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酒管暴力裁员24小时

2022-01-28 12:04:06 旅界资讯
0人跟贴

这年头,想被体面地辞退好难。

栏目 | 文旅商业故事

领域 | 酒店业、文旅地产

总部被砸之后

“渝系房企”金科股份(000656)再次卷入裁员风暴。这次,他将再也找不到一个体面的词语。

1月26日,多名金科债权人裹挟着黄黑色的金属路栅撞碎了重庆金科中心紧闭的玻璃大门,黑云压城的金科债务以一种如此不堪的形式曝光在公众视线前。

去年3月,金科刚刚迁入这座新集团总部大楼,没有人想到,不到1年,这里就变成了金科高管和债权人们的“谈判现场”。

同日,据深交所消息,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债券“21金科03”因盘中成交价较前收盘价首次下跌达到或超过20%。

危机蔓延之际,金科大裁员的消息在各个部门之间不胫而走,多名金科酒管员工陆续接到了金科人力行政部门的“裁员电话”。

昨日下午,重庆金科金辰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一名驻店总经理田家耀被金科HR开门见山地告知,“公司的事情你也晓得,集团有集团的困难,资金流基本是断了,公司资金链紧张你也知道了,实在养不起…”

田家耀称,“他接到人力行政部门的岗位调动通知是要求明天上午8点30前去距离其目前工作岗位很远的城市报道。“

“这个操作挺骚”,田家耀挂了电话感觉脑袋嗡嗡作响,面对HR电话中的多次辞职暗示,他选择了拒绝。

田家耀收到消息,获悉这次集团准备撤裁1000多个员工,给人力行政下达的指令是尽量劝退,不赔偿,“我们酒管部门本来只有十几个人,现在都被安排到其他地方转岗,看来是要解散了。”

其实在去年年底,田家耀就感觉公司在走下坡路,股价持续下跌,酒店门店也曾被布草供应商、日耗品供应商、食材供应商围堵。倍感不安的田家耀也悄悄开始看机会,但没想到裁员来得这么快。

田家耀拒绝辞职后,很快,他被压了很久的年终绩效评级发过来,打了一个大写的“C”,按照金科绩效考核制度,这代表他的考核不及格要被扣绩效工资。

另一位入职已经7个月还没和金科酒管签订劳动合同的驻店总经理于璐则被HR打了个“D”,意味着严重不达岗位需求,而他的同事将此解释为,“这是因为金科没和他签劳动合同,应该双倍赔付没签劳动合同这段时间的工资。”

但对于金科员工而言,被HR打多少评分多少已经不重要了,总部被砸带来的焦虑和动荡在员工中散播,就像是一场无法阻止的瘟疫。

债务压顶

变卖资产是开发商们遇到困境时的集体选择,金科也不例外。

一地碎玻璃渣的金科总部旁边就是光鲜亮丽的金科大酒店,这座去年9月试营业的酒店已经被金科酒管公众号悄悄删除了去年开业时的宣传推文。

有重庆酒店业内人士向旅游界透露,“这座酒店刚开业就要被出售了,暂时没找到卖家,所以不能大张旗鼓的宣传。”

急需脱手的不止是金科大酒店。

在去年最后一天晚上的公告中,金科股份将旗下酒管集团——金科酒管以3亿元转手给了旗下专注物业服务的金科服务(09666),这一左兜换右兜的交易被业内解读为金科从还在赚钱的物业公司疯狂套取利润偿债。

事实上,金科酒管2021年开始加入中端酒店板块内容,拥有金科瑞晶、金科圣嘉两个酒店品牌。

与主推轻资产加盟模式的锦江、首旅系酒店不同,金科系酒管品牌有着地产酒店与生俱来的“重资产“基因,自持了大部分酒店物业。

据知情人士披露,被金科股份转手金科服务后,金科酒管中端事业部里的8家酒店门店直接宣布解约放弃5家,五星酒店也只剩涪陵、开州、重庆渝北、苏州王府这4家。

田家耀表示,“苏州王府这家酒店还和加盟商签了兜底协议,如果赔了算金科的,然后开业以后真的就一直在赔…“

毫无疑问,这些不赚钱的酒店是金科的烫手山芋。

虽然“三道红线“后,金科更多功夫用在了财务指标的美化上,但到今年三季度,金科应付票据较年初直接增加近一倍至110.9亿元,这里面包括了大量供应商的商票等应付债务,却不计算在短期负债里。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金科股份宣布对7家参股房地产项目公司增加担保额度不超过45.54亿元,自去年年底以来,金科股份通过股权转让、发债、融资担保等方式,紧急补充现金流超百亿元。

可即便如此,金科股份仍因为无力偿还供应商款项而被打砸总部。

除此之外,暴增的永续债、居高不下的少数股东权益、频繁的对外担保等隐性债务难掩其短债压力。

四面楚歌之际,金科酒管成为金科股份从金科服务合理拿取利润的“工具“。

田家耀充满了巨大的沮丧感,他向旅界分析称,“金科有那么多欠款要还,本来金科服务账户上面还有54亿也被抽调走了,酒管留不住的。”

裁员手腕花样百出

昨日下班前,田家耀收到了金科行政发来的一份《关于调整集团2022年春节放假时间的通知》,他被告知公司从1月28日开始紧急放假,而他的第一反应是,“总部都被砸了,还不放假等什么呢?”

至此,金科酒管裁员这件事在昨天下午出现了一点点戏剧性的变化。

原本HR想以“调岗“的方式胁迫田家耀辞职,但突如其来的放假通知延后了裁员的步伐,这给了他和同事们申请劳动仲裁的时间。

另一名金科酒管员工向旅界回忆公司为了“劝退“他们这些人想了太多办法。

彼时,金科酒管曾希望通过强制员工持股来劝退,这是金科总部被供应商打砸前最后的疯狂。

据该员工介绍,金科在一场员工会议上提出的方案是让酒管公司的老员工强制跟投20万人民币,新员工跟投5-10万,不跟投就自己离职,“但是被我们一致拒绝了,金科也可能考虑到法律风险过大就放弃了。”

旅界调查发现,金科似乎尤为擅长割自家员工的“韭菜”。

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为了留住管理层以及表示看好公司,都会实行股权激励或者员工持股计划,不过,金科股份的员工持股计划背后或有着更复杂的原因。

去年金科一份公告显示,金科员工持股计划二期存续期即将届满,累计购买3730.64万股,交易均价为9.725元/股,截至今日上午发稿,金科股份报4.5元/股,员工浮亏超过一半。

一名金科员工义愤填膺地指出,“这里面有多少员工是自愿购买的,管理层比我们清楚。”

除了员工持股计划,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报道金科要求员工认购公司项目,并根据职级给出指标。

田家耀叹了口气,他称其实自己也不想和金科撕破脸,“大家都在这个圈子里,没必要搞得这么僵,但是他们把员工当傻子…”

面对金科层出不穷的手腕,金科酒管的员工们被逼到了墙角。

有些员工还记得加入公司时内心的激情。那时他们自愿挂了公司的法人,觉得多一重身份对自己职场生涯也会是种保障,“毕竟公司裁员的时候会有所顾忌。”

但现实仿佛跟金科酒管员工们开了个玩笑。一切都不一样了,某种东西正在消失。

一名金科酒管川渝地区的总经理张之霖被金科总部要求保证2022年预亏损在原预算的1/3左右,同时还被要求降薪50%,“以上两点不接受,那公司就不用我了。”

张之霖给旅界掰着指头算起来,“光一年的财务利息和摊销费用都已经超过原预算,现在削减到1/3,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明摆着逼我们离职。”

可如果驻店总经理都没有了,金科这些酒店还怎么运营下去?

“这就是神奇的地方,”针对旅界的疑问,张之霖称,金科酒管暂时的计划是让一个区域总直接代管四五家门店,“先维持着。”

对于被打乱的计划和人生来说,金科酒管们的员工觉得一切显得太过随意。

田家耀已经去劳动仲裁挂了号,“我相信其他的公司为了活下去也可能裁员,只是像金科这种,只裁员不赔偿属实不要脸了。”

年关之前,即使希望渺茫,这些金科员工还是期待春节前一个更合理的赔付方案。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你如何看待金科酒管被暴力裁员?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