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贼王季炳雄:和张子强齐名,横行香港18年,出狱后去哪了?

2022-01-29 17:19:09 一条柴
0人跟贴

季炳雄起先只是个“佛爷”。

三水和广州城一江之隔。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蹚着稻地就能走到城区。

1960年,季炳雄就出生在三水的月桂村。

他还有一个兄弟,至于谁是老大,外界无从知晓。

十几岁的时候,他们便离开了三水。

过了珠江,便是广州城区的火车站。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广州城遍地都是平房的年代,

火车站周围的几栋大楼,无疑能给人一种大城市强烈的视觉冲击。

少时离家,身边没有长辈的监管,

弟兄俩便渐渐走上了邪路。

作为彼时华南地区最大的火车站,

广州站绝对是人流攒动,且灯火彻夜不熄。

呆过一段时间后,季炳雄兄弟俩找到了谋生的路子。

过往的旅客行人匆匆赶路,

有的人拎着大包小裹,在人来人往中,

对于自己物品的看顾就显得不那么上心。

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便做起了偷摸的勾当。

从钱财到贵重物品,有什么就偷什么。

而且季炳雄无师自通,

很快就练出了一双快手和好眼睛。

在人群中瞟一眼,他就能看到谁身上有没有值钱的物品。

也有传言说,为了练就手速。

他把肥皂放进开水盆里用手指去夹。

手的速度,就这样慢慢练出来了。

那几年,季炳雄小有成就。

得手了就把财物挥霍一空,

没钱到火车站附近转悠一圈,

兴许就能有很大的收获。

而且作案几年时间,他们基本没有碰到过警察。

因为,季炳雄只偷行旅之人,

这类人急着赶路,哪怕发现了自己的财物被盗,

有时候也来不及去报案。

加上彼时的刑侦手段相对落后,

他和兄弟来无影去无踪,只要没露出大的破绽,

没被警方抓住也在情理之中。

整个七十年代,季炳雄一直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区域活动。

直到有一天,他想到了要去香港。

每天在火车站,他都能发现一群一伙全家人出动的场面。

有的是一家三口,有的是一家多口。

季炳雄知道,这类人的身上,通常都没有什么“油水”。

广州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

这些人最终的目的地,是南边那个花花绿绿的大城市。

季炳雄知道,宝安县南边的地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他的一些乡里也都到那边落脚了。

具体发展得如何不得而知,但经常能看到这些人给家里邮寄钱物。

他心底的向往之情也越发强烈。

于是在20岁之后,

季炳雄有一天也加入了那群南逃者的行列。

季炳雄到了之后,投奔了他的同乡。

望着满街的汽车和花花绿绿的广告牌,

抬头再看看狭窄的城市天际线,

季炳雄心底不禁油然而生:香港,我来了。

从此,一代贼王即将开启他充满暴戾而传奇的生活。

没有人知道,季炳雄来到香港的前4年是靠什么为生的。

他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所以在香港交流不是问题。

然而有问题的是,他毫无存身技能。

1984年,香港的警局里,多了一个24岁的佛山人。

这是季炳雄第一次被捕,并且其后被判刑。

由于刑期只有短短几个月,因此可以猜测,

彼时的季炳雄,大概率还是因为做扒手才被抓的。

刚进入监狱后,他便被里面“光怪陆离”的生活吸引住了。

他很快结识了一些贩卖军火的人。

这些人和他年纪相仿,大部分是从内地过来的,

他们其中的很多,都有此前的边境战经验。

季炳雄感到大开眼界,他突然感到此前做扒手,就是小打小闹。

出狱之后,他潜回广州,开始为接下来的抢劫做筹划。

他很快找到了同伙,最重要的是搞到了枪械。

季炳雄将目标对准了位于尖沙咀的一个表行。

可惜,就在他和同伙紧锣密鼓筹划之际,

香港的警方也事先获悉了部分情报。

于是,警方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

在附近做了布控,安排了大量的小贩、游客以及司机等在附近区域活动。

警方提前张网以待,一个月后的1985年5月1日晚,

季炳雄等7个人还是出动了。

抢劫开始时,其中两个匪徒在店外把风,其余人进入店内取货。

匪徒十分嚣张,很多路人还以为是电视台在拍电影,甚至上前围观。

其余5个人,则在店内抢劫。

他们先是用铁锤砸货柜的玻璃,不料是经过强化的,根本砸不开。

其中一个人不耐烦了,直接拿枪向玻璃开火。

枪响再加上店内店员的惊叫声,围观的路人才知道这是真抢劫。

布控的警方也开始行动。

彼时冲在最前面的警察向门口的匪徒发出警告,但是匪徒并无理会。

警察开枪击中了其中一名匪徒的胸部。

但是警察根本想不到,他们居然还有防弹衣。

倒地后的匪徒并没有受伤,而是趁势向对面的警察射击。

一名警察被击中腋下。

其余的警察此时也先后开火,对两名匪徒嚣张地进行还击。

而店内的季炳雄和同伙,依然在不慌不忙地抢劫。

他们勒令店员把货柜打开,然后搜刮里面的名表和首饰。

得手之后,他们挟制了其中一名女性的店员做人质,

而且还将外面赶来的四名便衣警察打倒在地。

由于有人质,警察停止了射击。

随后,季炳雄他们逃到了附近预先停泊的汽车里。

警察围拢上来,企图将他们包围抓获。

但是他们持有的枪械是半自动的,占据一定优势。

在接下来的枪战中,由于一名匪徒被警方击中受伤,

其余的匪徒则疯狂开枪打中了外面的一名英国籍督察。

季炳雄拿着半自动枪下车,企图把这名督察打死。

他扣动扳机后,才发现枪里没子弹了。

随即他从车里又拽出一把枪再次向这名警察射击。

但那把枪里也没子弹了。

恼羞成怒的他,上车下令司机开车撞向这名警察,

一番枪战后匪徒们本就紧张,再加上这名警察危急关头进行了避让。

没有撞死警察的季炳雄他们,就开着车跑了。

当晚的交火中,双方一共开了一百多枪。

匪徒抢走了价值约180万港币的财物。

此次案件,导致了7名警察和1名路人受伤。

抢劫案件在香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社会纷纷质疑警察无能,光天化日之下劫匪如此嚣张,

那以后还如何保障香港社会的安全?

接下来的4个月,香港警方全力破案。

最终将几名匪徒抓获,并且缴获了大部分的被劫财物。

不过在这起案件中,警方并没有发现季炳雄是幕后主使。

更为重要的是,季炳雄在警方抓捕前就已经顺利逃脱了。

也有一种传言是,彼时的季炳雄只是一个小喽啰,

警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才使他侥幸逃脱。

无论如何,第一次作案的大获成功,助长了季炳雄的嚣张气焰。

经过一年多的潜藏,随着风头的渐渐过去,

季炳雄决定再次出手。

1986年10月底,香港油麻地。

季炳雄和另外两名同伙,盯上了这里的一家珠宝行。

现场珠宝行的安保人员有鸟枪,但是也被季炳雄夺走。

在抢了价值40万港币的珠宝首饰后,

三个匪徒劫持两辆出租车顺利逃走。

随后在两年时间内,季炳雄的胃口越来越大。

他分别在1987和1989年,又抢了两家珠宝行。

在这两起抢劫案中,季炳雄不但有枪,还有了手雷。

两起抢劫的案值,高达400万港币。

经过接连多次作案,季炳雄在香港“声名大振”。

他简单粗暴的抢劫方式,也让他有了一个新一代贼王的名声。

1989年作案后,季炳雄也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

他利用所获财物,顺利搞到了假身份和护照。

之后,季炳雄顺利逃往了加拿大。

但是讽刺的是,刚到加拿大不久,他就因为非法持有枪械被加拿大警方拘留了。

彼时加拿大对季炳雄并不了解,而香港方面对他的调查也还没有深入。

这导致季炳雄在被拘留后,能迅速被保释。

此后,他再次潜逃。

接下来的四五年时间,季炳雄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有人说他秘密回了香港,也有人说他潜回了内地。

直到1994年的4月份,他再次拿着枪和手雷,出现在了一家钟表行的门口。

抢劫了价值650万的钟表后,三个人逃之夭夭。

彼时的季炳雄胆子越来越大。

仅仅时隔一个月,他又以相同的作案手法,打劫了太古大厦的一家首饰店。

价值1000万港币的首饰被劫掠一空。

而且在逃跑过程中再次和警方交火。

枪战中6人受伤,还有一名无辜的路人被流弹打死。

这两起抢劫案显然是经过精心的策划。

因为季炳雄在抢劫之后再次销声匿迹。

不过,这一次警方在随后的行动中,也抓获了他的一名手下。

经过证实,才最终确认了季炳雄是这一连多起抢劫案的幕后主使。

由于季炳雄每次作案,使用的手下都是不知道他底细的新人,

而且作案地点都是交通便利的场所,所以警方对他的抓捕一直困难重重。

又过了4年,季炳雄带着两名手下,现身于铜锣湾。

这一次,他们打劫了300万的财物。

一个月后,他们又打劫了位于铜锣湾的周大福珠宝行。

还是相同的方式和手法。

再次得手后,季炳雄又不知所踪。

2001年5月,嚣张的季炳雄和手下在路上偶遇警方盘查。

他的一名手下随即向警察开枪。

6月,季炳雄再次出手,抢劫了旺角的一家珠宝行。

当年7月,香港警方开出200万港币的高价,悬赏通缉季炳雄。

与此同时,季炳雄也成为了国际刑警的在逃通缉犯。

目标越来越大的季炳雄,再次逃往了加拿大。

他加入了一个国际犯罪集团,但因为加拿大方面对其追捕的严厉,

季炳雄只能再次逃回中国内地。

因为频繁使用电话和手下联络,

而且还筹划着再次抢劫,香港警方这次有所察觉。

2003年的8月份,警方的情报部门发现,刚出狱的一名释放人员过度活跃。

警方随后对其的密切监视中,获得了季炳雄活动的蛛丝马迹。

接下来四个月的监视中,警方终于得到了季炳雄的确切下落。

2003年12月24日夜,在位于油麻地的一个叫做文华新村的村子里,

还在睡梦中的季炳雄被警方惊了好梦。

他试图去拿一把曲尺手枪时,被冲进来的警察抓住。

此次香港警方出动了特别任务连,也就是俗称的飞虎队。

警方随后在季炳雄的住处,搜出了一支突击步枪,

两支霰弹枪,八支手枪,还有七个手雷和八百多发子弹。

至此,这个在香港活跃了18年,和张子强齐名的贼王,终于以劫匪的身份落网。

之后,季炳雄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4年。

他虽然进行了上诉,不过在终审中被驳回。

贼王落网,传奇性不言而喻。

正式被判刑后,季炳雄被关押在了香港的赤柱监狱。

传媒蜂拥而至,试图对他进行采访。

在服刑的第二年,有媒体对其进行了采访。

直到此时,人们才知道了季炳雄的真名——关德荣。

彼时,季炳雄还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在香港持有枪械会被判重罪。

而他此前在美国生活过很多年,因为一时倒不过来时差,所以才被判刑。

对于此前做过的诸多案件,他一概不认。

还指责媒体,说正是他们的肆意渲染,才导致自己声名狼藉。

以至于自己被抓后,审讯完全就是走过场,判多少年其实都已经内定了。

2020年1月,加上此前的减刑,季炳雄刑满释放。

在外界看来,他成为了唯一刑满释放并且还活着的贼王。

讽刺的是,季炳雄在香港活跃二三十年,至今没有合法身份。

不过,他在多年前就获得了美国护照。

于是,当年的1月18日,在香港警务人员的层层看押下,

季炳雄乘坐专机正式抵达了纽约。

随后,60岁的季炳雄在前来接机人员的陪同下,

上了一辆汽车后绝尘而去。

一个从广州火车站做扒手起家的人,

随后靠着接连的抢劫混迹江湖,

一度坐上了香港的三大贼王之一的宝座。

年老之后,居然还能落得在大洋彼岸的美丽国善终,

命运是不是很讽刺呢?

文|二十二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