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人贩子越狱藏深山17年,靠喝生水吃生肉生存,被抓时如野人

2022-01-21 11:58:13 锵锵文史局
0人跟贴

2002年3月,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

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宋某江躲过了劳改农场的看守,成功越狱了。

宋某江喘着粗气,仓皇地在山野间奔走着。

他的头发已经油得打结了,胡子拉碴,显得很邋遢。

宋某江经常被树枝或者石头绊倒,但他顾不上这些,摔得鼻青脸肿了就从泥地里爬起来,继续以最快的速度跑着。

“跑,跑,跑!跑出这个鬼地方,去过自由的生活”

宋某江眼睛通红,像是入了魔一样。

几个月的劳改生活把宋某江折磨得不成样子,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个鬼地方。

哪怕出去要过一辈子担惊受怕、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也顾不得了。

2002年,因为拐卖人口,宋某江被送往四川省凉山州进行劳动改造。短短的几个月后,他趁着看守人员不备,成功越狱。

越狱后,宋某江几经辗转,回到了家乡——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大兴镇。

在警方紧锣密鼓的追捕行动之下,宋某江寸步难行,他躲进了老家后面的深山,想暂时避避风头再出去。

然而,宋某江没想到的是,他要在深山里生活整整17年!

深山的洞穴仅仅只有2平方米,它是宋某江17年里的唯一住处。

在这17年里,他褪去了现代文明,变成了一个吃野果、喝山沟水的野人

17年后,宋某江的踪迹被警方发现,他被捉拿归案,要再次面临更漫长的牢狱生活!

宋某江是怎么成功越狱的?

深山里自然条件恶劣,宋某江是怎么在深山里生活17年的?

再次被捉拿归案后,宋某江要面临怎样的惩罚?

一、误入歧途,多行不义必自毙

1956年,宋某江出生在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大兴镇。

永善县是云南省有名的深度贫困县,土壤贫瘠,地势崎岖,很多人饿得面黄肌瘦,吃一顿饱饭都是奢望。

永善县交通闭塞,养成了保守封闭的民风,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

很多人家里贫困,既想讨媳妇,又没条件给彩礼、办婚礼。

因为家境贫困,宋某江很早就辍学了,整天背着手在镇上瞎溜达。

看着村里人娶媳妇难的情况,宋某江动起了歪脑筋:既然没人愿意嫁进来,那能不能把外地女孩卖进来当媳妇赚点钱呢?

图片来自于网络

几经辗转,宋某江联系上了当地做人口买卖生意的一个大哥。

宋某江给大哥买了两条烟,亲自登门拜访他。

大哥看宋某江礼数周全,自身条件也不错,同意教他做这门“生意”。

就这样,宋某江通过拐卖人口,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对于宋某江买卖人口这件事情,街坊邻居都知道,偶尔会私下议论,但一般不会报案。

这也是贫困地区的一个顽疾:民风封闭,人际关系复杂,村民基本都沾亲带故,不会轻易供出人贩子

时间长了,宋某江不满足于眼前的“小生意”,打起了更大胆的主意。

他把“生意”拓展到了周围的几个县,收入更多了。

然而,宋某江的动作太大,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注意。

在一次交易进行的时候,埋伏已久的警察将宋某江当场抓获。

几个月后,宋某江因拐卖妇女儿童罪被判刑。

他被送往四川省凉山州,在那里的一处农场进行劳动改造。

二、邪念初起,人贩子宋某江越狱

被押送到劳改农场后,宋某江的生活过得很艰难。

在劳改农场里,宋某江住的是拥挤狭窄的集体宿舍,狱友身上的体味混在一起,卫生条件非常差劲。

从早到晚,宋某江都要干活,吃的是监狱清汤寡水的大锅饭。

更让宋某江忍受不了的是,劳改农场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

宋某江疯了似的想念监狱外自由的空气,开始计划越狱。

劳改农场位置偏僻,附近人烟稀少,越狱后不会第一时间被群众发现。

狱警晚上换班的时候会有一小段真空期,可以趁着这段时间逃走。

2002年3月,某个深夜,趁着看守人员打瞌睡,宋某江顺利地从监狱逃出来了。他贪婪地大口呼吸着山野间新鲜的空气,飞速向前奔去。

宋某江越狱后,狱警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临时出动队伍,去附近追捕宋某江。

同时,凉山警方在第一时间派人把宋某江的信息登记在网上,将宋某江列入重点追捕逃犯名单。

兴许是运气好,宋某江逃脱了警方的天罗地网。

几天后,宋某江回到了家乡——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大兴镇。

当地警方接到了宋某江越狱的消息,对出入镇子的人严加盘查,不让任何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进镇。

宋某江在镇口蹲了好几天,还是没有找到机会回家。

无奈之下,宋某江只好躲进了家乡后面荒芜的深山,开始他长达17年的“野人生活”。

三、战战兢兢,“荒野求生”17年

深山自然资源匮乏,生活条件十分恶劣。

躲进深山后,宋某江左看右看,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落脚处。

山上有一两处猎人所建的小屋,已经废弃了,还能勉强居住。

但屋子太显眼,宋某江不敢把这些屋子作为住处。

再三寻找后,宋某江选择了一个石壁洞穴作为自己的“家”。

洞穴只有2平方米,低矮狭窄,宋某江甚至没法在里面直起腰。

找好住处后,宋某江又在山上巡视了一圈,寻找可以用来生活的资源。

废弃的屋子里有一些锅碗瓢盆,宋某江把它们收集起来,用山沟里的浑水简单清洗了一下,搬回了住处。

山上有很多被人遗弃的生活垃圾,宋某江忍着恶心,从垃圾堆里挑挑拣拣,找出几件勉强可以穿的衣服带了回去。

山上很荒凉,没人种植农作物,只有一些野生的果子可以用来果腹。

饿了好几天的宋某江顾不上吃相,捡起地上掉落的果子就往嘴里塞。

果子带着泥土的腥味和腐烂的臭味,但宋某江吃得津津有味。

半个月后,当地警方没找到宋某江进入镇子的蛛丝马迹,可所有线索都指向了一个事实——宋某江回到了永善县。

当地警方推测,宋某江很可能是躲在了家乡附近的深山里。

为此,当地警方出动了一支队伍,大范围搜查宋某江的下落。

然而,昭通市附近有很多荒山,永善县警方能调动的警力有限,无法仔细地搜查,再一次让宋某江侥幸逃过了追捕。

宋某江如愿以偿,得到了偷来的自由。

深山里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宋某江只能像野人一样凑合着活下去。

渴了,就取一些山沟里的积水,用柴火烧着喝;饿了,就采一些山地里的野菜,简单炒制之后食用。

对于宋某江来说,最难捱的就是生病。

为了活下去,很多时候宋某江不得不吃不认识的食物,这些食物很可能有毒。

宋某江也没有条件把食物烹饪到全熟,经常因为食物上的病菌而生病。

宋某江病了也没有人照顾,只能自己辗转反侧,除了自愈没有其他办法。

瑟缩在山洞里的时候,宋某江居然想念起监狱生活来。

虽然人身自由被限制得死死的,但是在监狱里至少有吃有喝,忙碌之后还能有一张床睡。

宋某江想过投案自首,重新回到监狱。再三犹豫后,宋某江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害怕自己畏罪潜逃,再次被审判时会罪加一等,直接被判处死刑

时间久了,宋某江居然从生理和心理上都接受了这种野人般的生活。

宋某江的身体对生水生肉的耐受力更高了,不再经常生病。

他也逐渐接受了这种无人陪伴的孤独生活,经常一个人自娱自乐。

时间飞逝,17年眨眼间就过去了。

四、“野人”传闻,警方再次追捕宋某江

2019年国庆安保工作启动以来,警方部署开展在逃人员清理专项行动,宋某江再次成为重点追捕对象。

9月份,一名村民走进了永善县公安局,给当地警方带来了一条线索。

这名村民是当地的农民,前几天,他去山上采野菜,遇见了一个“野人”。

“野人”瘦骨嶙峋,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衬衣,头发油腻邋遢,走起路来姿势怪异。

村民看到“野人”,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想快点逃走。

没想到,“野人”的反应比他还要大,没等村民反应过来,“野人”就凭着对地势的熟悉匆忙逃走了。

接待这位村民的警察眼前一亮:这个“野人”,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苦苦追捕了17年的人贩子宋某江!

一番询问后,当地警方展开了侦查。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方先派出无人机进入深山勘察情况。

无人机在深山里粗略地搜寻了一圈,没有找到一处明显的房屋。

随后,技术人员又用无人机在山里进行了地毯式搜查。

五个小时过去了,搜查依旧一无所获。

这下,警察们疑惑了:难道消息有误,宋某江早就不藏在这里了?

这时候,一个细心的民警发现了画面的异常之处。

在一处悬崖峭壁上,居然有一块蓝色的彩钢瓦!彩钢瓦质地坚硬,很适合遮风挡雨,经常用于居民建筑。

彩钢瓦可以回收,几乎不会有人大费周章地到深山里扔彩钢瓦。

因此,这位民警推断,宋某江的住处很可能就藏在这处悬崖峭壁里!

这位民警的话,让在场的警察们振奋起来。

负责操纵无人机的民警连忙把无人机调转方向,进入悬崖。

缓慢移动的画面,牵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根据无人机传回的画面显示,蓝色彩钢瓦下面有一个洞穴,洞穴边上堆着一些竹筐、竹篮,石头上有几个铁盆。

这里确实有明显的生活痕迹,极大可能就是宋某江的住处。

时隔17年,宋某江的踪迹终于再一次出现在警方的面前。永善县公安局以最快的速度部署好了抓捕计划,派民警踩点,准备把宋某江缉拿归案。

五、缉拿归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但是,由于深山里地形复杂,悬崖峭壁上更是行动困难。

警察们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爬,才终于来到了宋某江居住的洞穴附近。

参与抓捕行动的警察们被分成三组,一组留在洞穴正前方进行埋伏,另外两组方向相反,从洞穴背后绕过去抓捕宋某江。

此时,宋某江并没有意识到,他与现代社会隔绝的生活即将被迫结束。

警察们发现宋某江的时候,宋某江正坐在洞口的石头上撕纸条玩,两眼呆滞无神。

宋某江身上的衣服被污泥覆盖,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他浑身上下都露出麻木的气息,生活方式原始,跟一个野人没有什么区别。

宋某江已经瘦得脱相了,不过,根据当年的照片来看,他确实是宋某江本人。

埋伏已久的警察们倾巢而出,没费什么力气就控制住了宋某江。

看到这么多警察,宋某江愣了一下。

很快,他恢复了理智,手在空中乱挥,口齿不清地喊着:“抢人啦!抢人啦!”

在一位警察指出他的身份和罪行之后,宋某江悻悻地住嘴了。

他低着头,顺从地让警察给他戴上手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警方把宋某江捉拿归案后,第一站不是法庭或监狱,而是医院。

经过医生的仔细检查,宋某江身体的主要器官没什么大碍,但17年的野外生活,让宋某江身体的很多功能都出现了异常。

宋某江常年不洗澡、不洗头,他的身体成为了寄生虫的乐园。

同时,他的语言系统出现了轻微的退化,跟人交流有一定障碍。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17年后,宋某江再次坐上了法庭的被告席。

如果当时宋某江乖乖认罪,忍受监狱生活,他早就被放出来了,现在已经开始新生活了。

如今,宋某江却再次被判入狱,等待他的是更漫长的刑期,不知他作何感想,是否会因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

参考资料

1.中国新闻网《云南永善:越狱逃犯隐居崖洞17年,警方无人机侦查现踪迹》

2.北方晨报《63岁逃犯藏匿深山17年,喝山沟水住2平方米洞穴,被捕时瘦骨嶙峋》

3.昭通日报《隐居深山洞穴17年,越狱逃犯被云南永善警方逮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