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华政工出身,为何能代理彭总职务,到底有哪些过人之处?

2022-01-24 09:43:00 战旗红
0人跟贴

四野战将系列85:邓华(一)

作者:桅杆

邓华是笔者非常敬佩和喜爱的四野战将之一。笔者的四野战将系列文章,已经写了27位,也一直想写邓华将军,却迟迟动不了笔。原因是邓华为很多军迷所熟悉,担心写不出特色。此外,邓华没有留下回忆录,一些传记类或纪念类的文章,总感觉难以表达本人(不仅邓华)的军事思想及性格特色。细细品读各类文章,笔者感觉,邓华将军最大的特点,是军政双全,善于带兵,长于指挥,尤其善于思考,用脑子打仗。本文就试着说一说这些事。

(一)出身书香门第,长期从事政工

邓华1910年出生于湖南郴县(现郴州)的一个书香门第,上过中学。这在当时算是个大知识分子了。

在红军时期,有文化的人大多搞政工,邓华也不例外。自湘南暴动开始至整个红军时期,邓华一直从事政工工作,宣传干事、组织干事、政委等。长征到陕北后,邓华任红军第一主力红2师的政委。这也是他红军时期的最高职务。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邓华任红2师改编的115师343旅685团政训处主任。当时八路军没有政委编制,邓华的实际职务相当于政委。平型关大战后,115师五台分兵,邓华被聂荣臻留在了晋察冀,先是与杨成武搭档,任115师独立团扩编的独立师及一分区政委,创建根据地;1938年4月与宋时轮搭档,任八路军第四纵队政委,率部挺进冀东。1940年3月开始,先后任晋察冀第5、第4军分区司令员兼政委,军政一肩挑。1944年3月,邓华与黄永胜搭档,率晋察冀机动旅到延安,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2旅政委。

从上述履历可以看出,在红军和抗战时期主要,邓华主要搞政工。即便担任军分区司令员兼政委,其主要任务也是创建和巩固根据地,而不是打仗。但我军在战争年代军政不太分,邓华也时常参与军事指挥,在战争实践中积蓄了养分,但毕竟不是主要负责打仗的军事主官。

有个很奇怪的现象:进军东北后,之前长期从事政工工作的邓华,却再未担任过政工职务。从初期担任东北任保安副司令兼沈阳卫戍司令,到辽吉军区司令员、辽吉纵队司令员、第7纵队司令员、第44军军长,再到第15兵团司令员,都是军事主官,并且除了最初一个东北任保安副司令的兼职外,还都是正职。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四野在1949年3月11日编组并任命的4个兵团中,邓华是唯一由纵队司令直接升任兵团司令的,而且还不是主力纵队司令。其他3个兵团,即12、13、14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刘亚楼、程子华)都是由东野或东北军区总部首长转任的。

(二)军政双全,善于带兵

邓华可以说是厚积薄发,其军事才能在东北3年得到了升华。进军东北时,邓华是教导2旅政委,是政工干部,职务也不算高,与黄永胜、韩先楚等平级,低于刘震、洪学智等。在东北3年,在战将如云的东北战场,邓华却超越了这些名将。平津战役后,四野编组兵团时,黄、韩、刘、洪都是兵团副司令。

在随后的抗美援朝战争中,邓华担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是彭总的得力助手。1952年6月,邓华开始代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并在1953年7月出任志愿军第二任司令员兼政委。超越四野众多名将,代理彭总职务,在烽火连天的战场,这绝非偶然。那么,邓华到底有哪些过人之处呢?

笔者归结为两点:一是军政双全;二是善于思考,用脑子打仗。邓华天赋极高,经过战争实践的长期锤炼和积累,造就了他相对全面的军事才能,终成一代名将。

说邓华军政双全,首先体现在带兵上。东野在1946年下半年第一次大整编中,编组了5个主力纵队,即1、2、3、4、6纵,号称“东野五虎”。这5个纵队的主要成份都是关内进军东北的老八路。1947年4月,辽吉军区将所属部队,即保1旅、保2旅和西满军区独立师整编为辽吉纵队(邓华纵队)时,除了保1旅有一些关内老八路成分外,其他都是进军东北后在当地招募的部队。

就这样一支新组建的地方部队,邓华利用战斗间隙进行整训,并利用实战锻炼部队,其战斗力很快得到提升。在很短的时间内,辽吉纵队就被训练成了准野战部队。当时的辽吉军区比较特别,将整个军区的所属部队整编成了一个辽吉纵队,而其他军区下属只有独立师。

辽吉纵队建制上属于辽吉军区,战时全纵队由东总直接指挥,成为半野战纵队。在东野的历次大战中,都活跃着这些部队的身影。甚至在1947年6月四平攻坚(三战四平)这样的恶战中,组建才2个月的辽吉纵队,就被林彪当作主力使用。由此可见辽吉纵队的战斗力和邓华的带兵能力。

1947年8月,东野进行第二次大整编,辽吉纵队改编为东野第7纵队。这次大整编中,共成立第7、8、9、10共4个纵队。其中7纵改编最为简单,只是改个编制番号,干部机构几乎没变。辽吉纵队由半野战纵队,正式上升为主力部队。可以说,其战斗力仅次于“东野五虎”。

(三)连夜抄写《孙子兵法》

邓华有文化,爱学习,勤思考,善于带兵,指挥能力也很强,长于“用脑子打仗”,大体可以归入儒将行列。在红军时期,邓华有个夜抄《孙子兵法》的故事,或许能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这个问题。

那是1929年2月,在红4军著名的大柏地战斗中,时任红31团组织干事的邓华,从敌团部缴获了一部《孙子兵法》。他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可一切缴获要归公,在征得团长伍中豪的同意后,这本书可以推迟1天上交。

不满19岁的邓华,遂不顾当天的战斗疲劳,利用1个晚上时间,硬是把这部逾6000多字的《孙子兵法》抄了下来。此后,这部《孙子兵法》一直伴随着邓华的军旅生涯。

从这个小小的事例,可以看出邓华的学习精神。一生爱学习,勤思考,再见之于战争实践,才成就了邓华“用脑子打仗”。由于篇幅限制,下篇文章再说这个问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