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敛财!这个温州人被判刑,他受贿超400万

2022-01-26 13:38:42 温州观察
0人跟贴

2021年10月,随着一声法槌落下,龙港市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龙港市不动产登记交易服务中心原工作人员缪诗耀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从刚开始的半推半就,到后来接受他们的小恩小惠,再演变成自己主动去索取,到最后陷入深渊、一发不可收拾,短短数年间,收受贿赂的金额居然高达400多万元,现在连我自己看到这一数字都感到触目惊心。真的是应验了一句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如今的我失去了自由,也毁掉了家庭,真是千般悔恨、万般痛心。”缪诗耀在法庭作最后陈述时忏悔道。

作为一名普通窗口办事人员,是什么原因让他利欲熏心、迷失底线,又是何来底气让他目无法纪,肆意地进行徇私枉法的寻租活动,最后变成一手遮天、“小官巨腐”,致使原本为民造福的权力出现了异化?

心态失衡百念生

1995年参加工作的缪诗耀,直至2021年案发的26年里,一直在规划住建部门工作。凭借着多年的工作阅历和过硬的业务功底,他逐渐成为不动产登记审批领域的“业务骨干”。然而,长期身处单一领域、从事审批核心岗位的缪诗耀,在与企业主的沟通打交道中,目睹了他们富足奢华的生活,开始认为“为什么他们的学历比我低、能力比我差,却过得比我有出息?”久而久之心态逐渐失衡,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扭曲,而后贪欲的念头不断膨胀,慢慢突破了党纪国法的底线红线。

2017年,受产业发展环境影响,龙港小微工业园厂房销售十分紧俏,长期处在不动产权登记审批岗位的缪诗耀第一时间察觉,便打起了“向开发商以备案价内定厂房,再通过开发商以市场价出售,从中赚取差价”的歪主意。但他同时也深知,仅凭他个人的职务影响力,开发商基本不会卖他“面子”,很难达成自己空手套白狼的“如意算盘”。

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当年12月,缪诗耀找到了自己的直属上司、时任龙港市不动产登记交易服务中心原负责人黄起概(已判决),分享了自认为难得的“生财之道”,随即两人一拍即合。他们一同找到了某小微园开发公司的总经理杨某,主动提出以备案价预定一套厂房,再由该公司帮忙以市场价进行出售。对于该提议,杨某对这当中的利益关系心知肚明,虽然心里颇有怨言,但考虑到公司日后多个开发项目都需要到不动产登记交易服务中心办理相关审批手续,犹豫再三后最终答应了下来。之后,杨某将厂房售出,并根据缪诗耀要求,将厂房转卖后赚取的差价共计226万元,以现金形式放入缪诗耀指定车辆的后备箱内。这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的一麻袋现金,犹如洪水猛兽,让缪诗耀本不甚坚固的廉洁防线瞬间溃决,他甚至天真认为“这天衣无缝的计划是我一手策划的,对赚取过来的巨额差价,理所应当占大头”。而后,缪诗耀在私自藏匿其中的46万元后,将剩余的180万元拿到黄起概办公室进行平分,最终黄起概分得90万元,缪诗耀合计拿到了136万元。

利益捆绑千般

这一次的巨额“转卖费”让缪诗耀心中暗喜,也激起了他更大的贪腐欲望。2018年下半年,缪诗耀伙同黄起概,以打招呼的方式帮助温州某工艺礼品有限公司法人陈某购得一处厂房,事后陈某送给缪诗耀现金11万元,缪诗耀将其中5万元分给黄起概;2018年12月,缪诗耀为某小微园开发公司办理预购商品房预告登记和抵押权预告登记业务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总经理现金100万元,并将其中10万元送给黄起概……

通过权力分羹、抱团腐败,缪诗耀将自己的直属上司黄起概拴成了“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并明目张胆地打着黄起概的“旗号”疯狂牟利。而被缪诗耀拉下水后,黄起概在明知道缪诗耀私下里多次利用职权向管理服务对象“吃拿卡要”,甚至越过他违规办理产权审批,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也只是私下对缪诗耀批评抱怨几句,到最后演变成了逆来顺受、共同受贿。

一边是日益膨胀的贪念,一边是失去监督的权力,缪诗耀越来越肆无忌惮,利用手中权力疯狂为企业老板大开方便之门,彻底沦为金钱的“俘虏”。

2019年上半年,某楼盘项目业主黄某为办理楼层顶跃不动产分割登记业务,送给缪诗耀40万元;2019年6月,缪诗耀帮助某房地产营销有限公司客户金某以优惠价购得世纪科技创业园某处厂房后,收受该公司原门店经理王某25万余元……

就这样,缪诗耀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了以权谋私的筹码。2017年至2019年间,缪诗耀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办理不动产权登记、不动产权抵押权登记,以及购买厂房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独自或伙同黄起概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458.26万元。

不拘小节万分悔

反溯自己的腐败堕落轨迹,缪诗耀将之归结为“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我受贿案件当中的一个行贿人,打听到我经常在某某茶室喝茶,就多次造成偶遇,一来二去,渐渐变成无话不说的茶友,继而为他办理了请托之事。”“我在和一些老板吃饭、喝茶时,无心提起的这酒口感很醇、这茶很香、这烟不错等等,他们就会立马‘装袋打包’送给我。还有就是逢年过节,他们会送来各式各样的‘物质问候’。”缪诗耀在忏悔录中回忆道。

就这样,从一盒茶叶,两条烟,几瓶酒,到后来的动辄几万,甚至数十万元的现金;从最初的拒绝,到半推半就,再到习以为常,最后欣然接受;从开始的心存侥幸,到不拘小节,到最后的胆大妄为……缪诗耀坦言,正是从这些小恩小惠开始,他陷入了人情裹挟的恶性循环。他为请托人向开发商打招呼买厂房,事成之后,该开发商就会找他帮忙办理其他事项,而碍于情面的缪诗耀也总是有求必应。在披着“人情”外衣的“互惠互利”幻境中,缪诗耀渐渐变得麻木,当他觉醒时已然深陷泥泞,跌进了犯罪的万丈深渊。

直到自己成为了案中人,缪诗耀才想起当时妻子常对他说的一句话“不求你富贵,只要你平安”。而如今,每一个红包、每一顿吃请、每一次收受都成为了禁锢他自由和幸福的沉重镣铐。失去了才知道可贵,此刻的缪诗耀才幡然醒悟,但悔之已晚。

更多疫情资讯,入疫情群了解↓↓↓


▌本文来源:温州市纪委市监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