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洋河“娘娘坟”墓主身份考辩

2022-01-28 02:35:01 房产资讯看板
0人跟贴

文/程思明

“娘娘坟”坐落于信阳市平桥区金牛店村境内,其最早见诸于史料是在1936年编纂的《重修信阳县志》卷四《舆地志三·古迹》中的记载:“明崇王妃坟,在洋河南四里官道旁,碑坊多残缺,尚有国戚字样,俗称娘娘坟。”①

▲卫星地图下的娘娘坟、大明塘

1991年出版的《中国文物地图集·河南分册》将其定为明墓,称其“占地面积32平方米,冢高2.5米”,不过由于目前地面建筑及石刻均已不见,也给墓主身份的考证带来了困难。②

两方墓志的发现

所幸的是,笔者在检阅史料的过程中发现了两方明确与崇王妃相关的墓志,一方是明代文学家樊鹏为崇王妃之母所撰写的《恭人程氏墓志铭》,另一方是记载崇恭王妃王氏生平的《崇恭王妃王氏墓圹志》,这些发现为研究明代崇藩世系增添了可靠的资料。

《崇恭王妃王氏墓圹志》,据传早年出土于确山县盘龙山,现收藏于周口华威民俗文化博物苑,圹志呈方形,四边饰二龙戏珠纹,边长95厘米、厚18厘米。正文16行,共186字,兹据拓片录文如下:

妃王氏,南城兵马指挥王儒女。正德十六年十一月初四日册封为崇恭王妃。嘉靖三十三年六月初一日以疾薨,享年五十五岁。子二人,长载境,册封崇王;次载壃,册封归德王。女册封四明郡主。孙男一,翊册封崇世子。孙女四,长封庆远郡主,次封南阳郡主,余尚幼,皆载境出。

讣闻,上赐祭,命有司营葬如制。八王皆致祭焉。以嘉靖三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合葬于蟠龙山西南之原。呜呼,妃以贤淑侍宗藩,早受荣封,享有富贵,寿考令终,夫复何憾。爰述其概,纳诸幽圹,用垂不朽云。

家族世系及婚姻考

综合这两方的墓志的记载,大致可以知道,崇恭王妃王氏的二世祖曾官至副使,王氏之父王儒,任职南城兵马指挥,该职主要负责京师南境的“掌巡捕盗贼,疏理街道及囚犯、火禁之事”,但后来常被作为没有实权的虚职被授予亲王妃父,诸如《明会典》的记载:“凡亲王妃父,原无官者,授兵马指挥职衔,郡王妃父,授兵马副指挥职衔,俱不任事。”③根据墓志中“家乃中窘,已而起家”的记载推断,王儒的南城兵马指挥很大可能是在其女儿被册封为王妃后才被授予的。

《恭人程氏墓志铭》中记载,王氏的母亲程氏为“信阳在城乡人,父某,世为农家”。在她与丈夫王儒所生的一男三女四个孩子当中,后来成为崇恭王王妃的女儿是最小的一个。女儿的出嫁似乎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不小的改变,其中变化最大的是社会地位的提升,正如墓志中描述的那样,“恭人与其夫俱以女贵,门第尊显郡中”。④

像王氏这样出身寒微后来成为王妃的事例,在整个明代并不罕见。这是由于为了防止宗室以婚嫁的手段,形成威胁帝权的力量,明代皇帝对宗室婚姻之家作了严格限制,特别是严禁大臣私自进女与宗室结亲,根据《大明会典》规定:“按祖训,亲王妃、宫人等,必须选择良家子女,以礼聘取,勿受大臣进送,恐有奸计。”⑤随着明朝中后期宗室地位的下降,藩王与出身平民家庭的女子婚配也日渐成为常态。

从《崇恭王妃王氏墓圹志》的记载来看,王氏约生于弘治十二年(1499),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薨世,享年55岁,长子朱载境,是第四代崇王,次子朱载壃,后来被封为归德王。此外,王氏还生了一个女儿,被封为四明郡主。据说,王氏贤德、恭敬的品德也得到了崇恭王及当地百姓的喜爱,正如《恭人程氏墓志铭》中称赞的,“崇王妃王文贤,宠爱殊至,而行益恭,于是多中助国,人美之。”⑥

崇王世系考

有明一代,先后有12位藩王分封于河南,其中建藩设府的有11位,这些宗藩包括开封周王、南阳唐王、洛阳福王、卫辉潞王、安阳赵王、沁阳郑王、汝南崇王、禹州徽王等。

据《明史》记载,崇王的创建者朱见泽,为明英宗朱祁镇第六子,明宪宗朱见深唯一的同母弟。景泰六年(1455年)生于南宫,天顺元年(1457年),封为崇王,成化十年(1474年),就藩汝宁府汝阳县(今河南省汝南县)。弘治十八年(1505年),朱见泽薨逝,在位四十九年,享年五十一岁,谥号简,三年之后其子朱祐樒嗣位崇王,即崇靖王。

▲确山盘龙山崇王墓遗址(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就藩汝宁前,崇王朱见泽就继承了同父异母的哥哥秀怀王朱见澍(1452-1472)和顺阳王朱有炬(1385-1415)的所有封地和所有待遇,就封之后又得到2500余顷赐地和每年300引的准盐(每引折盐300斤或钱6钱4厘),8年后又得到了两准存积盐1000引的赐赏。

崇王从封国汝宁府到明朝灭亡共传了八代。除崇愍王朱由樻被李自成军俘虏后杀于泌阳、崇王朱慈爚被清军俘虏后杀于北京外,其他六位崇王和他们的王妃及崇端王世子都葬在了确山县县南的盘龙山。

余论

根据上述史料,我们大致可以做出如下判断,崇恭王妃王氏,是第三代崇王崇恭王的正妃,王氏原籍信阳,出身于当地一户普通家庭,她的父母因为女儿的身份而获得了殊荣。不过,王氏之母在面对崇王丰厚的赏赐却“尝为却去”,她常常对人说到:“吾家五十年前如何也,今禄享太过,得无不堪,其谨抑如此。”⑦

根据《恭人程氏墓志铭》的记载,崇恭王妃的母亲程氏病逝之后“葬城东凤凰冈祖茔,”而该地似乎与洋河镇的凤凰台同为一地。据1936年《重修信阳县志》卷四《舆地志三·古迹》记载:”洋河旧名三台镇。三台者,一在集东三里曰玉枕台,一在西五里曰凤凰台,一在西半里曰感应台。”⑧

不难推测,位于今天信阳市平桥区洋河镇的“娘娘坟”很有可能就是崇恭王妃母亲程氏的墓葬,这也解释了县志中为何该墓会有“尚有国戚字样”,因为只有后妃的家族才能称得上是国戚。更为重要的是,《崇恭王妃王氏墓圹志》早已明确指出王氏是与崇恭王“合葬于蟠龙山西南之原”,这就更进一步印证了所谓的洋河“娘娘坟”实为崇王妃之母程氏归葬之地的论断。

参考资料:

①⑧方廷汉、谢随安修,陈善同纂:《重修信阳县志》卷四《舆地志三·古迹》,民国二十五年(1936),汉口洪兴印书馆铅印本

②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文物地图·河南分册》,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91年,第486页

③(明)申时行:《大明会典》卷五《吏部四》,明万万内府刻本

④⑥⑦(明)樊鹏:《樊氏集》卷之十,明嘉靖十三年(1534)孔天胤刻本

⑤(明)申时行:《大明会典》卷五十七《礼部十五》,明万万内府刻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