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出身将门,对曹锦绣大打出手的贺弘文太太,才是狠角色

2022-01-25 11:41:57 锦绣花娇
0人跟贴

贺弘文的太太,刚将里屋的帘子掀开一半,只见一个亵衣打扮的女子半靠在床榻上,胸口半敞着,露出半圆粉嫩嫩的胸脯,衬着一抹艳艳的水红肚兜儿。

曹锦绣搅黄了贺弘文和明兰的婚事后,几经辗转,终于如愿做了贺弘文的“贵妾”,被唤做曹姨娘。

这一天,贺弘文刚从外地进货回来,曹锦绣就让自己屋里的小丫头去门口堵着,不等贺弘文去见正房太太和孩子们,就巧妙地将“表哥”引到了自己的床前。《知否》原著中,这样写道:

曹姨娘形容楚楚,鬓发凌乱,一手抚着自己的胸,一手紧紧拉着床边的男子,哀哀道:“表哥,表哥,你好狠心,这些日子竟没来瞧我一眼……便是我死了,怕都没人知道!”

这种把戏,贺弘文夫妻早已见怪不怪。贺弘文一手扣在了曹锦绣的脉门上,告诉她没什么不妥,只是有些郁结,开些发散的药就行了。

曹锦绣心中暗恨:别人装病都能得到怜悯,可惜自己装病的对象竟然是个大夫,什么都瞒不过他。

她眼见装病不成,只得将半个身子都挂在了贺弘文身上,继续对着“表哥”细诉相思,倾诉衷肠:

姨母过世后,表哥是厌弃我了吗?我只盼着能和表哥长长久久的,偏姐姐又不许我踏进她处一步!

这时,被曹锦绣换做“姐姐”的贺弘文太太早已听不下去,她一把上前将曹锦绣丛贺弘文的身上拖开,用力地甩在地上,破口大骂起来:

贱人!你还要不要脸?敞着衣裳,露着胸脯子,婆母过世才几个月,相公还守着孝呢,你就这般下作地来勾引男人!

曹锦绣哪听得这番粗劣言语,一时脸涨得通红,马上寻死觅活起来,可惜贺太太却不像贺弘文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只是一个劲儿地唾骂,表示希望曹锦绣早死,家里也能少个祸害。

说到曹锦绣给贺弘文下 药,让怀了曹氏兄弟孩子的丫头勾引贺弘文“广纳妾室”的事,贺太太更是义愤填膺,对着曹锦绣一顿拳打脚踢,曹锦绣也只会在地上打着滚儿地哭嚎,拿贺太太一点办法也没有。

贺太太不像明兰是贤淑的闺阁女子,对曹锦绣做不出这等狠辣之举,她是武官的女儿,性格泼辣,最见不得曹锦绣对贺弘文娇滴滴的勾引,处理起问题来干净利落,心思狠绝,是《知否》原著中真正的狠角色。

01、心有“白月光”,还能踏实过日子

贺太太和贺弘文成婚的时候,已经20多岁了,这个年纪放在现在还很年轻,但在古代也算得上是个老姑娘了。

婚前,贺太太曾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竹马”是她父亲同僚的儿子,门当户对不说,两人年岁相当,还是邻居,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情深意笃。

等到了适婚的年纪,两家的长辈做主,给他们定了亲事。贺太太和她的未婚夫,也曾热烈地恋爱过,这段热恋的往事,在《知否》的原著中,是通过贺太太的回忆来表现的:

恍惚间想起,那年也是这样一个细雪飘飞,月色皎洁的夜里,俊朗豪迈的少年趴在墙头痴痴地望着自己,她也是这样站在自家的老梅树下仰头对望。
少年的眉毛那样浓黑挺拔,眼神那样炽烈明亮,漆黑的眸子里只有自己的倒影,冰冷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她也浑然不觉,心已被少年炽热的目光熨得火烫火烫,觉得可以把全世界的雪花融化。

但和所有初恋的悲剧一样,他们的恋情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身为武官的儿子,她的未婚夫上了战场,再也没有回来。

贺太太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走出了初恋的伤痛,一晃就到了20多岁,错过了很多更好的亲事后,贺家来提亲了。

虽难忘初恋,但她还是嫁了,因为她也想要儿孙绕膝的幸福。从此,初恋成了她永远的白月光,被她珍藏在了心底。

至此,她成为了贺弘文贤惠能干的正妻,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她替他打理家事,应酬外务,而作为武官的女儿,更是不怵曹锦绣半分,把曹锦绣制得服服帖帖。她给贺弘文守好了后院,让他一身轻松地去打拼事业。

心有白月光,却又不失为一个过日子的好手,贺太太实在是一个聪慧通透的女子。

02、知道丈夫不爱自己,却能坦然接受

贺太太是聪明的,曾经经历过热恋的她,其实早就知道,贺弘文并不爱自己。

她并不了解贺弘文和明兰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但她却明察秋毫,从贺弘文疲惫黯淡的眼神中,洞悉了一切:

贺大夫生得眉眼清俊,又兼素日淡泊,岁月在他脸上并未留下多少痕迹,只那一双眼睛却已苍老了,无论何时都带着一种疲惫和木然。

作为恋爱过的女子,她见过两情相悦的未婚夫在热恋时,那滚烫炙热的目光,她知道那才是热恋中男子的模样,眼中星辰闪烁,流光溢彩,而贺弘文的眼中却只有颓唐与木然,眼波不兴,心如止水。

此外,不怀好意的曹锦绣,当初为了挑拨贺弘文夫妻的关系,曾别有用心地向贺太太透露过,贺弘文最初曾有过一门极好的亲事。

自己的观察,再加上曹锦绣旁敲侧击的暗示,都让贺太太心知肚明,贺弘文并不爱自己,但贺太太既没有失望,也没有伤心,而是坦然接受了。

因为聪明如她,一直都知道贺弘文如此优秀,假如不是经历过情伤,也轮不到自己。她自己也曾经热恋过,甚至订过亲,她明白,有些事,只是没有缘分,没必要太过执着。

谁还没有年轻过,既然都已经过去了,那就努力向前看。不得不说,知道丈夫不爱自己,还不作不闹,努力过日子的贺太太,真的是太明智了。

03、明白婚姻的本质,并不是爱情

未婚夫的梗死,让贺太太心碎神伤,她永远记得未婚夫在临行前和她说过的话:

明儿一早儿,我就跟爹爹和哥哥们出发,待我回来,咱们就办喜事,以后咱们……咱们永远不分开,哪怕掉光了牙齿,白了头发,也一直……一直在一起。
妹子,我……我……心里只有你,从来……只有你!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热烈的情话言犹在耳,但在那以后,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那样火热的眼神,和那深情健壮的臂膀了。

爱得有多深,伤得有多重,但岁月流逝,她还是紧咬牙关放下过往,嫁给了贺弘文,并和他有了一子一女两个孩子,夫妻和睦,儿女双全,享受到了家庭的幸福,因为她明白婚姻的本质,并不是爱情。

爱情是风花雪月的浪漫,婚姻却是一纸契书的成全,成全的是两个普通人的平凡人生:抱团取暖,相互包容,一起置业,共同育儿,婚姻的本质,其实是合作。

而贺弘文虽不是好的恋人,但却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他人品正直,年纪轻轻就习得一手好医术,贺家也算得上是名门,贺弘文还开了一个小医馆,家境殷实富裕。

成婚后,贺弘文虽然对她没有热烈缠绵的爱情,但对她,对孩子都是体贴又温柔。他懂得她的辛苦,也给了她作为医者独特的关怀,这在《知否》原著中,也有过细致的描述:

贺大夫浅浅抿了口酒,放下杯子,由衷感激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里里外外都要你操持,你自己也要保重身子,这回我给家里进了些阿胶和燕窝,是给你吃的,别再送人了。”

平实朴素的话语间,饱含着贺弘文对贺太太的关心和体贴,作为一个女人,得夫如此,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至于爱情,她已经得到过了,她觉得自己并不亏,也不枉来人世一遭。

结语:

《知否》原著中,塑造了许许多多性情各异的女性形象,有知书达理,聪慧笃定的明兰,妖娆妩媚却心思歹毒的林小娘,还有大大咧咧生怕自己吃亏的王大娘子……但要数心思狠辣,杀伐果决,还要数贺弘文的太太。

因为她虽然难忘初恋,却并不耽误和老公努力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当得了贤妻;而对侵犯了自己的利益,又无底线作闹的曹锦绣,她也敢于对其拳脚相向,出言训斥,做得了悍妇。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也打得了小 三,她不为情所困,又拎得清,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点击上方关注,带你侃剧,聊书,分享情感故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