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32天,一位淘宝小卖家的“歇市”与求生

2022-01-23 17:20:02 天下网商
0人跟贴

天下网商 叶晨

编辑 李丹超

“找我?”

1月18日15时,我们拨通祁学献电话的时候,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直到我们提到是因为他的信而来,祁学献才豁然开朗,倾诉欲一下就被打开了。

一周多前,这位27岁的西安小伙在淘宝某商家群内贴出一封名为“疫情下的小卖家”的自述信。信里记叙了西安市封城后,自己遇到客诉上升、订单暴跌、退款率达到约50%的情况;但他也表示,淘宝小卖家“越被打,越坚强”。

2021年12月22日,西安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宣布12月23日零时开始,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于整座城市,原本规律运转的生产、生活、生意,也都开始发生变化。

1月21日,一位邮政快递员在风雪中骑行为市民配送生活物资。来源:西安发布

或许是因为两年疫情中的感同身受,祁学献的信引发了西安内外众多中小电商从业者的共鸣。与此同时,商家群内的淘宝小二们已经完成了西安本地商家的情况排摸,他们一边发出一则细化到整个陕西省的“商家发货免责公告”,让祁学献们吃下“定心丸”;一边安抚商家情绪,帮助商家做店铺复盘规划,以迎接解封回血的时刻。

我们找到了祁学献,和这位小生意人聊了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突然封城,小卖家遭遇店铺“滑铁卢”

2021年12月26日,西安封城第4天,祁学献意识到,更大的麻烦正在到来。

“刚开始没有太在意,觉得最多等几天就没事。”祁学献低估了本轮疫情的发展,窝在家里3天之后,西安的本地新冠确诊数量仍在上升,他开始为手中积压的订单着急。

西安市邮政局1月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市拥有6900个邮政快递服务网点,正常运营时,日均可处理量400余万件;疫情期间,全市邮政快递业到岗从业人员仅7200余人,只剩不到400个服务网点正常经营,邮政快递企业日均处理量降至35万件,行业运营能力为日常的10%左右。

物流受限,作为创业者、小卖家,祁学献首当其冲。

首先,无法发货让祁学献不能完成货单,也无法拿到回款。

随即,因为长时间不能发货,消费者的退款和投诉越来越多。“虽然我在安抚、协商,但还是挡不住。1月19日的退款率差不多到70%了,另外还压着几百个货单呐。”

比起销售量,祁学献更在乎店铺的口碑。“我属于小卖家,花了很多心血才让销量起来,靠一单单服务积攒店铺粉丝。”

“现在99%的客诉单,都在喷我发货慢,可我也没办法呀。”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多少有些无奈。

“能做成一个店铺非常不容易”

“我在淘系中属于小卖家,能做成一个店铺非常不容易。”祁学献在信中这样写道。

去年12月上半月,在“零投入推广”的情况下,祁学献实现了近2万单的总月销量。不过,这个成绩,他等了足足5年。

2017年,祁学献从本地大学毕业,开始帮朋友的淘宝店做客服和助理。很快,祁学献便发现,运营才是淘宝店盈利的要因。“所以跳槽到了一家本地的电商企业,给一些店铺做代运营。我花了差不多三年积累经验。”

2020年是祁学献真正意义上的淘宝电商起点。当年6月,他和女友兔子来到杭州创业,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为多家品牌和厂商提供网店代运营服务。

“以前每月拿6000多块吧;创业后,几家淘宝店的月销都不错,一个月最多能赚四五万。”钱袋逐渐丰满,让年轻人愈发野心勃勃。“有了资本,我以为再搞定供货,也可以独立开店了。”祁学献坦言,“那时有点儿膨胀。”

2021年4月,祁学献按捺不住那颗跃跃欲试的心了。“和兔子开了一家美妆淘宝店,她做选品,我做运营,那时候谈了西安本地的代理商,主要卖20块上下的平价彩妆,都是大学生、青年客群会喜欢的新锐国货。”

有网友曾说,过去的2020和2021,像是被疫情偷走的两年,过得飞快;但对疫情期间创业的电商人而言,时间一直和成本、销量紧密挂钩、懈怠不得——为了尽快提升商品销量和用户黏性,祁学献萌生了不少巧思。

比如他和本地物流合作,专门为新疆地区的消费者打造了2件包邮的多款套餐产品。“新疆很多消费者对邮费都蛮敏感的,针对他们的包邮类产品相对少,我这个地域性套餐推出就很受欢迎,有的女孩子一次下单二三十份。”

终于,去年8月至12月,他等来了淘宝店业绩的爆发。而这条久违的上升曲线,在西安封城之后又遇变化。

新兴电商热城的疫情磨练

有媒体曾在2021年10月做过一次电子商务企业的“全国普查”。电商企业数量上,深圳位居榜首,上海市、金华市、广州市紧随其后,西安市位居第五,甚至超越了杭州。数据显示,西安拥有104261家电商企业,陕西注册的电商企业则为133193家。

这意味着,全省有近八成的大小电商企业,拢于西安。像祁学献一样独立求索的中小电商卖家,在这座新兴的电商热城里不胜枚举。

对于“祁学献们”来说,他们在创业路上或许都曾面临相同或类似的问题。这次也不例外。

西安淘宝电商户——祁学献

截至发稿,西安市未央区纬二十六街的家中,祁学献因为封城,已经“宅”了32天。这里距离位于他西咸新区的公司办公室不到10公里,但封城期间却显得尤为遥远。近几天,他不断自省,尝试寻找途径、接触更多的供应商和品牌方。

顺境或是逆境,向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年轻的创业者有意气风发的潇洒,有时也会留下大意疏忽的隐患。

浏览祁学献的淘宝店铺可以发现注意到,上架商品的品牌已达12个,种类丰富;但有一个细节是,所有商品的发货地点都在西安,即便是一些非陕西本土的美妆品牌。

“我主要谈的都是西安本地的代理,不是供应厂商或品牌本身,所以拿货地很单一。”祁学献解释。

放在平时,本地仓对于小卖家意味着拿货快、沟通快;但封城后,原本便捷的本地仓模式,反而因为无法照常发货、成了店铺经营的痛点。

“等到解封,一定要谈好备用发货仓,实现多仓发货。目前初谈下来,预计第一个外地仓会放在武汉。”

他又补充说:“美妆市场同质化严重,疫情我们发不出货,可别的地方有卖家能发,商机和粉丝就白白流失了。接下来,我会尝试在多个店铺,加入不同的个人IP元素,做些内容营销,让每个店有不同的特色,吸引不同的客流,这样才方便我们做好社群。即使再遇到疫情,我们通过IP情感和互动社群,还是可以留住一批粉丝。”

“我们越被打,越坚强”

1月初,祁学献所在的淘宝商家官方社群变得比以往更为“热闹”。

居家隔离已有几天,商家们的焦虑情绪逐渐放大。“大部分的难题,都在‘发不了货、压货、被买家投诉’。”一位淘宝小二表示,疫情常态化之后,平台对于疫区发货难题已经有了成熟的应对策略,此前他们也已告知商家“如果真发不了货,只需提供快递不发货的说明,审核小二会根据实际情况审核判断,不用担心”,但商家依然有所担心。

在排摸了整体西安商家们的难题、发货受限范围后,一则公告出现在商家群的公告栏,细化到整个陕西省的受疫情影响范围,以及相应的买家付款时间和应发货时间。

淘宝小二表示,公告出来之后,商家们慢慢释放焦虑,并开始将视线转移到关注店铺本身的发展上来。一些商家私信小二,反思疫情中暴露的店铺问题,双方还一道规划起“解封后店铺如何改善经营”的问题。

祁学献在淘宝商家社群咨询,很快得到小二回复

让祁学献们感到暖心的,还有一些后台的客户留言。

“有位乌鲁木齐的姑娘来问什么时候发货,我只好解释城市还没解封,解封后第一时间发出。她回复‘好呢明白’,然后几秒钟后又补了一句,‘请注意防护’。”祁学献说,每个西安电商人都在等待城市“满血复活”。

据西安市政府新闻办在1月19日下午召开的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61场)通报,从2021年12月12日以来,全市首次实现单日本土病例零新增,疫情进入收尾阶段。

1月8日,祁学献把封城以来遇到的事写成了《疫情下的小卖家》这封短信。他写道:“疫情是打不倒我们这些中小卖家的,我们越被打,越坚强。希望早日解封,完成我一个月销售额百万的小目标。”信发进商户群后,引发了不少中小电商的共鸣。

后来,我们也听说了这件事,并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

再后来,便有了开篇的那幕。

“想了解你希望通过信表达什么?”

“一种坚持吧。我最早选择在淘宝上做生意,之后也打算在这里完成目标。”

“对了,请问怎么称呼你?”

那头稍稍停顿了一会,回答:“可以提前叫我‘淘宝骨灰级卖家’——祁学献。”

图片来源:除标注外,其他由受访者供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