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你妈花几百万抢救,我妈就放弃治疗?钱都是你的吗?”

2022-01-27 15:28:06 情感咨询da树洞
0人跟贴

妈妈病重,醒来的希望渺小,万琼为了留住妈妈,每天花一万多为住在ICU的妈妈续命,历时470多天花费500多万……最后结局如何?

1

2018年的10月8号上午,我在公司接到保姆的电话,妈妈突然出现剧烈头痛,恶心呕吐,在家里晕倒了,我急忙打了120,把妈妈送到医院。

经过检查,妈妈大脑左侧颞顶枕叶脑出血、伴脑疝形成,压迫脑干,发生出血性坏死,中枢衰竭,瞳孔散大,进入了昏迷状态。

病情来得突然,又来势凶猛,妈妈被紧急做了微创颅内减压手术,不仅上了呼吸机,满身也插满了管子。

我做梦都想不到,早上还和我笑语盈盈地说话,问我“晚上想吃什么”的妈妈,转眼就昏迷不醒,躺在ICU里。我紧张慌乱,又心痛无比。

我叫万琼,出生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爸爸很早去世,妈妈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我们仨兄妹抚养带大,供出3个大学生。

两个哥哥结婚时,妈妈省吃俭用、倾尽所有,分别都给哥哥出了房子首付。

我结婚以后,妈妈一直随我生活,我和老公都做生意,每天陀螺一样忙碌着,妈妈一直帮我照看孩子。

2018年9月,女儿刚上大学,我想着妈妈终于轻松下来了,就想找时间带妈妈出去转转,可是,妈妈竟没等到这一天。

在ICU里急救了3天,妈妈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脑疝压迫了脑干,功能受损,人还是没有清醒,呈植物人状态,生命还需要依靠仪器来支持完成。

两个哥哥都是公务员,大哥在省城,相隔100公里。最初的一周,大哥天天来,二哥还没有退休,只在周末过来。

我对两个哥哥说妈妈这回住院,费用我自己出了,不用妈妈的钱,也不用他们出钱。

大哥说:“先看看妈妈卡里多少钱吧,不够咱们三家再出…”

大嫂赶紧打断大哥说:“妈妈一个月3000多,一年4万多,十年就40多万,怎么能不够呢?”

我心想,妈妈不吃不喝?人情往来没有花销吗?孙子孙女考大学她给的不是钱?大嫂你得了甲状腺癌,做手术以后,妈妈给你的不是钱吗?

但这些我也懒得计较了,我做生意,条件比他们好,而且妈妈一直随我生活,这次妈妈住院,我已经决定都由我一个人负担了。

ICU里的费用非常高,每周都有长长的结算清单,呼吸机、血滤机、抗生素、肠营养、白蛋白、材料费、护理费等,前几天的费用都是2万多,后来慢慢平稳了,每天都是1万多。

ICU里不用陪护,只有每天下午有半个小时的探视时间,我放弃了出差,减少了工作量,每天的探视时间我都会赶到医院看看妈妈。

妈妈深陷在各种仪器里,呼吸机、心电检测仪、胃饲管、引流管、尿管、点滴管…横七竖八地包围着妈妈,在各种机器的“滴滴”警报声里,妈妈平静地躺着,就像睡着了一样。

我看着妈妈,忍不住心疼得流泪:“妈妈,你疼吗?难受吗?妈妈,你快点醒醒吧,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们都在等你。”

2

12月初,大哥去了上海,商量侄女雅雅结婚的事。中旬,大哥打来电话问我:“妈妈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说:“还是那样,还是用仪器维持。”

大哥说:“能维持住就行,这半个月千万维持住,千万别撤管,雅雅元旦结婚,让妈妈一定挺过那个时候,不能婚礼和葬礼一起办。”

侄女要结婚了,我也很高兴,但大哥那句“别影响婚礼就行”让我莫名有些心寒。

好在侄女如期结了婚,妈妈也挺过了元旦。

进入2019年,我每天下午雷打不动地去看妈妈,已经成了一个习惯。虽然妈妈还没能醒过来,不能说话,但是妈妈活着,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2019年1月29日,这一天是农历小年,大街上还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但自从妈妈住院,我就顾不上节日,也没心情过节。

当天上午,主任带着医生会诊,说妈妈出现肺内感染,这是卧床病人很难避免的并发症。

而且,现在看起来大脑的状况,脑损伤已经是不可逆的,主任说基本上没有清醒的可能性了。

听完主任的话,我的心像沉到谷底一样,冰冷又沉重。沉默了半晌,大哥说:“看看妈这个样子,也没个盼头了,你也没少花钱了吧?”

我害怕大哥说出我不想听的话,连忙阻止他说:“我不怕花钱,再等等吧。”

大哥略有些不悦:“你不怕花钱,可我怕妈妈遭罪呢,你还要妈妈挺到什么时候呢?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妈妈这个状态,咱们怎么过年啊!”

他的话让我很伤心,他女儿要结婚,他就想让妈妈多挺几天,现在挺过来了,又想到他怎么过年,我现在就想让妈妈活着,对于他的唠叨我没理会。

2019年2月4日,大年夜,阖家团圆的日子,我第一次过了一个没有妈妈的年,在公婆家吃完年夜饭,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医院门前的大街上。

看着妈妈病房的窗户,我感慨万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大抵就是妈妈在里面,我在外面,泪水打湿了新年,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妈妈,快点好起来吧!”

ICU里每天1万多的花费,到了4月,我手里100多万现金已经花完了,公司财务给我转的100万,也快花得差不多了。

老公的公司效益很好,以前每个月给我5万,让我存在一个账户里,说将来给女儿买房,里面差不多存了200万,我也先拿出来给妈妈用着。

3

2019年五一,老公去成都出差,说女儿喜欢成都那座城市,正好在那边看房子。

我有点慌了,对老公说:“女儿刚考上大学,先别着急买房子了,将来还不知道工作在哪呢?”

老公说不管将来在哪工作,买了房子也不贬值,也算投资了,攒钱还不如买房子。

最后,看我再三阻拦,他追问才知道我把给女儿买房的钱用了以后,大发雷霆:“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女儿的钱你也敢用?你还想折腾到什么时候?”

我反问他:“我救我妈妈,怎么叫折腾?”

他气愤地说:“都半年了,还这么住在ICU里,天天这么花着,本来应该三个子女平分医药费,偏偏就你自己掏钱,200多万了吧?一套好房子没了,你难道真的不心疼这钱吗?”

能拿房子和妈妈比吗?钱没了,可以赚,妈妈没了,去哪里再找?!

他说:“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难道为了死人,把活人都拖垮吗?这不就是个无底洞吗?你一定要把家里拖成倾家荡产吗?”

他说话太难听了,我忍不住和他大吵一架:“我妈妈还活着!什么叫死人?!年底我把钱还你,不用你,你看我有没有能力救我妈!”

他说服不了我,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这么执迷不悟,那以后你就走你的阳光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吧!我看你还能折腾多久!”

吵架以后,房子没买成,老公不再去医院看我妈妈了,也不再给我钱,我俩之间像是隔了堵墙,沉闷闷、冷冰冰。

5月8日,87岁的婆婆突然昏迷,到医院检查,发现是爆发性心肌炎,心源性休克,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因为年龄大,还有很多基础病,很快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

医生问老公要意见,如果抢救,首先就要切开气管加呼吸机辅助呼吸。

婆婆活着的时候,曾经去医院看过我妈妈,看完以后一直感慨万千:“亲家躺那可真遭罪啊!我要是有那天,千万不要抢救,就让我痛快走,啥管也别给我插,不疼不痒地走才是享福的,你们就按我说的办,就是孝顺我了。”

她立下遗嘱,如果病重她坚决不抢救。

老公听见气管切开上呼吸机,纠结了,他问医生说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医生说目前看起来多脏器已经衰竭,已经不可能治愈,最有可能的状态就是植物人。

老公想起婆婆曾经的遗嘱,和公公商量,公公含泪说:“算了,早晚有这一天,别让你妈遭罪了,就这么走吧。”老公签了放弃抢救书。

得知消息的小姑子,从新疆赶过来的时候,婆婆已经在殡仪馆了,没有见到最后一面,小姑子悲痛欲绝,哭得悲天痛地。

我上前扶住她,想安慰安慰她,不料,她使劲甩开我的手,质问我:“为什么不给妈妈抢救?”我无奈地说妈妈立下遗嘱,不要抢救。

姑子突然瞪着一双恶狠狠的眼睛,向我大喊:“你妈让你抢救了吗?你能救你妈妈,为什么不能救我妈妈?!”

灵堂的人很多,亲属、朋友、同事,听见吵闹声,都向我们看过来。我求救似地望向老公。

老公脸上写满了悲痛,面对小姑子对我的质问,他竟然一声没吭。

4

看着他不说话,小姑子对着我老公大喊:“她妈妈有病,花几百万抢救,我妈妈怎么连救都不救?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你家的钱全是她的吗?你就这么怂吗?!你有钱有什么用,连咱妈的命都救不来?”

哭声幽怨,带着愤怒,敲打着每个人的心,悲伤蔓延着,叫人心碎,每个人都擦着眼泪。老公沉默了一会儿,歇斯底里地吼着:“你别闹了,我离婚行不?!”

我脑袋“嗡”的一下,愣住了,万万没想到,老公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是积攒了多久的失望和不满啊,在婆婆去世的这个当口,齐齐向我宣泄过来,我没有想到在灵堂,我的婚姻竟然被判了死刑。

那几天,我都是蒙的,老公和小姑子在整个葬礼上,都没有和我说话,什么事也不和我商量,我好像是外人,好像都和我有仇有恨一样,好像他们的妈妈是因为我而死的一样。

婆婆葬礼办完,我也离婚了!

财产分割的时候,除了我俩各自的现金、各自的公司各归各,市区有三套住宅,我俩各一套,另外一套归女儿。我们在繁华的市中心有一套门市,这个门市每年的租金就68万,老公说这套门市就归女儿吧,反正将来也都是她的。

2019年中秋节,白天看完妈妈,晚上我独自坐在阳台上,看着天上的明月,心想,月亮圆了,人怎么不团圆呢?

想起每年的中秋节,家里都是热热闹闹的,一桌子的人,一桌子的菜,有妈妈拿手的糖醋排骨,有我爱吃的清蒸鱼,去年团圆热闹的情景好像还历历在目。

短短一年的时间,这个中秋这么冷清、这么凄凉!想到这些,我的泪水簌簌而落!

妈妈快在ICU里一年了,中间两个哥哥又劝我几次,让我把妈妈的管撤了吧,不要再救了,连我的舅舅和姨妈也劝我,他们都理解我对妈妈的感情,但是,人总有一死。

他们说得我都懂,我也明白大家都是为了我好。但是,这个时候,让我来决定妈妈的死亡,我还是做不到,也不能接受。

除了我,没有人再来看妈妈了,我每天下午,都来陪妈妈呆一会,虽然妈妈不说话,虽然妈妈仅仅是躺在那里,可那就是妈妈。

妈妈还活着,我就还有妈妈,她就是我的念想,是我精神上的安慰。如果她死了,我到哪里找妈妈去?

但,我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了!

10月10日,那套门市房租到期了,每年到期,租户都提前一天把租金打到我的账号里,那天却没有。

我疑惑地打了电话过去,租户大刘说:“姐,我刚想问你,你家大哥和我说了,你俩离婚了,让我以后把房租别再转你了,说房子过户给你们姑娘了,让我打给姑娘。”

房租最后打到女儿账户上,我给女儿打电话,让她把钱给我转过来。

女儿像是吃了一惊:“为什么给你转过去?”我有点生气:“你还真以为这钱是你的吗?你这么小,留这么多钱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女儿沉默了一会,平静地跟我说:“妈妈,我理解你对姥姥的感情,可姥姥现在这个情形,还治疗有什么意义呢?

你就不能接受现实吗?难道谁的话你都听不进去吗?这60多万不够在医院两个月的,我可不想把钱打水漂了。”

5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女儿亲口说出来,我还是难过地流下泪水,她怎么说出这样的话!从她出生,我妈妈就带着她,照看着她,等我妈妈用钱的时候,她竟然紧紧地捂住了口袋。

亲情在金钱的面前,是那么微不足道。世态如此炎凉。

后来女儿给我解释,如果将来我有什么困难,她肯定会帮助我。但是,这钱花在姥姥这样的治疗上,是没有意义的,她也不支持。

就这样,因为坚持要救妈妈,我众叛亲离,成了孤家寡人。

朋友圈里,大哥买了新车,自驾出去旅游,去了内蒙古草原,去了成都,到了西藏,我看见大哥嫂子在旅途中,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最开始,我看了很不舒服,很难过,可后来想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不能道德绑架别人。

我自己不顾大家的反对,做了这样的选择,路就要自己走下去,我不能要求别人和我一样,我只求自己心安就行了。

二哥也退休了,他儿子在美国工作定居,他也准备去美国,正每天忙着跑签证。

每个人都好像很容易地走出失去妈妈的悲痛,只有我,困在原地,无法自拔!

2019年10月16日,医院的胡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你快点过来一趟,你哥在医院闹呢!要给你妈妈拔管呢!”

要拔管?我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急忙赶到医院,护士告诉我,二哥被带到医院的警务室了。

我在警务室里看见二哥,两个警察按着他,他正在激动地大喊大叫:“你们松开我,这是我妈!这是我亲妈!”

看得出他喝了酒,满脸通红,看见我,他抽泣着说:“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做个什么梦了吗?我梦见咱妈跟我说天天冷啊,我说你多穿点,妈说多穿也冷,就是缓不过来,透心冷!

“你知道我听了妈的话,醒了我多难受吗?我心都碎了!你说你让妈妈光溜溜地躺在这,她不冷吗?一大堆管子插着,没头没了的,这不是活遭罪吗?你有两个钱烧的,都不知道咋地了!你光顾你自己,你不考虑别人,你也太自私了!”

原来他就是这样看我的,我花了大把的钱,竟然是我自私!

哥哥竟然亲自给妈妈拔管,多么荒唐可笑!他觉得他想给妈妈解脱,他觉得妈妈那是遭罪,可我就想妈妈活在这个世界上,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我有这个经济能力延长妈妈的生命,他们为什么不理解我呢?我这样做有错吗?

6

11月初,二哥要去美国了,临走他来医院看了妈妈,他摸着妈妈的手,流着泪:“妈啊,我要走了,走得太远了,这一走,不知道能不能再见你最后一面,不知道能不能给你送终了,要是真有那一天,妈你可别怪我啊。”

他像孩子一样,握着妈妈的手,痛哭了半个小时,直到探视时间结束。

临走,他跪在地上,给妈妈磕了三个头,站起来,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抹了一把眼泪,头也没回就走了。

照顾妈妈的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前行了。

2020年2月,疫情爆发,全城戒严,医院也进入了紧张的战备状态,医院高院长找到我:“疫情严峻,ICU病房只有4张病床,根据规定,ICU病床必须得保证新冠患者的急用,你看看能不能把你妈妈转到别的医院。”

能转到哪去呢?我问了好几个医院,中医院、妇幼医院、甚至周边的县医院,得到的答复都说接收不了,那段时间,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高院长语重心长地劝我:“现在你妈妈已经住在ICU一年多了,现在看起来,已经不可能好了,还是把管撤了吧,让她平静地走吧,你已经尽力了,再拖着也是劳民伤财,没什么意义了。”

在这个非常时刻里,我只能这样做,我没有任何的选择了。不管有多么心痛,有多么不舍,最后的时刻还是来到了。

在这个洁白的房间,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妈妈独自住了470个日夜的地方,医生把所有的管子都撤了。妈妈是这样枯瘦,这样轻松,我听见妈妈似乎发出轻轻地叹息。

“妈妈,你也累了吗?”我握着妈妈的手,把脸贴上去,“妈妈,咱们真要告别了,你安静地走吧,放心地走吧,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我啊,咱们在那个世界,互相要找到啊,咱们还要做母女啊,亲爱的妈妈,再见了!”

有一滴泪水,从妈妈的眼角,慢慢地滑落。

2020年2月27日,我永远失去了妈妈。我花了将近500万,让妈妈多活在这个世界上470天,在这470天里,我和妈妈都拼尽了全力。

我们一直在等待那个奇迹,等待妈妈苏醒的可能。虽然最后没有等到,但我用尽全身力气将妈妈留在身边的这470多天里,至少我还是个有妈妈的人。我没有后悔过。

因为疫情的原因,妈妈去世,在省城的大哥、在美国的二哥、在北京的女儿都没有回来。我生命中最亲的人,都没机会送妈妈最后一程。

以前妈妈总说:希望我们兄妹永远相亲相爱,等她走的时候,齐齐整整地来送她就满足了。

虽然,我总是会遗憾妈妈的心愿没有实现,但她走后,我也想通了。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他们说,只要有人会想念,妈妈就永远不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会永远带着对妈妈的思念,勇敢地生活下去。

图片来源:编辑自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