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师被当众被割喉,曾被威胁拍视频赚钱,死时卡里只剩6毛钱

2022-01-23 17:22:51 不语却知心意
0人跟贴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律法邢道,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18年8月1日夜晚,浙江慈溪闹市街区的一处夹娃娃机前,一名花季少女被当众割喉惨死。很快便有人认出,受害女孩是抖音上一位坐拥40万粉丝的舞蹈老师,年仅22岁。

花一样的年纪,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在一个始料未及的晚上,生命被画上了休止符。一时之间,关于女孩死亡真相的推测,在互联网上甚嚣尘上。今天咱们就来聊聊慈溪女教师被杀案。

受害者叫陈巧丰,1996年出生于浙江慈溪。家里在慈溪市东部靠海的新浦镇,开办有工厂,家庭富裕。

陈巧丰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她从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哥哥嫂嫂也都很宠爱她。性格温婉的陈巧丰向来都很喜欢小孩子,所以在职业高中读书时就选择了幼教专业。

毕业后,于2015年,进入慈溪市机关幼儿园任教。

工作一年后,陈巧丰的父母为了她生活方便,在市区幼儿园附近给她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从小巧丰的父母就积极地培养女儿各种兴趣爱好,尤其是舞蹈。上学期间和毕业后,巧丰依旧会花大量的时间泡在练舞房里。

2017年,在幼儿园任教两年后, 陈巧丰辞职去了培训学校当专职舞蹈老师。家人又担心她每天上下班出行不方便,给她买了一辆“奔驰”小轿车代步。

陈巧丰的父母对未来女婿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人品好, 对女儿好就行了。毕竟家里什么都不缺,也不要求男方有特别好的经济条件。

巧丰父亲早早地就打算,等女儿嫁人后,资助小两口买些机械设备开厂,起码可以做到一辈子衣食无忧。

2017年,陈巧丰转去做舞蹈老师之后,周围人渐渐发现她似乎是恋爱了。在一次舞蹈排练换演出服时,陈巧丰的同事发现她背上纹着一只猫和一只狗,还有两个名字,就起哄问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巧丰不好意思地笑着点点头。

对方名叫吴益栋,比陈巧丰大5岁。根据陈巧丰职业高中的同学所说,两人在职高时就认识了。因为出众的外貌,巧丰在学校时就有大批的追求者。性格文静,温和漂亮,很有礼貌,尤其是跳舞时,巧丰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明星。

吴益栋虽然老家也在慈溪,但是父母常年在内蒙古养蜂,他从小是在慈溪跟着外婆长大,家境非常普通。职高期间,吴益栋是学烹饪的。毕业后,卖过一段时间的衣服,没有稳定的工作,靠着死缠烂打和花言巧语,博得了陈巧丰的芳心。

2017年8月的一天,陈巧丰父母去慈溪市区医院看病,结束后想着顺道去女儿的住所帮着搞搞卫生,不料一进门就撞见了正在屋里睡觉的吴益栋,当时是早上10点多,巧丰已经去上班了并不在家。

吴益栋看到巧丰的父母来,非但没有赶紧起身收拾,反而是反锁了房门,再次呼呼睡去。

上午11点多,巧丰妈妈沉不住气了,让巧丰爸爸去把吴益栋叫醒,要和他谈谈。被叫出房门时,吴益栋表现得仍然很不愿意。不向巧丰父母问好,也不说话,就那么呆呆地站着。

陈巧丰父母和吴益栋的首次见面就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中过去了。

2018年初,农历除夕夜,吴益栋父母从内蒙古回慈溪过年,吴益栋带着陈巧丰去见了父母。吴益栋父母非常喜欢陈巧丰,甚至还给了她一万元的压岁钱。后来吴益栋母亲生病时,巧丰还常常去医院照应。

虽然吴益栋给巧丰父母留下的第一印象并不如何好,但这两个人如何说也算是见过双方家长了,接下来的恋情发展应该是越来越顺利才对。

可陈巧丰和吴益栋之间的矛盾却逐渐显现出来。过了恋爱初期的甜蜜,陈巧丰渐渐发现了吴益栋性格中偏激暴力的一面。

2018年2月,两人发生争执,在陈巧丰上班的路上,吴益栋蓦地浮现,拦下了她的车,抢走了她的手机。巧丰跑下车,借路人的手机给家里人打了电话。巧丰哥哥赶来帮忙取回了车,这也是巧丰哥哥首次见吴益栋。

吴益栋的偏激行为,巧丰从来都没有跟家里人提起过,怕家里人担心。但这次半路劫车事件让巧丰的家人更加觉得吴益栋不是个靠得住人。

后来,巧丰家里的老人又去算了八字,说两人相克,在一起不会有好的结果,家人就开始反对巧丰和吴益栋继续交往。

2018年4月的一个凌晨, 巧丰哭着给哥哥打电话,说家里的门被吴益栋踢破了,让哥哥赶紧过来。

在巧丰哥哥赶来之前,吴益栋人已经逃跑了。后来巧丰家人发现,她奔驰车前保险杠和车载显示屏都被砸碎了。

每每争执和冲突过后,吴益栋都会声泪俱下地祈求原谅,甚至还跪下说,巧丰是他一生的最爱,没有巧丰他一天都活不下去,心思单纯的巧丰就这样一次次的原谅了吴益栋。

2018年5月,巧丰无意间得知吴益栋曾因赌博欠下了一屁股债, 一气之下再次提出分手。这次吴益栋直接喊来开锁匠,趁巧丰不在家撬开她家门, 搬走了许多巧丰的衣物和证件,这事儿后来还闹到了警察局。

从警局出来,吴益栋再次故技重施乞求原谅,还送了巧丰一只小狗当作礼物赔罪。巧丰再次心软了,可她没料到的是,她一次次的原谅,换来的只是吴益栋的变本加厉。

2018年5月26日,陈巧丰和吴益栋两人一同前往杭州游玩。

正是在这次旅途中,陈巧丰在西湖游船上即兴表演了一小段舞蹈,被吴益栋上传到了以陈巧丰的名义注册的抖音账号“波特卡斯.D.艾斯”上,结果影片爆红,一时之间,点赞数达到了100万。

吴益栋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连哄带骗,让陈巧丰继续拍视频上传到抖音上,以保持热度。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吴益栋上传了陈巧丰59支视频。“波特卡斯.D.艾斯”的抖音号粉丝数很快就达到了40多万。

吴益栋将这个账号当作了赚钱的工具,可陈巧丰觉得抖音拍着玩可以,但不想以此博眼球赚钱。吴益栋曾经给陈巧丰发信息说已经有3个3000多的广告找上门了,让她接拍广告,陈巧丰的回答都是不拍。

关于此事,陈巧丰还跟闺蜜抱怨过。闺蜜提醒巧丰说,吴益栋恐怕已经把她当作赚钱的工具了。

2018年6月20日,陈巧丰再次和吴益栋爆发吵架后。

凌晨2点,吴益栋趁巧丰熟睡后,从她支付宝里转走了一万多元钱。巧丰醒来发现钱被转走,一怒之下就将吴益栋赶出了门。两人在拉扯的过程中,吴益栋将巧丰家的房门弄坏了。慌乱无助之下,巧丰再次打电话向哥哥求救,吴益栋见罢,方才离开。

此前,吴益栋还曾向巧丰索要过年时他父母给巧丰的1万多元红包,巧丰说,红包的钱不都被你花了吗?你如何还来向我要。再说了,要还也是还给你父母,不是给你。后来巧丰还是拿出了1万元钱还给吴益栋的父母,吴益栋父母不肯收,巧丰只好把钱给了吴益栋的表姐,让其代为转交。

即使巧丰什么事都闷在心里,她的家人也渐渐意识到了吴益栋的极端行为。

家人担心巧丰和吴益栋在一起早晚会出事,就借口说要把巧丰在慈溪市区的房子卖掉,给她换个更大的,希望巧丰能搬回家里来住。

2018年6月底,巧丰从市区的房子搬回老家居住,家人立即将市区房子的门锁全部都换掉了。一个星期后,巧丰妈妈便低价出售了该房子。

7月12日,巧丰彻底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要和吴益栋分开。提出分手后 ,巧丰拉黑了吴益栋的所有联系方式,甚至换掉了手机号。但吴益栋还是不断更换电话号码打给巧丰,言语间充满了吓唬和威胁的语气。

吴益栋还拍下了两人曾共同饲养的小狗狗的视频说,如果巧丰不接电话,他就将狗狗虐待致死,还对巧丰说,“我要让你看着它死”。

生性善良的巧丰看到视频后,不得不出来与吴益栋见面,并以2800元的价格向吴益栋买回了狗狗。从吴益栋给陈巧丰发的信息中可以感觉出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有时候说着“我爱你,没有你一天都活不下去”,有时候又威胁说,“我要杀了你。”

7月26日,被吴益栋纠缠得心情郁闷的巧丰与一名异性朋友在公园散步聊天,这时,吴益栋蓦地窜了出来,与巧丰的异性朋友扭打了起来,期间还掏出了一把刀,巧丰吓得赶紧报警,吴益栋这才丢了刀子逃跑。

从那之后,巧丰更加每天担惊受怕。她不愿将此事告诉家里人,怕父母和哥嫂担心,但是巧丰妈妈还是无意间听到了巧丰和闺蜜的对话,巧丰妈妈后来怀疑吴益栋可能经常跟踪巧丰,甚至在巧丰的汽车和手机上安装了定位软件。

巧丰妈妈担心女儿的安危,车也不让她开了,每天都接送女儿上下班。但父母终究不可能24小时贴身保护巧丰,悲剧在8月1日这天上演了。

8月1日案发当天一大早,吴益栋就给巧丰发信息约她见面,巧丰没有回复。大约在下午三四点钟,吴益栋彻底开始发狂了。他发来大量骂人的短信,说道,“你彻底把我惹毛了!一起去死吧”。

下午5点半左右, 巧丰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说夜晚约了朋友一起看电影,看完就回家,不用来接我来了。巧丰妈妈还叮嘱女儿一定要注意安全,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是女儿发给她的最后一条信息。

8月1日夜晚8点左右,吴益栋在巧丰工作的舞蹈中心附近潜伏,悄悄等待她下班,结果看到巧丰出来后上了别人的车。

吴益栋驾车跟随。

当双方车辆行驶到慈溪市浒山街道新都汇附近时,巧丰发现了吴益栋在跟踪她,赶忙下车跑入了新都汇商业区。

巧丰以为那里人多,吴益栋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谁成想,吴益栋也迅速下车,戴上口罩,拿上一把尖刀追上了巧丰,并强行将巧丰拖到了一处相对肃静的夹娃娃店门口。

争执中,吴益栋一把拉住了想要离开的陈巧丰,挥起手中的刀,连续向陈巧丰的腹部、颈部刺过去。

最后,巧丰因为大量失血而亡。巧丰一共被吴益栋捅了十六刀,刀刺入巧丰体内后,吴益栋还不断翻搅,导致巧丰脖子上肚子上留下许多三角形的伤口。

夹娃娃店的老板看到这打斗的一幕后,试图制止吴益栋。但吴益栋拿着刀连老板都要捅,老板机智躲过后,抄起身边一根拖把去打吴益栋,吴益栋这才落荒而逃。

根据商业街区附近的监控录像显示,陈巧丰于案发当晚8:55分下车,于8:58分逃走,整个案发过程不到3点钟,可就是这短短的3分钟,夺走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当晚9点半,吴益栋自首。

巧丰家人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发现,每个月收入过万的女儿银行卡里竟只剩下6毛钱的余额。巧丰从不铺张浪费,也不喜欢奢饰品,大把大把的钱都被吴益栋连哄带骗拿去了。

家人把巧丰的手机解密后,看到了吴益栋发来的一条条谩骂的短信,才真正了解到,两人彻底分手后的这半月来,巧丰忍受了怎样的威胁和骚扰。

2019年4月3日,在陈巧丰离世后的第8个月,该案一审开庭。

吴益栋在陈述案情时说,当晚只是带着刀想去吓吓巧丰,威胁她和好。没料到巧丰一看到他,就不停地叫保安,他不想让巧丰叫,刀就进去了,后面大脑一片空白。

吴益栋还大言不惭地说,出事之前的一段时间都是巧丰妈妈接送她,如果案发那天也是巧丰妈妈接她的话,她就不会死了。这话直接把法庭上旁听的巧丰妈妈气得晕厥了过去。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吴益栋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在受害者与其分手后,仍继续纠缠,并且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当众延续捅刺受害者要害部位,手段残忍,情节恶劣。虽然案发后及时自首,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死刑。

吴益栋不服选择上诉,其家人还提供了吴益栋的精神病就诊证明,说吴益栋在与受害者分手后,患上了抑郁症,试图通过精神问题来减轻罪行。

2019年11月,二审宣布维持一审对吴益栋的死刑判决。2020年8月31日,吴益栋被执行了死刑。

回看这两年发生的种种类似案件,上海朱晓东杀妻藏尸案,浙江海归男薛某求爱不成把女孩从19楼扔下惨死案。

不难发现,这些凶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偏执型人格。爱你时,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你,但他一旦不如意了,轻则打骂,重则送你归西。

偏执型人格缺乏同情心、怜悯心,有时候,他们的野蛮行为不仅仅是为了发泄愤慨, 而是因为他们认识不到他们行为的罪恶,在施暴过程中依旧感到若无其事,这才是最可怕的。

而且,这类人往往疑心重, 情绪不稳定, 很容易产生过激行为。如果遇到这样的人,不管多爱,都请一定远离,且要尽早远离,越拖越麻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