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老兵谈在朝鲜过春节:除夕看高炮打美军飞机,比烟花更带劲

2022-01-25 10:36:10 醉一场红尘plus
0人跟贴

1951年2月6日,大年初一,朝鲜汉江南岸。

美军将一群“心战专家”送到了前线,这些“专家”都是美军找蒋介石“借”来的,其中还有不少女人。他们用巨型高音喇叭对正在鏖战之中的中国将士们喊话,各师团营、连长逐一点名,声称联合国军队是为了“解放朝鲜”而来。

除了战地广播,美军飞机还在志愿军的阵地上抛撒传单,传单正面写着“

恭贺新年

”,背面则写着:

新年在望,可惜你的老婆在家还不起帐,你可能死在国外的战场上。

将士们看着这些传单嗤之以鼻。

图|在机枪的掩护下,志愿军战士发起冲击

很快,指战员们带着极少量的肉和糖果来看望前线的战士们,因为数量极少,大多数的战士只能分到几块糖果。

这些糖果的彩色包装纸,每个战士都当作宝贝一样收了起来。

只因为上面写着“

中国

”四个字。

很多烈士,直到牺牲前都没有舍得吃那几块印有“中国”的彩色糖果,将它们放在最贴近胸口的口袋里。

这是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之中一个感人至深的细节。

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场的第一个春节,便是在朝鲜汉江以南残酷的战场之上度过的。

1951年春节:他们长眠在异国他乡

1950年年底,敌人在遭遇我军三次打击之后,丢失了汉城,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之中威信下降。为了挽回失败的影响,他们从欧洲、美国本土和日本急调部队。

由于中朝军民刚刚克服了巨大的困难完成了第三次战役,还没有进行整补,美军想要乘着我军疲劳、补给困难之时,重新夺回汉城,将我军压回“三八”线以北地区。

1951.2.14,汉江前线,某部指挥所通往前沿阵地的两条电话线被敌人炸成几段,志愿军电话员冒炮火把线接通

此时朝鲜三八线以南的地区大雪皑皑,气温在零下25到30摄氏度之间。中美两军在后勤补给的水平上有着天壤之别,中国志愿军的补给线已经被拉长到第一次战役的三倍,全军上下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这一场血战。

1月28日,距离春节还有8天。

美军25师派出

10多辆坦克,8架飞机,10多门火炮

,以及一个营的兵力向113.8高地进攻。

守护高地的50军148师443团7连在密集的炮轰下发起了8次白刃反突击,消灭美军200人。

此时的7连3排只剩下了一名机枪手田文富,他答应排长,哪怕只剩下一人,都要坚守阵地。

他趁敌人进攻的间隙,将伤员抬下前线,将烈士遗体掩藏好,收缴被打死的敌人的武器和弹药。他把帽子和大衣脱下来,塞进草和泥,做成假人,制造虚假目标,随后回到坑道,举着枪等待敌人的下一次进攻。

图|美国步兵蹲在坦克后面,打算在前进的坦克掩护下朝前方的志愿军战士开火

面对蜂拥而来的敌人,田文富不停游走、攻击,机枪子弹打光了,就捡起准备好的冲锋枪和卡宾枪继续作战。他的腰上还有一枚牵出火绳的手榴弹,随时准备着和敌人同归于尽。

田文富一个人用800发子弹挡住了美军的4次冲锋,消灭美军60人。

战后,田文富带着几乎已经被美军子弹打碎的军大衣和军帽去见了443团的政委,政委含泪用手指点着弹孔——53个。

田文富被50军授予

“英雄机枪手

”称号,荣立二等功。

图|田文富

这位长寿的老英雄,2004年还带着夫人和子女到军博会去看了自己当年的军大衣。

1月29日起,美军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对236.5高地展开5次团级波浪式冲击。

守卫阵地的443团8连拼得最后只剩下了2名战士和6名运输员,弹尽粮绝,连阵地上的石头都被砸光了。

236.5高地落入敌手,主峰帽落山遭遇空前猛烈的火力压制。美军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一直到2月3日,依旧没有拿下主峰。气急败坏的美军开始向志愿军阵地投掷燃烧弹,志愿军战士冒着浓烟和烈火坚守阵地。

经过整整8个昼夜的战斗,443团消灭了1500多名美军士兵,到了最后,我们的志愿军战士们只能用十字镐、石头和敌人战斗,甚至是赤手空拳和敌人搏斗。

与此同时,志愿军149师在白云山、光教山、国主峰和十倍于自己的美军战斗着。面对美军数十架飞机和数十辆坦克,以及大量的燃烧弹,他们毫无畏惧。

美军打到后来也是杀红了眼,已经不顾阵地上己方士兵的死活,用几十门大口径榴弹炮对阵地进行火力覆盖。

2月4日,志愿军447团1营1连几乎全部牺牲在白云寺阵地。

除夕夜,447团与敌人已经激战了11个昼夜,消灭敌人1400人,447团最终被授予了“白云山团”的荣誉称号。

图|中国人民志愿军50军政治部、司令部赠给“白云山团”的奖旗,现藏抗美援朝纪念馆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之中唯一被志愿军总部授予荣誉称号的步兵团,《歌唱白云山》这首歌就是根据447团的英雄事迹创作的。

此时的汉江已经开始出现了解冻的情况,为避免陷入背水而战的不利境地,50军只留下了150师450团坚守汉江南岸桥头堡处,50军和人民军第一军团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

此时50军能够成建制投入作战的兵力,只剩下了4个营又4个连。

在利川以北的志愿军38军同样惨烈,2月16日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后,

38军一半以上的步兵连只剩下了不到50名可以继续作战的指战员。

38军和50军的顽强抵抗,为我军在横城反击战创造了条件。

志愿军老兵朱克(原志愿军步兵排长)回忆道:

冲锋的时候,都舍得人上,美军那边完全都是机枪、重机枪、炮,我们全是人、枪、手榴弹。

趴在铁丝网上、趴在枪眼上的人多的是。

那不光是宣传的黄继光,哪一个排上去都有几个是堵枪眼的,都有几个是趴铁丝网的。

不趴铁丝网,部队都上不去,不堵枪眼,后面的人都上不来。

全国不只有一个黄继光,几百几千都有,不知道名字的多了。

图|50军战士在子弹打完后,用石头砸向“联合国军”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惨重的一次战役,

“联合国军”每天付出900人的伤亡代价,最终向前推进了1.3公里。

志愿军赢得了时间,掩护了战略预备队集结。

但太多的烈士,在这个本该家家户户欢庆的日子,长眠在白雪皑皑的异国他乡。

他们的妻子、儿女、老父母,是多么不舍和心痛,他们的兄弟、同窗、乡邻,又是怀揣着怎样的仇恨,踏着他们的脚步,走上战场。

1952年春节:反美国细菌战轰轰烈烈地开展

1952年1月28日,春节。

志愿军四十二军战士李广福发现,每次美军的飞机飞过后雪地上都会留下大量的苍蝇、跳蚤、蚊子之类的昆虫。

细心的战士立刻将这个发现汇报给上级,这是我军第一次发现美军散布的昆虫。

此后,志愿军多支部队都在不同的地区发现了昆虫,如此严寒的天气,出现大量的昆虫是非常奇怪的现象。

志愿军判断这是美军投掷的细菌武器。

经过化验,这些昆虫身上带有鼠疫、伤寒、痢疾、霍乱等病毒。

很快,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向中央军委提交“

关于敌空投带菌昆虫及处置意见

”的报告。

图|志愿军与朝方防疫人员一起进行消毒作业

毛主席次日批示:请周总理注意此事,并予处理。周恩来总理很快拟出了反细菌战的注意事项及措施。

我军官兵随后就进入了反细菌战的紧张工作之中。

中央军委给志愿军发出了防疫指示:

我们不管敌人的细菌战进行到何种程度,也不管有无病原发生,都必须迅速而坚决地进行防疫工作,不容有任何犹疑和动摇,否则即易发生损失,陷于被动。

这年春节前,美军派出4批次战机入侵我东北沈阳、本溪等地连番轰炸,又在春节期间,不顾国际公法秘密实施细菌战。

不少被俘的美军官兵供述,美国当时已经培养出特别耐寒的细菌和昆虫,在寒冷的气候之下专门用于细菌战。

根据有关资料统计,从1952年1月到3月末,美国在朝鲜北部共散布细菌804次之多,遍布朝鲜70多个郡市,特别是前线地带、后方重要城市和交通线,散布的昆虫密度最高可达1平方米1000多只。

除了昆虫之外,志愿军还发现了大量死鱼,处于半腐烂的状态,带有霍乱病菌。

志愿军宣传到位,战士们警惕性较高,但朝鲜百姓就不同了。朝鲜暴发了早已绝迹的鼠疫、霍乱,仅仅是安州郡,就有600多人染病,50多人确诊为鼠疫,36人死亡。

1951年4月13日,《纽约时报》报道:

美国

在日本建立了细菌站,由战犯任工作人员,麦克阿瑟和李奇微鼓励细菌研究和生产的继续。

美国的细菌战为何建立在日本?当年日本投降后,美国保护了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免于被起诉,不再追究其细菌战的罪责。而作为交换条件,日本必须提供731部队有关细菌武器和细菌战的各种资料,以及人体实验报告的研究论文等。

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曾经说过:“

战后美国细菌化学部队是在原731部队研究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

他们用心险恶地在中国的春节期间开始实施,自以为可以通过这种有效而便宜的细菌武器来挽救败局。

我们的战士们斗志昂扬,三十八军提出:

“细菌是敌人,防疫就是战斗”

的口号,有的连队还提出了

“捕灭一只苍蝇、一只老鼠,就是打死一个美国鬼子”

的口号。

这场轰轰烈烈的防疫灭菌运动,在中国的新年伊始展开。

图|志愿军医护人员为朝鲜百姓接种疫苗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护

士秦懋祖的回忆录上如此记录着:

程序烈同志首先在树枝上捉到一个苍蝇,他满口四川腔地向我喊道:“

快来看呐!老子捉住个‘李奇微’喽!

”接着,林国来同志也嚷起来:“

嗨!俺捉住个‘杜鲁门’!

”大家一看,原来他从枯草里夹起个圆肚子的大蜘蛛,接着又捉到很多蚊虫、跳蚤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虫。

美国最终放弃了细菌战,在我军科学有效的反细菌战工作之下,他们的阴谋无法得逞,反而引来全世界工会联合会、妇女联合会、青年联盟、学生联合会以及各国政府的谴责。法国化学物理学家、世界和平大会执行局主席约里奥·居里(居里夫人的女婿)发表声明,痛斥美国发动细菌战。

毛主席感慨道:“

我们方面发生的问题,最初是能不能打,后来是能不能守,再后来是能不能保证给养,最后是能不能打破细菌战。这四个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都解决了。我们的军队是越战越强!

1953年春节:志愿军吃到了第一顿肉饺子

1953年2月,这是志愿军进入朝鲜后的第三个春节,也是我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美国人在休会4个半月之后,又提出回到谈判桌上谈判,这个消息格外振奋人心。

在春节前,我们的铁道兵部队还在零下30多度的冰天雪地里紧张地抢修贯穿朝鲜中部的新线铁路。这条新线路修建的目的就是为了粉

碎美军切断三八线附近中朝军队后路的计划。本来预计需要半年完成的任务被压缩到3个月,最后被压缩到45天。

过年这天,战士们依旧在工作着,炊事班给大家包了一些有肉的包子,这就是他们这天庆祝的内容。

铁道

老兵姚克明回忆道,在朝鲜过春节,没有人放烟火,但我们有自己的庆祝方式。

除夕夜,我们就坐在我们抢修铁路的工地上,看志愿军高炮部队打美军的飞机,那感觉,比看烟火带劲。当敌机飞过来,想要轰炸我们刚刚修起的清川江大桥,探照灯部队顿时齐开,捕捉每一架敌机,高炮群一起开火,打得敌机倒栽葱。可这比和平年代春节晚上看焰火,一点儿也不逊色!

因为这条线路的提前完工,运足了三八线前沿阵地半年的粮食和弹药,艾森豪威尔不得不撤销了两栖登陆的作战计划。

我们的后勤部队,在朝鲜战争之中建造了源源不断的运输线,在这年春节,志愿军战士们终于吃上了大肉馅的饺子!

图|文工团员在上甘岭前线设立宣传站,鼓舞士气

战士们还唱起了一首打油诗:

四川榨菜到朝鲜,黄河鲤鱼上了山。

生活不断有改善,后勤真是不简单。

志愿军47军140师决定在这年春节搞一个小型的联欢活动,战士们组成了一个“乐团”,没有乐器,就用脸盆、茶缸、酒瓶,打出鼓点节奏来,一场简单却格外热闹的音乐会就这么开始了。军乐团叫作“协奏团”,战士们就将自己的“乐团”起名为“

锅碗瓢盆协奏团

”。

这支“业余”的表演队很快演出了名气,连师部都很喜欢,将他们喊到了师部驻地,又表演了一番。

63军189师566团,团长朱飚原是华北钢铁第一营的营长。这年春节,他将战士们都召集在坑道里,开了个联欢会,大家吃饺子,吹口琴。

在战地记

者李治亭的报道中,欢欣鼓舞的志愿军战士,将敌人的炮火,当作了欣赏的烟花,除了前沿站岗的哨兵之外,其他人都欢快地包着饺子,一起唱着《志愿军战歌》。

志愿军老兵何向荣在一次采访之中说,那年的除夕,本来大家都很开心。他所在的连队刚刚完成了驻地的转移,炊事班要为战士们准备年夜饭,所以没有来得及跟上部队,没想到伙房遭到了美军战机的空袭,整个炊事班全部牺牲。

他们还记得炊事班班长笑着对他们说:“除夕夜我们要吃大米饭,加猪肉炖粉条。”

图|朝鲜云山郡的人民,在立石下里建立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追悼碑,每逢年节人们举行隆重的朝鲜祭奠仪式

上级紧急重新组织了新的炊事班,战士们当天也吃上了大米饭和猪肉炖粉条。

这是他一辈子难忘的悲壮的除夕夜,他不能回想那顿年夜饭,这是整个炊事班的战友们拿命换来的,所有的战士都是含着泪吃完。

当我们跨越时空,去看这三个对抗美援朝志愿军战士来说意义完全不同的春节,从他们的愤怒中感受不屈,从他们的谨慎中感受睿智,从他们的喜悦之中感受乐观……他们的日记本之中,很少留下节日里想念父母、妻儿的只言片语,只有宁折不弯的气节和不畏强暴的豪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