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湖北穷小伙离奇暴富,警方发现猫腻上门调查,小伙被判死刑

2022-01-22 09:54:28 法制播报
0人跟贴

常言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江运华就深陷在这种不可名状的烦恼之中。

在外人眼中,他自甘堕落,终日游手好闲,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人如果富有到一定程度,工作、交际、甚至家庭,都如同过眼云烟,钱能换来世上所有的东西,而他现在,拥有数之不尽的金钱。

为了避风头,几年来,他一直小心翼翼不敢花销,可这么久过去了仍旧风平浪静,江运华把钱摞成厚厚一堆,就那样枕在上面对着天花板出神:安全了,可以开始花钱了,上次看到别人开了一辆新车,自己要买一辆更好的,房子破破烂烂,也是时候该换个新家了。

金钱的芬芳悠悠入梦,那是一个左拥右抱、高朋满座、事业有成的梦,醒来以后,他还能回味起那种意气风发的甜美滋味。

从那天开始,江运华不再是曾经那个穷小子,他高调而张扬地炫耀着自己的财富,也因此放松了警惕,引起了邻居的注意,也因此引来了警方的上门查探,就此牵扯出3年前那桩惊天大案······

犯罪之始

江运华,籍贯湖北省荆州市,自幼及长,他都是亲朋好友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头脑敏捷,思维活跃的他前半生可谓顺风顺水,可这一切就在正式参与工作之后戛然而止。

明明工作勤恳、认真负责,却始终无法升迁,他先后在五个单位任职,却始终没有达成自己期望的未来,每次看到在外经商衣锦还乡的同乡,看到领导们志得意满的姿态,他都在心中愤懑不平,久而久之,深感自己怀才不遇却得不到重用的江运华,愤而辞职在家待业。

江运华熟读史书,非常喜欢楚庄王的典故,时常以那只大鸟自居,认为自己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一鸣惊人。

1995年的某个清晨,无所事事的江运华骑着自行车路过本市的农村信用联合社的门口,信用社门前不同以往的喧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江运华驻足停靠,发现门前好几辆汽车进进出出,有很多人从车上抱下一个又一个大铁箱,十分忙碌的样子。抬头看看信用社的招牌,他不禁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难道这里面装的都是现金吗?江云华炽热的眼神死死盯住那些铁箱,仿佛要将它盯穿一般。这下他不着急离开了,江运华在马路对面找了个绝佳的视野点,佯装检查车子的状况,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来去匆匆的工作人员。

运钞车上的铁箱子很快就被搬空,他谨慎地左顾右盼,没有看到周围的安保措施。

“真是一笔天降横财!”想到这里,江运华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之情,他把车子蹬得飞快,找到自己的好朋友刘昂,刚说出“今天我发现了一个金库……”臭味相投的好友就接上他的下文。

“抢!”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江运华带着刘昂再度来到了信用社的门口。经过细致的观察,两人确信这里的确是一所金库,不过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存放着当地四个信用社、一个办事处,外加联社六个单位现金的庞大金库。

两人对视一眼喜上眉梢,但考虑到行动的危险性,为了保险起见,决定再叫上另外一个好友刘焰勤入伙,共同“发家致富”。不愧是同年出生又一起长大的发小,刘焰勤听了他们的计划之后,非但没有劝说他们及时回头,反而拍手叫好,迫不及待的加入了罪恶的行列。

罪恶的道路

当天下午,三个人又前往农村信用社的门口踩点。他们寻找了一个好位置,认真细致地观察着运钞车的运输情况,经过多日的实际勘察,江运华认为运钞车的防守非常薄弱,信用社内部的工作人员数量也不是很多,这个抢劫计划是完全可行的,并且成功概率很大。

与此同时,他们还通过存款、翻窗等各种方式或光明正大、或鬼鬼祟祟地进入信用社的内部踩点,最终将信用社的内部构造摸得一清二楚。

无论是金库的位置,看守人员的宿舍,还是进出门的方位,江运华都深深地印刻在脑海当中,并且绘制了简易的路线图和其他两位同伙共享。

自此,这场精心策划的犯罪行为开始一步步向前推进。

确认了方案的可行性后,接下来就要考虑如何执行的问题。首先,为了确保三个人的真实面容不会意外暴露,江运华三人参考了当时大火的警匪片,购买丝袜准备套在头上。

其次大量工具存放也是一个难题,为此他们终日走街串巷,最后在拉丝厂附近租赁了一个空房间,用来存放自制的作案工具,至于运输的车辆,三人早已胸有成竹。9月末的一个夜晚,他们来到了一处工地,将放置在那里的一辆小型货车偷偷开走。

这下万事俱备,但是在复盘整个计划的过程当中,他们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金库的大门必然十分的坚固,根据以往盗窃的经验判断,至少是需要用氧割的方式才能够打开,可是在场的三人里面谁也没有这种经验。

这时江运华适时的展现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他对其他二人表示自己曾经看过别人操作氧焊,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但想来应该不会很难,自告奋勇的把这件事情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氧焊

这时,最后一个问题摆放在他们的面前,那就是在抢劫过后现场肯定会留下痕迹,如何销毁这些罪证,三个人思索了很久,最终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携带大量的汽油前往抢劫现场,他们彼此约定,无论是否成功得手,在撤离时都把汽油洒在每个角落,用火焚烧所有的罪证,确保自己没有任何遗漏,也不会被警方追踪到。

一切准备工作完全就绪之后,他们甚至跑去找人推算出了一个抢劫的“良辰吉日”,第一次行定在11月底的某一个夜晚,三人团体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路线,潜入了信用社的二楼。

几人小心翼翼地脱掉了鞋子,正准备直奔主题的时候,突然负责放哨的刘昂看到金库有一个值守人员出来上厕所,尽管那个人睡眼惺忪,但他还是紧张不安,生怕落入法网,火速打了撤退的暗号示意另外两个成员出来,这一趟可谓无功而返。

行动失败了,江运华很生气。但他深知不同于自己,刘焰勤和刘昂都是普通市民,只是被金钱的利益蒙蔽了双眼,本质上还是有着小老百姓的特质——胆小怕事。

于是他充分发挥了团队带头大哥的作用,在一番威逼利诱之下,刘昂重新坚定了信心,三人坐下来约定下一次的行动时间,并许下承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为避免打草惊蛇,在这次行动失败过后,他们又按捺了一个月,直到12月16号的晚上才再度展开了抢劫行动.

天公不作美,那天街上寒风呼啸。细雨绵绵,行人都裹紧了自己的衣裳,匆匆地赶回家中,眼见人流稀少,三人又壮了壮胆子,携带上自己的作案工具。

按照上次的路线,他们翻窗进入了二楼,脱掉自己的鞋子蹑手蹑脚地从二楼下来,向目标——金库值班室靠拢。

当时金库内共有三名执勤人员,其中两名保卫人员在值班室内,另有一位值班人员为门房,在另外一个房间。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江运华对另外两人比了个手势,刘昂和刘焰勤就会意地破门而入,用残忍的方式杀害了两位正在看电视的保卫人员,听到声音的门房外出查看情况,由于古城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导致他丝毫没有警惕性,就在拉开房门的一瞬间,早有埋伏的歹徒也将他残忍杀害。

一切事了,三人正要开始切割金库大门,值班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铃声在寂静的房间中锲而不舍地震动着,而能够接听电话的值班人员早已横尸地面。江运华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接听这则电话,他们互相打手势认为这是另外一名保卫人员打来的电话,于是分别埋伏在隐蔽的位置,务求能够在这个打电话的人出现时可以一击毙命。

他们没有想到这是一则请假电话。侥幸没有来上班的那名安保人员,想要外出偷偷做些买卖,电话没有打通,他也没有在意,当晚就离开这里去了河南新乡。

江玉华三人等了半天,第三名保卫人员始终没有现身,劫匪们开始心烦意乱,担忧对方发现不对已经报警,但他们依旧没有停下犯罪的行径。

在主动出击搜寻无果之后,三人再度返回作案现场,他们把盗窃来的小汽车开到大门口,江运华运用自己的电焊技术,把金库大门切开了一个大窟窿,刘昂和刘焰勤来回穿梭,把金库里面所有的钱都搬运一空。

这番操作持续到了凌晨四点,眼见天色微亮,江运华催促二人不能够再继续了。于是他们把汽油全部泼在现场。用打火机点燃后快速逃离,躲在了早已准备好的藏匿之处。

17日清晨的古城,仍旧细雨绵绵,但这场愈演愈烈的大火却半点没受到影响。

天不藏奸

早起的行人发现信用社失火,急忙拨打了火警电话。随后火警紧急出动,在消防车的救援下,火势很快就被压制下来,但此时的信用社早已变成一片废墟。消防队员在清理现场时发现了三具早已被烧焦的尸体,而金库被切割的惨状也映入眼帘。

当地公安部门快速出警后,通过法医学和现场勘查的证据,确认死者为16日晚执勤的两名守卫人员和一名门卫,经过详细的清盘后发现金库已经被盗劫一空,总共损失了228万元人民币。

无论从死亡人数还是损失金额上,这都已经是轰动全国的大案、要案了,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本次案件,他们也筹建了一个专门的刑侦小组负责此案件,通过一番排查,当晚请假的另一名保卫人员张某进入了警方的视野当中。

然而张某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他表示自己当天确实拨打了金库的值班电话,但没有人接,他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暂时没有接到,而他走得又比较着急,就直接前往河南新乡和朋友合伙去做生意,警方反复查实后证明了张某确实没有任何作案嫌疑和时间,也不存在与犯罪团体合伙作案的情况,只好继续追踪其他的线索。

与此同时,藏匿了二十多天的劫匪们,在发现警方没有追查到自己之后,躲在刘焰勤家里将抢劫得来的二百多万元平分,他们各自获得了七十多万元的现金,还有一部分的零钱,此后他们又趁夜深人静时,将一部分作案工具全部丢进了江流中销毁罪证。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专案组成立三年后,警察们接到了群众的举报,明明在家待业的江运华近期突然开始大肆挥霍,一反以前的穷困,不仅能够买下价值上万的小轿车,还拿出大量现金想要购买房产,这明显与他的实际经济情况不符。

警方十分重视这个情况,立即进行取证,通过详细的调查后,警方发现,江运华本身就有盗窃的前科,就以此为由将他拘留到派出所,反复提审他巨额经济来源的情况。

起初,江运华都是避而不谈,甚至通过主动承认自己盗窃的罪行试图混淆视听。

然而他的行为破绽累累,警方加大了对他的审问力度,最终江运华无法抵挡警方的反复审问,心理防线被攻破,主动承认了自己曾经参与”1217”这次特大抢劫凶杀案的事实,并且供出了其他两名同伙刘昂和刘焰勤。

之后,江运华积极配合警方,不仅主动交代了作案的时间和作案的路线,甚至主动供述了作案工具的私藏地点,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公安机关迅速派出干警,获取了大量有力的证据,同时也追回了一大批的赃款。

与此同时,江运华也对自己曾参与的其他几项重大抢劫案件均供认不讳铁证如山之下,他被判处死刑,于1999年伏法。

自从得知江运华被警察逮捕之后,刘昂和刘焰勤就感受到了法律的威严,为了逃脱制裁,两人分别外逃,6月18日,外逃近两个月的刘艳勤被警方重重包围,在绝望之中服毒自杀,而刘昂则逃离荆州25年之久。

直到2020年,在安徽省马鞍山市警方的配合之下,潜逃在外的刘昂终于被当场抓获,眼见警察上门,刘昂放弃了抵抗。

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漂泊在外,不敢和家人联系,不敢动用赃款,生活十分的艰难,看到警方的一瞬间,他的心理防线也被彻底地击垮,主动承认了自己伙同江运华和刘昂犯下这起特大凶杀抢劫案的犯罪事实。

至此,当年震惊全国的沙市“12.17”抢劫银行金库案,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三人都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血的代价,他们的结局足以告慰那三名无辜被杀亡者的在天之灵。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