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为何想在此时创造这个史上首次?

2022-01-28 23:41:05 新京报
0人跟贴

美国总统拜登将提名联邦最高法院首位非裔女性大法官。

据路透社1月27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宣布,计划在2月底前提名非裔女性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即将退休的斯蒂芬·布雷耶

由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终身制,美国的许多敏感议题最终由联邦最高法院决定,因此这一职位的更迭对美国政坛影响深远。

热门人选已出炉

当地时间1月27日,布雷耶致信拜登说,他打算在联邦最高法院今年夏天休庭期间退休。路透社指出,布雷耶预计在今年6月其继任者得到参议院确认后退休。

当地时间2022年1月27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他将提名一名非洲裔女性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将退休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图/IC photo

布雷耶现年83岁,由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任命,自1994年以来一直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任职,是美国联邦法院最年长的自由派大法官。他的退休,给了拜登在其任期内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的机会。

拜登曾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承诺,如有机会将提名非裔女性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说,拜登会兑现此前承诺。

“这将是美国最高法院有史以来第一位被提名的非裔女性。”拜登在1月27日发表讲话时说。

关于何时公布提名人选,路透社报道称,拜登目前尚未确定,表示将会在2月底前宣布提名人选。

不过,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布雷耶的退休计划尚未公开之前,一份可能提名的候选人名单已在华盛顿流传开来。

51岁的凯坦吉·布朗·杰克逊是主要人选之一。她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1999年到2000年间在最高法院担任布雷耶的助理。自2013年起一直供职于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院。2021年在两党支持下担任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45岁的莱昂德拉·克鲁格也是主要人选。她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自2010年以来一直担任加利福利亚州最高法院法官。她也曾担任过联邦副检察长,并获得过司法部颁发的杰出服务奖。

同样被视为主要人选的还有55岁的米歇尔·柴尔兹。2010年以来,她一直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担任地方法官,并在本月早些时候被拜登正式提名为华盛顿特区巡回法院法官。

本不想退休的布雷耶即将退休

按照美国有关规定,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任期是终身制,可履职至去世或自愿退休。但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布雷耶“本不打算退休”,是美国民主党人一直向布雷耶施压,要求他退休,布雷耶迫于压力,在中期选举前选择退休。

美国《国会山报》形容布雷耶的退休为“策略性退休”。报道称,当一党派掌握着大法官任命的主动权时,与该党派所对应的大法官若年事已高,最好能够自愿退休,这一行为被法律学者称作“策略性退休”。

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即将退休。图/IC photo

多家外媒分析了“策略性退休”背后的政治考量,其中,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和路透社分析认为,民主党给布雷耶施压,是为了让拜登任命更年轻的自由派法官来填补席位,以免重蹈特朗普任内已故前自由派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的覆辙。

金斯伯格曾拒绝退休,民主党为此付出了代价。2020年9月,她在任期内去世后,特朗普获得任期内第三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而特朗普也充分利用了这次机会。

一般而言,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属于保守派,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属于自由派。作为共和党总统,特朗普自然会提名保守派大法官。

在原本联邦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大法官人数之比为5:4,但金斯伯格的去世,让特朗普得以任命保守派大法官来填补空缺的席位,使得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大法官人数之比变为6:3,进一步巩固了保守派在联邦最高法院的地位。

而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大法官的人数占比会影响到许多议题的判决方向。长期以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与自由派围绕堕胎、拥枪、死刑、医保、同性恋等多项社会敏感议题博弈激烈,大法官人选因而被视为共和、民主两党争斗的重要战场。

民主党人希望在中期选举前确认继任者

对于何时确认继任者,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称,拜登表示,一旦提名人选确定,将“迅速采取行动”。拜登所在的民主党也希望在中期选举,即国会选举前确认布雷耶的继任者。

多家外媒报道称,民主党之所以打算加快速度,是考虑到民主党可能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失去在参议院拥有的微弱多数席位以及拜登提名大法官的窗口期。

根据美国宪法,由参议院确认联邦最高法院的提名人。

目前拜登所在的民主党在参议院拥有微弱的多数席位。现阶段,民主党、共和党在参议院各有50个议席,但民主党籍副总统兼参议长卡玛拉·哈里斯可依法投下决定性的一票。在中期选举前提名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的继任人选,有望顺利任命自由派大法官。

共和党人也正在寻求在11月8日的美国国会选举中重新控制参议院。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经明确表示,如果共和党重新获得多数席位,他将阻止拜登的任何提名进入联邦最高法院。

美联社指出,目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是6:3,保守派占多数,因此不论拜登最终提名哪位候选人,都无法改变保守派控制联邦最高法院的局面。

除此之外,《纽约时报》分析认为,拜登提名联邦法院大法官的行为最终可能也无助于鼓舞选民。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一些立法尝试失败后,一些进步人士认为,拜登能通过提名首位非裔女法官来履行承诺,展现他能够带来改革的机会,但在中期选举前,选民依然会考虑到拜登在经济和疫情等方面的表现,使拜登所在的政党可能失去众议院和参议院占优势的多数席位。

新京报记者 朱月红

编辑 张磊 校对 付春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