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说虎——武威文物中的“虎”

2022-01-21 20:25:58 乐活武威
0人跟贴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虎以其勇猛、强悍的形象,被誉为“兽中之王”,更被认为是威严勇猛、驱凶避邪、吉祥如意的象征。因此,自古以来,虎的形象就出现在了石器、玉器青铜器、织锦、甚至墓葬壁画中,形成了别具一格的“虎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地之一——武威的“虎文化”也较具特色,今年是十二生肖年中的虎年,让我们从武威发现的古代文物了解一下武威古代的“虎”。

虎耳环扣青铜鍑

战国。2009年武威市凉州区张义镇河湾村出土。青铜鍑整体为半球形,下有喇叭形圈足底,弧腹,通高118厘米,口径87厘米,深97厘米,重约 230 公斤,为甘肃所见体型最大的战国时期、具有少数民族特征的青铜鍑。在此器的下部有四个环扣,肩部均匀地分布着三只立虎,作为虎耳。三虎为另行铸造,然后焊接于青铜鍑之上。分别长19厘米,高7厘米。虎首抬头平视,暴眼圆睛,虎身修长,其背平直,脊微凸。四足用力,似乎正紧紧抓住铜鍑鍑壁。这三只立虎的面相神异,扁形虎耳竖于脑际,嘴部平圆,从正面看似乎虎口紧闭,侧面却可见虎口中露出的数颗尖牙。为增加抬举时铜鍑的承重力,这三只虎肢采用了连铸,与下垂微卷的虎尾均被铸造得极为粗壮,除了实用性的需要外,也表现出了虎的勇猛、雄健。

这件铜鍑在出土时其底部表面发现有明显的烟熏痕迹,可知该器为实用器。以立虎作为铜鍑之耳,既具装饰性,又具实用意义,其造型独特,构思巧妙,具有浓郁的少数民族特征。

彩绘立虎

西汉。1984年武威韩佐乡红花村五坝山西汉7号壁画墓出土。立虎被绘于正对墓门的壁面上。残高1.0米,宽约2.0米。画者采用了多种色彩以及夸张的手法,描绘了一只威风凛凛的立虎形象。虎身黄色,身体上布满黑色斑纹。其双目圆睁,圆耳耸起,虎牙外呲,四足撑开,正虎视眈眈地注视前方。虎的眼部以鲜艳的绿色绘制,黑色眼珠嵌于其中,另由黑线勾出上下眼眶,使虎目显得灼灼有光;虎口采用黄色和绿色勾画,周边还满饰表示胡须的点状纹;虎额处以黑色绘出近于"王"字形的斑斓纹,两颊有黑色或白色的髯毛;撑开的虎足上则采用石绿及白色点出锐利的虎爪。另外,又采用极其夸张的手法,为此虎绘制了一条长长的虎尾,从而增强了虎的威猛气势。

有学者提出,五坝山西汉壁画墓中的这只立虎应为上古时期的开明兽。原因在于据《山海经·海内西经》记载∶"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仑上。""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因此认为这只立虎为神话中的开明兽,是镇守天门的状如虎的神兽。而从形象看,五坝山西汉壁画墓中所绘制的这只立虎,其身为黄色,上面布满了象征老虎毛发的斑斓纹,头大,身长、张口露齿,长尾,总体来说,断定它为神化的虎则更为准确。虎出现于墓葬内的原因在于古人认为:“虎者,阳物,百兽之长,能执博挫锐,噬食鬼魅”。因此,自夏商周以来,虎的形象便做为驱邪辟灾的神兽被制成青铜、玉器用以献祭,刻画于大门、墓室内,寄寓镇宅、守墓之意;寄托着的是人们向往吉祥幸福的祈佑观念。

四神摇钱树石座

东汉。1978年武威和寨乡东汉墓出土。由于墓葬早期被盗,未发现青铜摇钱树,仅余石座。石座灰砂岩石质,圆柱形,面径14厘米,底径23厘米,高20厘米。上小下大,座的上方有插摇钱树的方孔。整个石座雕塑从下而上装饰三组浮雕,上面两组采用线刻或浮雕雕有鹿、展翅飞翔的仙鹤、钱树以及一个身背口袋欲攀上钱树摘钱的人物;最下一组分别雕刻有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灵神兽。此四灵神兽比之石座上的其他飞禽走兽略大,其中的白虎更是形象生动,动感十足。虎呈奔腾跳越状,其双耳高耸,尾部翘起,双目圆睁,虎口大张,露出口中颗颗厉齿,由于刻画细腻,形神兼倍,显得白虎张牙舞爪,令人望而生畏。从技法上看,这只白虎采用高浮雕技法完成,将虎的形象主面凸突出来,极具质感。

青龙、朱雀、白虎、玄武,亦称四神。“四神”在古代原本是指方向的星辰之名,即天象的二十八宿,这是古人用作观察日月五星运行坐标的28组恒星,原属于远古星宿崇拜的产物,以后代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在汉代为常见的艺术题材之一,一般皆是四神同时出现,以正四方,含有辟除不详之意。

汉代错银铜虎符

汉代。武威市博物馆于武威当地征集。虎符因其形而赋名,是古代帝王授子臣属兵权和调发军队的信物,盛行于战国、秦、汉,此件为汉代之物。完整的虎符是为左右两半,一般为青铜质地,右半由中央保存,左半发给统领军队的将军,调动军队时,由皇帝派使臣持符相合,方能调兵。这件虎符仅存右半,长11.2厘米,宽2.4厘米。红铜质地,呈黑色,内壁有合符时的榫槽。虎背原有错银篆字,但已不能通读。虎作扑食状,头部被塑造得较为硕大,张口露齿,耳朵耸立。从正面看,只见两排粗大的虎牙;虎的尾巴向上卷曲,显得粗犷有力,轮廓鲜明。

古人将兵符作成虎形是有其象征意义的。虎的形象威武,性格凶猛,行动迅捷,因此古人把虎当作勇敢精神的象征,并常以虎来形容与军队、战争有关的人和事。从武威当地征集到的这件虎符形制看,虎虽作卧伏状,但其头部虎的特征刻画鲜明,可见制作者的用意正是让人见符如见君,其行动要象虎一样迅捷勇猛,领军赴敌,克敌制胜。武威,位于河西走廊东端,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自古以来就具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这件虎符为右半,应为汉代中央所持有,它征集于武威当地,因此不排除为汉代中央调发武威郡军队时的信物,它为研究汉代政治、军事史提供了较为重要的资料。

魏晋虎形摇钱树石座

魏晋。1989年武威市金塔乡臧家庄魏晋墓出土。出土时,石座上的青铜摇钱树枝叶大部分毁损,仅余部分残片,但石座保存完整。在造型上此石座采用下大上小的柱形结构,高22厘米,面径22厘米。砂石质地。石座上的纹饰分三部分。底部雕一凹弦纹,中部有用对三角形和不规则的四边形雕成的山峦。石座中心有一方孔,边长2.5厘米,为安插青铜摇钱树之用。方孔周围雕一卧虎。卧虎环安插摇钱树方孔一周,与石座下部的三角形山峦表现了虎卧于山顶的状态。卧虎呈蜷身伏卧状,头部枕于前足。在虎的身体上雕刻者通过加刻一些细致的阴线条纹来表示虎身上若毛发般的斑斓纹。虎,一般是以凶猛著称,但反观此摇钱树石座上的卧虎虽然形貌凶狠,瞪眼俯耳,身体粗壮,但其长尾舒展,姿态悠闲,因此观之反生亲切之感。在虎的背部还浮刻有一对翅膀,则更增加了这只卧虎的神话意味。

摇钱树为古代墓葬中的一种明器,其一般由青铜钱树与陶、石等材质的树座组成,钱树上饰有圆形方孔钱以及各类神兽、瑞像等,被认为具有死后升仙、镇墓辟邪的功用。从目前已知的考古发掘看,此类明器主要产生并流行于汉魏时期,且在地域分布上主要集中于西南和西北,其中以四川地区为最多且造型精致,具有鲜明的地域性与时代性。近年来在武威地区陆续有多件青铜摇钱树枝叶及摇钱树树座发现,但类似这种以虎作为摇钱树树座主体的却较为少见。

从以上武威文物中虎的形象中可以看出古人对于虎的崇敬与喜爱,它们被描绘得姿态各异、丰富多彩;或温和、或威武、或凶猛……却无不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表达了当时人们期盼安宁与祥和生活的美好愿望。除上述文物外,在武威发现的一些青铜器、漆器等生活用器以及木雕上也发现有虎的形象,表明了虎的形象也深入到武威传统文化,走进生活,出现在了日常用品中。虎文化,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影响了数千年来的国人,体现着的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蓬勃向上的民族精神。

作者简介:王丽霞,1972年生,甘肃武威人。武威雷台汉文化博物馆文博助理馆员,致力于两汉魏晋南北朝文物研究多年,特别对雷台汉墓历史文化有着深入研究,有研究著作《武威雷台墓及其研究》出版。先后有《武威雷台与前凉灵钧台考辩》《西夏碑最初发现地考证研究》等多篇学术论文散见于国内相关专业性期刊。

❖ 文章转载自“凉州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