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要再婚,大姑姐让我送她套房给她儿子当婚房,否则她不同意

2022-01-26 18:25:37 鸿姐听故事
0人跟贴

1

听说我要再婚,婆婆急了。

她先是老泪纵横地哭诉:“我儿子泉下有知,得有多痛心……他才走5年啊,你就另结新欢!”

接着又担心起自己的孙子:“我怎么能接受我孙子喊别的男人爸爸,看别人脸子,被别人虐待……”

最不放心的还是自己:“你和别人结了婚,哪有时间精力再管我……到时候死了臭了都没人晓得!”

我好声好气安抚她:“无论我嫁给谁,都会把你带在身边照顾着,为你养老送终。对方人不错,会好好对待孩子的。至于你儿子,我用5年时间才放下他,他应该也希望我能开启新的生活。”

见我心意已决,婆婆竟然抹了抹泪、清了清嗓子,义正辞严道:“真想再婚也可以,你净身出户,孩子、赔偿金、两套房子统统留下。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为我儿子守住这个家。”

婆婆字字铿锵、句句激昂,哪里像个70岁的老太太,分明就是一个女“战士”!

她哪里知道,若不是她儿子五年前撒手而去,我又怎会愿意为别的男人洗手做羹汤,为别的孩子当后娘

2

2016年的3月12号,是孩子他爸33岁的生日,也是他的忌日。

那天,他从汽车城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辆渣土车追尾,撞上了前面的大货车,当场死亡。

接到交/警电话时,我整个人都瘫了,婆婆直接晕倒在沙发上,儿子满地打滚要爸爸。

看着他们,还有那满桌的饭菜、蛋糕,我的泪水唰的一下涌了出来。我做梦都想不到,生命竟然如此无常,我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约定都没完成,儿子也才上一年级……

那天,是娘家哥哥陪我去的医院。

当我掀开白布,看到老公那张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脸,顿时心如刀割,痛得鲜血淋漓。我一下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老公已经被送去了殡仪馆,哥哥开车带我过去。

接下来就是给老公办理后事,警/察的责任认定、车辆定损、交通事故赔偿等等,这些都是哥哥一手操办、来回奔走的,我和婆婆无力顾及。

最终,那个司机因为是全责、致人死亡,被判了3年。死亡赔偿金按照我们市城镇居民年平均收入20年计算,外加丧葬费、孩子、老人的生活费等等,合计约120万。

老公这一走,给我们留下两套房子、一辆车,外加用命换来的120万。

我还没从老公突然离去的悲痛中缓过劲来,大姑姐赵琳就惦记上了这笔赔偿金。

3

那年夏天,她儿子高考考了480分,可以上我们本市一所大专。

赵琳竟然狮子大开口问我借10万,说是用作她儿子专科三年的学费、生活费,孩子毕业一赚到钱就还我。

我一口拒绝。

自己兄弟刚走,弟媳妇母子俩孤儿寡母无依无靠。但凡有点良心的,也不能开这个口吧。

婆婆竟然还跟着瞎掺和,她抽抽搭搭地哭起来:“儿子没了,女儿有难处,不帮一把我这心里过不去啊……要是她兄弟在,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啊!”

婆婆知道老公是我的软肋。

没办法,看在孩子是老公亲外甥的面子上,我借了5万。说得好听是借,说的不好听就是肉包子打狗。自我嫁到他们家来,千儿八百的不知借了大姑姐多少回了,也没见她还一分一毛。

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我们娘儿俩加上婆婆,花钱的地方太多,哪还有资本做慈善。

我本以为大姑姐会因此感念我的好,不会再来找我麻烦。却忘了,人的贪欲如胃口,给的越多、撑得越大,越不容易满足。

4

几个月后,大姑姐又打起了老房子的主意。

那套房是公婆20年前买下的,结婚时转在了我和老公名下。

老公毕业后一直做汽车销售,他见人就熟、口才也好,年收入还挺可观。掐去各项开支,多年下来也攒了80多万。16年初,老公在市中心全款买下一套80平的两居室,就是我们现在住的这套。

我们搬进新房,婆婆也跟着过来了,老房子就空了。

老公在的时候,我就是甩手掌柜。他一走,生活费、水电燃气油费、孩子上兴趣班的钱,都从我兜里出,我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花钱如流水。

该花的钱也省不了,不能节流,那就只能开源。

我首先想到把老房子租出去,位置虽偏了点,一年万儿八千还是好收的。可等我带着租客打开门时,大姑姐一家竟是住在里面的。

租客把我一顿数落,说我拿他当猴耍,还误了他半天工资。我只好笑着给人赔礼、赔钱。

租客走后,我大声质问大姑姐:“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她却一脸淡定:“别大惊小怪的,我们也就暂时借住几年。我在这儿,孩子晚上就能回来吃住。食堂菜没油水,宿舍人多太吵。”几年也叫暂时,我简直怀疑她的语文是天人教的。

我说,“住也没关系,租金一年一万,你手头紧可以半年一付。”

她一下子跳了起来:“我弟一走,你就六亲不认啦?我也是在这个房子里长大的,借住几年还要交钱?这不是笑话吗?”

我让她不要欺人太甚,前脚骗走我五万,后脚又来霸占我房子,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

大姑姐打电话叫来婆婆,婆婆来后又搬出那套姐弟情深,直接把租金打了五折。

到现在他们都住四五年了,我也没收到一分租金。婆婆说钱都给她了,她全贴在生活费里花了。

租金不给我也忍了,可自打我提出再婚后,大姑姐又蠢蠢欲动了。

5

婆婆本来态度坚硬如铁,可没过几天,竟软了。

“再婚也可以,40都不到,也不能让你守一辈子活寡。”婆婆的幡然醒悟令我诧异,也有点小感动,可随后她提出的条件着实让我愤怒。

婆婆说,“你一再婚我就搬去和琳琳住,你把老房子转到她名下。”

我不解,我再婚为何要送她房子?

多问了几句才得知,都是大姑姐的意思。她说万一以后婆婆生大病,他们条件有限,还能把房子卖了给婆婆治。毕竟,我一旦再婚,对方也不会同意我再管前婆婆的生老病死。

多么无懈可击、冠冕堂皇的理由。

试问,一个平日里舍不得为亲妈花一百块的人,有朝一日,能舍得卖了几十万的房子给她看病?这话说出来,有人信吗?反正我不信。

我一声冷笑:“你老人家去衣柜看看,春夏秋冬、里里外外,哪件衣服不是我买的。吃的上面,桂圆干、老年奶粉、蛋白质粉,一囤就是一大箱。哪次你发烧打点滴,不是我给你喂水,搀扶你大小便……”

婆婆红着脸低下了头。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年谁对她好,谁是发自真心的好,谁是动动嘴皮的好,她能不清楚?

只不过,一听我再婚她就慌了,她怕我不再管她的死活。所以才寄希望于大姑姐,愿意拿一套房子来笼络女儿的心。

我让婆婆别急,先去大姑姐家小住一段,提前体验一下。

婆婆考虑到自己的晚年幸福,听了我的话。她立刻哭哭啼啼地打给大姑姐:“琳琳啊,昨天我光记着烧菜忘记煮饭了,你弟媳妇把我一顿骂,说我老了、不中用了……妈想去你家待一阵!”

大姑姐一听她妈受委屈了,赶紧过来把婆婆接走了。我为了让这出戏更真,临出门还补上一句,最好永远都别回来了!

6

去大姑姐家一周后,婆婆跟我说大姑姐对她还真不错。

大姑姐特意为她把饭煮得软软的,知道她爱喝汤,每天都做。她腿痛,大姑姐还去药房买了艾草、红花,配着老姜煮水给她泡脚。

从婆婆乐呵呵的话音中,我能感受到她有多开心多满足。想来,人家毕竟是母女,大姑姐虽然舍不得为婆婆花大钱,能这么贴心也算不错了。

可是,半月后婆婆再打电话回来,情绪大不如前。

婆婆说,外孙的女友到家里来吃饭,本来那姑娘是挨着她坐的。可她屁股刚沾椅子就起身去了卫生间,回来时改坐到大姑姐母子中间了。

当时婆婆也没在意,饭后,听到那姑娘和外孙小声嘀咕:“你外婆身上有股难闻的老人味儿,跟我奶奶身上的一模一样……我奶奶从来不上桌,都是单独在边上吃。”

婆婆说着说着就委屈地哭了起来,说自己活到这把年纪还没被人这么嫌弃过。让她寒心的是大姑姐,晚饭还真就让她到茶几上去吃了,还往她身上抹花露水。

我在电话里安慰婆婆:“年轻人说话直,你别太当回事。一个人吃饭也不差,还能避开大家的口水,抹点花露水也没什么大不了。”

婆婆听不进去,让我接她回来。我让她再等等,忙完这一阵就去。

其实,我也没多忙,我就是想让婆婆再多待些天。这点不痛快,要不了几天,还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7

事实证明,我的考虑是对的。接下来的日子,婆婆的电话打得越来越频繁。

婆婆说,那姑娘总是背地里说她坏话。今天嫌她当着全家人的面放屁不文明;明天说她讲话自带喇叭,要是有宝宝的话,肯定吓得一惊;后天又嚷嚷她呼噜声大,吵得他们睡不着……

婆婆说,她就是那姑娘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最气愤的是,大姑姐对那姑娘是言听计从。现在,大姑姐一张嘴就盯在她身上,让她有屁憋一憋、说话小点声、枕头枕高点等等。

那边嫌弃她,这边又来哄她。

大姑姐说把那老房子给她儿子当婚房,等生米煮成熟饭,就不怕了。实在不行,她就带婆婆回老家县城去养老。

婆婆心里明白着呢。那姑娘,现在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一旦结了婚,再生个一儿半女的,那就是女王啊。到时候大姑姐都自身难保,哪里还能容得下她?

至于跟着大姑姐去县城养老,更是纸上谈兵。

且不说她舍不得离孙子那么远,那对年轻的好吃懒做,自己还是要人伺候的主呢,又怎能离开大姑姐独立生活、独自带娃?

再说,那姑娘如此目无尊长,还能指望她将来把房子卖了给婆婆看病,不是痴人说梦吗?

确定婆婆彻底死心了,我也就知道下一步棋该怎么走了。

8

我给大姑姐发去饭店定位,让他们全家周六出来聚个餐,我想看看人家姑娘。

那天全家都到齐了。那女孩对我倒是蛮客气,堆着笑脸夸我身材好、气质好。礼尚往来,我也说了一堆违心的赞美之词。

席间,大姑姐站起坐下忙坏了,一会给女孩夹鱼夹肉,一会给她盛饭盛汤。要不就是给她倒掉碗中的骨头,收拾成堆的擦嘴纸。女孩理所应当地享受着,没有一句谢谢。

也不知道大姑姐是忙忘了,还是畏惧那女孩,从头到尾,完全把婆婆当空气。

当我把一碗西湖牛肉羹递到婆婆手中时,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泪水在眼中转了个圈,强忍住没淌出来。

儿子很久没见婆婆了,跟她格外亲热。他还笨手笨脚地给婆婆剥了几个虾仁,蘸了点醋,送到她嘴里。

婆婆嘴里嚼着虾,一脸宠溺地望着儿子,手不停地摸着他的小脑瓜。

那天吃完饭,我还请他们去逛了会商场,转悠了一个多小时,给婆婆买了一套家居服,还送给那女孩一件大衣。

直到下午四点多我们才散的。那女孩临走冲我说了一堆感谢话,我笑了笑,没再多言。

我们到家半小时后,大姑姐就急匆匆打来电话:“怪事儿了,大门怎么被人换啦?

我让她别慌,关门的人是我。大姑姐一愣怔,接着炸锅了,说我笑面虎、阴险狡诈,竟然对她使调虎离山之计。

我笑着告诉她:“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屋里的东西,一针一线都给你收拾干净了,已经请了搬家公司送到你县城的老房子去了。”

大姑姐气得嗓子都喊劈叉了:“你,你生错了朝代啊,要是在三国,肯定赛过诸葛亮……”

我权当她是在夸我,不急不躁地回了句,“承蒙夸奖,不甚荣幸”,就关机了。

9

这件事,还多亏了我哥哥的里应外合。

我事先让他找好换锁师傅、搬家公司,远远瞟着大姑姐一家。看他们一离开小区,就上楼。先把门打开,把家具家电以外的所有东西都打包搬走,完了换一个指纹锁。

大姑姐家县城的房子我去过,也给了我哥小区、门牌号。他们到了后,锁一开、东西一放,关门走人。

大哥那头一跟我说办好了,我就给那姑娘买了一套衣服,大家就回了。

现在,房子终于又回到我手里了,大姑姐却咽不下这口气。

她打我手机打不通,又对婆婆狂轰滥炸。她说婆婆肯定知情,说我们婆媳俩合起伙来算计她。

婆婆一开始还蒙在鼓里,大姑姐噼里啪啦一通控诉后,也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婆婆还故意气大姑姐,“这叫家归原主,一点错都没。”

母女俩唇枪舌战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婆婆竟说我这事做的漂亮,干脆利落。我本来还怕她怪我下手太狠,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令人惊喜的是,婆婆让我选个好日子,把人带回来吃顿饭。她说要替我好好把把关,一关过不了,她都不答应!

我兴奋地大声点头:“必须的!”

婆婆笑着用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转身去找孙子了。看着婆婆那花白的头发、略驼的背影,我心头一酸。

往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好好待她,让她舒舒服服地走完这一生。我要让她知道,她儿子当年没选错人,她也没信错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