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有可能是下一次金融危机的源头之一,

并非危言耸听。在诸多危机诱因里,与之相应的稳定币的超高杠杆率已经到了足以覆巢倾卵的程度,助推暴涨之因,诱发暴跌之祸。

2.不是 货币 蓄水池,也不是流动性泛滥的泄洪池,更不是价值投资的应许之地,更更不是对冲传统货币价值波动的“黄金币”,只是一种看涨而涨看跌而跌的投资品。

3.弥补了全球金融资本流动结构性矛盾、体系性缺陷所导致的货币流动和投资转换需要,有持续存在的价值,也有 币值 回升到历史最高点的可能,但永远不是货币之锚,更不是货币本身,只是具有中间价值的分布式记账。

4.有关比特币是未来理想货币的所有理论和实践都是虚幻的,“总量有限”尤其是一种虚幻的自我想象和自我承诺,比特币并不是理想的 数字货币 ,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存在于“传统货币的群体欺骗“和“数字货币的自我欺骗”之间,是人类价值想象系统中对冲“欺骗”的想象力产物,然而它最终不能对冲“欺骗”,而是演变为新的“群体欺骗“和“自我欺骗”,此处的“欺骗”请不要理解为欺骗。

5.本质而言,传统货币产生之初的信用和价值是凭空创造出来的,是为货币之恶,初恶,之后循环往复的价值流动是货币之善,终善。在这一点上比特币虽然是“挖”出来的,但究其本质并无二致,比特币最初的“信用”也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与之相关的稳定币的信用也是隔空创造出来的。数字平权意义上的比特币从来没有产生过,也根本没有真实存在过。

6.是“想象的欺骗”在恍然间将 区块链 原理在想象系统中置换为不愿被“金融欺骗系统”继续约束的民众心中期待的数字平权意义上的价值标准和价值系统。然而比特币从一开始只是极少数人的游戏,现在是、以后也只是少数人的游戏,只不过少数意义上的数量级不同时期略有不同。少数人的价值系统要成为多数人的价值标准甚至成为多数人的价值系统,这本身就是“想象系统的群体性欺骗”。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收割在比特币的系统内外天然难免。

7.比特币的安全/隐秘同样是一种自我承诺式的合理想象,只不过是并不完全切实的技术自信和技术想象,有了技术的外衣,想象仿佛照进了现实,然而并没有,比特币带来的安全感只是暂时的、自我以为的。即使如此,这并非比特币最根本的缺陷。一切数字货币,如果不能解决以价值锚点替代信用凭空创造、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平权、超越并且兼容一切国家和货币金融体系,就都首先只是虚伪货币其次才是虚拟货币,乌托邦欺骗意义上的虚伪的数字货币。然而,解决这三个问题至少在本世纪上半叶并不可能,不可能的原因在于人类想象系统当中价值标准和价值系统构建能力的天然缺陷以及人性、利益掣肘。人类从根本上并未走出部落,即使是数字部落。

8.其实大部分人不了解也不愿意去了解比特币背后的真相,更不了解操纵的真相,有所了解的人在回避敏感要害实质问题的基础上选择性解释、选择性相信、选择性导引,因而比特币专家很多但比特币真相很少,更何况有时人性并不需要真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