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连跌停,长春高新陷广东联盟集采困局 公司回应:正在研究应对

2022-01-21 14:48:03 经济观察报
0人跟贴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从2022年1月19日的第一个跌停开始,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661.SZ,以下简称“长春高新”)至1月21日已经连续三个跌停,短短三个交易日,其股价从250元跌至184元,市值蒸发超260亿元,跌幅超过30%。

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长春高新控股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赛药业”)的拳头产品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陷入广东联盟集采“低价”招标的困局之中。

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的通知,将生长激素产品纳入招标,最高有效申报价只有金赛药业此前中标的30%。这意味着,作为生长激素产品的龙头企业——长春高新的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的降价幅度是70%。

本次广东联盟包的集采包含了江西、山西等十个省份。消息传出之后,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长春高新的大量获利盘出逃,股价连续跌停。

记者多次联系长春高新的董秘办公室和投资者交流热线询问,但对方无人接听。

广州联盟集采,水针价格下调70%

金赛药业的注射用人生长激素产品名称叫做赛增,英文名称叫Jintropin,分为不同规格,主要应用于因软骨发育不全所引起的儿童身材矮小;性腺发育不全(特纳综合征)所致女孩的生长障碍;接受营养支持的成人短肠综合征。

金赛药业的注射用人生长激素产品,又分为粉针和水针。水针是金赛药业的主打产品,也是目前国内生长激素产品的主流,占据六成市场。

在广东集采的招标文件中,一剂30IU单位、3ml/10mg规格的水针(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最高有效申报价格是295.0785元。

金赛药业同一规格的水针,在2020年2月至2021年3月中标云南、江苏、山东等多个省份,中标价格未低于1031元。

两者相比,意味着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产品,将降价约70%。市场惊呼生长激素暴利时代结束,长春高新的霸主地位悬了,多年来维护的产品价格体系宣告瓦解。

长春高新在生长激素市场拥有龙头地位。2021年5月,该公司的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人民币,股价达到522元,被市场成为“东北药茅”。其中,金赛药业为长春高新贡献了主要的业绩,2020年金赛药业营业收入58.03亿元,占长春高新同期收入的67.66%;归母净利润27.60亿元,占长春高新净利润高达90.58%。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这个单一产品,就扮演着维系长春高新千亿市值“扛把子”的角色。

本次广东联盟集采,给长春高新的招标量是水针129377支,粉针310063支。按照最高申报价计算,订单金额分别是水针3322.91万元,粉针2088.02万元,共计5410.93万元。

这个金额,跟金赛药业2021前三季度的高达61亿元的营业收入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广东联盟集采70%的价格降幅,让市场对长春高新的预期变得悲观。

1月21日,长春高新的股价走出连续第三个跌停——开盘即以每股184.36元的价格跌停,封住跌停板的抛单高达14万手,总市值已经从2000亿回落至746亿元。

弃不弃标?投资者支招

1月19日广东联盟披露集采文件至今,长春高新没有发布正式公告回应此次降价约70%的产品招标。

但是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投资者对本次集采的担忧提问,已经“占据”了长春高新的主页面。

1月20日,有投资者向长春高新提问:“广东把生长激素纳入集采,这次粉针,水针,长效是否都纳入集采,价格分别降幅是多少?纳入集采后对公司生长激素的市场占有率是否会有所提高?提高多少?”

长春高新回复称,根据相关文件,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水针剂)、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纳入了广东联盟地区集中带量采购范围。目前,此次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尚未正式开始招投标程序,且具体影响还将取决于实际参与投标情况、中选结果、中选价格等,后续事项及对公司的影响程度尚具有不确定性,目前暂无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严重影响的预期,公司将积极关注后续进展,认真研究相关文件规定,合理制定实施方案。

亦有投资者发出提问:“长春高新是否会因为价格过低放弃水针招标?”“请问管理层:这次广东集采公司将如何应对。会不会水针全面降价?”“此次被集采,会不会导致2022年至2023年业绩下滑?”

长春高新的回复都是:公司目前正在积极研究政策规定并将合理制定应对方案。

更多的投资者向长春高新建议弃标水针。

有投资者提出:“水针不投标,这样可能对公司业绩影响最小,不然广东水针降价,以后其它省份水针也要在广东基础上继续降价,长期以往只能是死路,请将我建议转达管理层。”

有投资者建议:“广东联采,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结果。粉针降价,院内(指医疗机构之内)卖粉针就没必要卖水针。实际就是水针弃标了。医保省费用,患者用得起药。水针和长效去中间费用,好好发展院外。需求没变,不再受集采影响。生长激素友商一起做大市场。做为股东,我们乐见这个结果。避开院内,短痛比长痛更好。建议公司欣然弃标水针。”

还有投资者直接说,“建议公司弃标后捐赠广东联盟价值1亿元的生长激素,整体价格体系不能破坏。”

长春高新对于弃标的投资者建议回复都是“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和建议。”

此次广东集采让长春高新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接受这个水针价格应标,那么公司的产品价格将会被大幅度拉低,相关营业收入可能会降70%。

如果放弃广东集采的招标,那会否给其他厂商“趁虚而入”的机会?

广东集采的招标总额虽然小,但对长春高新而言,却影响着未来市场对其的盈利预期——生长激素产品的高价和暴利时代,很可能已经一去不返。

金赛药业会不会弃标?时间很快会给出答案。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张晓晖经济观察报记者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经济观察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3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