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7·20”瞒报139人,21年前瞒报81人矿难,广西县委书记死刑

2022-01-22 21:18:59 山河路口
0人跟贴

胡锡进翻车了,郑州“7·20”特大暴雨遇难380人,瞒报139人,三分之一还多,这事儿过于匪夷所思,有些地方真是胆大包天。

这些事情不是特例,随便网络搜索一下,就有很多。

2002年2月2日,河南省渑池县天池镇兴安煤矿火灾事故,事故死亡人数已达24人,有17人被故意瞒报。

最终,5名责任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一副县长被免职。

2008年9月8日,山西临汾市襄汾县新塔矿业有限公司溃坝,死亡人数7天9更新,最终确认277人死亡、4人失踪。

58人被处理,其中副厅级干部4人,处级干部13人,处以下干部17人,其他人员24人。

出任山西省长仅8个月的孟学农被免职。

2012年8月3日、4日,受10号台风“达维”影响,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发生特大洪灾、事故共造成36人死亡失踪,瞒报28人。

最终,15人被处分,时任书记县长被免职。

2019年12月4日7时32分,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市碧溪烟花制造有限公司发生爆炸。

事故实际造成13死13伤,属于重大事故。

当地最开始按照1死1伤上报,后又改成7死13伤。

最终29名官员被处分,3位副市长被免职。

而在河南郑州,2021年“7·20”特大暴雨事故中,遇难380人,瞒报139人,郑州市本级瞒报75人、县级瞒报49人、乡镇(街道)瞒报15人。

89名公职人员被问责,郑州市委书记、市长被免职。

为什么要瞒报死亡人数呢?

而更多的案例可以推断,死亡人数越少,行政官员被处理处分的程度越轻微,死亡人数越多,处理处分的官员层级越高越严厉。

这也就是很多地方出了事情之后,试图将事故控制在“一般事故”也就是事故的最低等级,目的就是希望受到问责的层级尽量低、受到的问责严厉程度也尽量轻,说穿了就是为了保自己的功名。

可这些官员可否记得,2001年,广西南丹特大矿难,81人遇难,瞒报官员被判死刑的事情。

2001年7月17日凌晨3点,广西壮族自治区南丹县境内发生一起特大透水事故,共有81名矿工遇难。

南丹县领导班子为逃避责任,选择把这件事情给瞒下来。他们还利用权力去封锁相关新闻,以至于矿难发生11天后才被公布于众。

也正是因为矿难被瞒下来11天,最终导致井下的81名员工全部遇难。

7月17日凌晨3点,矿难事故发生。

7月17日上午7点多,矿长黎家西迅速向老板黎东明汇报情况。

而黎东明在等待十多个小时后,于7月17日下午5点左右,向主管的南丹县委副书记莫壮龙汇报。

莫壮龙得知消息后,立即向县委书记万瑞忠汇报。

万瑞忠得知消息后并未立即组织排险抢救,只是说“你们搞清楚情况,我先跟唐县长商量一下再说”。

万瑞忠告知县长唐毓盛出了矿难,但两人依然没有下达救援的命令。

7月17日21点左右,万瑞忠、莫壮龙、唐毓盛三人秘密聚集在一起,商量之后认为,这起矿难已经导致几十名矿工死亡,这件事情一旦透露出去,自己肯定会被组织处分,说不定官职还会丢掉。另外龙泉矿业还是南丹县的支柱型产业,他们担心这件事情透露出去,龙泉矿业会被查封,到时候南丹县的财政收入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到时候即便自己不会被处分,政绩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三个人决定达成“攻守联盟”,将这起矿难的所有消息给封锁下来。同时决定这件事情不能透露出去,不能把事情闹大,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千万不要让媒体知道。

7月18日当晚,万瑞忠最后拍板:一是事故由龙泉自己处理,县里不上报;二是由莫壮龙、韦学光与龙泉协调,主要任务是严格防止消息泄露,同时密切关注社会上的议论;三是如果上级机关知道了,就说龙泉从没有正式的事故书面报告,把责任全推给龙泉,责任由黎东明自己承担。

万瑞忠特别叮嘱唐毓盛、莫壮龙、韦学光三人:“如果实在被逼到最后‘防线’,最多只能说公安部门调查发现有一人失踪。

矿主黎东明第一时间派人修改了矿工的花名册,将81名遇难矿工除名。

2001年7月25日,距离矿难发生已经过去8天的时间,地下温度开始迅速升温,很多矿工的尸体开始出现腐烂情况。

每天念佛吃斋、被称为“有善心”的亿万富翁黎东明面对调查人员十分有底气,信誓旦旦地说:“从没出过事故,我们很注重安全管理,每个矿窿都有专职的安全监察员,我从没听说有伤亡和失踪的事。

2001年7月27日,龙山矿在抽水时就已发现两具死难矿工尸体浮出水面。不过,尸体被安排两名民工悄悄连夜拉到外地火化。两名民工每人分别获得了360元报酬,并被交代不得将情况泄露。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是,瞒报矿难的罪行被广西本地媒体《南国早报》爆出来了。

惨剧发生后,《南国早报》记者扮成矿工进入龙泉矿内,经过多日的走访和调查掌握了遇难矿工名单等铁证,该报在头版刊发重磅报道后,时任广西自治区党委书记曹伯纯勃然大怒。

这起事故整整隐瞒了11天,曹书记立即组织人员成立专案组,提出一定要对龙泉矿事故一查到底,凡是有涉嫌瞒报或者阻碍调查的人,先摘了他的乌纱帽。

事故被媒体披露后,2001年8月3日,以时任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为组长的中央工作组赴广西南丹进行调查。

2001年8月6日,一位副总理主持会议,专题研究了南丹“7.17”事故和有关问题,并决定成立由8个部门有关负责同志为成员的 “7.17”特大事故调查组。

2002年6月5日上午,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南丹“7.17”特大透水事故系列案件中的4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

2002年6月5日,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南丹717特大透水事故进行宣判,

南丹县原县委书记万瑞忠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除了犯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还有一个滥用职权罪。

南丹县原县长盛唐毓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除了犯有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还有一个玩忽职守罪。

南丹县原县委副书记莫壮龙犯滥用职权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

此外,还有120多名涉案人员被捕,分别被免职,受党内处分以及记大过。

转眼间21年过去了,因为瞒报遇难人数,县委书记被判死刑。

之后,瞒报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