茂朝让柳传志去找中科院领导谈,只要上面同意自己就没意见。中科院听柳传志说出想法后,对于员工持股的要求明确回绝,因为没有政策先例不敢擅自作主,但分红权可以考虑。于是在三方协议后签订协议,同意联想员工可以得到35%分红权,同时将中科院的名字成功进入到分红名单当中,名正言顺获得联想25%分红权,而计算所保留40%分红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时联想依然是100%国有控股企业,而实际控股人依然是计算所所而非中科院。这份确定分红权的协议是在1993年签署的,协议规定从1995年证实实行。由于中科院获得25%分红权,让计算所的所长曾茂朝成为计算所员工背后指责对象。计算所的人对联想员工获得35%分红权并没有太大意见,但对中科院拿走本来属于计算所25%的分红权有颇多微词,毕竟联想是计算所出钱投资的企业,此时的计算所完全是自负盈亏靠自己能力活下来,而且联想公司已经成为带给计算所最大效益的企业,难免让很多人心里忿忿不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1995年联想员工获得分红权生效起,每年计算所都能从联想公司得到两千万以上的分红,而中科院每年也得到上千万的分红。到1998年联想由联想公司更名为联想集团控股公司,注册资金由一百万增加到一亿,中科院的分红权变成65%,并取得100%联想控股权。计算所不仅失去联想的控制权,连分红权也取消了。计算所的员工将心中的不满全发泄到所长曾茂朝身上,甚至接到电话威胁,使得曾茂朝整天只能躲起来不敢单独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