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颖:天津6天迎来拐点!如措施到位,津南所有封控管控区预计除夕有序解封!

2022-01-26 01:25:22 网信津南
0人跟贴

1月8日,“奥密克戎”突袭天津,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次与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正面对决。21日,天津宣布“社会面清零”。短短十几天里能取得这一成果,天津针对奥密克戎做了哪些工作?如今回头来看,我们对奥密克戎有了哪些新的认识?

25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1+1》栏目推出《天津迎战“奥密克戎”18天!》专题报道,主持人白岩松视频连线天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颖,就天津在如何应对这轮本土疫情、对奥密克戎毒株的最新认识作了问答。

主持人提问:目前的情况是否意味着,自1月8日开始的、天津与奥密克戎正面交锋的防疫之战告一段落,或者叫社会面的胜利了?

张颖:目前,天津这波疫情已经取得了全面的一个胜利。这个胜利不是单纯看阳性感染者的数字是几例,而是主要是看阳性感染者是从哪个人群里面被发现的。目前新增的阳性感染者都是在集中隔离点发现的,而不是从社会面发现的,这是一个利好的信号。

再有,还要看发现的阳性感染者是何时进入的隔离点。目前在隔离点发现的新增阳性感染者,从进入隔离点算起,已经超过了14天。也就是说,在社会面上已经没有了传播的风险。因此,我们可以完全肯定,天津的这波疫情已经取得了一个完全的胜利。

主持人提问:这样看来,接下来就是收尾的工作了,在收尾这个阶段,特别需要防范什么?

张颖:目前我们已经进入到收尾的阶段,仍不能够放松或掉以轻心。首先封控区、管控区的相关措施一定要盯紧了,依然是封控区不能走出家门,管控区不能出小区,这些要求必须要坚持住。

第二,是进入集中隔离点后,不能够随意出门,或互相串门、一家子聚在一起,这样可能就会引起隔离点内交叉感染的风险。

第三是要加强监测,包括药店的监测,发热门诊的监测。市民出现了异常症状要及时就诊,才可以及时发现潜在的一些感染者。

四是社会面的管控。市民到公共场所或一些聚集的地方,还是要坚持做好个人防护。以上这四个方面,哪一条都不能放松。

主持人提问:下周一就是老百姓盼望很久了的除夕,还有5天的时间,天津1,400万人口,请问最后封控区和管控区的人口能占多大比例?这个比例也意味着是不是绝大多数的天津人都可以乐乐呵呵地走出家门,走出小区过春节了?

张颖:这几天,我们已经对津南区以外的一些封控区和管控区进行了解封。

针对津南区来说,随着疫情的发展,我们也在同步对封控区和管控区进行精确化的调整和管控。目前来说,津南区封控区和管控区内,覆盖人口是4.4万人,如果相关的封控和管控的措施做到位了,没有出现人员管不住的情况,预计到1月31日,津南区内所有的封控区和管控区都可以有序地解封了,也就是说,大年初一,这些市民都可以在家里开开心心地过春节了。

主持人提问:回头复盘天津这样一座大城市迎战奥密克戎疫情,我们从流调溯源角度有什么收获?

张颖:之前我也谈到过,我们锁定了一些线索,在物、人等方面都在进行溯源,去挖掘一些有效、有力的证据。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证据链条,毕竟病毒传播的时间有点长了,可能一些之前的潜在感染者已经都好了。

但是我们找病毒传播源头,主要还是为了防控,避免源头持续存在,还在播散病毒。所以我们虽然没有找到一个有力证据,来证明病毒到底是来自于物,还是来自于人,但是我们相应的管控措施是已经同步在实施了。也就是说,围绕着现存的、已发现的一些线索,我们相应的切断病毒传播的措施都已经上了。

所以说大家不必担心说,还没有找到一个明确源头,是不是还存在着一些风险。因为对可能潜在的风险,我们已经采取有效的措施,把它控制住了。

主持人提问:从1月8号到现在,天津迎战奥密克戎疫情一个很重要的动作是做了4轮全员核酸检测,总人次超过了5800万。现在回头看,这些全员核酸检测对天津战胜奥密克戎疫情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张颖:全员核酸检测第一个起到的作用,是我们把所有的感染者——无论是以前感染的,还是新近感染的——快速找到,然后排查出密切接触者和次密接,进行有效的切断传播措施。

第二,是通过全员核酸检测找到了津南区外、已经外溢到其他区的这些小的、散发的风险点,避免了这些散发的风险点再形成大面积的爆发。

第三,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作用,是从我们发现奥密克戎疫情在天津传播的1月8日,到发病达到高峰,也即大家所关注的“拐点”,我们只用了6天时间。也就是说,从发现疫情到出现拐点,只用了6天的时间。这对于我们后续能够快速、有效地控制疫情,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主持人提问:回头看过去天津过去十几天迎战奥密克戎疫情,我们如今对奥密克戎这一变异毒株有了哪些新的认识和了解?

张颖:目前来说,印证了我们在相关文献中所看到的,奥密克戎的潜伏期是短的,要比德尔塔变异毒株要短一些。从目前天津的病例来看,最短的是1天,最长的是6天,平均潜伏期是3至4天,确实要比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潜伏期要短一半时间。

同时,它的隐匿性是非常强的,起病和其他的上呼吸道疾病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在鉴别诊断上,很难加以区分。

因此,如果这些感染者不去就诊、不做核酸检测的话,我们很难第一时间把它发现。所以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一个是快,一个是隐匿性强,这是我们所发现的它的主要特点。

主持人提问: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有很多人在说“它可能就是一个大号的流感”,症状会比较轻。目前以您了解到的情况,奥密克戎接近“大号流感”的说法吗,还是存在不一样?

张颖:对这样的观点,我认为还需要更多观察,需要更多证据。但是从天津本轮奥密克戎疫情中感染者的临床表现来看,它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大号流感”。

也许在“起病”时,即感染初期,它的临床症状和表现是比较轻的,有些是无症状的,但是随着病情的进展,我们也看到了在天津阳性感染者里,有42%是普通型。

何谓普通型?从临床诊断上来说,它是有肺炎的一些表现的,无论是轻还是重,它都是有肺炎的一个表现的。对于疾病来说,如果有肺炎表现的占比能达到42%的话,它就不能等同于是一个“大号流感”。因为我们都知道,流感病毒所造成的疾病是以上呼吸道症状为主的,会有一些有慢性基础性疾病的人群会合并肺炎、细菌性肺炎或病毒性肺炎,但是那个比例是远远要少于42%这样的一个构成比的。

所以就目前天津的疫情来说,我个人还是对“奥密克戎是一个大号流感”的观点持观望态度,我们还是需要在临床上继续观察。

主持人提问:天津这次在跟奥密克戎正面交锋中,还有一个点是非常值得关注的,1月8日倒推10来天,正是天津大学生回乡的时间,大学生返乡接近34万人,你们在防止疫情外溢,保护其他城市和人群时,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

张颖:从天津返回大连的大学生出现了感染情况后,天津市教委第一时间启动连线所有已经返乡的大学生,包括老师和其他的教职员工,第一时间点对点联系到个人,督促他们尽早的去进行核酸检测,同时居家等待结果,尽量减少外出。

二是不仅仅督促他们个人去进行核酸检测,也建议家人跟着学生、老师、教职员工一起,就近进行核酸检测,排除风险。教委发通知到学校,学校到班级,班主任老师或其他老师再通知到学生,这个工作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然后把结果反馈给老师,再反馈给班级,学校再汇总,然后到教委,确保一人不漏。整个流程是非常快的就完成了的。

主持人提问:回顾天津本轮疫情,天津是如何做到更精细的管控的?

张颖:其实在疫情之初,过于的精细的管控会造成遗漏,所以我们是随着全员核酸筛查的进度,研判疫情的趋势和风险点,逐步进行了封控区和管控区域的调整。把风险控制在最小的范围。

所以我们会看到,封控区是一个楼,管控区是一个小区,甚至是超大的小区,我们是逐步划分出很小范围的管控区,将风险锁定到最小的范围之内,精准的进行重点的管控,所以封控区和管控区的精准是随着疫情发展来调整的。

来源:津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