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在两次车臣战争之后,车臣被严密置于莫斯科控制之下,车臣的稳定程度甚至要超过了印古什和达吉斯坦。但相比俄罗斯其他地区,车臣又具有很强的半独立性,车臣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既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崇拜者,也是在车臣一手遮天的车臣汗,不仅所做的很多事公然违反了俄罗斯法律,其本人更是以大嘴巴闻名。

从今年年初开始,车臣的局势就发生了一些莫斯科不愿看到的变化,卡德罗夫与车臣最高法院前法官赛义德·扬古尔巴耶夫发生了冲突:卡德罗夫派人到下诺夫哥罗德将赛义德·扬古尔巴耶夫的妻子穆萨耶娃抓回了车臣,并以对警方使用暴力为名判处其两个月监禁。

不仅如此,卡德罗夫还宣称赛义德·扬古尔巴耶夫及其家族参与恐怖主义,并声称已经为他们“在监狱或地下”留好了位置。此言一出,赛义德·扬古尔巴耶夫及其女儿随即离开了俄罗斯。车臣执法者在俄罗斯其他地区非法执法几乎是司空见惯,如果仅仅是执法还好,就怕会执法过当致人死亡,很明显,赛义德·扬古尔巴耶夫很担心自己如果也被抓回车臣会丢了性命。

卡德罗夫在车臣的半独裁统治正引发越来越多的反对,在车臣,没有人敢公开反对卡德罗夫,否则会被扣上恐怖分子的帽子,轻则监禁,重则丧命,但在车臣以外的其他地区,尤其是莫斯科等地,车臣的名声并不好,卡德罗夫太过无法无天,质疑车臣到底是是否被莫斯科控制。甚至连俄军也排斥车臣人,在军事行动中,俄军部队不愿与车臣部队并肩作战,双方互不信任,前不久还发生了在“栗色贝雷帽”选拔中,俄军特种兵与车臣特种兵因后者作弊而互殴的新闻。

与此同时,车臣的独立情绪也在不断滋生,海外的车臣人中有着浓烈的反俄情绪,甚至组建武装组织在叙利亚和东乌克兰等地与俄军作战,而车臣人也希望摆脱俄罗斯的控制。这种情绪似乎被卡德罗夫利用,后者称他也认为车臣应该独立,但如果车臣独立的话,其财政状况恐怕连一个月也支持不下去,莫斯科每年向车臣提供约3000亿卢布(约250亿人民币)的财政支持。不过,车臣人明显不这么认为,车臣富含石油、黄金等贵金属,莫斯科给车臣的拨款实际上由卡德罗夫分配,而不是惠及所有车臣人,莫斯科拿走了大头,而仅仅是给了车臣一些残羹冷炙。

针对车臣最近的不稳定状况,在宣称没有会晤计划后,俄罗斯总统普京还是与卡德罗夫举行了会晤,着重讨论了执法问题。而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宣称,其不同意车臣局势已失控的局势,车臣仍处于莫斯科控制之下,但莫斯科并非完全了解车臣发生的所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