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游泳的塑料袋:浙江海宁盗窃大案侦破纪实

2022-01-21 17:43:58 李沛儿爱娱乐
0人跟贴

2013年6月5号的晚上,加班到深夜的小贝睡在了儿子的房间,一直到早上8点多才起床。从儿子的房间出来,小贝打算回自己的卧房,可刚推开房门就发现情况不对。
卧室里的珠宝盒敞开着,抽屉被拉开,里面的珠宝都不见了。在首饰盒的边上是小贝的包,包里有她工作上的重要文件。惊慌的小贝赶紧翻看,还好文件都在,可是钱包却空了。

打开的首饰盒

小贝确定家里进小偷了,惊慌的小贝赶紧楼上楼下挨个房间查看。小贝的心怦怦地跳着,楼上楼下的跑了一圈儿,结果发现大门是紧锁的,窗户也完好,盗贼是怎么进来的呢?

小贝家的别墅一共有三层,地下一层是车库,地上的一层是厨房和客厅,二层就是小贝夫妇、他们的儿子还有公公婆婆的卧室,被盗的就是二楼小贝夫妇卧室。

小贝家的别墅

​2013年6月6号,接到报警后,警方调查核实被盗的全部是贵重物品,包括名牌手表、珠宝首饰等,总价值100多万元。


案发地位于浙江海宁市的一个别墅区内,被盗的小贝家就是其中的一栋别墅。通过现场勘查,在二楼主卧室的首饰盒和包上警方提取了一些指纹,在地板上警方又发现了一些脚印,这是一些非常奇怪的脚印,脚的形状非常清晰,甚至还能看清脚趾,警方判断窃贼作案时很可能没有穿鞋,而是穿着袜子,这些奇怪的脚印,就是穿着袜子留下的。
警方分析,窃贼之所以穿着袜子作案,除了在现场留下的脚印会成为警方侦查的线索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赤足的话,走路发出的声音比较小,不会惊醒事主。
警方判断如此老道的作案手法,窃贼肯定不是新手,但可惜的是窃贼留下的指纹和脚印都已经被破坏,无法提供准确的信息。
警方分析,窃贼进入室内作案必须要先进入小区,警方决定先从外围入手。小贝家所在的别墅区是当地最高档的小区,整个小区只有一道进出门,并有保安24小时值守,小区居民凭出入证进出,其他人员进出要严格登记,而且进出口处还安装了多个监控设备,所有的进出人员都在严密监控之下。
警方首先调取了进出口的所有监控录像,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随后警方又查找了案发时间段所有进出人员的登记资料,一切都很正常,而且小区保安回忆,案发那几天他们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警方注意到这是一个封闭式小区,四周都是围墙,虽然围墙足有3米高,1000多米长,但有人要翻墙并不是难事,可是小区物业说四面围墙上都安装有红外线监控,没有任何死角,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有人翻墙马上就会报警,但是这些天警报非常安静。
大门没有可疑人员进出,围墙上的红外线监控也没有报警,那么这个看起来安保措施没有死角的地方,窃贼到底是怎么溜进去的呢?
在外围没有收获,侦查员又重新回到了案发现场,顺着脚印一路追踪到一楼,发现客厅中间的地毯上放着一个包儿。而这个包小贝在清点丢失的财物时,由于慌张并没有发现。

一楼发现的包

​这是很普通的一个旅行包,而且边缘有破口,比较破旧了。旅行包很随意的扔在进出客厅的过道上,在包内警方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皮包,皮包里装有一对女性用的耳钉。


经过受害人辨认,黑色皮包和耳钉都是她的,但平时都放在二楼的主卧室里,从来没有拿到客厅,而且受害人小贝还向警方反映,她家里并没有这个旅行包。
警方分析,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在二楼拿了事主的东西之后,在一楼客厅挑捡了一些贵重的东西,最后把自己带来的旅行袋遗留在了现场。
浙江海宁是全国有名的皮革城,受害人小贝夫妇就是做皮革生意的。前些年买下了这套独栋别墅,但是他们平时忙于打理生意,并不常住在这里,而是将别墅交由一个50来岁的阿姨照看。
小贝说阿姨的工作时间是每天8点到下午17点,晚上并不住在别墅内,案发当天晚上阿姨回家了,老公也出差了,由于第二天要到公司开会,别墅离公司近,于是小贝一个人住在了别墅里。
小贝告诉警方,当天晚上2点以前,她一直在2楼自己的主卧室忙工作,2点之后才进入隔壁儿子的房间睡觉,发现被盗是第二天早上8点,所以她猜测窃贼可能是在这个时间段作的案。
警方的注意力集中到现场发现的旅行包上,包上的一行字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上面写着紫薇旅行社。这家旅行社是海宁当地的旅行社,一般来说只要跟团出游,旅行社都会给团员发包,如果旅行包真的是窃贼的,那么它很有可能会给警方侦查带来突破,专案组马上派人赶赴这家旅行社。
在与旅行社工作人员的交谈中,侦查员了解到受害人小贝曾经通过这家旅行社组织公司的人旅过游。了解到这个信息之后,警方再次询问了受害人小贝,经过仔细的回忆,她终于想起了通过旅行社组织员工旅游的事儿,但是时间太长她忘了,也就是说扔在客厅里的旅行包是受害人自己的,警方查了半天的线索断了,就在大家感到失望的时候,技术人员在现场又有了发现。
这次发现的地点是在1楼客厅朝向南面的窗户上,窗户上面有翻过窗的痕迹,还留有一些指纹,经勘查发现窗户上的指纹与2楼首饰盒上的是同一个人,窗台上的几道痕迹非常明显就是攀爬时留下的,警方判断窃贼很可能就是从这扇窗户进出别墅的。
警方的判断得到了这家保姆的印证,据那个保姆讲,之前她是把窗户关好的,但可能没锁上。
此时在外出差的小贝老公也得知了家中被盗的事,迅速赶了回来。
从1996年开始,小贝夫妇俩一起打拼,将一家作坊式的皮革厂逐渐发展成中等规模的皮革公司,可是没想到生意走上了快车道,家中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警方分析,既然窃贼是从这扇窗户进出别墅作案的,那么除了会在室内留下指纹和脚印,屋外肯定也会有痕迹,侦查员决定以这扇窗户为起点,倒推着往外查。
窗户的外面就是受害人小贝家的小花园,引起警方注意的是花园边上的一条小河,这是一条小区内的景观河,五六米宽,水不深,一直延伸到小区的外面。

小河

​在小河的边上,技术人员发现了一个脚印,由于河边潮湿的软泥,脚印陷入很深,但有两个细节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一是与别墅内发现的脚印一样,这枚脚印也没有穿鞋,二是脚印的脚尖朝向河,与从小贝家走向河边的方向一致。


警方随即对小区居民以及物业进行了走访,发现近段时间都没有人到过河边。排除了其他人的痕迹后,侦查员将这枚脚印与在别墅内的脚印进行了比对,结果显示大小和脚型都完全一致,警方据此分析这枚脚印很可能就是嫌疑人在作案后离开时留下的。
很快窃贼的大致体貌特征也被勾勒了出来:男性,年龄在30至40岁之间,身高1米7左右。因为现场只留下了这一个人的脚印,警方判断这是一起单人入室盗窃案,而窃贼作案时的进出路线就是这条小河。
搞清了窃贼可能进入别墅的路径,侦破工作也就有了方向。警方调取了小区周围的所有监控录像,试图找出藏在暗处的窃贼身影。
可是所有的小区监控录像都没有发现异常,专案组这边大量的监控录像需要一一查找,还要一段时间,侦查员重新回到了案发现场,受害人的别墅总共三层,窃贼竟然将三层全部都光顾了一遍,好像对别墅的内部结构非常熟悉。
如此从容的作案,再加上在小区安保措施如此严密的情况下,竟能来去无踪,这让警方觉得很可能是熟人作案。支持警方做出这样判断的还有一个细节,那就是案发当天晚上,唯一在家的小贝没有睡在自己的卧室,而窃贼恰好在那天晚上潜入到了小贝的房内,盗走了物品。
警方随即对小贝家的保姆、小区里的保安和小贝周边的熟人进行了调查,但都逐一排除了嫌疑。这时从技术部门传来了一个好消息,经过一天的努力,技术人员终于从扔在现场的旅行包上提取到了嫌疑人的完整DNA,然后将之与公安部的DNA数据库进行比对,最终发现与宁波一起盗窃案中的嫌疑人DNA完全一致。
案发地位于宁波的慈溪市,距离海宁一个小时的车程,兴奋的侦查员开车直奔慈溪,希望能找到突破口。
慈溪市的这起盗窃案发生在2012年1月,与海宁的案件一样,被盗的也是高档别墅区里的一户人家,但是这个案子一直没破,嫌疑人也没有被抓获。受害人赵先生说他是早上起床后才发现包括笔记本电脑在内,总共5万多块钱的物品被盗的。
可是嫌疑人在砸碎车窗,偷盗物品时被玻璃划破了手。正是嫌疑人作案时留在现场的血迹确定慈溪海宁两起案件为同一人所为,慈溪和海宁的两地警方一起分析后发现,两起盗窃案虽然发生在两个城市,相隔一年多的时间,但是从被盗窃地点的选择、作案的手法等方面看都非常相似。

被打碎的车窗

​两地警方分析后发现,两起案件中嫌疑人都是选择高档别墅作案,进入室内后都是先去楼下,然后再上楼,在整个作案过程中都不穿鞋只穿袜子,更诡异的是嫌疑人总能够突破严密的监控进入小区作案。


虽然慈溪警方没能抓获嫌疑人,但是却给海宁警方提供了一段非常重要的监控录像。
在慈溪盗窃案中,嫌疑人在进入作案小区时,监控拍下了一段诡异的视频。
当时是寒冷的冬天,窃贼采用爬行的方式进入小区作案,大约30分钟后他又爬着出来了。

嫌疑人又爬出来了

​嫌疑人作案时采取爬行的方式来躲避监控,这给了海宁警方极大的启发。他们分析,既然慈溪和海宁都是同一人作案,那么作案手法很可能也会类似,而且受害人小贝所在的别墅区安保设施非常完备,这一点嫌疑人不会不知道,所以警方判断嫌疑人可能也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躲避监控。

民警又对别墅周围进行了仔细勘查,那条穿小区而过可以直接通向小区外面的小河,再次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嫌犯作案时会不会在这条小河里留下线索?警方开始重点查找河道附近的监控录像,果然,一段不到5秒的监控录像,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监控录像显示的时间是6月6号的凌晨4点3分58秒,一个类似白色塑料袋的东西,在河面上漂动,18秒之后,也就是4点4分16秒,白色物体一直往南漂到了庄园桥的下面,消失了。
其实这段监控录像,海宁警方之前也看过,只不过一开始没有注意那个白色的物体,他们以为那只是漂在河面上的一个垃圾袋,直到他们看到嫌疑人在慈溪作案时那个诡异的爬行动作之后,他们怀疑那个漂浮的白色物体很有可能跟嫌疑人躲避监控的行为有关系。
为了解开这个疑惑,第二天侦查员来到河边,他们要在河面上做一个实验。技术人员找来了一个跟监控录像里的那个白色物体一样的塑料袋吹足了气,他们要将监控录像里出现的状况再演示一遍,看看结果是否一致。
侦查员划着小船慢慢的来到了监控录像里白色物体出现的地方,将吹足气的塑料袋放到了水面上,试验的结果跟在监控录像里看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实验中的塑料袋一会儿快一会儿慢,而且前进的路线是曲折的,并不是一条直线。
也就是说原来监控里的白色物体,并不是废弃的垃圾袋。紧接着侦查员又测量了一下河水的深度,水深1米6,正好与一个成年人的身高相近,这证实了嫌疑人如果从河里游泳或者涉水都完全可以到达案发地。警方注意到,在这条小河的下游不远处有一座桥,桥下有一道拦水坝,也就是说桥上所有的漂浮物漂到这里都会被拦住,可是民警找遍了拦水坝以及河的两岸都没有发现那个白色物体。
警方的实验证实了监控录像里的疑似塑料袋确实异常,而它的莫名消失更让专案组觉得这个白色塑料袋背后有文章,专案组决定以河上的那座桥为中心点,扩大搜索范围。
这座横跨在小河上的桥,北边是农田,南边就是小贝家所在的小区。很快,在桥面的公路上,也就是小区外不远处的一个监控里,警方发现了异样。
监控里一名男子身穿黑色衣服,衣服好像是湿的,因为男子边走边做一个掸衣服的动作,这是一个非常短暂而且极不明显的动作。
引起警方注意的是,除了这个看上去简单的动作,男子的身高体型都与警方推测的嫌疑人相一致。
更重要的是,男子出现在监控里的时间是6日的4点35分28秒,而疑似塑料袋漂到桥下的时间是6日的4点4分18秒,两者仅仅相差30分钟。而从桥到监控的位置大约100米远,如果监控里的男子就是嫌疑人。那么从桥下上岸,30分钟的时间足可以走到监控所在的位置。
警方大胆推测,那个漂浮着的塑料袋很可能就是窃贼在逃走的时候留下的踪迹,而那名边走边掸衣服的男子,很有可能就是窃贼本人。于是专案组沿着监控录像继续追查,很快就发现这名男子上了一辆出租车,驶出了海宁市区,但是出租车在上了高速公路之后突然消失了。
这是到目前为止最为清晰的线索,警方迅速查找道路抓拍系统,很快出租车在出城的时候被高清摄像头捕捉了下来。
道路高清抓拍系统显示,男子搭乘的是一辆杭州的出租车,车牌号为浙AT31**,根据车牌号侦查员马上赶到了杭州,找到了那名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

​据出租车司机反映,那天大概凌晨4点多的时候,那名男子一开始说要到海宁火车站,出租车司机说他是杭州的出租车,不认识去海宁火车站的路,然后男子又说到下沙,最后在盐仓公交站那里下了车。

盐仓是海宁市的一个镇,距离海宁30多分钟的车程,侦查员又火速赶了过去,盐仓汽车站门前的一个监控探头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
监控显示,6月6日早晨5点19分10秒,那辆杭州出租车停在了路边,38秒之后,一名背着包的男子下了车朝路边走去。
根据监控录像,警方发现那名男子下车后到了距离汽车站不远的一家旅馆开了房间。说起那名男子,旅馆老板还记得很清楚,旅馆老板说那是名奇怪的男子,因为凌晨来开房的人不多,而且这个人住了几个小时又匆匆的走了,随身还带着个黑包。
根据男子在旅馆登记的信息,侦查员很快就调出了他的个人信息。男子名叫王杨风,33岁,湖南省永顺县土家族人。警方马上查找暂住人口信息,结果显示王杨风的暂住地址登记在盐仓一家工厂的宿舍。于是侦查员又马不停蹄的找到了那家工厂,但是王杨风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辞职了。
在工厂的人力资源部,警方找到了王杨风的资料,与王杨风同一个车间的同事说,王杨风在厂里干的是电焊工,每月工资2000多块钱,但他很少与同事交流。
同事说,虽然王杨风的暂住人口信息登记的是工厂地址,但是他从来都不住在职工宿舍,听说和他老婆一起住在外面。
虽然没有查到王杨风居住的信息,但是警方了解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王杨风有一个爱好——喜欢上网,以前在工厂上班的时候就经常去网吧。
辞职后的王杨风还会留在盐仓吗?王杨风曾经的同事说,听说王杨风是和他的妻子一起来盐仓的,而且王杨风的哥哥也在这边打工,警方据此分析,王杨风应该还在盐仓。
可是盐仓工厂多,外来人口也多,在没有确切信息的情况下寻找一个人并不容易,既然王杨风喜欢去网吧上网,警方决定对网吧进行布控。
6月9日晚上,侦查员发现王杨风正在一家网吧上网,专案组迅速展开行动。嫌疑人到案后,警方马上进行了突审,可是王杨风一直保持沉默。

沉默的嫌疑人

​技术人员采集了王杨风的指纹和DNA,将之与在海宁和慈溪两地的案发现场提取到DNA进行比对,再次确定两起盗窃案都是王杨风所为。

人抓到了,接下来最要紧的就是要尽快找到赃物。民警推断,100多万的赃物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出手,可是王杨风对自己的租住地和藏匿赃物的地方都拒不交代。
突破来自于王杨风随身携带的一串钥匙,上面有两个钥匙,一个是电动车的钥匙,一个应该是某一出租房防盗门的钥匙。警方分析,这把防盗门钥匙很可能就是王杨风租住地房门的钥匙,可是偌大的盐仓,到哪去找这把钥匙能打开的门呢?
专案组分析,王杨风是外来打工的,经济收入并不高,只会在租金相对便宜的地方租房子,又因为是外来工,对环境并不熟悉,租住的房子可能就在工厂附近。
于是侦查员采用笨办法,拿着钥匙到这些地方逐一去试。
在经过大量的摸排后,6月10日的凌晨5点多,侦查员终于找到了王杨风居住的房间,听到里面有人答应,警方表明身份后进入了房间,房间里的女人是王杨风的妻子。随后警方对房子进行了搜查,搜出了大量的脏物。
历时4天4夜,嫌疑人被抓获,所有的赃物也全部被追回,案子破了,但是有一些疑问仍然没有被解开,嫌疑人是怎么进入小贝家的别墅的?他进出别墅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被监控摄像头拍到?那个河面上漂浮着的白色物体的下面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这一切只有王杨风自己为我们解开了。
王杨风与妻子是2013年3月来到海宁的,王杨风在一家工厂做电焊工,妻子腿有残疾,在快递公司上班。由于王杨风的哥哥也在海宁打工,为了省钱,夫妻俩住到了哥哥的宿舍里。
可是没多久,王杨风的老婆怀孕了,只好辞职在家,王杨风说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还有2万多外债没有还,而且在老家已经有一个孩子,妻子再次怀孕,让他压力很大,工作经常出错。
几次工作失误,王杨风挨了批评,一气之下,他辞职不干了,夫妻俩都没了工作,情况顿时糟糕起来。6月5日,心情不好的王杨风路过小贝家所在的百合新城时,看到里面一栋栋的漂亮别墅,心动了。
可是小区把守森严,到处都是监控,根本就无法进去。经过观察,王杨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条穿过小区的小河上。但由于白天人太多,想着夜晚作案安全,刚好小区外面有座桥,于是王杨风钻到了桥下,一觉睡到了6日的凌晨1点。
凌晨1点时,睡醒后的王杨风脱掉外衣,只穿着裤头沿河向小区内游去,由于是夜里,河边没有灯,光线很暗,虽然桥边有一个监控探头,但是并没有拍到王杨风。
王杨风说他选择小贝家纯属偶然,那个时候,小贝家的灯还亮着,王杨风发现1楼的窗户没关,于是从草丛里向别墅靠近。
王杨风躲在屋外的草丛里等了一个小时,6日凌晨2点多,王杨风从虚掩着的窗户进入了别墅内。进入别墅后,王杨风到处翻找,偷了价值100多万元的物品后,他又回到了河边。
为了防止被水打湿,王杨风将偷来的赃物装在包里,在包外面套了个塑料袋,然后采用潜泳的方式将包顶在头上,游回了桥下。由于当时天已经蒙蒙亮,加上塑料袋又是白色的,所以监控只拍下了那个移动的白色亮点。
王杨风以为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但没想到房间内留下的脚印、包上的DNA证据、家中埋藏的赃物、最后的监控视频等,最终揭开了这个盗贼的真面目,在大量的事实面前,王杨风终于承认了犯罪事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