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这个国家,现在的制造业已经到了哪一个水平?

还记得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扬言对韩国半导体和显示材料出口限制。市场传言,韩半导体材料耗尽之时或将面临停工危机!

专家指出,毫不夸张的说,现有的日产氟化氢库存耗尽之时,或将成为韩国半导体企业的停工之日。

日本这个国家,现在的制造业已经到了哪一个水平?

我想起1992年到日本留学的时候,学校安排我们去参观了日本的麒麟啤酒厂。

进去一看,就像今天这一会场大的生产车间,只有两名员工。日本的工业自动化和精益化管理。

在26年之前,我已经看到了,日本比我们中国早走了至少20年。

谭建荣院士在演讲中曾提到,丰田汽车的精细化管理不是自己总结的,是麻省理工大学的教授总结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

道理很简单,日本人总是低着头做事情,从来没想到过要去总结经验去邀功。

这就是“中国制造”和“日本制造”的一个差别。

中国的企业有了小发明、小创造以后一定要邀功。

为什么呢?邀了功以后可以得到许多好处,政策的倾斜、资金的倾斜,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五一劳动奖章都可以获得。

但是,日本任何一家企业,你有了重大的发明、重大的成果、重大的创新,你就得闷声不响的,因为没有人会表彰你。

没有一家政府机构会给你政策倾斜,你说了但是最终没有做到完美,那会成为行业的笑柄,有损企业的声誉。

这样的环境就导致了日本的企业只是兢兢业业、老老实实地做自己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日本百年以上的企业有3.5万家。

中国有多少家?据说只有5家。瓦房店轴承集团在中国发展了80年,作为制造企业,已经很了不起,据说当初还是日本人在中国建的第一家轴承厂。

但是,在日本,像瓦房店轴承集团、像江南造船厂这样的资深制造企业有太多。

为什么3.5万家百年企业可以在日本存续下来?道理很简单,就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做自己能够做的事情,不盲目地扩大投资。

做好本业是日本企业长久的秘密。

下面我来切入今天的主题:日本企业如何实现产业转型?

日本产业界的转型是从2011年开始的。为什么是从2011年开始呢?日本有一家电气公司叫NEC。

大家可能不怎么了解它,日本人叫它“日本电气公司”。

80年代,中国的四通打印机是一个伟大的革命,我们从铅字印刷开始进入了电子打字的时代。

这项技术,就是NEC公司提供的。NEC是日本第一台电脑的生产厂商、第一颗人造卫星制造公司。

2011年,家家户户还在购买电脑的时候,NEC公司突然决定抛弃电脑事业,这震惊了日本社会,因为NEC公司是日本电脑的鼻祖。

结果,谁买下了NEC公司的电脑事业呢?是中国的联想集团。

但是,过去了8年,我们发现现在电脑产业已经是夕阳产业。当时NEC要把电脑产业抛弃的时候,卖了一个好价钱。

但是,我们现在发现,到后来索尼公司、东芝公司、富士通公司要把电脑产业卖给人家的时候,就没有人接盘了。

NEC抛售电脑,这就是日本制造产业的先见性。NEC公司老早就认识到:传统的电脑最终是要被淘汰的!

那么,现在NEC公司在干什么呢?现在日本大部分的全自动驾驶汽车的系统就是NEC公司研发的。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产业的革命并不是政府引导的,而是企业的一种自我革命,是一种自我创新。

东芝公司把白色家电扔了,扔给谁呢?中国的美的公司。把电视机扔了,扔给谁呢?扔给我们青岛的海信。

大家想一想,现在你的家里还看电视吗?已经不看了。日本人早就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把它扔掉了。

日本认为包括电视机在内的白色家电已经是一个产业包袱,或者说是产业垃圾,中韩等一些国家都已经做得很好了,没有必要再维持这一产业。把这个垃圾产业扔掉,他们是轻装上阵,再去开拓新的产业。这是日本电子产业的新的发展理念。

东芝、富士通、松下、夏普把手机都扔掉了。

现在日本还有索尼公司在生产一部分手机,一年大概500万台。还有一个京瓷公司,他们自己还在生产一部分手机,因为他们有au移动通信公司,但是都是国内使用的。

大家想想他们把手机扔掉以后,技术怎么办呢?结果它们的零部件大多卖给中国,利润比自己做手机还好。

华为手机这几年发展的很快,你们要知道华为手机基本上是在日本研发的。任正非先生这个人很聪明,他不是把人家的生产线买下来,而是把人家的头脑买下来。

日本这些公司的手机零部件业提供给华为、OPPO和小米。华为手机研发的这么好是因为用日本人和日本技术。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日本把手机产业扔掉了,但手机零部件卖给中国后,获得的利润仍然很高。

再看看佳能,佳能是卖照相机的,但是因为高清镜头的手机的普及,照相机产业日子越来越难过。佳能也开始转型,你根本想不到,佳能现在在参与研发小型火箭。因为大型火箭的投入太大,佳能成立了一家公司,拿了50%的股权,聚合了一些日本主要的电子与军工企业,在研发小型火箭发射商业卫星。

佳能还把东芝的医疗设备公司买下,开始投身医疗产业。其实日本转型最成功的一家企业是富士胶卷。我们年轻的时候拍照片只有两种胶卷,一个是柯达,一个是富士胶卷。现在柯达死了,富士胶卷还活着。

为什么呢?富士胶卷把它做胶片的膜技术提炼出来,用于生产化妆品。同时,它在研发新药。也就是说,富士胶卷从一家面临淘汰的传统企业成功转型为高新技术企业,没有像柯达那样死掉。

日本企业的自主创新

中国现在在拼命发展电动汽车,日本已经意识到电动汽车的电池存在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容易老化,就像手机电池,过了一年,发现充电困难。第二个问题是电池处理过程会产生很大的污染。

丰田汽车公司从1992年开始研发氢能源技术,现在这个氢能源汽车已经销售了6000辆,年产3000辆。

这个汽车有什么特点?我去开了一次,这辆汽车充气3分钟,可以开650公里。

它跟充汽油一样便捷,而且价格比汽油便宜。中国现在就开始研究日本氢能源的未来发展方向。

丰田汽车公司不仅仅是把氢能源装在汽车上,而是把它开发成移动电源。当地震发生以后,当海啸来的时候,或者当台风来袭时出现停电,这辆汽车的氢能源可以接上家里的电源,保证一户家庭一个星期的正常电力供应。

日本如何扶植中小企业

在举行中国前50家制造企业圆桌会议的时候,我就讲到我们中国的制造业如何做精益化、数字化、智能化问题。其实我们的政府和企业也想了许多的点子,做的也很努力。

我去参观天津的西门子弗莱德公司,他们的精益化做的很好,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完全可以把企业管好。

但是,要做到精细化,要实现数字化和智能化,单靠企业自身的努力是不够的,要解决好三大问题。

第一大问题,政府是干什么的?

政府的职责就是要给制造业创造一个很好的舒适的、通畅的行商环境。你鼓励企业去搞数字化、智能化,我买机器人的钱哪里来的?没钱。为什么没钱?我纳的税太高了。你能不能把税给我减一点?政府应该去做这件事情。

日本的法人税已经从30%减到了23%,中小企业的法人税已经从25%减到了15%。我们中国有没有可以努力的余地?我想绝对有的。因为我们的政府比日本政府富裕得多。

第二大问题是资本。

一家企业发展需要资本,资本来自什么地方?第一,来自于自身的积累。第二,来自于银行。第三,来自于社会,也就是各种基金资本。

中国制造业现在依赖的资本,最大的不是自有资本,也不是银行资本,而是社会资本。我们这里在座的有投资公司的总裁,你们眼睛盯着的是,投下去以后,什么时候能够把这家企业做上市,我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是多少?

中国创新企业有一个绰号,叫“轮企业”,A轮、B轮、C轮投资结束后,企业还没有实现盈利,但是号称估值已经达到了几百亿美元,于是包装上市,大家分钱。

许多所谓的创新企业一上市就黄,大家是玩钱,而不是做实业。

日本怎么做?日本企业几乎都是丰厚的自有资金,为什么日本企业有这么多钱?因为他们善于积累,存钱过日子,不会乱花钱,即使上市,也只做本业,不会盲目扩大投资。

我举个例子,京瓷公司是稻盛和夫先生创办的,稻盛和夫先生说过一句话,他说京瓷公司7年不赚钱,公司也不会垮。

什么意思?说明他的公司有很多的现金积累,可以不赚钱也能维持7年,大家要知道,京瓷的员工数是5万人。

我觉得日本企业这种沉稳、恒久的发展模式应该成为中国企业参考的范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3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