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向群在狱里向“你”喊话:“没干的别再干,干了的跟组织说吧”

2022-01-21 14:45:15 满子典频
0人跟贴

面对着屡屡爆出的贪腐官员落马案件,许多人会不由自主地揣测:这到底是权力在主动寻租,还是资本在围猎权力?是官员贪心膨胀,还是诱惑难以拒绝?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持续开展,贪腐官员落马就像锅里下饺子一样……腐败官员出现在新闻中、媒体上,似乎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了。这些贪腐干部,看上去职务不同,案情各异,其缘起与演变的逻辑,却是惊人的相似:无非是手中有实权,心中有贪念,眼前有贿赂,脑后忘法纪。有这么几条,陷入贪腐的泥淖就是早晚的事情,根本不必纠结是先被围猎,还是主动寻租。这就像一对出轨男女,谁先勾引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勾搭到一起、沆瀣一气了。

新年伊始,央视播出了五集电视专题片《零容忍》,16个腐败案件的当事人面对镜头,袒露心迹,现身说法。一群昔日给别人讲理想谈信念的人,如今当起了反面教员。在《零容忍》的第四集里,三位内蒙古的副省级领导集中亮相:白向群、云公民、云光中,都曾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地方担任主要领导,都曾赚得盆满钵满,如今都从官场转入牢狱,开始了崭新的别样人生。

云光中曾在出了无数煤老板的鄂尔多斯市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后来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在鄂尔多斯市任职的一个便利条件,就是容易结识煤老板,捞钱快,落马也快。2019年6月,云光中被审查调查;2020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他受贿所得的近亿元财物中,仅仅一家涉煤企业就给了3700余万元。

2010年时,云光中担任鄂尔多斯市的市长,当地私营企业恒泰煤炭有限公司想申请换一块储量更大、煤质更好的井田。公司老板郝深海通过关系,主动结识了云光中的儿子和妻子。来到市长的家中,市长夫人提出,她家所住的房子院子里有一个高压铁塔,影响睡眠,对人身体不好,不想在这里住了,想换个地方又有困难。如此一说,煤老板顿时心领神会,再次上门时,直接拖来了一个装满200万元现金的皮箱。此后,他又多次向云光中妻子、儿子送钱送礼,总额近300万元。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与此对应,恒泰公司顺利置换到一块优质井田。

商人与官员之间的交易,经常会玩点“曲线救国”的把戏,以免官员赤裸裸收钱,露出难看的吃相。云光中的儿子云磊和云公民的儿子云凯晨,曾经合伙做煤炭“生意”,其实质上做的就是把父亲手中权力变现的生意。他们做生意,可以连资金都没有,低价买高价卖,连买家都可以是别人帮助安排好的,他们签签合同就能赚钱。

云光中与郝深海,一边手握实权,一边钱袋充盈;一边想换房,一边想换煤田。金风玉露一相逢,便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涉案官员落马被查,涉案商人自然也难逃法网。一桩贪腐案里,怎能只有受贿的而没有行贿的?

在对贪腐官员的查处中,似乎存在这样一种现象,经常是行贿数额较大的商人或企业领导受到了法律追究,其他一些贿款数额较小的人往往被从宽处理。也许这是基于一种从简从快办理案件的考虑,其实是非常不可取的。对于行贿案件,应该是一案两查,既查受贿的,也查行贿的;既查数额大的,也不放过数额小的。数额大的固然直接影响了腐败官员的决策,数额小的却也在破坏着公平正义和政治生态,所以不可姑息,不可纵容。

只有对贪腐官员的每一笔贿款来历都搞清楚,让每一个受贿与行贿的人都受到法律的严惩,才能够真正警示后人——给官员送钱,为办事送钱,绝不仅仅是人情往来,那是贿赂,那是犯罪,最终是要算总账的!

白向群曾任乌海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党组成员、副主席,2019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向他行贿的37名老板中涉煤的多达20人。从权力的高峰跌入牢狱,白向群对权力、对欲望有了全新的感悟。在电视专题片《零容忍》中,他向那些还没有失去自由的官员喊话:“过去在外边,睡不着觉,特别是反腐高压下。要想睡好觉,有一个安心稳妥的明天和后天,赶紧该投案的投案,没干的千万别再干,干了的想法跟组织说吧。”

落马官员的教训,对于尚未落马的人能不能有点教育作用呢?前车之覆,能不能成为后车之鉴呢?以我看来,谆谆教诲,不如恢恢法网;导之以礼,不如齐之以刑!只有把不能腐落到实处,一腐就败露,一腐就有代价,腐败分子才能从“前腐后继”变成不敢腐、不想腐!

文 / 法治之星

图片源自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