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隐退,俞敏洪接班

2022-01-23 11:48:47 零售前沿社
0人跟贴

作者 | 吴昕

来源 | 大佬说(dalaosay)

薇娅停止带货1个月了,直播新人俞敏洪刚开播23天。

曾经给俞敏洪打过工的罗永浩,靠直播还了6个亿,上演一出“真还传”。罗永浩今天凌晨刚刚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年后就回归科技界”。直播带货,他不玩了。

比起2016年入局直播的薇娅、李佳琦,2020年带货还债的罗永浩,在2021年末才开始尝试直播电商的俞敏洪,今年要满60岁,花甲之年。无论是时机还是年纪,似乎都太迟了点。

这周一,俞敏洪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老俞闲话”里,谈了谈自己的心声。

无可奈何花落去

俞敏洪成名极早,是第一批靠教培发家的大佬。

最初在海外的中国内地留学生,有七成是新东方的学生。新东方也是最早进军K12的教培机构,早在2000年就开始为中小学生提供英语辅导。这时候中国的互联网浪潮才刚刚兴起。

2006年9月7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发行价为每股15美元,成为中国大陆首家海外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

放着好好的教育行业不做,为什么俞敏洪突然跨界直播,还要带货八竿子打不着的农产品?故事还得从“双减”政策说起。

2021年4月26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义务教育学校作业管理的通知》,将禁止留作业作为校外培训机构日常监管的重要内容,切实避免“校内减负、校外增负”。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提出,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

“双减”政策一出台,就迅速掀起了一场暴风雪。教培行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5个月内,全国教培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的数量超16万家。无论大小企业,都遭受重创。

K-12教育,是将幼稚园、小学和中学教育合在一起的统称。也是近些年教培行业的发展重心。

即使是留学业务起家的新东方,也早就完成了向K-12的转型。

新东方参加初中及高中学生课外辅导的学员高达672.3万名,参加幼儿园及小学课外辅导的学员为534.8万名。备考和其他课程总报名人次只有39.5万人次。

庞大的人口基数,注定了K-12业务更能赚钱。截至2021年,这已经是新东方业务的绝对大头,占新东方2021财年的80%的收入。

“双减”政策无疑是一记重锤,狠狠砸在新东方的股价上。上市企业新东方股价迅速跌去9成,蒸发超过2300亿港元。

不仅如此,俞敏洪还直言“新东方接近1500个教学点要退租,光是装修,新东方就花了六七十亿人民币,现在这些教学点要全部退租,还有违约金、押金,再加上学生学费退款,员工、老师的离职费用,真的是巨大巨大的一笔钱。”

俞敏洪给新东方留下了一份体面。退租后,那些遗留的桌椅他全部捐赠给了农村中小学。

这些定制桌椅每套的市场价在六七百元左右,无论是从质量还是美观来说,都算是全国一流的。

据新东方消息,截止到2021年11月4日,郑州、西安、合肥、成都、宜昌、佛山、兰州、连云港、武汉、乌鲁木齐、太原、海口等新东方分校,共计捐出了新桌椅共73366套。还有8万套设备应该也已陆续捐赠到位了。

桌椅捐了,但员工无处可去。2021年,新东方辞退了6万人。

新东方也没钱了。退学费、员工辞退N+1、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二百亿。

于是俞敏洪这才不得已倒向直播。试图靠这条热闹的新赛道,唤起新东方的第二春。

开局不利

罗永浩曾直言,“如果未来要选择做其他的事情,我还是想做一个软硬件结合的智能设备,一个平台级的东西,而不是一个相对容易赚钱的生意。”

但这个“相对容易赚钱的生意”,对俞敏洪和新东方来说,可能也颇有难度。

俞敏洪说图书推广,是新东方未来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他在公众号里记录了一段自己难忘的直播:

“6号晚上做了一场图书售卖直播,主推陈磊二混子的半小时漫画。我一直很喜欢半小时漫画系列,把严肃的知识,用生动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让大家在开心的阅读中得到知识的浸润,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半小时漫画的每本书,我都阅读,因为喜欢,所以完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进行推广,在一个小时的直播中,销售了近20万元的图书。

近20万的图书,对直播新人来说,当然是个了不起的数字。但对比俞敏洪的身家,和再造新东方的愿景,这一个小时的进账还是颇为寒酸。

“薇娅一年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俞敏洪曾这样设想。

薇娅最后一次双11的战绩,是一日交易85.33亿。她从10月20日12点55开播,累计直播时长14小时28分钟。平均一小时带货5.90亿。

俞敏洪寄予厚望的农产品,主要依托东方甄选售卖。客单价很高,成交额却不太理想,每天仅有几十万元。

3.8kg、15颗的礼盒装富平苹果售价128元,2斤装的丹东红颜草莓178元。俞敏洪甚至在直播中自己直言,这是礼盒装,自己平时也不吃这么高溢价的水果:“确实很好吃,但除了男朋友送女朋友外,估计饿死我也不会买”。

俞敏洪直播间助播现场表示,现场下单128元苹果礼盒的大部分为机构,某宾馆抢购2000箱,某山庄抢购了2000箱等。

直播的弹幕里一直有人质疑价格虚高。俞敏洪则无奈强调,东方甄选之所以叫东方甄选,不叫“东方便宜”,是因为平台选出的都是没有被污染的农产品,所以种植这些农产品本身价格就很高。

“东方甄选不是找最便宜的农产品,而是最好的农产品,是想扶持新农人和农村产业。”

最尴尬的是,俞敏洪和新东方自己就是资本,选择的农产品赛道对平台方而言没有投资价值。

罗永浩的第一次直播堪称万众瞩目。累计观看人数高达4800万人次,实现直播3小时1.1亿元的成交额。音浪打赏收入3632.7万,直播期间粉丝数暴涨200多万,每项数据都创下当时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这是因为当时抖音急需一个“抖音一哥”做招牌,罗永浩自带流量,恰逢其时。再加上抖音全平台的流量扶持,这才奠定了一战成名的基础。

随着薇娅被查,头部主播纷纷缩头自保,平台方面也担心头部主播尾大不掉,开始扶持中腰部主播,走多远、长尾的道路。这样的扶持,再难想象。

俞敏洪和新东方的直播,可能只能依赖自己。

据新东方2021年财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期末余额还有15.2亿元。俞敏洪表示,有很多农业公司和地方政府来找自己,希望和东方甄选合作,帮助他们带货宣传。而新东方已经成立了专门的选品团队,未来会有更多优质农产品进入新东方的货架。

理想很丰满,但毫无电商基因和供应链基础的新东方,入局就选择了难度极高的农产品,恐怕还要缴纳很多学费。

前路难行

他们前面还有一尊搬不动的拦路虎——老牌电商。

拼多多现任的董事长兼CEO陈磊把拼多多定位为“以农业为核心+杂货”的平台。

“农业的数字化水平滞后、线上渗透率低,农产品质量不稳定、难以标准化、产销信息不对称等是导致农产品销售难的主因”。

这也是俞敏洪的东方甄选优先做高客单价的礼盒产品的原因。能够留足毛利空间,容纳售后风险。但高价市场的竞争同样激烈,无论是阿里、京东、网易,都盯紧了这块肥肉。向下则是客单价和利润率双低的农产品市场,拼多多势在必得。

面对深耕供应链多年的电商大哥们,新入局的新东方没有优势。

当下前置仓、店仓一体化、O2O平台、社区团购等多种新型生鲜电商模式共存,不同商业模式的生鲜电商满足不同层级消费者的消费需求,这种局面还会保持相当长的一段相对稳定期。

俞敏洪和新东方,还没有展示出实力,能够通过直播,撬动蛋糕份额。东方甄选的目标是以甄选为载体,连接农人与每个人,为乡村振兴贡献力量。而这样宏愿的达成,一定是以足够的销量为基础。

但俞敏洪没有成为直播带货网红的愿望。

为了支持东方甄选的逐步发展,他在上周末和东方甄选直播进行了两次连麦,帮助推荐货品和引导粉丝。

草创的东方甄选翻了车。没有提前和平台沟通好,俞敏洪的直播一度被中断,进行审核,一会又被后台提示“违规销售产品”,弄得灰头土脸。

他在老俞闲话中写道“幸好我还是帮助团队卖掉了一点货。我并不想把自己发展成直播带货网红。只有团队自身强大,业务才可以持续发展。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有俞敏洪在尚且如此,没有他流量加持的东方甄选,还有很多功课要补习。

火焰不熄

俞敏洪也还没有透露,自己要做的“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从他公众号的文章来看,读书、开会、直播是目前生活的三个重心。

他曾和知名眼科医师陶勇连线,从当日晚上8点半聊到到10点40分,有80万网友参与了这场对谈。

直播结束,他选择到外面散步10分钟。在文章末尾托物言志“星星闪烁,空气清冽。那棵路边的槐树,伸展着刚劲虬龙般的枝丫,似不屈的英雄,在黑暗中探寻天空的深邃。”

做了许多年老师的俞敏洪,骨子里还是文人。比起直播带货,他更喜欢谈论农人,谈论书籍。这些人文精神,鲜见于当下的直播中,因为它们不直接产生收益。

直播带货是一个尝试,无论如何,60岁的俞敏洪还在努力。

他在另一篇文章开头写道,“公司的第一负责人,其实就是夜行路上最前面的那个火把,绝对不能熄灭火焰。火焰在,大家都会跟着走。火焰没了,大家必将在黑夜中四散而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