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女县长,骑马爆红,升任副局长,涨粉500万,扶贫卖货1.4亿元

2022-01-23 06:15:02 朱小鹿
0人跟贴

在2022跨年知识大会上,一身红衣的贺娇龙尤其引人注目。

干净利落的短发,黑色高跟鞋,身姿挺拔。

她自信、干练、从容地站在台上,语速铿锵,侃侃而谈:

直播之路的初心,爆红后的成绩,视频拍摄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国家公职人员,大网红,两种看似不搭界的身份,在她的身上达成完美统一。

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形象,在时代大潮的滚滚激流中,自然而然地展现在公众面前。

2020年,贺娇龙因“一袭红衣在雪地上策马奔腾”的视频爆红网络。

作为新疆昭苏副县长,她骑马不是为了耍酷,而是为家乡代言,她因此得名“马背上的副县长”。

随后,她开通直播,推介当地农副产品,代言昭苏的旅游景点。

贺娇龙在新疆的雪地里骑马


2021年4月,她升职了,调到新疆伊犁州,担任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

她的DY账号由“贺县长说昭苏”变成“贺局长说伊犁”。

为了做好扶贫工作,她直播带货几百场,累计总销售额突破了1.4亿元。

很多人疑惑,一个国家公职人员,为什么总在直播带货?并且还能获得人民日报点赞?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贺娇龙的生活,看一看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

贺娇龙,1979年12月出生在新疆昭苏。

她的父母都是援疆人员。

父亲来自四川,母亲来自江苏。

天南地北的两个年轻人,因为一个共同目标相识在茫茫戈壁。

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建设美丽的新疆,也收获甜美的爱情。

贺娇龙的性格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既温婉,又泼辣,动静相宜,刚柔并济。

她自小在牧场长大,小时候,爸爸就教会了她骑马。

那时,她常常和小伙伴们,骑着马在牧场上互相追逐、驰骋。

1996年,她考进兰州城市学院(原培黎石油学院)。

1999年毕业后,她进入昭苏县喀夏加尔乡政府,成为一名计划生育工作统计员。

那时她心里就有一个理念:

我们学得十八般武艺,受到的高等教育,并不是为了让我们摆脱贫困的家乡,而是为了让家乡摆脱贫困。


计划生育统计员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差事。

很多时候需要下乡到户,去做已孕未孕的数据调查与统计。

尤其到月底时,为了保证数据真实性,她还要实地逐一核对,完成后再到县里交报表。

贺娇龙

那时,还没普及电脑办公。

不管是人名还是数字,都需要她一个一个字认真写上去。

每个月底报表时,遇到其他乡里的统计员,总能听到他们的抱怨。

贺娇龙只是笑而不语,心里却想,本来就是自己的份内工作,完成是理所当然的,有什么可抱怨。

她整天乐呵呵的,工作劲头十足。

转眼到了2001年,电脑开始普及。

昭苏县政府买了一台电脑,但是会打字的人不多,于是在政府内部招聘专职打字人员。

贺娇龙在学校学过五笔打字,打的飞快。

于是她被调到昭苏县政府办公室,成了一名打字员。

在政府办公室,除了打字,还有很多材料、工作报告要写。

贺娇龙文笔好,工作报告小菜一碟,轻松搞定。

恰好法制办需要一个能写材料的人,她又被调到法制办工作。

年轻,有才华,肯干,工作能力强,这样的人在哪儿都会发光。


2005年3月,在法制办工作三年多的她,被调到昭苏县共青团任团委副书记。

不管是打字员、干事,还是团书记工作,

贺娇龙都兢兢业业地面对,成绩当然很亮眼。

她的能力越来越得到认可,领导又将重要的工作交给她。

她被下派到最偏远的胡松图哈尔逊乡任党委书记,助力农民脱贫。

和父辈们一样,她继承了他们优良的传统美德,哪里需要去哪里。

为此,她开创了先河,成为昭苏县胡松图哈尔逊第一任女性乡党委书记。

尽管工作繁忙,但贺娇龙一直没有放松学习。

她的学历是中专,她接着读完了专科、本科。

在2009年9月,她读完了硕士的全部课程,顺利地拿到硕士毕业证。

2012年9月,贺娇龙工作又有了变动,她被调到昭苏镇任党委书记。

在基层工作非常辛苦,尤其是脱贫攻坚战,工作开展很艰难。

对于贫困户,不仅仅是农产品卖不出去导致贫穷。

他们固有的落后思维,才是贺娇龙最头疼的事。


贺娇龙讲述说:“第一年,你给他一头扶贫羊,他转眼就卖掉;

第二年,你又给他一头扶贫牛,他又卖掉,还振振有词地说,今年收成不好。”

这种事此起彼伏地出现,常常让她哭笑不得,工作进展得很不顺利。

后来,她又给贫困户搭好了养殖大棚,把鸡苗、鸡饲料都准备好。

一次又一次地登门,跟贫困户苦口婆心地宣传讲解,谈未来的前景。

慢慢地,这些贫困户才转变思想,逐步走上正轨。

贺娇龙回忆:“脱贫后,他们回来找我,说当时很愚蠢,现在特别感谢我”。

这工作,一干又是五年。

因为工作出色,成绩斐然,她被委以重任。

2017年12月,她升任昭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一职。

昭苏县地域高寒偏僻,农作物单一,交通不发达。

将农产品转化为经济收入,一直是个难题。

贺娇龙从基层中走来,深知农民的难处。

她和领导们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想帮农民把产品卖出去。

一天,一个同事买了一包红薯干。

快递送来的时候,一下子打开了他们的思路。

“我们的农产品不是也可以拿到网上去卖吗?”

于是,昭苏县搭建了简易的电商平台,开启了网络销售模式。


贺娇龙清晰地记得,第一笔订单来自TB平台,卖了3000元。

这笔订单,给所有工作人员注入了强心剂,他们顿时兴奋起来。

她和同事们,开始潜心研究电商销售模式。

古人曾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改变自然会带来新机遇。

2020年,新冠疫情突袭。

因为减少人员流动,昭苏的农产品大量滞销,旅游业也遭受重创。

伊犁州党委决定,开展“县领导+头部主播+农产品”的直播带货活动,来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

邀请头部主播需要钱,昭苏县是贫困县,财力有限,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

为了省钱,贺娇龙决定自己出镜直播带货。

那时,她还不懂直播,她有个DY号叫“小龙女”。

偶尔发布视频,记录个人生活和边疆风景。

她把名字改成“贺县长说昭苏”。

5月20日,伊犁当地农副产品举行展销活动。

直播前一夜,她彻夜难眠,压力特别大。

母亲问:“如果失败了,会丢工作吗?”

她答:“不会”。

母亲说:“只要不丢工作,在哪里都是为人民服务。”

母亲告诉她:“什么都怕,什么都做不成。

也许保守是你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不用怕。”

直播当日,母亲用自己微薄的工资,给她刷了3000块钱的嘉年华礼物。

母亲的鼓励,给了她无尽的力量与支持,她决定在短视频直播这条路上走下去。


为了给自己的DY账号增加粉丝,她坚持每天上班前直播两个半小时,晚上下班后再直播两个小时。

她还报了网课学习如何涨粉,也会跑到别人直播间学习如何和粉丝互动,还学会了称呼粉丝“家人”和“宝宝”。

最初,直播间只有三四十个人,她依然坚持每天直播。

没人买货时,她就推荐昭苏的美景:

高远的蓝天,山上的积雪,黄油油的油菜花,草地上成群的马儿……

昭苏的景色,美的令人窒息。

刷到视频不由得就会被美景吸引过来,她借此推荐昭苏的旅游。

很多人不解,县长不用工作吗?为什么有时间直播?

贺娇龙解释,公益助农直播是自己的一项工作任务,是宣传家乡的特色农副产品及旅游资源的。

工作加上直播,她的身体很快消瘦下去,掉了十斤。

朋友看她辛苦,说:“不用天天播,隔几天播一次,不然,太累了。”

贺娇龙却认为:

“带货就像开商店,不能开一天,关三天,这样哪里还有客人?”


当然,与别的主播不同的是,她每次直播都戴着党徽。

没有过度、夸张的辞藻,举止端庄,语言质朴,她真诚地介绍自己的家乡。


她提醒自己:你是一名党员,是一名公职人员。

你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形象,不能给政府形象抹黑。

她卖的产品,都是严格把关。

昭苏县的蜂蜜、菜籽油、水晶粉、奶酪等,从她的直播间飞向千家万户。

靠着真诚,她涨了很多铁粉。

在她坚持每天直播半年后,粉丝终于涨到50万。

粉丝们毫不吝啬地夸赞她:

一流风景,一流女县长,你为家乡代言,你为中国代言,全网最单纯的的代言!为你点赞!
我最喜欢的公益主播,因为你,我爱上了昭苏的列巴,菜籽油,奶酪,爱上了大美新疆。
期待你带给我们更多的新疆美食美景!


粉丝大涨,不仅让农产品的销售稳步增长,也为她的直播之路,积蓄了一飞冲天的可能。

贺娇龙最初直播是赶鸭子上架,但既然开始干,就一定想干好。

她学着连麦人气主播,向他们取经,拓宽自己的账号传播度。

听说有两个百万粉丝网红要来新疆,贺娇龙邀请她们来昭苏拍马。

昭苏是天马之乡,可生活中一提起马,大家想到的就是蒙古马,这让贺娇龙很不服气。

贺娇龙请她们在昭苏多拍摄一些视频,宣传一下天马故乡的旅游风景。

两位主播恰好是爱马人士,她们接受贺娇龙的邀请,来到昭苏骑马。

她们的骑术非常好,拍摄时,听说贺娇龙也会骑马,便提议贺娇龙骑马出镜。


冬季的昭苏,银装素裹,雪原无垠,动可策马奔腾,静可踏雪生趣!

贺娇龙为了配合推介昭苏冬季旅游,同意拍摄。

没有服装,她们从照相馆租来一件红斗篷和白绒帽子。

利用午休时间,断断续续拍摄了三段小视频。

最后将视频衔接在一起,组合成了雪地骑马视频。

2020年11月23日,头戴圆顶毛绒帽,身披红斗篷;

贺娇龙骑马驰骋在皑皑雪原之中,犹如古代穿越而来的侠女。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骑惊鸿若游龙。

想来,你也可以!贺县长邀你草原策马奔腾。”

这个主题的视频发布不久,就火爆全网。

不仅仅是景美,更因为骑马的美女竟然是县长,多稀奇的事!

女县长贺娇龙火了,新疆昭苏火了。

这条短视频播放量高达6亿,近900万转发,涨粉50万,游客一下子涌入昭苏。

好友感慨地说:“我们等到了这一天,真的不容易。“

贺娇龙有多拼,多辛苦,她身边的人都知道。

爆火的背后,是她数不清的清晨和午夜在直播间的坚持与用心。


最初走红后,贺娇龙很不适应。

尽管如此,面对巨大的关注,她始终保持清醒与冷静。

别人红了是趁热度增加曝光度,而她却从热度中抽离出来,暂停直播,账号停更。

问她为什么?

她说,自己是公职人员,不是网红,不希望被别人捧杀。

2020年12月28日,她在《人民日报》发文称:

要把热度转化为干部更加务实的行动,换来实实在在的口碑,让流量长流不息。

然而,流量是把双刃剑,能带来热度也会带来非议:

视频里骑的马的颜色都不一样,会骑马是假的吧,骑马的人肯定是替身;
一个堂堂副县长,不好好工作,搞直播;
竟然是中专毕业,也不知道这领导怎么当上的?
公益直播为什么开打赏……


网上如此,网下非议也不少。

同事嫌她总直播,心思不在工作上,也有人说她是在“出风头”显摆自己。

一个老同志更是直言,你原来干出的成绩受到的尊重,不比当网红更有价值?

贺娇龙在采访中,也说过这样的话:

我更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副县长,是不是干好了本职工作,并不想被贴上所谓的‘网红’的标签。”

这些议论,让她一度想放弃直播。

但是,一想到为昭苏以及新疆带来的旅游效益,产品被销售到全国各地,

能为很多人提供就业,她又舍不得。

自己肩上的责任如此之重,怎么能因为一些杂音就放弃呢?

2021年新年,她发了一条语音视频致自己,她说:

“昨天再好,已经过去,学会放下,当回忆 ;
明天再难,也要继续,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她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也为自己打气。

2021年4月,贺娇龙从昭苏县副县长调任伊犁州文旅局副局长。

职位的升迁是对她工作能力最好的认可。

伊犁州管辖面积大,旅游资源丰富。

用贺娇龙的话说,昭苏和伊犁州对比是点和面的关系。

她用3个月的时间,恶补伊犁州的旅游知识,学完了州里的旅游规划。

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丢进了一个火炉,重新熔炼了一遍,有了全新的蜕变。

有“网红”身份的托底,她给自己定下明确的目标:

将伊犁推向全国,推向世界。

“面对大目标,要有小切口。我内心有一团火:骑伊犁马,穿汉服,奔驰在祖国的大好河山。”


短短三个月时间,为了推介伊犁旅游景点,在8小时工作之外,她用业余时间拍摄了40条短视频,做了36场直播,带货4000多万元。


而实际上,拍摄的视频更多,只不过拍完之后没有成片。

她没有专业视频团队,多数拍摄都是请婚庆公司或者自媒体团队协助完成。

有一次去拍薰衣草,驱车一个多小时,拍了两个多小时,但最终效果根本不理想;

还有一次拍骑骆驼,顶着烈日晒了一下午,最终也没有成片……

而且,拍摄视频还会面临危险。

2021年7月初,为了宣传昭苏县湿地公园,她出镜拍摄“天马浴河”的宣传片。

那天傍晚7点钟,她赶到湿地公园,河里有些涨水。

拍摄时,她身穿红色斗篷大衣,骑着栗色大马,和奔腾的马群一起,在湍湍河流中奔驰。

突然,前面一匹马摔倒,绊倒了贺娇龙的马,她随之坠入河中。

当她从水里挣扎着站起来,眼前眩晕,人都懵了;

身边的马儿呼啸而过,是赶过来的同伴迅速把她救上另一匹马。

惊险过后,拍摄继续。

特克斯河是冰雪融水,拍摄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

前前后后拍了七八次,贺娇龙上岸以后冷得瑟瑟发抖。

她说:

“其实骑马已经摔过很多次了,以前,镜头没有记录下来,这次无人机拍摄正好抓拍到。”

她有些后怕,当时的情况,可能溺水,也可能被马踩伤。

不过,当“贺局长落马”的视频发出来后,竟然又登上热搜。

看到视频如此受欢迎,起到了宣传的效果,她又觉得摔的非常值。


她这种不顾自己安危的工作劲头,让亲人十分心疼。

母亲看到这条视频后,特意打来电话。

警告她以后不准再骑马,再骑马就不让她回家。

贺娇龙的丈夫在伊犁州某单位任职,夫妻俩曾经一直两地分居。

如今,她从昭苏县调到伊犁州文旅局。

离家近了,但两个人见面的时间更少了,因为她总是出差。

丈夫看她日夜操劳地工作,心疼她,总说不想让她这样辛苦。

贺娇龙也说,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儿,也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和义务。

她也认为应该调整一下自己的工作状态,因为“太累了,不是长久之计”。

但是,她必须把贺县长的流量带到贺局长身上,任务更重 ,责任更大。

她只有一直咬牙坚持,不敢放松。

她常常鼓励自己:“没问题,你是最棒的。”

作为一个女人,她也想去美容院,去健身房,何必整天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的录视频。

但是,她说:

“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了,我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没有退路,停不下来了。”


那个落马视频又爆火后,获得5.2亿点击量,又涨了50多万粉丝。

她在DY平台的粉丝直接上涨到280多万。

一个200万以上粉丝的帐号,如果能运营好,相当于一个中型企业。

贺娇龙说:

“我已经感受到了流量带来的红利,原来我单场带货,一天带几千块钱,后来带一两万块钱,再往后就是十万二十万,好好准备一下才能带二三十万。
现在单场直播,如果好好准备一下,我能带200万以上。”


2021年双十二,贺娇龙带工作人员直播奋战29个小时,带动伊犁州农产品销售540万元。

12月27号结束的伊犁农产品北京推荐会,连续七天直播。

每天时常六个小时,带动各类农产品销售1800余万元。

这样的销售额,在以前那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不敢想象。

大学毕业回乡创业的毛力德介绍说,从事蜂蜜生产销售。

2020年疫情让他大受打击,销售额只有一万多元。

自从贺娇龙带货直播后,全年线上销售达230多万元,同时带动线下两三百万元的销售。

有人说,贺娇龙成了网红,飘了。

贺娇龙直言,自己没飘,没理由也没资格飘。

她说:

“我已经生活在这个显微镜底下,我现在的一言一行也好,包括我的生活也好,我走到哪里别人都会拿放大镜来看我。
该我干的一个不能少,还要干得比别人好。”


不管是红之前还是红之后,贺娇龙一直坚持两个原则。

一个是直播带货的产品,必须是扶贫产品,这是底线和原则,不容突破;

另一个是除了公务活动需要的直播和拍摄,其他的直播和拍摄,必须利用八小时以外的时间。


她始终不忘的出发点,是推销家乡的产品,推介旅游打卡地。

她希望大家看到她身后的伊犁美景和农副产品。

如今她全网粉丝500万,318条视频,播放量达到60.8亿,相关话题曝光量突破十亿次。

公益助农直播200余场,实现农副产品销售1.4亿元,提供近3000个就业岗位,间接带动一万多农牧民增收致富。

除了直播之外,她也一直在做公益,直播间收入,平台的分成,都有专门的慈善机构负责。

目前累计捐款910万元,河南郑州水灾时,捐赠价值225万元的救灾物资。

她说:

“做公益虽然辛苦,但让人上瘾。

帮助别人的时候,也在治愈自己。”

未来,她希望能建立专业团队,腾出手来,培养更多的主播,她自己慢慢减少直播频次。


贺娇龙虽然不是公职人员开直播的开拓者,但却是直播中站得最高、做得最久的公职人员。

因此,她也是被关注被非议最多的那一个。

以前她还有些玻璃心,如今她已经接受了各种声音。

毕竟网络是一个多元、开放的世界,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

就像她在知识大会上所说:“任何新兴事物都需要有人开先河,做出牺牲。

我宁可在尝试中失败,也不愿在保守中平庸。”

这就是贺娇龙,一个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女人,一个踏实能干,执着敬业的女人。

她在质疑中成长,在批评中保持清醒,在创新中寻求突破,在赞扬中砥砺奋进。

借用《无问西东》中的一句话送给她: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