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市值已蒸发700亿港元,有赞裁员后续:已有近400人离开 陈锦晖去年初就处于离职状态

2022-01-22 08:42:30 财联社
0人跟贴

财联社 | 新消费日报(记者 高梦阳 李丹昱)讯,从极速扩张到裁员收缩,有赞只用了半年时间。

日前,有媒体报道有赞(08083.HK)近期将大规模裁员,人数为1500人左右。该报道称,有赞把“人员优化”写入了2022年的OKR中。同时,有赞副总裁陈锦晖已经于2021年10月离职

值得注意的是,有赞官方并未对外正式回应裁员等相关传闻,而是在1月21日傍晚对外宣称,已正式开启事业部化调整,将前台业务拆分成社交电商、新零售、美业、教育、Allvalue五大事业部。

但近期离职的有赞工作人员丁扬却不以为然。

“有赞在2021年上半年财务增长,所以Q3开始大规模扩张,人员规模迅速增长,不少被裁人员工作时间只有三四个月。”丁扬向新消费日报表示,有赞的裁员并非像外界猜测的那样一次性裁掉1500多人,而是有节奏有计划的在裁人。“大概每天50的进度,已经走了差不多400人”。

另据新消费日报多方了解,陈锦晖早在2021年初就已经等同于离职状态,除了部分工作需要交接,只保留了所谓顾问的身份。

目前来看,不管是裁员还是有赞方面所说的“调整”,疫情期间曾经拥有出色表现的有赞再次陷入危机。而这场危机早有预兆。

有赞裁员进行时

2020年疫情暴发后,许多行业不得不做数字化、线上化转型,一直深耕企业服务领域的有赞迎来利好。

根据其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赞营收为13.07亿元,同比增长65.4%,服务商家GMV为723亿元,同比增长90%,存量付费商家升至9.78万家,较同期上涨19%。

与此同时,有赞在二级市场上一度表现优异,2020年全年股价涨幅高达367%,2021年最高点达到4.5港元每股,与2018年上市之初的0.58港元每股比较,涨幅达574.14%,有赞市值也从60亿港元升至2021年3月2日的519.5亿港元,增长近9倍。

然而,长期以来,有赞一直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近几年,有赞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录得收益约11.76亿元,经营亏损约7.59亿元,已经远超2020年经营亏损3.56亿元。

自1月中旬开始,有赞裁员消息不胫而走。

据有赞测试部门员工张霖介绍,裁员已经进行到第二波,据其了解,有赞部门离职率已经达到40%。“预计裁员将在年前完成,但目前裁员规模还没有达到报道提及的数字,所以员工基本无心工作。”

有多位已经离职的员工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此次被裁员工普遍入职时间不长,不少系有赞Q3季度人员扩张时入职,部分员工入职不足两个月。

“有一个组13个人,被裁员4名”,张霖认为,这与有赞在2021年下半年大规模扩张有关。在他看来,管理层对市场形势没有准确判断,大规模招新后,由于市场形势急转直下,再次大规模裁员。

由于此次裁员涉及不少入职不足半年的新员工,所以赔偿问题一直未能统一标准。

某职场社交平台信息显示,有赞员工就赔偿问题与HR交谈过程中,HR表示如果进入仲裁程序,会影响今后背调。而有的认证员工则声称有N+1的赔偿。

丁扬透露,每个人情况不一样,要根据HR谈话确定。一般HR不会主动说赔偿金,会建议员工主动离职。如果员工坚持要赔偿金,则会涉及仲裁。

据了解,此次裁员风波中,技术开发岗位成为重灾区,而这一部分也是其在2021年重点扩张的板块。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有赞共聘用4358名员工,技术及产品开发人员占比达到近40%。其2021年前三季度的研究及开发支出达4.8亿元,同比增长50%。

此次有赞裁员的传闻,不但涉及普通员工,也涉及到高层。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曾出任百度外卖副总裁,后于2017年6月加入有赞任副总裁的陈锦晖也已在2021年年底前离职。

但据新消费日报记者从有赞内部人士了解到,陈锦晖早在2021年初就已经离职,除了部分需要交接的工作,只保留了所谓顾问的身份。

针对上述裁员消息,新消费日报记者向有赞官方求证,截至发稿暂无回应。有赞方面仅表示,将正式开启事业部化调整,将前台业务拆分成社交电商、新零售、美业、教育、Allvalue五大事业部。

公司文化、内部管理是裁员内因?

新消费日报了解到,对有赞文化的不适应,成为多位受访者的被裁理由。同时,多位受访者认为,有赞的公司文化、内部管理存在问题。

此前,在许多关于有赞草创时的故事中,“太白山徒步“是创始人白鸦最为津津乐道的。“光靠体力是不够的,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而一群人才能走得很远。这也是我带他们去徒步的原因,我希望他们自己领悟到这个道理。”

(有赞团队在太白山徒步)

“凡是新入职的员工都被要求先向老员工学习创始团队太白山徒步的往事”。 张霖透露,有赞有所谓的“老员工文化”。有赞的企业文化重,刚进公司的新员工不能先表达自己的想法,要先向老员工学习。“以陈锦晖为例,在刚入职有赞时,主管渠道的他并非向白鸦汇报,而是向创始团队中的coo汇报。”

张霖透露,口号式管理在有赞也非常常见,很喜欢在办公区内拉横幅。

事实上,尽管外界眼里有赞的企业文化有较大争议,但其创始人白鸦一直“引以为豪”。

2019年,白鸦在中国有赞年会发表的一番关于996工作制的看法也引起舆论哗然。

当时,有赞内部员工向外透露,其言论主要包括95后不勤劳、人不应该休假超过一周、取消团建费用,请假超过三天需要CEO报备等,并表示公司将实行996工作制。

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白鸦还引用过某华为高管的故事变相提倡员工在工作与家庭冲突时可以离婚。即便是被引发外界舆论的广泛质疑,白鸦仍然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几年后回头看,这绝对是好事。”

当时白鸦甚至还提出了所谓“enjoy”的企业文化,具体就是:

  • E/去体验去感受,

  • N/勇于接受新人、新事、新观念,和新挑战,

  • J/并尝试享受工作和生活带来的一切,

  • O/珍惜每一个机遇,

  • Y/靠自己,并做最好的自己。

但有老员工向新消费日报表示,所谓的enjoy文化,自己是没有一天enjoy,只是老板在enjoy。

“我没待几天,就想走了”。 李强于年中加入了有赞,他认为,有赞的管理有浮夸风,形式大于内容。内部考核机制有问题,内部人员为了不被淘汰,过于追求表现,会选择速成有亮点的工作而把难啃的工作推卸给他人。“更有甚者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会无中生有需求和产品,导致浪费资源。这种情况很多互联网公司也有,只是有赞情况更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在裁员风波爆出后,白鸦宣布升级公司的使命和愿景,将 “持续做一个enjoy的组织”转变为“成就优秀人才的美好组织”。

上述员工调侃道:“这只是在说被裁员的1500人都不够优秀。”

主营业务受挤压,有赞想要渡劫不容易

目前来看,有赞对外部环境变化应对失措,也是其当下困境的重要原因。

根据有赞财报显示,订阅解决方案及商家解决方案是其主要营收来源。而这些业务的发展速度,却握在一些新兴平台方手中。

其中,初期快手和抖音布局电商时,多选择与SaaS服务商合作的模式,这也让其迅速提升了交易规模。

资料显示,有赞主要为快手、抖音以及微信等平台上的中小型电商企业提供软件、支付等工具包,而快手平台曾是有赞最大的GMV来源,巅峰时期,贡献了其约40%的GMV。

在平台自身开始向商家提供工具包后,有赞的业务受到严重影响。“快手依然在尝试发展自己的电商交易闭环,因此我们来自快手产生的交易额在持续地收缩。”

有赞CFO俞韬曾表示,有赞上半年GMV不理想,主要是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下滑影响,快手平台GMV占整体的GMV比例在2021年上半年下滑至20%。预计全年快手GMV的占比会下降到10%-15%。

丁扬坦言,这一变化对电商SaaS整个行业受到冲击很大,流量平台之间的反垄断合作给平台商家提供了便利,之前有赞等企业主要的市场就受到了很大的挤压。

但这些在2021年上半年就已经出现的“怀孕苗头”,并未得到有赞相关层面的重视。同时,有赞还提出了发展新零售、美业、教育等领域的目标,并开始大量招新。

彼时,有赞大举扩张或与其向联交所申请有赞科技股份以介绍方式在联交所主板上市有关。“有赞方面可能认为融资渠道打开后,资金、亏损问题会迎刃而解,所以才会扩张业务、员工数量等。”电商分析师陈虎东对记者表示。

张霖认为,在2021年的扩张中,管理层实际上并未清晰认识到自己在快手电商体系中的地位,或者对新业务期望太高,这也导致组织体系迅速膨胀后,再次收缩。从现在来看,有赞等服务商正逐渐被大平台抛弃已成定局。

然而很快形势就急转直下。

11月15日晚24时,快手电商决定对有赞和魔筷执行第三方断链操作——即刻起,不再支持直播间挂有赞和魔筷的三方商品,但通过短视频、个人主页、店铺页等其他渠道售卖三方商品不受影响。

快手平台曾是有赞极为重要的增长引擎,断链之后,有赞表示,“此次调整只影响快手电商推广的直播链接场景,不影响短视频、个人主页、店铺页在快手进行推广,消费者可以正常下单购买”。但也让市场进一步对其丧失信心。

紧接着,2021年12月,中国有赞发布公告,考虑上市申请的进度,已经无法于约定日期前完成其控股子公司有赞科技上市及中国有赞私有化进程,故决定不再推进本次私有化及有赞科技上市的进程。

在此次私有化失败后,多重因素之下,有赞开始裁员、调整事业部。

但丁扬认为,这一调整在之前已经证伪。“之前投资巨大的新零售,教育,美业等垂直市场并没有可观回报,这也说明有赞的困难仍将持续。”

据有赞在职员工晓晴透露,有赞发展其他业务是不得已,支撑主营业务的商家数量正呈现下滑趋势,如果没有新业务吸引,营收增长都会成为难题。

受此次裁员风波影响,中国有赞的股价不断在低处徘徊,较2021年2月的市值高点已经跌去约700亿港元。

“有赞在经营上不够沉稳,为了吸引投资只会生造概念和频繁改动战略。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管理问题,裁员节约的成本对有赞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张霖认为,有赞的资金链压力还会持续,一方面是有赞管理出现问题,另一方面,是在互联互通背景下,有赞的市场正迅速收缩。

(应受访对象要求,丁扬、张霖、李强、工晓晴系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