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患者的肺癌纯中医药治疗十七年了,还是没有“治好”

2022-01-21 14:50:10 芈月说
0人跟贴

中医药辨治肺癌十七年案

石某,男,70岁。合肥叉车厂经济师。1999年8月28日来我处门诊。

述及自己因咳嗽痰中有血,经安医检查诊断为右上肺癌。建议手术切除病灶后继续化疗,患者考虑再三未同意这种治疗方案。因其老伴于一年半前因肺癌经上述方案治疗后,未到六个月即与世长辞。在悲伤尚未完全消解之时,发现并确诊自己也与其妻罹患一样的疾病,心情万分痛悲,认为手术、化疗是如此之结局,且在治疗过程之中又是那样的痛苦、难熬,连累子女,自己还有什么治疗的必要。决意放弃西医的“三斧子”疗法,去中医想想办法,在经得子女们的认同后,遂来省中医院我处诊治。

当我得知患者是这种境遇时,我也十分同情。告知他癌症就是一种常见的多发的慢性疾病,和其他慢性病一样,就把它当作一种慢性肺病去治疗,但一定要能坚持,思想要放松,不应过度悲观、紧张,更要摆脱老伴去世之伤痛,努力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寿命,不就是疗效了吗?我们要共同合作,为战胜病魔而努力奋斗。他听后十分满意赞同,并说:“我是不会接受西医的那种治疗了,已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有什么追求,人总是要死的,能活几年就活几年,决不后悔。”

刻下纳便正常,睡眠一般,唯咳嗽有痰,痰中时有血丝或成块,胸膺憋闷,右上胸隐痛,口微干,情绪尚可,也看不出什么极度悲观消沉的神色,舌淡红苔薄白,脉浮细滑数,以两寸独显。

此痰热内蕴,气阴两伤,久而痰瘀交结为症,客居肺金,蚀伤血络。治当益气阴之暗耗,化痰热之蕴遏,消痰瘀之症结,使络宁血止为当前之要务。

功劳叶20g,百部20g,薏米30g,南沙参30g,海蛤壳30g,仙鹤草30g,蒲黄炭10g,血余炭10g,藕节炭20g,芦根30g,冬瓜仁30g,三七6g(研末分吞),鳖甲30g,血竭6g,煅龙、牡各30g,甘草10g,7剂。

二诊,云药后痰血止,咳嗽稍减,痰也少,胸闷气憋略有缓解,十分欣慰,脉舌同前,守上方出入继之。

上方加太子参15g,百合20g,川贝10g,去蒲黄炭、血余炭,改煅龙、牡为生龙、牡各30g,15剂。

三诊,药证相安,临床诸症平稳,咳痰无血,纳寐二便正常,其对中医治疗增强了信心,舌淡红苔薄白,脉浮细濡已少见滑数之象。此痰热有清,气阴伤显也。守上方增补益肺金,培健脾土,以扶正固本为遏制病邪,围堵病灶提供有生力量。

太子参20g,黄芪30g,炒白术20g,黄精20g,山药30g,功劳叶15g,五味子6g,鳖甲30g,薏米30g,北沙参20g,茯苓15g,仙鹤草30g,金沸草10g,甘草6g,15剂。

四诊,近况颇佳,自觉一切正常,与未检查出肺癌前没什么两样,认为自己选择中医治疗是正确的,一定要配合医生坚持治疗,直至最后。

守上方增大贝10g,玄参15g,夏枯草20g,生龙、牡各30g,15剂。

后予上方为基础方,临床遇有什么稀微症状,仅作稀微调整,五年来一切基本正常,生活治疗未受一点影响。但全系中医中药之治疗,未用一点西药参杂其间。肺部CT其病灶既未扩大也未见转移灶,与第一次CT对照,基本相同。患者甚满意,我告之说,从这两张CT片子来看,病灶未见扩大,也未见有转移灶,这就是疗效。现在医学界常说的“人瘤并存”,就是这种现象,相互并存,互不干扰,这不也很好吗?不要一见肿瘤就要去之务尽,斩草除根。要知道许多癌症病人就是使用这种方法而致两败俱伤,瘤去人亡。并非是你老伴之一例也。嘱其一定要珍惜这种治疗成果,排除一切干扰,坚定不移,使用中医中药治疗。

2004年9月16日,近因感寒,头身疼痛,发热恶寒,咳嗽鼻塞喷嚏,痰多色黄白相兼,挟有血块少许三日,右上胸微痛牵及右颈项也有强痛感,口微干苦,纳差,舌淡红苔薄黄,脉浮数,急来就诊。此客邪外袭,肺首当其冲。除肌表肺窍遭侵外,肺癌病灶之处也无不受其影响及伤害。故右胸疼痛牵及右侧颈项及痰中挟血,则为其必然也。

亟拟轻清宣透,以撤客邪之侵害,以防正伤体虚加重原病灶之扩散也。

百部15g,前胡10g,虫衣10g,僵蚕10g,仙鹤草30g,杏仁10g,大贝10g,枇杷叶15g,黄芩10g,柴胡10g,蒲黄炭10g,二花炭30g,藕节炭30g,薏米30g,野菊花15g,甘草6g。

3剂后诸症缓解,十去其七,但胸颈项之牵痛未已。

上方去蒲黄炭,藕节炭,二花炭,野菊花,加南沙参30g,葛根30g,丝瓜络15g,竹茹15g,7剂以缓解胸颈项之疼痛也。

药后果如吾愿,胸颈项疼痛大减,患者畏惧肺癌病灶是否有所增大或扩散,因已两年未做肺部CT了,要求加做一个肺部CT,观察一下近况,好作心中有数。经摄片后,并与两年前对比,发现其病灶略有增大,但未见扩散,影像室医师在读片后认为尚属稳定,无关紧要,应继续中医治疗为好。

在随后十六、七年的治疗中,由每一年做一次胸部CT改为每两年做一次,除偶有痰中少量出血及右上胸及右颈淋巴稀微疼痛,稍作调整治疗方药,随之即愈外,一直在原方药的基础上随症状的稀微出入,或以补气阴培脾土以扶正固本为主,或以化痰消症软坚以祛邪散结为主,或宁络止血以消患者之惊恐,交替穿插,变换方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石某不少于三百五十日的服药。就目前已是八十六岁耄耋之老人了,他不但生活能自理,如买、烧、洗,来院就诊始终就是其一人,从头到尾自己按部就班地完成整个程序,根本看不出他曾患过如此险恶肺癌之病人。从他身上可以得出肺癌的生存率应该不是五年,而是十七年之久了。

患者为什么要坚持中医中药来治疗他的肺癌,已于上述,此不赘言。之所以能坚持十七年如一日,几乎日日服药从不间断,也于他在治疗中体验到中医中药之效果,看到了希望,从老伴因肺癌医治无效,半年即逝之悲痛中解脱了出来,把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中医中药之上。在近二十年的治疗期间,诚如上述。但他总是一人排队挂号,依次就诊,站队付款,取药,一位八十多岁还身患如此疾病的老人,其精气神色宛如一年轻之就医患者,总是笑容可掬,谦逊和蔼,是我及学生们及其他病友们意想不到的。

从整个治疗之历程,本人一直按照中医的思维,辨证论治,整体协调去处置的,从开始到如今,很少使用那些经过筛选中医的抗癌药物去堆砌成方来抗癌消瘤,解毒去症等苦寒败毒清热化瘀之品,而是用中医的辨证理念,局部与整体,病变与机因,临时与长远的治疗方案去治疗的。旨在调燮阴阳、和谐脏腑,活泼气血来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增强机体的抗病能力,调动体内的一切积极因素,俾太阴肺金的宣发肃降治节能力受到保护,得以恢复,渐有增强去战胜围堵癌毒之病邪,使犹斗之困兽不得乱动,老实待命,形成一种人瘤平安共存的局面。故选用方药皆是益气阴补脾肺,或清化痰热或宁络止血,使脾健纳昌,五谷之精微得以上输于肺,以补益肺金之不足;益气阴直助太阴之治节,协调其宣肃,以利痰浊之排泄,伤络之修复。疗治胸憋及颈项之疼痛及胸部的那个“毒瘤”,虽未选用所谓抗癌消瘤等清热解毒之品,但在长期上述之法则方药之治疗下,右上肺之癌肿竟得到了围堵与遏制,没有明显增大,更未向外围扩散,近十年来老老实实地在原地未动。这不是也达到了治疗的目的与十分显著的疗效吗?这其中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增强疗效的动力,就是患者在取得疗效,多次检查未见增大与扩散,更无转移病灶,其喜悦之情由衷而起,根本没有罹患癌肿病痛的那种悲观失望,惊恐伤痛之心情,其纳寐正常,心情愉悦,体内之气血流畅,阴阳燮调,其免疫抗病功能非但得以保护,还有所增强,共对肿瘤之病灶,恶性细胞不也是一个无形的围堵与遏制吗?什么一检查出癌肿就一定要把它斩尽杀绝,且对其恶性细胞也要一扫尽光,方为有效之治疗,殊不知有美好的愿望,未必能有美好的结果。许多经手术、化疗、放疗治疗的患者,只见其每况日下,有的不到半年,甚至三个月即至不救者比比皆是。这是谁之过,说不清楚的原因太多了,只有搁置待议。反正治疗癌的方法多种多样,上述之“三斧子”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好的方法。望医学同仁对不同的病种,不同的病证,不同的对象采取不同的治疗大法,能精准些,个体化些,或许收效更佳,希三思之。

另外就是石老服药十七年,几乎一日不断,不但其肺癌之病灶得到遏制,症情日益好转,而且身体也非常康健,其肝肾功能完好无损,血液系统也无伤害,“是药三分毒”,久服中药对肝肾功能有害的说法,在此得到了完全否定,然药可治病也能致病,如何“治病”与避免“致病”,全在这把双刃剑的操纵者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